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戏雪没有说些多余的什么,站了起来,为落樱解开了那冰块,冰块‘哗’的一碎,落樱又瘫坐在了地上。

  书童忙跑了过去,将她牢牢的抱在怀中,落樱中了那招之后,身体如同了冰块一样寒冷,嘴唇发白,口中冒着虚弱的白气。

  那冰戏雪并不服书童,跑了进去,将雪神的雪令旗拿在手中,手掌大小般,但是猛然间一甩,却变成了双手才能拿的动的大旗。

  忘奇也跑了出来,倚偎在落樱身上,希望能多给她传递一些温暖。

  “紫竹山的那弟子,今日就让你们双双都死在我冰晶洞中。”

  “你怎么如此的冥顽不灵,顽固不化呢。”

  书童恨自己刚才没有一扇子杀了她,现在若再与她打,落樱如此虚弱,该怎么能将她放的下呢。

  将怀中的落樱缓缓放下,而后猛然站了起来,仇视的目光看着冰戏雪,说道“我若赢了你,你是否可以收起你的自私,将这里的天气恢复如初。”

  “先打赢我再说,我手中这面旗,定能让你知晓花儿为何别样红。”

  书童扇子一打开便飞奔了过去,那冰戏雪随即甩开了大旗,所有上面的冰棱,下面的寒气都冲书童而去。

  看攻势如此凶猛,书童持扇定睛,用法术为自己幻化了偌大的光环,保护着自己,哪知那些冰棱与寒气,不仅将光环冲去,还将自己刮伤,落樱与忘奇也一并刮了出来。

  酷{T匠网“首发

  “咳咳,什么大旗,这么厉害。”

  书童心中暗暗叫苦,想这冰戏雪本事倒也平平,但搞出来个大旗着实让自己承受不住,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还敢说赢了我的话么?还有力气走着进来么?”

  洞外的书童不忍里面的冰戏雪这么叫嚣,看了一眼旁边呼吸柔弱的落樱和那走过来又紧紧依靠着落樱的忘奇。

  旋转而起,飘然落地,直直的又跑了进去。

  “不错,你还能跑着进来,再接我一旗。”

  冰戏雪话一说完就挥旗,又是刚才那一幕重现,书童用尽所有法力使在扇子中,猛然扇去,怎奈何与之抗衡,书童被直直的刮了出来,而且还是旋转着刮了出来。

  躺在地上,身上也中了冰棱,受了内伤,口中流出了鲜血。

  再睁眼时,只感觉胸口被踩着,一把剑在脖子处放着。

  “我可不会像你那样心慈手软,我会先杀了你,再杀了那女子,养着那只小狗狗。”

  书童不怕死,但终究觉得死在一个女人的手中实在太过屈辱,因此一气,口中又喷出了口鲜血。

  剑举起,寒光四溢,奈何天意不该绝,总在险要时。

  “天枢星君,这样做不是有些过分了么?”

  听得上面一阵喊声,剑未落到脖颈处,一道白光打了下来,将冰戏雪打在了一边,剑也跌落在地。

  再看时,一个白风衣的女子,气质不凡,仙气十足的站在了冰戏雪的前面。

  “天枢星君,你被贬下凡就被贬下凡,为何偷贫道的令旗呢,致使别处未能下雪,却一直在这紫罗山下个不停。”

  “雪神,我对这雪令旗爱不释手,可否将它送给我。”

  “这怎么行呢,这里的土地爷都告到了天庭,说这里常年下雪不断,贫道遭了天帝斥责,也不知是何故,下凡一看才知晓,原来是你天枢星君偷了贫道的令旗。”

  “既然你不愿意送给我,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那冰戏雪看着冰雪聪明,原来竟是易怒易爆心如寒冰之人,持起手中的雪令旗就冲雪神挥了过来,书童是见识到了这旗子的厉害,忙贴紧雪地,省的再被刮飞起来。

  迟迟未见反应,原来那雪神念了一些咒语,那旗子就回到了雪神手中,雪神见冰戏雪如此放肆,一掌又将她打飞了好远。

  “你走吧天枢星君,贫道看在几百年的交情上,不愿伤你,你再凡间这事,贫道不会告知天帝。”

  冰戏雪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冰晶洞一点一点的融化,心像被撕裂了一样,手中拿着自己的玉剑,一步一步的离开此处,走着冰雪化着走着冰雪化着,漫山遍野多出了许多紫藤萝,真有一股紫藤萝瀑布的味道。

  雪神没有离去,而是走在了落樱跟前,将昏迷不醒的落樱体内注入了些法力,伤口也逐渐的在愈合了。

  书童也坐了起来,自己在为自己疗伤,那雪神只是一阵冷笑,走在书童的背后,也帮了帮书童。

  “晚辈多谢雪神上仙相助。”

  “不必相谢,这本就是因贫道的疏忽,被那天枢星君偷走了雪令旗,才出现的后面的事情。”

  “天枢星君,莫非那冰戏雪是天上的北斗七星么?”

  书童一脸震惊,莫非自己打斗得不是别人,而是北斗七星?

