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童一阵大笑,笑道。

  “你尽管放招过来,若我打不过你,我不会说出去,我还要脸面,若我打的过你,我也不会说出去,我师傅不让我们师兄弟欺负你们这些孤魂野鬼。”

  o酷匠e=网u首√…发.

  四目相对,所有厉鬼都后退了几步,都预料这一场绝对会很精神,都想着鬼王能教训教训这个桀骜不驯的紫竹山人。那鬼王不愧是鬼王,手中的那把长刀使的神出鬼没,这倒令杰童万万没有想到。

  但几百年的修为那也不是白练的,打的热火朝天,似乎比和那莫邪煞打的更加激烈一些,边打自己还边瞅机会,拉着那新娘赶快逃跑,那姊妹两个离开了此处,鬼王也就不敢太在紫竹山的人面前这么放肆。

  杰童见打了一百多回合还没分出胜负,随即将清扬夺命刀向空中一仍,口中念念有词,瞬间周围一身都是竹竿打圈转护着身体,那鬼王大刀猛然一劈来,劈碎了其中一根竹竿,全部竹竿皆碎,杰童负伤被打到了在那新娘旁边,口中有鲜血喷出。

  “少侠,我劝你还是走吧,今日敬酒的事,是我们鬼府不对,我一定会查出来给少侠一个交代,我们还是很好的邻居,请少侠不要咄咄逼人。”

  “哼,不行,你让我输了,我杰童是最要脸面的,如果你让我赢了此事还有的商量,既然你让我输了,此事没得商量。”

  “那你想怎么样。”

  鬼王也怒了,握的那把长刀铿铿作响。

  “其实不难,我带走个东西。““带走什么?”

  杰童瞬间站了起来,左手握着清扬夺命刀,右手拉住那盖着红盖头的女鬼便飞走了。

  “带走你强占的良家妇鬼。”

  鬼王大喊“你们紫竹山不要太过分,给我追!”

  一群厉鬼由鬼蜮带着,去追了起来,那边小婉那边,鬼蜮也已经派人将她捉拿了。

  烟雾迷茫的夜晚乱葬岗,杰童拉着那女鬼,在大喊着。

  “小婉,小婉你在哪里,你姐姐已经给你带来了。小婉.....“一直拉着向前跑,后面追的鬼众多,可是此时甚为焦急,这小碗到底哪里去了。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地上的红色手绢,心想,这手绢不是在那屋子自己递给小碗擦眼泪的手绢么,莫非她已经被鬼府的人捉走了,恼羞成怒之际,回头掀开那新娘子盖头,摸样奇丑无比,感叹这个绝对不是大婉,鬼王怎么会看上这么丑的鬼呢。

  随即掉头回去,手中的刀,寒意生了出来,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指着追来的人说道。

  “挡我者死,今日我杰童非要救出大婉小婉!”

  还是有几个厉鬼扑了上来,被杰童三下五除二给打翻在地了。

  “少侠,你非要将我们鬼府搅的不得安宁么,鬼界的事,与你们这些修仙得道的人是没有关系的。”

  “哼,跟别人可以没关系,但我杰童只要是看不管的事,非要管到底不可!“鬼蜮看实在说不通,就让他们散开,让杰童过去重去了鬼府!

  “你怎么又来了,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么,若不是看在清竹道长的面子上,刚才我就已经杀了你。”

  “鬼王,我劝你还是交出大婉小婉,别人只不过想重新投胎做人,为什么连别人做鬼都做的如此心酸。”

  “什么大婉小婉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再在这里瞎闹,我就要派人去将你大闹鬼府的事告诉清竹道长,他自有办法来制你。”

  杰童火冒三丈,他再也受不了被压制的感觉,今日他也想问个明白,这里和大师傅到底有什么交情,为什么大师傅对这里如此的宽仁能忍让,正邪不两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鬼王,你少拿我大师傅压我,告诉你,即使我灭不了你,我还有四个师兄,一个师妹,就算我师傅不过来,我们师兄弟几人也能将你们鬼府掀个底朝天,你到底和我大师傅什么交情,别忘了,你是妖,我们是仙,正邪不两立!”

  “穷寇勿迫,你想鱼死网破么?”

  “交出大婉小婉,否则,鱼会死,但是,网不会破。”

  鬼王快如闪电的冲杰童冲了过去,杰童又与鬼王战了起来,心中感叹,这次运气不好,本来是与兰香师妹一起守阵的,可兰香师妹因找不到大师兄而大病一场,若非如此,两人一定可以将鬼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鬼王刀刀要命的冲杰童砍了过去,杰童左挡又挡,一直在找机会还击,可奈何技不如人,本领还差鬼王一截。

  龙争虎斗,打的异常,众小鬼看的热闹,这可别新婚要好看的多。

  杰童深知不是对手,找了个缝隙,便溜跑了,他要去寻找大婉小婉,不能将体力全部耗尽在此。

  后面鬼王一直在追,杰童便去先前那个自己去过的房间里。

  门被锁着,手握清扬夺命刀,一刀将锁劈开,小婉果然在这里。

  小婉见杰童到此,擦去了眼泪,口中连忙喊道。

  “少侠救我,少侠救我。”

