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童自从被那魅姬救走之后,魅姬冲着灵童还中着尸毒,将他体内的尸毒全部提炼到他的脑海,打乱了他的所有思维和记忆,又用自己的意念操控起来了他,伤已为他修复,不过已是脱胎换骨,成了自己的手下。

  此事的灵童,意念被操控,眼神呆滞,着实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魅姬的来历本是上古三大未死之魔,妖皇蚩尤,右护法魔鹏,左护法魅姬,魅姬本是一孔雀,被锁在万花山上,谁知她日夜修炼,突有一日,自己冲破了枷锁,跑了出来,一直在寻找魔鹏与蚩龙的下落,也在寻找机会除去仙界,让魔界再重新发扬光大,一统六界。

  “灵童,派你去偷偷回到紫竹山,务必查清楚魔界右将军魔鹏与魔皇蚩龙究竟被你师祖关押在了何处,之后再回来向我禀告。”

  “是,主人。”

  灵童拿起自己的问天剑,起飞前往紫竹山,刚一起飞就觉得,功力增加不少,看来这主人的道行着实是高,仅仅为自己疗伤,便将自己的法力提上去了许多。

  一路飞到了紫竹山,高山流水之音,清风携竹叶的优雅气息,略过自己的触觉,这种感觉,对自己既陌生,又甚为熟悉。

  一路走去忘忧阁,他觉得这里有着所有书籍,关于魔鹏与蚩龙的资料,想必这里面也是有的。

  但里面有牧童、书童在里面读书,该如何是好。

  站在高处,用一石子仍向了很远的地方。

  那牧童和书童听到这种声音,果然停止了读书,两眼向望。

  “牧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嗯,外边哪里在响,不如我们前去查看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怕是什么妖魔来到了我们紫竹山。”

  “也好,也好。”

  二人站了起来,离开了忘忧阁,朝那响声之处前去查看,灵童看此机会,从上面跳了下来,快去闪到了忘忧阁,将贵重的一些书籍,全部拿起,并没有查看,欲要出门离去,正当要离去之时,牧童与那书童走了回来。

  看到了灵童,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上前抱住了灵童。

  “啊,大师兄,你活着,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有死。”

  见灵童僵硬着不说不动,书童先感觉到了哪里有些不对。

  “大师兄,你拿这么多书,要去哪里呢。”

  “大师兄,你的眼睛怎么变成了红色的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灵童用力一扯,扯开了牧童正抱着自己的臂膀,向其他地方跑去。

  二人哪里肯放过,也跟着追了起来,边追边喊。

  灵童飞起,二人也跟着飞起。

  见实在甩不开两人,灵童拔起了问天剑,用剑向牧童斩去,二人皆惊,没想到自己的大师兄竟然会这样对自己。

  书童快速挡到了牧童的前面,替他挡下了这一剑。

  一道长长的伤口,瞬间湿透了衣襟,牧童扶着书童缓缓的落到了地面。

  “书童,书童你怎么样,坚持住书童,我带你去找师傅。”

  书童有些恼怒,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动真格的,大师兄到底怎么了,大师兄他到底怎么了。

  牧童见此伤情,哪敢多多停留,直接飞去,去找悬崖边长坐的清竹道长,本不想告诉清竹道长这书童的伤乃是大师兄所赐,但大师兄的问天剑与别的剑不同,被问天剑所伤,伤口极细,而且极深,而且很难愈合,只能如实禀告了。

  “灵童,哼,背叛师门,伤老道弟子,再见到他,老道必将亲手手刃这叛徒。”

  “大师傅,快救救书童吧,他伤势不轻。”

  “不要着急,将他放地上放平稳,你为为师护法,老道且来救他。”

  牧童将书童平稳的放在地上,便去一旁处为清竹道长护起法来。

  清竹道长手持拂尘一挥,几片竹叶落下,再一挥,那书童的衣襟解开了,胸口处露出一道细而长的伤口。

  几片竹叶缓缓的落在书童的伤口上,那清竹道长手中的拂尘,发着白光,一道一道的在促进竹叶融入到伤口上,一时节,那竹叶竟变成了皮肉的摸样,与那伤口慢慢的吻合了起来。

  清风拂过,道骨仙风的书童脸上慢慢的出现了平静的色彩,又接连了几柱香的时间,清竹道长的施法也就结束了。

  书童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伤口已经平和如初,连忙跪在地上,开始答谢。

  “多谢师傅为弟子疗伤。”

  “书童,你告诉为师,这灵童为什么要伤你,师傅要前去为你讨回公道。”

  “师傅,弟子总感觉今日来的并不是大师兄,大师兄平日对师弟们都特别好,今日的大师兄像换了个人似的,冷漠而不言语,连眼睛都是红色的,我与三师兄见到他还活着,非常的高兴,但他从那忘忧阁中抱走一些书籍便要跑,我们想追上去问个究竟,无奈大师兄拔起剑来救伤了弟子。”

  “眼睛是红色,还抱走一些书籍,这灵童,想必定是入了魔道!但他拿走些书籍做什么?”

