此人并不是别人,正是紫竹山大弟子灵童,将杰童一脚踹在地之后,他就一直来寻他的主人了,在他现在的思想里,也就是那朱雀道观,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地方,他已把那地方当成自己了家。

  “主人,我来迟了。”

  “哈哈哈哈,没有没有,你没有来迟,你来的正是时候。”

  那轩童一阵好气,不相信的看着此人,他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可他还是自己的大师兄。

  “大师兄......你不是被五师弟带到后山黑洞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所有的傲气与戾气在看到大师兄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了,接下来我要看一场好戏了,我倒要看看,这紫竹山的弟子,到底是大弟子厉害,还是二弟子厉害。”

  魅姬那令人厌烦的笑声,又充斥了整个地道里。

  “魅姬,你这也太卑鄙了,你究竟对大师兄做了什么?”

  那魅姬听轩童如此一说,一双睫毛甚长的明眸大眼斜视着看着轩童。

  “卑鄙?若不是我魅姬那日出手相救,想必你们的大师兄早已经从你们紫竹山的清心塔重重的摔死了。”

  灵童手持问天剑,一步一步的向轩童走来,轩童愕然,不过仅仅一念之间,他已想好,既然他已经归了魔道,那么杀了他与魅姬,交到师傅处,师傅与师弟们,断也不会再说自己什么。

  “大师兄,你真的要与我动手?”

  轩童持枪指着一步一步前来的灵童,那灵童听完此话,握紧了问天剑,加快了冲轩童走过去的脚步。

  轩童别无选择,持起赤眼神龙枪便与灵童挥舞起来,红光白光招招闪耀,手里的武器都使的神出鬼没,两人的招式基本相同,那魅姬站在一旁像看一场大戏细细品味着。

  轩童有些不忍没招都使出所有力气,他心中是敬重大师兄的,也是怕伤了他,而灵童则不然,没招每式不留余力,两只红眼睛似乎比手中的那把问天剑更有杀伤力。

  一个凌空跳跃从轩童斩来,轩童连忙躲避,却划伤了轩童的红色战甲,轩童看着那被划破的红衣战甲,大怒了,再也念不起来一点旧情。

  “这划破的战甲,就当做是割袍断义了,灵童,你不要怪我枪下无情!”

  第一次喊大师兄喊他的名字,赤眼神龙枪在手中一转圈,带着怒气向灵童跑了过啦。

  一枪刺去脖颈处,灵童持剑身直接一抵挡,轩童用左手猛一推枪柄,灵童向后退了数步。

  没有就此结束,趁着灵童退后之余,轩童凌空跳了起来,他双手举起赤眼神龙枪,枪在半空变成了一条猛龙,对准了灵童,猛然砸了过去。

  灵童一见如此,有些手慌脚乱,忙将剑放在上面一抵挡,可却觉得有万千重力,根本就承受不住,一只腿立马跪了下去,轩童没有收回,那枪头变成了龙头,张牙舞爪的要咬灵童,灵童头颅左躲右躲,不知该怎么收手了。

  “大师兄,你不要怪我,是你叛了仙道,入了魔道,我要为紫竹山清理门户!”

  两人就此僵持着,灵童另只腿也跪了下去,这重力实在太强,另一只腿跪下时,在地上砸了一个凹坑。

  那旁的魅姬见此情景,对赤眼神龙枪已是垂涎三尺,想这轩童其实本领与灵童也没有多大差别,这手中的枪倒是格外的让人畏惧,如果是自己能得到这把枪的话,那肯定会是如虎添翼,一人就能踏破整个紫竹山。

  “如此好枪,为什么不落到我魅姬的手中。”

  魅姬从那一旁一跃而飞,手中一团红色的光团从轩童袭了过来,轩童连忙收枪,打掉了魅姬飞来的招数。

  “卑鄙,出手总在别人没有防备的时候。”

  轩童咬牙切齿的看着魅姬,同时也有些担忧,这两人如果一起上,还真是有些难对付了。

  “哈哈哈哈,我是妖魔,卑鄙是我们的习性,再说,我这么好的一个奴仆,就这样让你杀了,该多让人心疼呢。”

  边说着此话边将灵童从地上扶了起来,灵童又准备出了一副为魅姬赴汤蹈火的摸样。

  “怎么,你们两个要一起上么?”

  “如果你放下你手中这把令我看上的好枪的话,我不难为你让你走出去,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两个就一起上,杀了你,再拿掉你手中这把耀眼的好枪。”

  “做梦,即使你们两个一起上我也不惧。”

  “不错不错,那今日就让你死在此处。灵童,上!”

  灵童听到此话之后,像一只饿狼扑了过来,轩童持枪又忙与他战了起来,魅姬飞向了轩童的背后,让轩童心神不宁,感觉甚是不舒服。

  刚腾出一点的机会,便持枪飞向半空对准魅姬去,魅姬正连忙与轩童打了起来,这边灵童也飞了上去,冲着轩童的后背就拼劲全力去斩,轩童忙收回枪去去抵挡灵童,那魅姬一团红光就打了过来,轩童不敌,落在了地上。

  “就凭你,还想战胜我们两个?”

