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婆婆坐了下来,和书童讲了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老婆婆年轻时便死了丈夫,一人常年在这深山中生活,孤独那便是自然的,有一日,在河边洗衣服,听到一处不知什么东西在叫,老婆婆便前去看了一下,原来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猿猴,老婆婆见它甚是可爱,就将他收养在家,当做自己的儿子来养。

  可后来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越长越大,越长越大,比一般的猿猴星星大了三倍,如同自己的茅草屋那么大了,这老婆婆不知怎么办才好,怕吓到乡里乡亲还有那过路的路人。

  便在山上它找了个洞,它似乎非常听老婆婆的话,在里面很乖,自己也会觅食,而且也不去吓别人,老婆婆便经常带一些东西来给它吃,与它说说话,把心中的苦水都诉说给它听,它似乎能听懂老婆婆的话,时而显的悲伤,时而显的开心的摸样。

  可是后来有一天,有人失踪了,听说是被怪物所伤,老婆婆就以为是这巨猿做了孽,前来责备它。

  那时候它变成了人,一个高高大大的少年人,让老婆婆甚是开心,他先是谢了老婆婆的养育之恩,而后又告诉老婆婆,他没有伤人,他只吃些水果,是两只野狼精在作祟,他一直也在全力去杀那两只野狼精。

  可是老婆婆将此事公众于世,没有人相信,因为没有人见过野狼精,只听说自己养了只猿猴成了精,于是便这样,人越失踪越多,他们对巨猿的仇恨也更加深刻,其实是一直误会它了。

  老婆婆说完,又握紧书童的手说道“少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我只不管想偶尔想与他说说话,他也只不过想简单的活着,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容他呢。”

  落樱在旁边流下了眼泪,扶起了老婆婆,向她说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救下你儿子,捉住野狼精,还你儿子一个清白的。“转头又对书童说“你说对么书童。”

  “对的,我们为的是除恶扬善,否则修道为了什么,山神,我们去捉野狼精才对。”

  见没有回音,二人一回头,早就不知道山神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落樱,快走,我们去阻止山神。”

  两人还没有走几步,就听到了那巨猿的痛苦的叫声,回头看了一眼那老婆婆,老泪纵横。

  “老婆婆,你放心吧,一定会救下你儿子,让他伴你终老的。”

  书童在心中这样说着,脚步更加的变快的了,向那巨猿的喊叫声处跑去。

  到了之后,已经看到,巨猿的一只腿被网缠绕着,另一端缠到了一棵大树上,跑不掉了,而那山神,正在使劲所有的法力在向巨猿痛击着。

  书童连忙跳到了巨猿的前面,替他挡住了这又飞来的一招。

  山神大怒,忙喊“小子你干嘛,这是个好机会,快让我杀了他。”

  “山神,求你高抬贵手,这只巨猿是一个好怪物,他并没有伤害村民。”

  ,酷+匠c网◇;唯U=一`F正s版,Ea其“a他C都◇是盗K版4●

  “不行,你给我散开,我山神庙都被村民砸了,骂我受了香禄而不守护山民,本山神一定要清除画骨山所有的妖魔,不论好歹。”

  “我愿意去给你修你的山神庙,但伤村民真的不是巨猿所为,是两只野狼精,老婆婆膝下无子女,就让他陪她安享终年好么。”

  “本山神说不行就是不行,今日非杀了这只巨猿。”

  那巨猿在背后慢慢的变小了,变成了一个少年摸样,身上伤痕累累,口中鲜血不止,着实让人看着心痛,落樱忙跑来给他解开那缠绕自己腿上的网,并安慰着他,他好像很害怕,身体一直在颤抖。

  山伸手一伸,那网回到了自己手里,变成了自己的拐杖,厉声呵斥道“早就看不惯你们清竹道长那孤傲的样子,怎么,你想动手么,打你就等于教训你师傅。”

  “我师傅再不好,我仍旧是他带大的,他虽严厉,但对我们师兄弟也是恩重如山,你一直在说他,让我又情何以堪。

  “好啊,那我就教训教训你,再将你后面那孽畜杀掉,至于野狼精,本山神自会将他们除去。”

  “落樱,带巨猿先走。”

  落樱听到这句话,连忙扶起受伤的巨猿,缓慢的离开了这里。

  那拐杖使得让人眼花缭乱,书童也忍受够了,自从见到他,他就在说自己师傅,身为山神,竟然还不明察秋毫,错杀无辜,险些让自己也做了孽,手中的扇子每招每式也没让着他。“二人打的热火朝天,书童今日的发挥让自己都有些惊讶,心中一直在痛苦的回想,那老婆婆不过是想让儿子陪自己过一个晚年,这有什么错,有什么错!