  “弟子不知。”

  “书童,你做事敏捷,眼光独到,为师派你下山去寻找这灵童到底在何处,要做些什么事。”

  “弟子遵命。”

  “切记,找到灵童的居所后,不要与他发生接触,前来禀告为师,为师自会下山亲自降服他,下去吧。”

  那书童下去了之后,看到了那在为自己护法的牧童,牧童见他伤口已平和如初,左看看,右看看。心中甚是满意。

  “三师兄,我要下山了。”

  “你的伤刚好就下山,下山做什么?”

  “大师傅派我去寻找大师兄的下落,看看大师兄究竟所在何处。”

  “你不怕大师兄再伤了你么?”

  “师傅说了,不要我与大师兄正面接触,只查出来他在何处,在做些什么,回禀大师傅,大师傅会亲自下山去收复他的。”

  “想我们师兄弟六人,如今大师兄不知是怎么了,二师兄去万兽山捉坐骑一直没有回来,五师弟又在乱葬岗,小师妹因大师兄失踪一事还大病一场。昔日我们六个在忘忧阁的欢声笑语,不知何时才能再现。”

  “你不说我还忘了,三师兄,我被大师兄所伤一事,千万不能告诉兰香。”

  “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么,兰香师妹一直喜欢大师兄,否则大师兄怎么一失踪,兰香师妹就病了呢,你要是告诉她大师兄将我打伤了,她会伤心死的。”

  “书童,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还是你心思缜密,看的周到,好好好,我不告诉她就是了。”

  书童拜别了牧童,拿着自己逍遥扇,便下山去寻找大师兄了,一副仙风道骨,书生意气。

  路过乱葬岗,心想还是和五师弟打个招呼,也多日不见五师弟了。

  左找右找没找到,找到之时,下自己一跳,正直烈日当头,这小子,竟然躺在那树上呼呼大睡,这晚上干嘛去了,白日睡这么厉害。

  “五师弟,五师弟,你醒醒你醒醒。”

  杰童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看着是四师兄来了,忙跳下树来,问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师傅派我去寻找大师兄,我路过此处,与你道别。”

  “唉,也不知道大师兄还活着没有,你说,大师兄是不是被那招梦猪给吃了。”

  “别瞎说,大师兄法力高强,怎么会被吃了呢,我一定会把大师兄给带回来的。”

  “四师兄,你可不可以在这待一晚。”

  “干什么,是不是一个人在此处待着特别无趣啊,等兰香师妹病好了,她会过来陪你的。”

  “不是说的这个,我平日里不是说这乱葬岗下面一定会有一个宫殿么,果真还真有一个鬼府,那里面还有一个鬼王,弟弟的本领差他一些,想请四师兄去帮个忙,一块去教训他一下。”

  “下面还真有鬼府?他们是不是上来招惹你了。”

  “没有没有,他们哪里敢啊。”

  “那就是你前去招惹他们了。”

  “看不惯他们鬼府的事,所以插手去管了一下,那鬼王还真有些本事。”

  “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惯这里的妖魔鬼怪,我有一个主意,你到时候可以用一下。”

  “什么主意?”

  “大师傅不是最宠二师兄么?等二师兄回来,你和二师兄商量,让他请命清除乱葬岗的所有妖邪,只要二师兄出马,这大师傅自然会同意的,到时候我们师兄弟几人,尤其是你,还不是想怎么在这里耍威风就怎么在这里耍威风么?““也是也是,你说这大师傅为什么这么宠二师兄呢,改天要向他问个明白。”

  “好了,我也就来这里看看你,我要上路去寻找大师兄了。”

  “四师兄准备去哪里寻找大师兄。”

  “先去终南山,再去画骨山,再去紫罗山,然后去渝州,再去雷州,刚好转一圈回到咱们紫竹山。”

  “师兄慢走。”

  那书童辞了杰童,便离开了乱葬岗,前往了终南山。

  p)酷-h匠0)网唯O一#g正版-,“r其jK他都3(是◇盗+T版%(

  终南山乃是又一大仙山,这里面也是有着众多的修仙弟子,终南山的掌门清微道长,据说还与清竹道长是同门师兄弟。

  书童一路前往终南山,遇到美景就停止飞行,下来游山玩水,茂密的树林,清澈见底有鱼儿在游动的河流,野兔山猫的跳来窜去,让他不得不感叹,原来天下不仅只有紫竹山那么美,其他地方也有许多让自己流连忘返的地方,长久的在山上修炼道行的本领,除此之外,也只能上乱葬岗杀几个小妖,原来这其他地方也是美如画,浮若生。

  在树上摘了几个野果,在山水溪流的半山腰吃了起来,好一副别有一番滋味的感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正当要起身前去山上去拜见师伯清微道长,见旁边草丛茂密处有着乱乱的晃动。

  执扇一挥,问道“何方妖孽,快快现身。”

  依旧晃动不止,书童走至跟前,一扇子扇开了眼前的已片草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