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节,一个在架子上绑着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一个被打伤了腿不惜余力向前爬的人,一个坐在角落里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人,一个在另一处观望不知该如何面对的人。似乎成了前所未有的耀眼局面......落樱还在一步一步向前爬着,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腿上是怎么回事,她想即便是腿断了,她也要爬到这个男人跟前,自己也要验证,他起码还活着。

  “书童,你说话啊,书童。

  忘奇在一旁不乐意了,嗷呜嗷呜的冲灵童叫了起来,灵童拿双红眼睛看了一眼在叫的忘奇,忘奇吓得蹲下去不再嗷呜。

  眼泪一点一点的滴落下去,伴随着那缓慢的向前爬行,落樱记得这是第一次这样哭,这样为一个男人而哭。

  眼看快到书童的跟前了,灵童一个凌空跳跃,跳到了落樱跟前。

  手掌一阵白光将落樱缓缓升起,落樱满是怨恨地看着他。

  “你干嘛,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去。”

  灵童话音一落,那落樱就被弹飞了起来,兰香站在那一处,心痛劲刚得到舒缓,就立马飞了过来,接住了半空中的落樱。

  缓缓落地之后,轻轻将落樱放在一旁,擦去了落樱那脸颊上的泪水。

  “兰香姐姐,兰香姐姐一定要救书童。”

  兰香不言语,走到了灵童跟前,目光直视,灵童与她对目,刚一对就立马躲开了兰香的眼光。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敢看我。”

  “滚。”

  一个字如同像针一样扎痛了兰香那颗为他依旧保持如初的心,两行眼泪刚要流出,就一转身立马擦去,兰香是一个特别要强的女子,她不愿意任何人面前显示出自己的一丁点的懦弱。

  “大师兄,你让我滚,从小到大,你可从来没有对我凶过。”

  “你走,你走啊。”

  灵童不知怎地,面目突然变的通红,冲着兰香一喊,蹲了下去,两手抱着头,满脑子都是兰香看自己的眼神,平静而祥和,让自己不知所措。

  “我此次前来就是带你一起走,跟我一起走好么大师兄,师傅和你的师弟们都在紫竹山等着你呢,你不是很想你的二师弟轩童么,他回来了,他......”

  兰香边说边向灵童走去,步子缓慢而自信,步步莲花姿态甚佳。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灵童沙哑的声音喊了句,就继续抱着头不再看兰香。

  兰香见此,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一步一步向灵童走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又大喊了起来,灵童也不知道此时是怎么了,一点都不受控制,好似被兰香的那种眼神所控制,想握气问天剑杀了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不知怎地双手变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大师兄,我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并非出自你的本意,你只是得了一种控制不住得毒,让师妹给你看看,师妹一定会给你治好的。”

  灵童猛然之间拔起了问天剑,面目狰狞,如同一只要发疯的狮子,持剑指向那慢慢走来的兰香。

  “我说了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不,我要过去,死在大师兄的手下,兰香无怨无悔。”

  兰香那闲庭信步又走了起来,走到了灵童的剑前。芊芊玉手放在了那剑刃上,帮助灵童一点一点在收剑,此时灵童稍一动,那兰香的手必将受伤。

  看收得差不多,走的位置可以了,兰香快速伸出右手放在灵童脸前,一伸平将迷魂香全部吹到了灵童的脸上。

  灵童迷迷糊糊得晕倒在地,兰香连忙扶着他,轻声细语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一定会把你带回紫竹山,再也不让你乱跑了。”

  在一旁的落樱替兰香捏了一把汗,没想到兰香还这么聪明,提前准备些迷魂香。

  兰香正准备去解开书童那身上的锁链时,听到洞中传来淹没满洞的笑声。

  “哈哈哈哈,紫竹山的兰香,真是蕙质兰心,聪慧无比,没想到能用这招将我的奴仆给制服,这一次算我输了。”

  “是谁,谁在说话,快快现身。”

  兰香做出拔剑状,哪知魅姬一个幻影加身,刚看到有些红,就已经到自己身旁了。

  “呦,长的还挺俊,见到你们紫竹山的人我才知晓,这真是山水养人,一个比一个长的好。”

  “你是谁,是不是你把大师兄弄成现在这副摸样的。”

  兰香一想就有些生气,剑刚拔出一半就被魅姬按了回去。

  “就凭你也想和我动手,还是回去喊你们大师傅那个矮老头和我动手,别不自量力。”

  兰香怒瞪着魅姬,但她心中清楚,想将灵童与书童带回紫竹山才最为要紧。

  魅姬又说道“看你今日上演如此好看的一场戏份上,就不再难为你们,若下次再见到,别怪我魅姬一个个的将你们紫竹山的人除掉。”

  说完便飞走了,那落樱倒是捏了一把汗,这下终于可以救下书童了。但自己双腿受伤,已经走不动了,哀求的眼神看着兰香,兰香立刻心领神会,接着解开了书童身上的锁链。

  “四师兄,四师兄你怎么样。”

  兰香输真气给他,才知晓,体内的大半法力都依旧被吸走,只是虚弱的变成了这样。

  几个人搀扶着走了出来,心想这该怎么走,如果一人驾云,这么多人上去的话,回到紫竹山,自己非累个半死不可。

  “落樱,不如我们先在此处休息一晚,明日再回紫竹山。”

  “兰香姐姐,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得将你们的大师兄放回那地道里,就算不放回地道里,也得藏起来。““为什么要这样?”

