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童杀了野狼精之后,走至落樱跟前,落樱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书童,眼神中尽是乞求。

  “不要杀了它好么,它是无辜的,它是无辜的。”

  “不行,一定要杀了它,否则日后它还会害人,你那么喜欢小动物,我可以给你买只小猫小狗养着。”

  “书童,它真的好可怜,我们就带着它,一直让它跟着咱们,它如果作恶的话,咱们就立马杀了它,好不好。”

  夜晚的冷风吹的令人瑟瑟发抖,也让书童的怒气消去了很多,但是他还是冷笑了一声,他还是懂些狼的习性的。

  “士可杀不可辱,哪有拿狼当成宠物的,狼是为了自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你看它现在甚是可怜,等它长大了,你会觉得,就会让你觉得可怕。”

  “不会得不会得,我们带着它寻找你大师兄,说不定说不定它还会帮助我们呢,它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它忘奇,忘掉自己的奇特之处,放在紫竹山圈养着,若有一天它真得做了什么恶,你就取了我的性命,以此来代替。”

  书童心中猛然一震,没想到这落樱为了留住这野狼精的狼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自己也不便再说些什么,只能中途再找机会杀了它,只能暂且找了根绳子,绑在了忘奇的脖颈处,让落樱牵着他走。

  这样旁人问起来,也知道只不过是只宠物狗,狗与狼小的时候,确实难以分辨,但长大些就不行了,可以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书童你真好,我一定会好好训这只小野狼,不对,是一定会好好训忘奇的。”

  “好了,我们走吧,带上你的九方忘奇。”

  “嗯,它是我留下的,确是应该跟我的姓才对。”

  小小的忘奇,乃是野狼精所生,心性异常,也懂得眼前的事情,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书童所杀,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在落樱面前尽显自己可怜与可爱的一面,以此来换得留下性命,待他日再寻机报复。

  书童将两只死的野狼精都交给了村民,并告知所有村民,乃是山神所杀,带着落樱告别了老婆婆,修好了山神庙,山神庙也恢复了昔日香火不断的景象。

  “书童,咱们还去哪里,是不是可以回到你们修道的地方,紫竹山了?”

  “不,咱们下一个地方要去紫罗山。”

  “听起来不错,有种紫藤萝瀑布的味道,我要没猜错,那里一定是紫色的汪洋,奇美无比。”

  “到了就知道了,走了,飞起来咯。”

  再次的飞行,没有让落樱像第一次那样害怕,这一次,她只紧紧的将忘奇抱在怀中,忘奇也没经历过这个,一直瑟瑟发抖,不敢往下看。

  书童飞一会着看一眼忘奇,忘奇不敢与他对视,放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而书童一直也在心想,该怎么置忘奇于死地,又不让落樱知道是自己所为,这样她便不那么的伤心。

  越往紫罗山地界飞去,就越觉得有些寒冷,奇怪了,这九月份的天气,怎么变得这么冰天雪地。

  “书童,你是不是飞错地方了,这里怎么这么冷啊,紫罗山不应该是长满紫藤萝的山么,这里像是冰山才对。”

  “没有没有,我没有飞错地方,出紫竹山之前,我特意看了一眼中州大地的地图,将上面的地形全部记下了,不会错的。”

  “呜呜呜,嗷嗷。”

  看着怀中的小狼冻的叫了起来,落樱说话了“它冷了,它冷了,书童,你要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他穿好了。”

  “你说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要是你冷,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穿还可以,脱衣服给一只狼穿,有辱我紫竹山弟子的威名。”

  “好,你不脱的话,那我脱好了,我脱了我的衣服给它穿。”

  落樱话刚说完,就做出了一副要脱衣服的举动,书童一看,这怎么能行,落樱本就是凡人之躯,此等寒冷,已经够她受得了,如果再脱衣服的话,一定会受不了的。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马上就到地方了,等落到地面上,我脱衣服给你的掌上明珠穿还不行么。”

  书童加快了飞到紫罗山的速度,片刻间,便落到了地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衣服拿去吧。”

  “嘻嘻,好,反正你是修仙之人,应该比常人抗些炎寒的。”

  给忘奇穿上书童的衣服之后,环顾四周,冰天雪地,雪有好几尺厚,还是有些紫藤萝的,只不过都被大雪覆盖了。

  “哇,这里的雪景真的好美,书童你看,那些被大雪覆盖的紫藤萝,半遮半露的样子更加的好看。”

  “也不知道大师兄在不在此处,大师兄也很喜欢雪景。”

  看着书童在思索着,落樱牵着那只用书童的衣服包裹的很严实只露四肢的忘奇,拉着他说道“先去找找再说吧,说不定你大师兄真的在这里呢。”

  “不对,我们应该先去找一个客栈,吃些东西暖暖身子,然后向客栈的人打听打听大师兄的下落才是。”

  “好主意,再给忘奇弄几块肉吃吃。”低头又抚摸忘奇,向忘奇说道“是不是啊忘奇,给你弄几块肉吃吃。”

  “真是你们九方家的人,估计你对你亲弟弟都没有这么亲。”

  故意踹了一脚书童,两人在雪地里欢笑跑着,忘奇在后面跟着,向着那有人家冒着青烟的地方跑去。

  飘香客栈。

  “小儿,上些好酒好菜。”

  刚进客栈落樱就这么喊,出乎了书童的意料。

  “你竟然还会喝酒?”