  蓝光与红光,光芒四射,拐杖与扇子,顾此失彼。山神像捉巨猿那样,拐杖一抛,变成了张网向书童盖去,书童持扇作刀,隔空一跳,便斩开了这张网,网又重新变回拐杖,回到了山神手中。

  山神不服,握紧拐杖,冲地一砸,地上一阵阵的响雷冲书童冲去,书童震惊,这山神还真有些本事,用扇子使劲冲着袭来的响雷扇去,法力与响雷向撞,在中间炸开了一个大坑。

  烟雾迷茫起来,待烟雾还未全部散去,书童目光寒冷,手中的扇子已经放在了山神脖颈处,左胳膊也在往外不停的冒着血。

  “你不顾生死的为了赢得这一场,是你赢了,杀了我吧。”

  山神做出一副等死的姿态,闭上了眼睛。

  哪知书童收回了扇子,单膝给山神跪了下去。

  “晚辈侥幸得胜,还望山神恕罪,求山神饶过巨猿,让他陪老婆婆已度终年,晚辈一定会辅助山神捉了野狼精,修好山神庙,还山神捉妖护山民的美谈。”

  山神将书童扶起,还未说话,只见那边老婆婆走了过来,话也没说,就给山神跪下了。

  “我儿命不久矣,口中鲜血不止,求山神放过他吧,他真的没有伤害村民,让他陪我走晚这人世间最后一段路吧,我求你们了。”

  山神心中猛然有些触动,他认得这个老婆婆,是经常到山神庙烧香的那一个,便将她扶了起来。

  “巨猿现在在何处。”

  “山神大人,我求你了,不要赶尽杀绝好么,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不是的老婆婆,是本山神没有查清村民究竟是何物所伤,只想着将这画骨山的怪物全部杀尽,这一点是我错了,我下的都是死手,如果不及时疗伤,那巨猿也就快死了。”

  老婆婆一听这话震撼不已,连忙带着山神和书童前去巨猿所待的位置。

  只见落樱在旁边痛哭不止,巨猿所变化的那少年,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

  “我儿,我儿你怎么样啊,你可千万不要死,他们已经答应娘不再要你的性命了。”

  书童走至跟前,把脉一看,忙向山神说“命悬一线,快些为他输些法力吧,否则性命不保。”

  落樱将他扶起,让他坐了起来,山神接巨猿左掌,书童杰他右掌,二人不断的向他输着法力,他的摸样甚是痛苦。

  “山神,不行啊,他的五脏六腑,全都让你给震碎了,只能输法力维持生命了。”

  书童这样一说,老婆婆泣不成声,落樱也是一脸痛苦,希望他们能救下巨猿。

  二人多次为巨猿输法力,累的大口喘气,巨猿也只不过勉强说话。

  “母亲,母亲。”

  “老婆婆,巨猿喊你。”

  落樱听到这句话,连忙喊了一下老婆婆,老婆婆将耳朵附在巨猿旁边。

  “多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收养了巨猿,或许我本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我是妖魔,但我心地善良,不愿伤害任何人,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一直陪着母亲,听母亲诉苦,听母亲将故事,为母亲养老送终。可是,可是我现在要离开了,母亲不要怪山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野狼精作恶的罪名都抛到了我的头上,儿已经查清了他们的住所,他们就在山下的林中一棵橘子树后面的山洞里,他们...他们妖术极高,儿...儿打不过他们。”

  这些话在场之人都听到了,书童更加愤怒,感慨日后行事,一定要先查清楚才是,再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了。

  老婆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泪水滴在了巨猿脸上了几滴,抱起巨猿就要走,真如同一个慈爱的母亲,抱起一个在外野玩不回家睡觉的孩子那样,那背影,甚是让人看上去心碎,因为他们都晓得,在那老婆婆坚强的背影前面,是无尽的泪水在年迈的脸上直流。

  “书童,老婆婆好可怜,这下就没人陪她度晚年了。”

  “是啊,不过最要紧的,我们一定要前去杀了那两只野狼精,为巨猿复仇,是他们做孽,连累了巨猿。”

  “对,我们一定要杀了那两只野狼精。”

  书童和落樱说着离开了此处,剩下山神一人在风中凌乱。

  刚下山时,看到老婆婆,在拿铲子挖什么,落樱忙拽着书童的胳膊,向书童说道“书童,我们去帮帮老婆婆吧,替她将她儿子安葬。”

  书童肯定的点了点头,两人就跑了过来,抢了老婆婆的铲子,替老婆婆挖起坟墓来。

  忙活了半天,终于将巨猿埋葬了下去,书童又找了一块青石,在上面题字。

  ’爱子巨猿之墓‘。

  书童与落樱二人给他磕了个头,不忍看着老婆婆看着坟墓继续哭下去,就将老婆婆扶回了家中。

  他们看到了老婆婆曾经给巨猿做的小窝,心中又是一阵感动,眼眶都湿润了,全是刺绣做的,别样精致,别样用心。

  落樱想问这是不是巨猿小的时候给缝制的,书童连忙打断了她的话,不想再让她刺激到了老婆婆那一晚,老婆婆做了很丰盛的晚餐,书童和落樱也陪她陪的很开心,让她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她多想一直留下书童和落樱,书童和落樱也想留下来一直陪着老婆婆,可是,终于抵不过所谓的可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