  “正是北斗七星的天枢星君,他们七个早在多年前就被你师祖南华真人禀告了天帝,被天帝贬下凡来,法力也被削弱了许多,否则你一个小小的紫竹山弟子,怎么会是那北斗七星的对手。”

  “她不是名叫冰戏雪么,怎么会是天枢星君呢。”

  “天枢星君是他的称号,冰戏雪才是它的名字啊,那女子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但还是要细心照料才是。”

  雪神说完这句便就要坐出走的姿态,一只蓝色的豹子从天而降了下来,雪神便坐了上去,慢慢向空中飞去,走时还不忘在空中说了句。

  “有缘未有份,执意必祸端。”

  书童听得一头雾水,想去问个究竟,这雪神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雪神早已飞的不见了踪影。

  那落樱已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那些雪都没有了,那冰晶洞也只不过变成了一个平常的小洞,满山的紫藤萝让躺在地上的落樱感觉甚是满足,甚是舒服。

  “你醒过来了啊。”

  声音依旧很虚弱的说道“书童,我就知道你会打败那冰戏雪的,我的伤,我的伤居然也好了。”

  “不是我打败的,是咱们运气好,在死亡的边缘把命捡了回来,天上的雪神下凡了,将那冰戏雪制服了,你我的伤都是雪神给治好的。”

  “雪神,她为什么要帮我们呢。”

  “因为那冰戏雪,也就是天枢星君,她是北斗七星呢,被贬下了凡间,拿了雪神的雪令旗,雪神下凡找她来索要来了。”

  “北头七星,我就知道那仙女姐姐不是妖魔。”

  “好了,别仙女姐姐了,你看你这么虚弱,我先把你背回客栈好了,好好的休息一晚。”

  “再看一会这满山的紫藤萝,身边有你,有忘奇,还能躺在这么柔软的草地上。”

  书童见她还很虚弱,也不好拒绝她,就和她一起躺下看着这满山的紫藤萝,忘奇在旁边趴着竟然也睡着了。

  从傍晚一直看到天黑的看不见了,书童才背着落樱,落樱牵着忘奇,两人回到了客栈。

  一回客栈,十几人都在这站着等着什么。

  “神仙爷爷,神仙爷爷你终于回来了,小二,快上最好的菜。”

  十几个人纷纷跪在了地上,不知是怎么回事,见到书童回来异常的亲切。

  “掌柜的,你这是做什么,什么神仙爷爷的。”

  书童将背上的落樱放了下来,忙去扶那些在地上跪着的百姓。

  “就是你们让这雪山上的雪消失的,打败了里面的妖怪,还中途用旧破缠鞋子智斗的事情,让这紫罗山恢复如初,我们都知道了,谢谢神仙爷爷救了我们紫罗山。““大家误会了,是天上的雪神下凡,惩治了里面作恶的一个星秀,才使的紫罗山恢复如初的。”

  “神仙爷爷就不要谦虚了,为何这雪神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你们一来,她就下凡了。”

  七嘴八舌的硬是往书童身上套功劳,书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因为他们人多纷杂,说的书童都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这一晚,都敬书童喝起酒来了,书童一直吃着喝着,直到喝到最后,许多人都喝醉了,书童愣是一点醉意都没有,众人惊叹,这真是神仙,活生生的神仙。

  书童瞅了个机会,溜到了楼上,给落樱房间送来许多好吃的,落樱也自从府中出来,遇到书童之后,也就从来没吃过什么好的了,见到书童端来的这些,不注意形象的吃了起来。

  “你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

  “自从跟你闯荡江湖,我都没这么吃过,跟着你之后,就只吃苦头了。”

  落樱说的随意,书童却听得有些脸红了,但有些不解的是,那雪神那句话到底是何意,想必就是说的他与落樱之间,本来就锁定自己情感的书童,想到雪神的侧面提示,便将自己的情感锁的更紧了。

  第二日,书童要带着落樱离开此处,众人哪里肯放?说什么也得再留下好吃好喝多日,以此来满足他们的报答之情,可书童心想,自己出来多日,一直寻找大师兄,只是听得一些消息而已,还没亲自见到大师兄,哪能一直荒废时日,硬要告别,众人拉着不让走,落樱见此也不是办法,便附在书童耳边说道“且先留下,再找机会悄悄走。”

  书童觉得这落樱说的有道理,便答应留了下来,众人又轮番与那书童喝酒,喝了半晌,丝毫不醉,此事成了这里未解之事,书童也只不过觉得有些肚子涨而已了晚上,夜深人静时,书童悄悄的留下了一封信,答谢大家多日来的盛情款待,并说日后有机会一定会再来此处与大家共饮酒樽。便拉起了落樱,落樱虽一脸埋怨,也乖乖的牵起了忘奇,飞离了此处。

  “书童,下个地方是渝州,不再是什么山了,一定不会再有妖怪了吧。”

  “那可未必,有的时候,人的心术不正,也会修炼成妖。”

  二人在星月的空中飞行着,言语着,好似人间仙境,神仙眷侣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