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从乱葬岗向紫竹山飞去,有杰童替兰香分担些,兰香感觉舒服多了,兰香的驾云上面,只有她和大师兄。而杰童的那驾云上面,却有着落樱、书童与忘奇。杰童感叹,这小师妹真够辛苦的,驾云带的人多原来这么累。

  刚到紫竹山,落樱就感叹,真是风景如画,如此恬静,如此美妙,好像置身世外,紫色的竹林随风在摇曳,飘零下的每一片竹叶都似乎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高贵气息,瞬间觉得好喜欢这里。

  “五师兄,要不咱们先去大师傅那里禀告。”

  “也好,到大师傅那里,什么事都让大师傅做主。”

  一行人来到清竹道长所常待的那处悬崖峭壁,清竹道长正在照顾着玉瑶,也难怪,兰香下山了,玉瑶也没人照顾了,只能清竹道长自己照顾。

  清竹道长照顾着玉瑶看着这行人正向自己走来,尤其是看到灵童的时候,满腔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

  只见兰香扶着落樱走路一瘸一拐,杰童左面扶着书童,右面还要扶着灵童,后面还跟着忘奇。

  兰香首先将落樱放在一旁,向清竹道长单膝跪地伸手拜道。

  “师傅,徒儿回来了。”

  “兰香,此次让你下山,看来是对的,来,玉瑶你先抱着。你们这都是怎么回事,都伤成这样。”

  清竹道长说完就将怀中的玉瑶交到兰香手中,兰香看了一眼玉瑶,忙道“多日不见这小家伙,又变可爱了。”

  只见这边,清竹道长大步走向杰童右面扶着还未醒来的灵童,一把抓住,举了起来,向悬崖边走去。

  “师傅!不要!”

  兰香见此,连忙跪了下去,开始乞求起来,那落樱见此情景,也跪了下去。

  “不要为他求情,今日为师非要将这孽畜仍下悬崖。”

  “师傅不要,兰香求你了。”

  那清竹道长一点都没有装模做样,如果没有兰香与杰童的求情,想必已经仍了下去。

  “就这样的大师兄,是师门不幸,为师说过,一定要为师门清理门户。”

  “可是师傅,他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大师兄啊。”

  杰童也害怕了,他知道大师傅是什么样的,求情的事他们说都没有用,如果二师兄在这里的话,那或许是有点希望的。

  清竹道长没有听见杰童的话,兰香紧张的将衣角死死的抓了起来,兰香忙向杰童小声说道“快去找二师兄,他在忘忧阁。”

  杰童一听,连忙站起来跑了去,那兰香也站了起来,快速走到了清竹道长的跟前,快速跪下,拦着清竹道长不让他将大师兄仍下悬崖。

  “师傅,大师兄是被一个叫魅姬的妖魔要妖术蛊惑了,这些事都并非大师兄本意啊。”

  “兰香你散开,也不用为你大师兄求情,不管你说些什么,今日一定要将他仍下悬崖。”

  看着那清竹道长瞪大的眼睛看着自己,恶狠狠的大嗓门,吓哭了还在兰香怀中待着的玉瑶。

  玉瑶突然大哭了起来,似乎也在帮忙挽救着她的救命恩人,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那清竹道长还在一步一步的向悬崖边走去,兰香拉都拉不住了,想这小老头这么这么大的力气。

  兰香拼尽全力一只胳膊拉着清竹道长的腿,奈何那清竹道长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是一步一步倔强的要将灵童仍下悬崖。

  那杰童跑回了忘忧阁,看到忘忧阁前有一只赤红的鹿,两只鹿角是金黄色的,再冒着金光,别样的神气,真低头吃着下面的吃,抬头看了一眼杰童,杰童赞叹,神驹啊神驹。想必着一定是二师兄在那万寿山捕捉驯化的坐骑了。

  刚跑进去忘忧阁,就见二师兄轩童在那专心致志的读着书。

  马尾红衣甲,似脑海哪吒,静若一书生,动则山海啸。

  剑眉星目英气傲,紫竹山中独吝笑。

  气势不敢凡,举动见仙潮,执念一君子,莫生相比心。

  持枪未逢敌对手,今有坐骑更逍遥。

  “二师兄,你真回来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轩童见杰童跑来这么着急,心想已经有些什么事,忙合上了书籍。

  “五师弟,我也是刚回来不久,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来不及多说了,二师兄,快跟我走,大师傅要将大师兄仍下悬崖,师妹撑不了多久,快走。”

  “什么,竟有这事,快走快走。”

  刚出忘忧阁,轩童忙道“五师弟,坐我的坐骑更快一些。”

  “好好。”

  二人立马坐上轩童的赤云鹿,此鹿跑的速度极快,而且坐上去甚是舒服,让杰童感觉特别的舒服,同时也是羡慕不已。

  “二师兄,坐上你这坐骑,比飞的还快呢。”

  “那是当然,如果不是离的比较近,此鹿若飞起来,速度更加惊人呢。”

  “何时我要有这样一个坐骑就好了。“轩童只是一个冷笑过后,这边已经到了悬崖这边。

  刚好兰香此时正没有拦住清竹道长,清竹道长将灵童活生生的仍了下去。

  “大师兄!大师兄!”

