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难以寻觅

  兰香故意推到落樱面前一盘樱桃,示意让她来到自己这里,不用客气。

  落樱出于礼貌,拿起一个便吃了起来。

  “和他还好么,他对你如何?”

  落樱心头一震,心想这兰香到底是何人,怎么知晓自己与书童的事的?

  “还不错,他对我也蛮好的,在他身边挺有安全感,一离开他有些不习惯,今日一整天没见到他,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

  说完这些,再转头看兰香时,兰香一双眼睛瞪的甚是骇人,口中喘着粗气,落樱心头一紧,莫非自己说错了什么么?

  “看来,你们还真的很不错,我白替他担心了。”

  “可是,可是他此时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整日不见踪影,见姐姐手中拿着利剑,又英姿飒爽,气度不凡,想必定是习武之人,明日能否助我帮忙寻找他?”

  “找肯定是要找的,但你给我记住,不是为了帮你,我是为了问清楚,要我还是要你,一定要选择一个出来。”

  一时节,整个房间寂静了。

  落樱震惊的看着兰香,先是被她此话一下给惊到,二是有些心痛,莫非书童早已有了心上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是绝对不愿做别人的副嘱品,不用给他时间选择,自己会瞬间离去。

  “原来,原来你们早已......”

  “是的,我和大师兄私定了终生,我看你还是省省,虽然我一不留神让你暂时得到了他,但我们的感情怎能是旁人所比拟呢?”

  “大师兄?”

  “是啊,灵童大师兄,我下山便是为了寻他。”

  “兰香姐姐,我所说的是书童。”

  兰香瞬间出现了尴尬的神情,心想刚刚真失态,与她那样说话,还原本以为她也是在寻找大师兄,‘唰’地一下脸便红了。

  话题忙转,态度也温和了下去“四师兄怎么也在这里,太好了,师傅见他多日不回,让我寻到了他也一并带回到紫竹山呢。”

  “可是他今日就是去寻找你们大师兄才走丢的,在那朱雀道观有打斗的迹象,还有一些血迹。”

  “明日我们再去查看,落樱,实话告诉你,其实三师兄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说大师兄在紫竹山打伤了四师兄,又偷走许多忘忧阁的珍贵书籍,还有包括掌柜的告诉我他杀了四个道观的人,二百多条性命葬于他手的事情,我都不相信,我真的不敢相信。”

  看着兰香那倔强的面孔,落樱心中或许有些体会,因为这证明了她爱她的大师兄,不愿从别人的耳朵里听到关于他那半点不好的事情,即使听到了,也不愿意相信,因为她对爱所保持的那份盲目、那份倔强。

  “我也不相信,他既然是你们的大师兄,就一定是你们的楷模,是你们的榜样才对,或许所有人都冤枉了他。”

  落樱见此情景,连忙为兰香打气,兰香也对落樱的敌意消失殆尽,满是欣赏的看着她。

  两人相谈到很晚,落樱给兰香讲了这一路与书童的经历,路过花骨山时的巨猿与野狼精事情,还有在那紫罗山对冰戏雪的挑战,听得兰香满是憧憬。长这么大,最过瘾的也不过是在乱葬岗杀了个有点修为的僵尸,想想确实有些汗颜了。

  落樱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就与兰香一起睡了,在期待着第二天天快亮,好去寻找书童的下落。

  第二天落樱早早就爬了起来,牵了忘奇,等着兰香起来,兰香也速极快起身。

  街道上还未有行人,只有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在焦急的去寻找些什么。

  “兰香姐姐,那我们直接去朱雀道观好了,那里还能得到些什么消息。”

  “好,既然这几个地方你都已经寻找过,那就去你所说的地方,不过你行走为何总牵着这个东西。”

  “因为我们已经出生入死,我不想再把它弄丢了。”

  兰香不知该说些什么,心想着落樱也真是的,竟然这么爱宠物,还弄只野狼当宠物,改天若和四师兄回了紫竹山,大师傅那古怪脾气,怎么能容忍她在紫竹山养着一条野狼呢。

  兰香的剑甚是好看,落樱总爱不自觉的看向她手中的那把剑,红色的剑柄,红色的剑刃,整个剑身包括剑鞘都是红色的,格外让人醒目。

  二人走着走着就到了那朱雀道观,落樱直接带着兰香去了那道观之中,指着那些打斗过的景象和地上一些快要全部都干去的血迹向兰香说道“昨天我就寻找到这,也就这里有些足迹,还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大师兄与灵童打斗过的景象。”

  兰香又仔细的观察了观察这里的景象,发现有竹竿的碎皮,心想这不是紫竹山的绝技么,如果不是大师兄也一定是四师兄在这里打斗过,或许是大师兄与四师兄在这里打斗过。

  “我在紫竹山修炼多年,观奇书也不知道观了多少,这种事情我也有办法查出来。”

  “是么?那这样的话就更好了,不知要怎么查。”

  “土地公公,每一处都有一个土地公公再看守着,包括我们紫竹山都有土地公公。”

  “那我们该怎么让他出来呢。”

  “看我的。”

  兰香说完话,让落樱闪到一旁,自己凌空跳到道观中的半空,猛然拔出手中的长虹剑,口中念道“土地公公,紫竹山弟子在此,快快出来与我相见。”

  便冲地上甩了一把自己的剑,一道红光砸向地上,“嘭”地一声,地上炸出来一个小坑,冒起了些黑烟。

  兰香缓缓落下,落樱连忙问起来“这样真的可以么?”