  魅姬说完此话,两人一同向轩童用了招数,轩童气的额头青筋暴漏,手甩持眼神龙枪横劈了过来,两人连忙跳跃躲避,哪知轩童发了疯,将所有招式使了个淋漓尽致。

  灵童趁着魅姬正与轩童对抗之际,飞到一旁,口中大喊了一声“竹破万里浪!”

  听此一喊,分了心,魅姬一把抓住了枪头,与轩童夺了起来,这边的招数已经发了过来,众多的竹竿飞来,轩童一只手与魅姬相夺,一只手连忙施法造了一个防护罩,抗着灵童的招数。

  只听“嘭”的一声,防护罩炸掉,枪虽夺了过来,却受了伤,捂住了胸口。

  那灵童不想放过此等一个好的机会,半空中的他,双手握剑,就势朝轩童斩了过来。

  正在此时,外边一声巨响,赤云鹿冲了过来,撞倒了丝毫没防备的魅姬,有向上一飞,撞掉了正双手握剑冲轩童斩去的轩童,驼起轩童,跑出了地道中。

  飞在半空中的轩童,一个跳转,坐稳了赤云鹿,摸了摸赤云鹿的头说道“这次真亏了你,否则还真有些棘手了。走,去乱葬岗,问问杰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赤云鹿极通人性,点了点鹿头,飞向了乱葬岗的方向。

  乱葬岗。

  刚一落下,就见到杰童在那一处歪坐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见到轩童前来,便面带喜色,走向前去。但看轩童一动不动,身上的红衣战甲烂了多处,一双剑眉星目正在瞪着自己,瞬间有些心慌了。“糟了,莫非二师兄已经知道了。“这样想着,还是故作镇定的上前迎了上去。

  “二师兄,你来了,你的战甲怎么成了破烂不堪的摸样了。”

  “这倒要问你,我就是故来此地来向五师弟讨个说法。”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曾与二师兄切磋比武,你战甲成这副摸样我怎么知晓。”

  “五师弟,休要装模做样。”

  “二师兄,什么叫装模做样,你这话我越听越不明白了。”

  眼看火气越生越大,轩童将头一扭转,长出了一口气。

  “我去了渝州,在朱雀道观与那上古妖魔魅姬大战,眼看就将魅姬打败,可是大师兄跑了过去,他们两个打我一个,我敌不过,若非赤云鹿冲了进去将我救出,此时已经是他们的手下亡魂了。”

  杰童听到这样说,甚是惊骇,没想到大师兄的事情这么快就被揭露了,没办法,只能承认了。

  “二师兄,这件事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诉你,我将大师兄送至黑洞之时,他突然醒了过来,将我打伤,逃走了,我本来想告知你们,可是转念一想,大师傅已经如此恼恨大师兄,如果再将此事告诉大师傅,那么大师兄再也回不了紫竹山了,因此,我才选择了隐瞒这件事情。”

  看着杰童懊悔的低下了头,轩童也有些感触,毕竟兄弟情深,如果真告诉了师傅,大师兄真的从此再也入不了紫竹山,并且也注定了成为紫竹山的大敌。

  “可我好不容易求下了大师傅,却让你在半道上出了这个事情,如今怎么办,告诉不告诉大师傅都两难,瞧我身上铠甲这道长长的划痕,就是大师兄留下的,这也是说明了,我已经与大师兄割袍断义了。”

  “二师兄,不要啊,还是将此事隐瞒,否则真的就再与大师兄做不了师兄弟了。”

  “他是灵童,不是我大师兄,他对我下死手,我也不会再敬他分毫,我回到紫竹山,就将那件事告诉大师傅。”

  杰童面无表情,突然变了声音,似斩钉截铁一般。

  “如果二师兄真要这样做的话,我可知晓大师傅该如何行事,我必然逃脱不了干系。”

  “原来,你是害怕责罚你,你才不去禀告的。”

  “不、主要还是念及大师兄的情谊,不想让紫竹山将他视为清理门户之徒。”

  }&酷匠网永wX久l免o费看。5小说F

  “他都已经入魔了,怎么还能在乎这个,既然知道了原委,我一定会把实情说与大师傅,也会替你求情的。”

  轩童说完此话便要走,似乎没有给杰童留下余地。

  “二师兄,二师......”

  杰童想喊他,他已骑了赤云鹿,飞离了此处。杰童也深知,自己离大祸临头也不远了,一种逃离的想法瞬间占满了自己的整个脑海。

  “既然如此,不修仙也罢,守个乱葬岗,妖孽都不让多杀,紫竹山中,唯宠轩童,何曾将其他弟子看在眼中,自己既已有了一身本领,何不逃离这鬼地方,找一个闲云野鹤处,逍遥快乐岂不更好!”

  杰童思来想去,自言自语说了出来,又畏惧清竹道长责罚,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手中的紫命清扬刀,离开了乱葬岗。

  去寻找了真正该属于自己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