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诛杀狼精

  夜晚,书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睡在地上,落樱睡在床上。抬起头看了一眼落樱,睡的正香,放佛在做着什么美梦,书童心想,这几天她跟着自己也蛮能奔波的,是应该好好的睡一觉了。

  书童起床走了出去,看月光正圆,他感叹了起来,莫非大师兄真的入了魔道,和上古的妖魔混在了一起,即使找到了大师兄所在之地,又能告诉大师傅么,想必大师傅一定会要了大师兄的命。

  正感叹着,听到别处有狼嚎声,而且听上去就像在巨猿所说的山下位置。

  没有叫起落樱,而是轻轻的关山了房间的门,手中拿着逍遥扇,冲喊叫声那地方飞了过去。

  到了之后才知晓,这山神真耐不住性子,自己提前已经过来,一人斗着两只野狼精,一只已经被自己用网包住了,而另一只,正在徒手用着法力在与那只相匹敌着。

  只见那野狼精,浑身的灰毛如一根根的刺,两眼冒着红光,张牙舞爪之状,好一副凶神恶煞。

  书童一个凌空跳跃,趁那只与山神的搏斗的狼不备,持扇如刀,砍断了那只狼的尾巴。

  “呜呜呜,嗷嗷。”

  这只狼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半空中,它扭转了狼头,冲着书童直接扑了过来,书童轻了敌,没想到这野狼精如此的凶悍。

  直接被扑倒在地,冲着书童的脸就咬了过去,书童用扇子一遮,没咬到脸,那野狼精发了疯,没咬到脸,又瞬间咬了书童的臂膀处,听着‘磁嚓’一声,书童惨叫了起来。

  山神一看,这哪里可行,又瞬间没辙,书童与野狼精抱着翻滚了起来,山神急中生智,收回了包裹住另一只野狼精的那张网,变回了自己的拐杖,跑到跟前去,趁野狼精翻滚到书童上面的时候,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砸了下去,听得一声’咔嚓‘声,这只野狼精的头骨便碎了,奄奄一息爬在了书童身上残喘。

  书童连忙将它从身上推开,好似还不解气,用扇子从那野狼精的脖颈处使劲一划,那只野狼精便躺在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少侠,少侠你可有无大碍?”

  看着书童右臂膀处的鲜血不断的向外流出,山神上前问道。

  “没事没事,快将那一只杀掉,以绝后患。”

  那只野狼精在网收回来的那一刻,早就跑掉了,让书童一阵好气。

  “不必生气,若不收回那只网,变回拐杖砸了野狼精的头,还真不知道怎么替你解围呢。”

  书童有些惭愧,没及时躲开那野狼精的猛然一扑。

  山神见书童臂膀处血不断的流出,向他说道“你先回去吧,回去包扎伤口,本山神自己去寻找另一只野狼精,断不可再让它伤了村民的性命。”

  虽心有不甘,但只能点头说道“也好也好。”

  回头房屋中,落樱还在熟睡,自己悄悄的脱掉外衣,看着伤口处的一排狼牙印,竟咬出如此大的一个伤口,找了些破布,自己便给扎了起来,给自己经脉处点了穴道,不再让自己的鲜血流出,一撕破布,‘呲呲’的声音,扰醒了落樱。

  落樱迷迷糊糊的看着书童光着膀子,先是一惊,用被褥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再悄悄的向外看去,见书童原来是在包扎着自己的臂膀,转念一想,是不是书童受伤了,忙起了身走了过来。

  一阵淡淡的体香,似百合清洁之气,又如荷花淡淡幽香,让书童突觉一阵舒服,伸着鼻子继续闻起来,扭头一转,才看到落樱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自己的身后。

  “书童,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

  看着落樱那甚是心痛的样子,又连忙蹲下来为自己包扎伤口,书童心中突觉得一种温暖油然而生。

  “刚听到外边有狼嚎的声音,跑去一看才知晓,那山神自己已经杀起来野狼精了,但没想到野狼精异常强悍,被咬了一下,不碍事的。”

  “还说不碍事,你看流了了多少血,这样包扎不行的,应该是这样。”

  落樱一点点的给他拆了他所包扎的,换成自己的包扎的摸样,果然比自己包扎的要好看的多了,而且还感觉有一些舒服。

  书童夸赞了些落樱几句,二人便双双的睡觉了。

  翌日,天刚刚亮,老婆婆便喊了他们两人起床了,准备了些清单的早饭,像农家小舍那样寂静,那样平常。

  书童一起床就在想,也不知道那山神杀掉了另一只野狼精没有。

  “少侠,侠女,那边的小村庄昨晚出了大事情,求你们二位再走之前,一定要把那害人的野狼精给除掉。”

  书童与落樱二人皆惊,忙起身问老婆婆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天村子王平一家五口,一夜之间,全被野狼精所咬死了,可怜那两个小儿子,和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儿,村子里正在为他们家办着丧礼。”