  “你大师兄在此处杀了二百多道士,官兵全城在通缉,就算我们现在刚从地道里出来,说不定一会就会有官兵找过来。”

  “你不说我差点把这事忘了,迷魂香支撑不了那么久,不能放回去,也不能藏起来,算了,就算累个半死也要将你们全部送回到紫竹山上。”

  落樱心疼的看着兰香,可自己也没有法力,又如同一个残废,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就这样,兰香驾起了云,三个人躺在云上,忘奇卧在落樱身上。

  走着走着速度便慢了下来,兰香那豆大的汗珠也在滴个不停。

  兰香心想,这怎么能行,飞到紫竹山非累死不可,但不管怎样,已经没有别的办法,除了咬牙坚持,一定要坚持到紫竹山,就算坚持到乱葬岗也好,让五师兄帮忙将他们送回去。

  VO更新y最快V上酷+匠网v:

  落樱看在眼里,记下心里,也是从此刻,她在心里将兰香当成自己的姐姐。

  刚落到乱葬岗地界,看到了下方那个在乱葬岗习刀的五师兄,刚一松劲,体力正当耗尽,那团驾的云全散了,几个人哗哗的往下开始掉。

  一时节,都拼命在抓着东西,兰香落着大喊“五师兄,快救我们,快救我们。”

  那书童和灵童一动不动如死尸般往吓掉,忘奇已是全身灰冒竖立,乱动个不停,吓了个不轻。

  在那乱葬岗练刀的杰童听到了喊叫声,也听到了是兰香师妹在喊自己,冲天上一看。

  “正令人不可思议,天上下的这是什么雨,人雨么。”

  先甩出了自己刀接住了兰香,其他几人用法力驾来一大片云,也纷纷接住,倒是没注意那只似狼似狗的什么玩意。

  “救忘奇,就忘奇。”

  在那云上大喊的落樱,冲着那杰童喊叫起来。

  杰童一时搞不清楚,呆呆的看着天下慢慢下来的他们,心中思量着,“忘奇?什么忘奇?”

  “就是那条狗,那条狗。”

  眼看忘奇就快落到了地面上,落樱冲着狂喊了起来。

  杰童看到之时,只有一树之高了,心中一乐,感叹原来是这个小家伙。

  双手一施法,让那忘奇便慢慢落在了地上。

  忘奇落地之后,将四肢全摊在地上,口中大口喘着气。

  都纷纷落地之后,杰童震撼不已,看着那昏迷的大师兄和四师兄,心中充满着说不清的痛楚。

  “小师妹,他们这都怎么了?”

  “说来话长啊,先让我喘口气,从渝州到这里,我自己驾云,带他们这么多人,累...累死我了。”

  兰香说完话躺地上就睡着了,杰童与他们手足情深,恨不得片刻就要知道所有事情,忙问起旁边的落樱。

  落樱将所有事情与经过全讲给了杰童听,杰童气的直跺脚,口中大骂“等有一天我见了你们所说的魅姬,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她。”

  看着满脸戾气的杰童,落樱也只能好言安慰,片刻便向杰童问道,你还有些精力,你大师兄只是被迷魂香晕倒了,你能否先看看书童,能不能先将他救醒。

  “对对对,只顾着问你事情了,忘了救我四师兄了。”

  刚准备救书童,杰童便感觉出来了,这四师兄的法力,所剩无几了......“唉,四师兄命苦,再救回来也不过等于是个凡人了。”

  “啊,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没事么?““法力所剩无几,连驾云日后都驾不了了。”

  落樱心中一阵心酸,但她想如果日后书童真像杰童所说的那样,自己就在紫竹山好好修炼,自己驾云带着书童。

  输了一阵之后,落樱问杰童现在如何了。

  “先让他睡会吧,明日就能醒过来。”

  杰童走过去还想给落樱看看腿上的事,落樱说道“你先留些精力,不然连护送的人都没有了。”

  笑了一下,想这落樱说的也有些道理,就收回了自己的手,等着兰香醒来,几人再搀扶着回到紫竹山。

  兰香这一觉睡的甚是香,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傍晚,看着几人都在地上躺着,唯有那杰童还在那练着刀。

  “我说五师兄,在紫竹山也没见你这么用功,怎么来这乱葬岗之后,一直这么勤奋呢。”

  杰童停了下来,说了句“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些事,让我知道我先前的本领什么事都做不了。”

  “怪不得现在刀练的都能在空中接住人了,不错不错。”

  “师妹,不如在乱葬岗留一晚,明日再回去。”

  “那可不行,四师兄倒无大碍,大师兄只是用了迷魂香,等他醒来之时,他会除了我六亲不认的。”

  一句话戳痛了杰童,收了刀,走到了兰香跟前。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