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一路飞行,飞至渝州之时,天还未亮,二人便找了一家客栈,敲门敲了许久,里面才有人来开门了,也是,正是凌晨时刻,谁不睡的正香呢?

  “客官,这渝州城的规矩莫非你们不知道,晚上不准行人在大街上走动。”

  “我们是外地来的,还请让我们住下。““好,好,快些进来。”

  掌柜的放他们二人进来了,为他们安置了上等的房间,书童想问些什么,想了想还是到第二天再问好了。

  倒是忘奇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叫个不停,惹的掌柜的大怒,心想这是些什么人,怎么走动还带着自己的宠物?

  刚躺下没有多久,听得门口敲门声不断。

  “这又是谁啊,今夜看来是难睡个好觉了。”

  书童听得那门口的敲门声和那掌柜的抱怨声,悄悄站在门口,用门缝看了起来。

  是几个官兵,直接闯了进来,点着了蜡烛,拿着画像,问起来掌柜。

  “今晚可有此人在此入住?”

  “几位官爷,我这里有此人的画像,一旦有他的足迹,我会立刻禀告给官府,还请几位爷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断断不能让此贼人逃得了渝州城中。”

  书童从上面仔细看着那画像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师兄灵童。

  心想这大师兄究竟怎么了,怎么都被通缉了,不过也足以证明的是,大师兄现在正在这渝州城中,明日好好寻找,想必就能找得到大师兄了。

  第二天天刚亮,就准备出门寻找,哪知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只能待着客栈中,等雨停了再去寻找。

  书童就下楼,问了问正在忙着算账的掌柜的“昨晚有几个官兵闯来寻人,不知寻那人是谁,又做了什么事情。”

  “客官,你从外地而来,你还不知晓,此城出现一个怪人,手持一把剑,一身白色衣服,两眼发红光,很是厉害,将这渝州城中的所有修道之人吸走了功力,全部杀掉了。”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将修道之人全部杀死,是否还杀了其他人。”

  “这倒没有,杀得尽是修道之人,全渝州城共四个道观,杀了两百多人呢。”

  书童心中大怒,心想这大师兄也是修道之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真恨修道之人,为何不回到紫竹山,先将师弟师妹杀死呢。

  “我一定要帮你们捉得此人,为你们渝州解决这一大害。”

  “客官你再开什么玩笑,就凭你?渝州城多少武状元出身,那些精通十八般武艺的人也与那白衣红眼之人对过手,都被他几招打败了。”

  “那你可知晓你说的此人身在何处?”

  “这倒不知晓,一向神出鬼没,不过经常藏在道观中,渝州那四个道观分别是玄武道观、青龙道观、白虎道观与那朱雀道观。”

  书童听后就直直的离开了,冒着大雨倾盆准备去找那四个道观,想看清楚大师兄究竟这是怎么了。

  那掌柜的立马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拦住了他“你万万不是他的对手,还是不要去了,再说,你就算要去,现在外边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也先等雨停了再去。”

  书童听到大师兄如此作恶,哪里还想着再等下去,拿起旁边的雨伞,说道“拿把伞去就不怕外边的这么大的雨了。”

  掌柜的看耐不过他,只得放他离去。

  行走在雨中,回想起昔日六人曾说着如何修道,如何除去天下所有妖孽,保护天下黎民百姓,这大师兄竟然敢伤害无辜,还伤了两百多条性命,书童是越想越气,越气脚步就越加的变快了。

  玄武道观。

  雨势也有些变小,这里还弥漫着血雨腥风的味道,血迹也不是擦去的太过明显,书童仿佛能看到这里先前那躺着的横七竖八的尸体,那门上,那道观中,都还残留着斑斑点点的血迹,道观空无一人,只得离开此处去下一个道观去寻找。

  青龙道观。

  此处与那玄武道观相差无几,看来那掌柜的所说不错,这里真的都已经被血洗过了,往前寻找看是否还能找到些大师兄的足迹,谁知背后一剑从空中而降,书童连忙用扇子抵挡。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和那白衣红眼之人是一伙的。”

  看此人,是一个怒气正盛,好似积了很大的冤仇没地方撒泄一样。

  “不不不,我也正是寻找你说的那人,准备杀掉他,为这渝州城除害。”

  “他没有在这里,你走吧。”

  “小兄弟,你是谁呢,在此又做什么。”

  “我哥哥是这青龙道观的弟子,他杀了我哥哥,我正准备等那人回来,为我哥哥报仇。”

  那少年说的义正词慨,眼神中有着出不完的怨气,想着如果大师兄在此的话,这少年一定会不惜一切的代价与大师兄拼命的,但即然没在此处,只能去下一个地方再去查看。

  来到白虎道观,刚一进来,上方几个手持大网的人从天而降,包裹住了自己,其他人一跃的冲了出来,棍棒乱打起来。

  书童心中直叫苦,这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大师兄打了起来,打了一阵,书童连忙扯了网,跳到了一边。