  落樱瞪大了双眼,不敢想象,这竟然是真的,这野狼精怎么突然这么凶狠,要这么恶毒。

  书童心中一想‘不好,一定是昨晚杀了一只,山神也没捉住另一只,这是报复,一定是另一只野狼精的报复。”

  “老婆婆你放心,我书童不帮你们除去野狼精,一定不会离开画骨山,可恶的野狼精,也太狠了。”

  着急的吃了些,拉着落樱便来的了山下,书童已是大怒,看另一只是否还在洞中,如果没在洞中,就将洞捣毁,让另一只变的有家不能回。

  洞口并没有多大,与那巨猿的洞想比,简直相差了许多,野狼精的洞,也就刚刚能钻进去才对。

  书童让落樱在洞口等着,自己往里面开始钻,握紧了扇子,如果那只野狼精在里面,就准备一扇子让他毙命,拉着这只和昨晚的另一只,一起交到村子里,好为那户村民祭奠。

  落樱哪里让他钻,他怕里面那只野狼精真在里面,而书童在里面又施展不开,岂不是敌不过他了。

  “没关系,我可以立马将他点穴,让它瞬间不能动弹。”

  “可是你还受着伤,真的没事么?”

  “我是修道之人,这点伤不算什么,好了,你在这等着吧,还不知道那只野狼精在洞中没有。”

  书童一点一点往里面钻,越往里面钻才知道,原来里面越来越大,什么人的衣服,兔毛羊毛,都在里面趁垫着,倒觉得越往里面越软,越往里面越舒服了。

  已经看到了两只红眼睛,书童也做好了准备,但在仔细一看,这两只眼睛怎么那么小。

  一阵阵可怜的叫声传到了书童的耳朵里,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细小。

  原来里面有只小狼,如同满月的小狗,一点没有凶悍的气息,倒是有几分可爱。

  抓着那只小野狼,便退了出去,一出来就丢给落樱看。

  “野狼精没在洞中,就这一个小狼精在洞中,将它交给村民,让村民先解解狠,毕竟野狼精连两个小男孩都不放过,也应该让它尝尝这种滋味。”

  落樱看这小野狼,异常的可爱,忙抚摸起来了它,心中甚是喜爱,怜悯之心也生了出来。

  “书童,这......野狼精作孽,这小家伙是无辜的,我们能不能饶了它。”

  “落樱,你在说什么,饶了它,它会长大,它也会吃人,它还会为它父母报仇,后患无穷的,必须杀了它。”

  “书童不要,书童不要,这样好不好,用它诱出来另一只野狼精,再将它杀掉也不迟啊。”

  书童抢落樱手中的小野狼,落樱连忙躲开。落樱出此注意,也是想让这小野狼先活着,只能暂时这样稳住书童,她因说不出为什么,只是觉得特别喜欢这只小野狼。

  “也好也好,今晚就用这只小野狼精诱出大野狼精,等到杀了大野狼精,也一定会杀了小野狼精,否则,后患无穷。”

  落樱只好连连点头,又抚摸起来了小野狼,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四肢,口中还一直发着呜呜的声音,逗的落樱直笑,与它玩伴了一整天,喂它吃,带它玩,在树林中忘乎所以。

  夜晚,书童找了根绳子,他决定不必喊山神,自己要亲手解决另一只野狼精。将小野狼绑在树上,估计勒的很紧,让它一直不停地叫,自己与落樱躲在一个大树木后面,等待着野狼精的到来。

  “书童,你是不是绑的太紧了,要不要给它松一些。”

  “别吵,我故意的,不然怎么诱出野狼精。”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天下万物,皆有灵性,何物不爱子,即便是刀山火海,为了自己的孩子,仍旧敢跳。

  一阵阴风刮过,那野狼精果然来了,书童已经感觉到了。

  野狼精环顾了一下四周,急不可耐的冲小野狼跑了过去,正中书童下怀,直接跳了出来,拦腰用扇子砍去,一道蓝光而至,野狼精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书童,狼肚处,也开始流出了血。

  又是猛扑而来,书童甚是为这一招生气,用扇子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当头砍去,野狼精见此时难敌,两只前爪冲地上一爪,一阵狼烟袭来,书童猛掉而起身,野狼精又使浑身毛刺飞出,瞬间如同万千钢针飞向了书童。

  这次没有轻敌,招招接下,而那野狼精自中了书童拦腰一斩之后,就觉得体力大减,慢慢开始虚弱了起来。

  书童用了紫竹山的绝技,站在半空,周围一圈竹竿围绕自身打转,口中大喊。

  L"更新最eT快:上w酷!8匠q?网$1

  ‘竹破万里浪,去!”

  身上围绕一圈的竹竿冲野狼精插了过去,竹竿前段都尖如刀枪,野狼精躲开了前几个,后面的都插在了身上,死死得定在了地上,书童缓缓的落下。

  落樱早已在书童与野狼精打斗的时候,解开了小野狼,抱着去了一边。

  她知晓书童下一步要做什么,这么多天来,她知道书童高瞻远瞩,自己若一直护着小野狼,但她舍不得,明明知道这样做是错的,但还是舍不得,打心眼里舍不得,但又该怎么办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