  杰童忙喊了起来,那轩童镇定自若,冲着自己的赤云鹿说了句“快去救他。”

  那赤云鹿变飞了过去,速度极快,飞向了悬崖下面,在快速去追赶灵童所掉的下去的位置,那赤云鹿果然是上等坐骑,一个弧线而已,接住了灵童,又往上飞了上来,那兰香半个身子都附在悬崖边,再大喊着大师兄,她万万没有想到,清竹道长竟然真能狠的下这个心,也是从这时开始,那兰香开始恨起清竹道长,落樱也对这个矮老头也没有了什么好感,只是觉得他有些可怕。

  轩童跑了过来,跪在了清竹道长的跟前,忙说道“师傅常教导弟子,万恶之源,始于一念。百善之道,在于宽忍。求师傅宽容大师兄一次,无论怎么责罚他都可以,一来给弟子们做出了行为规范,二来也让弟子们看到了师傅的宽阔胸襟。”

  清竹道长忙上前扶起了轩童,好似一下气消了许多,忙说道“你大师兄身为你们几个的楷模,实属应该好好教训教训,既然你都出来为他来求情了,也罢,这此就免他一死。”

  落樱先是开始一惊,这人是谁啊,他们劝了这么久都没用,为何这人一开口就能解决呢,太不公平了。

  “谢师傅。”

  此时那赤云鹿驮着灵童也飞了上来。

  “关到后山黑洞,要关上十年来洗清他这次的罪过。”话一结束,清竹道长故意作出了自己刚做了一件什么伟大的事情一般,傲慢的离开了此处。

  见灵童逃过了此劫,兰香暗暗了松了口气,谢过轩童,带着落樱、杰童还有忘奇离开了此处。

  关押灵童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轩童和杰童的身上了。

  “五师弟,人我是帮忙救下来了,这关押的事,你不会还让我来吧,我心软,做不了这个的。”

  杰童张口无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还好,只要大师兄活下来了就好,自己做次坏人就做次坏人吧,日后想必大师兄也不会怪罪自己的。

  扛起灵童就向后山走去,走着还向没醒来的灵童说道“大师兄,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迫的,我不想帮你扛到后山关起来,我现在特想和你喝两杯。”

  刚走到后山,杰童口中还在嘀咕着什么,但他不知道的是,迷魂香的药效已经过去,灵童已经睁开了双眼,依旧冒着红光,在瞪着自己。

  杰童感觉有些不对劲,一只胳膊伸到了自己的脖子处,勒起来了自己,让自己慢慢的喘不过来气。

  回头看时,大师兄正满脸狰狞的看着自己。

  “大师兄,大师兄,放手,我喘...喘不过来了。”

  灵童从杰童身上跳了下来,勒着的那条胳膊一使劲,将杰童甩爬到了一旁。

  随后便要跑出去,杰童哪里肯放,他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的,一个凌空跳跃,持清扬夺命刀,站在了灵童的面前。

  “大师兄,二师兄好不容易为你求情,大师傅也愿意放你一马,你可千万不能逃走。”

  “滚开。”

  …%酷。匠网w5永^I久z?免费看小说|N

  “你说什么,你看清楚,我是你的五师弟啊,我是杰童。”

  “我让你滚。”

  “不,除非你从我的身上跨过去,我不能看你一错再错下去了。”

  “问天剑!”

  灵童大喊一声,手向天上一伸,那把剑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不知是从朱雀道观还是乱葬岗,或是悬崖下面,又不知是何人,但剑认主人,只要一声呼唤,不管在何处,立刻就能飞过来。

  那把问天剑立刻回到了灵童的手中,杰童心中有些害怕了,自己哪是大师兄的对手,二师兄与他过招还差不多,但不管怎么,也得将他关在后山黑洞,否则该怎么交差?

  两人没过几招,灵童就一脚将杰童踹到了一旁,杰童捂着受伤的肩膀,看着大师兄远去的身影,他在想,该回去怎么说呢,如果说大师兄打伤自己逃跑了,那么大师兄再也回不了紫竹山了,自己也会被大师傅责罚。

  “唉,大师兄,你为何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在我送你来后山的时候醒来呢。”

  杰童自言自语,同时也想到了要隐瞒这个消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将大师兄关在了黑洞,反正又不准进去黑洞,又没人知晓,也算是给了大师兄一份自由......摇头叹气的走了回去,急忙辞了大师傅与众人,又回到了乱葬岗去守阵了,心里也一直为此事而悬心,希望大师兄不要做了什么大的恶事,让紫竹山的人知晓的话,自己也一定逃不了干系的。

  书童房间里,书童也醒了过来,见落樱正趴在自己的床头睡着了,又看到了自己在紫竹山,心中甚是开心,想到终于回家了,抚摸了几下落樱的脸颊。

  落樱也因此醒来了,书童连忙收回来自己的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书童你醒了。”

  “嗯,大师兄呢,大师兄现在在何处呢,他可有大碍,大师傅有没有难为他。”

  “就那个小老头,把他仍下了悬崖,辛苦你那个穿红衣战甲的师兄,他有一个红色的鹿,那鹿飞下去将他救下来了。”

  书童一脸茫然,没想到大师傅这么狠,做的也太过分了,新亏有他宠爱的二徒弟出手相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