  “今日看你往哪里跑,打开画像一看,才知道是错了。”

  “各位官爷,你们认错人了。”

  “你谁啊,没事来这白虎道观做什么。”

  “小人正是为了帮你们除去那白衣红眼之人,助你们渝州杀掉一大害。““赶快回去,净在这捣乱。”

  那官兵一看不是,连忙将书童轰走了,书童也知晓了大师兄不再这里,只能去最后一个道观看看了。

  朱雀道观。

  看着朱雀道观不像是与那白虎道观那样,布置着天罗地网,才大步走了进去,总觉得这里面有人。

  《m酷i匠1网*正v版首;:发RW

  每个房间都看了看,不像是有人,走至道观中,也没有发现什么,心想“刚还听到有脚步声,莫非是自己听错了?”

  在道观便开始一处一处的查找了起来,一个剑光的反射闪到了自己的眼中,连忙跳到了一旁,口中喊道“是谁,快快出来。”

  一袭白衣,麻鞋净袜,眼光如火如茶,威风凛凛的走了出来。

  “大师兄,我终于见到你了大师兄。”

  书童内心激动异常,甚是喜悦,合起扇子便向灵童跑了过去。

  谁知,三尺问天剑却直直的指着他不让他靠近自己。

  “大师兄是我啊,是我书童,你究竟怎么了,师弟们都很担心你,兰香师妹因为你都大病了一场。”

  灵童不言不语,只握着剑指着书童,示意他不要走近自己。

  “大师兄,和我回紫竹山吧,大家都很想念你,你杀了那么多人,这个地方容不下你的。”

  对书童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不知道怎么对书童下手,只是握着剑,面无表情。

  “滚。”

  一个冷冷的字,如同刺了书童一剑令书童心痛,跑了这么多地方,历经这么多坎坷,最终找到了,却让自己滚。

  “师傅说了,让我一定带你回去。”

  灵童慢慢的向自己走来,剑没有收起来的意思。

  真不相信自己的大师兄会杀自己,自己站那一动不动,看着灵童手中的剑离自己越来越近。

  问天剑抵达到书童脖颈处,书童手中握了一把汗,心想这大师兄真的会杀了自己么。

  “和我打。“‘唰’的一下收回了自己的剑,等待着书童执起扇子与自己过招。

  道观中,古道之气,神像竖立,一切像是那样的寂静,却犹如暴风雨前的征兆。

  书童自知不是对手,但是他觉得这样劝大师兄,大师兄不会和自己回去的,一定要打一场才对,而且还得赢了他。但自己哪里是大师兄的对手,不管如何,先打一场再说。

  灵童见书童刚把扇子一打开,执剑便斩了过来,书童连忙用扇子抵挡,一抵挡才知道,这大师兄功力上升这么高,比和自己上次在紫竹山切磋的时候,更加的强悍了。

  倒退了几步,灵童哪里肯让他所有反击的机会,咄咄逼人的攻势不断,而且极其狠毒,招招要命。

  书童出脚一踢,灵童执剑一挡,再使自己的脚踹出去,直直的将书童踹到了一边,眼神依旧,直直的看着书童。

  “大师兄,你到底人不认识我?”书童想起清竹道长所说,找到灵童时,不要与他接触,只要回去禀告给他知晓就行了,他自己会亲自下山来降他。

  灵童一个跳跃,双手执剑,斩了下来,书童目瞪口呆,连忙翻滚到一边,灵童不放,平地一划,书童平躺着一弹,躲开了,灵童如同一个猛兽,既然开战,就断断不会让书童离去。

  书童用起紫竹山绝技,只能暂时先将灵童打伤,然后带回山区。

  “竹破万里浪。”

  一时节,书童周围发了光,围绕一圈的竹竿。

  哪知灵童也用起来了此招。

  “竹破万里浪。”

  两人都用了此招,书童心想这下完了,哪里是大师兄的对手,大师兄竟然入了魔,变的不认识自己,怎么还会用紫竹山的绝技呢。

  两招相撞,在中间炸开了花,声音响彻了周围数里远。

  灵童因比书童技高一筹,身上围绕的竹竿也自然比书童多了五只,书童躲开了四只,但还是有一只插到了自己的腹部,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自己门派的技能所伤,自然是苦不堪言了。

  握住受伤的腹部,站不起了了,灵童跳到跟前,执剑又放在了书童的脖颈处。

  “如果你真的忘了师兄弟的情分,那你就杀了我吧。”

  书童别无所则,只求灵童在最后关头能记下些什么。

  灵童忽然间变的有些痛苦,面目狰狞了起来,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脑海中同时出现了两个声音,杀了他,放了他。

  心中想着,“奇怪,杀那么多臭道士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此时怎么了,面前这个人是谁,怎么有些熟悉有感觉陌生,看他有些法力道行,不如就带给主人,让主人吸了他的法力。”

  灵童这样想着,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