  “那是当然,我们九方家族,那都是千杯不醉的人,爹爹从小就让学喝酒了。”

  两人相聊没几句,那家小儿便上了菜和酒,只不过是一碟韭菜,一碟花生,一碟白菜,酒也只有一小罐,甚是让人惊讶。

  一看上的这些,落樱有些气愤“这上的都是些什么,怕我们不给钱是么,够不够,快上好酒好菜。”

  落樱将硕大一块银子放在了桌子上,那小二只能望而兴叹,不知该如何。

  “客观有所不知,从去年春节之际,就一直在下大雪,至今已到了九月份了都没有停止,庄稼自然颗粒无所,掌柜的有规定,只能一次最多卖出这么多菜肴和美酒,许多人受不了这里的天气,都纷纷搬走了,这客栈,今日就你们两个人来做客。”

  “什么,还有这怪事,那你们为什么不搬走?”

  H酷e…匠!网永N:久免费=看2Z小说7

  “掌柜的说这里是他们家的祖业,无论如何都不会搬走的,我一直跟着掌柜十三年了,也总盼着大雪能停止,恢复以往的生活,盼着盼着就盼到了现在。”

  看着这小儿说的情真意切,书童也不便再说些什么,让那小二下了去,自己与落樱边吃边喝了起来。

  “书童,今日没喝尽兴,等到下一次再喝酒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看看我的酒量。”

  一听此话,书童心中一阵冷笑,看来这落樱是想把自己灌醉了,自己是修仙之人,虽师门规定不准饮酒,但师兄弟们早就偷偷喝了不知多少次了,无论喝再多都不会醉的。

  “掌柜的。”

  书童猛然间一喊,片刻出现在了书童面前一个中老年人,向他询问到底这里究竟都怎么回事,都有什么异常,好让自己若觉得有能力的话,将他们这里的天气给转换回来,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问灵童究竟是否来过这里。

  “听闻山上出了只孔雀落在了山上,过后不久,就开始下起了大雪,一直下到了现在,至于客观所说的穿百衣的青年人,来过这客栈,眼睛是红色,甚是吓人,跟一个女子在一起,那女子妖艳多姿,两人在这里喝了几杯变离开了。”

  书童出了客栈之后,脸色甚是不好看,落樱牵着忘奇走上前去,忙问究竟怎么了。

  “大师兄真的和一个女子在一起,而且那女子绝非善类,大师兄如果入了魔,我到底要不要禀报给大师傅,不禀告是欺瞒大师傅,禀告的话,大师傅会亲自来找大师兄,一定会杀了他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或许只是一个跟你大师兄长的很像的人呢,等找到你大师兄再说也不迟啊。”

  感觉说的也在理,二人向那山上走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作怪还是触犯了哪里仙神,这紫罗山怎么会长久的下雪呢。

  这洞中有一女子,名叫冰戏雪,原本是上天星秀,被贬下凡之前,偷得雪神一宝物,雪令旗,自己又是爱冰雪天地如命之人,落在了此处,常挥雪令旗,让此处雪天不断。

  那孔雀本就是上古妖魔魅姬,落在紫罗山之时,已知晓此处已被冰戏雪占领了,虽对付冰戏雪绰绰有余,但它不知道冰戏雪已被贬下凡间,不想与之为敌,便离开了此处。

  白发白衣马尾辫,雪额之处戴银装,一尘不染美如仙,好似公主白色梦,谁敢扰我在洞中。

  手持令旗执雪天,银装素裹插玉簪,不问世间几时许,童话之节画冰山,冰戏雪中自不凡。

  洞中的她,一个至高无上的宝座,一把银鞘玉剑,翘嘴眨眼之际,好似一副画中摸样。

  书童心中一直都有着自己的一种原则,就是自己乃是修仙之人,凡落过每处,都要将自己看不过,能管之事统统包揽,这一点,曾经六人也在一块说过此事,也都在一块立过誓,修仙练道,除恶除暴,不分何处,除妖扬道。

  “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妖物,有这么大的法力能控制住上天,书童,如果真有怪物,你不是它对手怎么办。”

  “有时候除妖并不是靠的仙术和道行,有时候也看头脑。”

  “那你说,怎么天底下都这么多妖魔呢。”

  “万物皆有灵性,一草一木都能成妖。”

  “原来如此,也不知道这山里面住着什么妖魔呢,我想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了,你道行那么高。”

  “嗯,要真有什么妖魔,你先去和它打一阵,看看那妖魔道行如何,然后我再出马。”

  “你应该让忘奇先去,然后我再去,实在不行,你再去。”

  书童不再言语,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他心想,千万不要遇到大师兄,因为,自己真的还没想好遇到大师兄时该怎么办。

  “大师兄,你究竟怎么了。”

  心中又问起来了这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