  “我念了咒语,这段咒语会传到地下的四面八方,直到传到土地公公的耳朵里为止。”

  “那这样的话,就一定能找得到土地公公,土地公公一会也会出来,我们也可以问出来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了。”

  落樱话都没说完,那地上被兰香用法术砸出来的那个小坑便冒起来白烟了。

  “兰香姐姐你快看兰香姐姐你快看,是不是那土地公公出来了。”

  一个小老头,手里拿着一个小拐杖,转着圈便从那白烟之中冒了出来。

  “是何人在传唤小神呐。”

  “好你个土地公公,我乃紫竹山弟子,传你上来你倒还不乐意了?”

  “小神不敢小神不敢,不知仙姑传小神有何事?”

  看那土地公公对兰香甚至尊敬,兰香心想这土地公公道行也绝对高不到哪里去,能否找得到书童的位置呢。

  “帮我看一下我大师兄灵童还有四师兄书童所在何处。”

  “小神这就查看。”

  那土地公公闭上眼睛,一只手对地上发着光,那光芒慢慢传向了四方。

  不一会,就睁开了眼睛,收回了手掌。

  “启禀仙姑,你所说的两个人不在别处,就在你们脚下。”

  落樱一听此话,忙有些震惊,脚下,莫非入土为安了。

  “在脚下,是不是已经死了。”

  “姑娘此言差矣,小神所说的在脚下,是脚下有一个地道,他们正在下面,并非已经死了。”

  “那我们怎么进去?”

  “这个就怪小神无能为力了,小神告退。”

  土地公公对兰香作了个偮,便随着来时的那股白烟离去了。

  “我们分头去找,或许哪个地方有着机关。““好。”

  两人不落下每一个可疑之处,寻找每一个角落,希望能快速找到机关的地方,看下面的他们现在究竟如火如何了。

  左找右找没有找到,那忘奇在那地方呜呜嗷嗷个不听,惹来兰香一阵心烦。

  “这到底是个野狼还是条狗,又像狼又像狗的,叫什么,烦死了。”

  “这是条狼,不过一直把它当成条狗养着,它自己也把自己当成条狗了。”

  落樱知道兰香心情烦躁,就连忙走向忘奇,向踹它一脚,不让它叫了,但一看忘奇正冲着墙上的那一处猛叫个不停,或许有着什么猫腻,就伸手摸去,轻轻一拧,竟然是可以拧动的,再转了一圈。

  “咔咔咔,“地上两块地板开始露出缝隙,越露越大。

  “兰香姐姐,你快看这里。”

  兰香见此,喜出望外,连忙跑了过来。

  “没想到,这狼不狼狗不狗的东西,关键时候还挺有用。”

  忘奇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冲着兰香嗷呜了起来。

  两人慢慢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了进去,没走下去几步,上面‘哗’地一下关了起来。

  兰香惊叹“门怎么关了,一会我们出不去了怎么办。”

  “放心吧,既然能进来,一会自然也会出去的。”

  前方亮了起来,更有水声在响,走近时才知晓,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好不气派,没想到上面不怎么样,下面还挺繁华。

  一泉池水在中央,中间竖起一龙头,龙口不停在喷水,循环往复不断流。

  VX酷匠1网永d久9、免**费&看小、说

  四方皆有亮堂意,犹如光芒当头照,不知此地是何处,心上之人可在此?

  “原来这里这么好,兰香姐姐,你说书童和你们大师兄会不会在这里呢。”

  “不知道,在往里走走看。”

  刚下了最后一个台阶,兰香似乎看到了些什么。

  “落樱,先不要说话,四师兄在那里被架在支架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落樱看向兰香所指的地方,一看才知晓,那书童满头污垢,头发蓬散,衣服脏乱,不知是死是活的被架到了那架子上,看着没有一点生机的样子,落樱的心猛然间一痛,眼泪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书童,书童。”

  落樱顾不得许多,她要跑过去,她要快速跑过去将书童放下来,看看他到底怎么了,是否还活着。

  “你干什么,站着别动,这里一定还有其他人呢。”

  兰香硬拦着哭泣的落樱,哪知落樱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只想快点的跑过去,不管是刀山火海,还是会粉身碎骨,她都不在乎。

  “好好,你去,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兰香不管你。”

  见兰香送了口,自己用尽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恨不得是直接从远点扑到了书童的身上。

  跑到一半,灵童坐在角落没遮掩着,一时没有被兰香没到,也更出乎了落樱的预料。

  ‘扑通’灵童双指一指,一道白光打在落樱的膝盖处。

  翻滚在地,眼泪模糊,依旧向前爬着,口中喊着“书童,书童......”

  兰香这次看得清除,那正是自己的大师兄,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师兄,没见到时还可以骗自己大师兄没变,那此时呢,此时又该如何骗自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