  “快跟我走,今日就带你们姊妹二人离开此处。”

  正拉着小婉的手欲要离开,鬼王持刀堵住了门口。

  小婉惊慌失色,连忙跪了下去。

  “大王,求求你,放了我们姊妹两个,让我们前去投胎好么?“杰童立马拉起了跪在了在地上的小婉,怒瞪着他说道。

  “不要给他跪,他胆敢真的太过放肆,我一定会带我的师兄和师妹,让这鬼府底朝天。”

  鬼王将刀一立,郑重其事的说道。

  “少侠,你乃是紫竹山的人,本王也不太好难为你,你看这样如何,你将小婉带走,那大婉是本王即将要过门的鬼妻,你将她也带去,实属有些太欺负人了。“杰童看鬼王不敢逼的太甚,于是连忙说。

  “那可不行,你们鬼府女鬼不计其数,为何要偏偏娶大婉呢,我杰童说过的,今日非要带走大婉小婉,你就让我这一次,算我杰童欠你一个人情。”

  “可她是我夫人。”

  “那她还是小婉的姐姐呢,是你强人所难。”

  眼看两人又要打起来了,小婉忙上前阻止,流下眼泪,走至鬼王跟前说道。

  “大王,我姐姐命苦,在人世的时候,是姐姐先替小女子嫁了那恶霸,你看这样好不好,让少侠带着姐姐前去投胎,小女子愿意嫁给大王,永远服饰大王。”

  鬼王立马脸上泛起笑意。

  “这样也好,你和你姐姐都是倾国倾城之貌,在所有女鬼中,是数一数二的,也算是对这个紫竹山的人有个交代。”

  “小婉,不可以,你这样岂不是太苦了自己。”

  杰童惊讶,她没想到,小婉竟是如此一个性情中。

  “不苦,小婉不苦,只要能让姐姐顺利前去投胎,小婉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小婉转头又对杰童说道”少侠,你就好人做到底,一定要帮姐姐顺利送到阎罗殿,小婉感激不尽。”

  “我杰童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鬼欺负过呢,今日怎能被你鬼王给虐了?“杰童欲拔刀再与鬼王战,小婉阻挡住了,用自己的手,擦去了杰童嘴角处的血。

  “不要再打了,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杰童心中闷着一团火,看着被鬼王带走的小婉,开始变的有些恨自己,恨自己平时常以为自己的法力本领除了几位师兄打不过,再不惧任何人了,今日碰上鬼王才知道,如果本领再高些,法力再强些,一定能将大婉小婉一块带走。

  小婉未走几步又回来了,眼眶里的泪水依旧在打转。

  “少侠,你带姐姐走时,一定不要告诉她是我帮她与鬼王成了亲,这样她会不安,甚至不愿意去阎罗殿的,你要告诉她,我还有些事,让她先去投胎,我过几日便自会前去。”

  说完此话,几个鬼女带着杰童前去了鬼王的住所,打开了房间,里面正有一个在以泪洗面的鬼新娘。

  二女不愧是鬼府数一数二的,其姐姐的容貌与妹妹几乎不差上下。

  杰童向她说了些话,就带着她离去,她先前很是开心,当到了乱葬岗,开心激动的劲刚过,就连忙问,妹妹哪里去了,前去阎罗殿,不一直是两姐妹的心愿么,如今姐姐正在去,哪能抛弃妹妹呢。

  “你先和我去,将你送到阎罗殿后,再回来接你妹妹。”

  “不行,还是带上妹妹,一块前去。”

  “女人真是麻烦,即使是女鬼都这么麻烦,你比你妹妹都麻烦,这女人不麻烦的,我看也只有兰香师妹了。”

  “我与妹妹姐妹情深,还请少侠帮忙,将妹妹也带出来,谢谢你了。”

  大婉瞬间一跪,杰童想起一个注意,既然插手此事了,就将这事解决到底好了。

  扶着大婉站起来,立马给她点了穴,抗着她,轻功飞起,一路飞去了阎罗殿。

  “我看你还这么麻烦,我堂堂杰童除了打不过鬼王,还制服不了你一个女鬼,”

  杰童飞到了阎罗殿,将大婉向阎罗殿门口处仍了下去,守将牛头马面看到天降一女鬼,忙进去想阎罗王禀告,杰童看到这里,便放心了,就飞回了乱葬岗。

  那虐心的敲锣打鼓声还在脚下继续响着,自己不愿听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婚礼音乐声,堵起了耳朵,想要睡去,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小婉是个懂事的姑娘,是一个好姑娘,可为何要落的如此结果,他们鬼界的事我不好插手管的太多,想必她也是看出来了我打不过鬼王,不想让我因他而受伤,不想欠我太多......鬼王,下次不要再惹到我,否则,这次的事情我也会和你算账。”

  杰童和自己说话说了好久,昏昏睡去,浓雾慢慢散去,那边的天空也露出了鱼肚白。

  下面的婚礼也结束了,小婉被鬼王抱起,带到了自己的府中,对于近日之事,甚为恼怒,娶亲弄的竟然中途换着人娶,让他颜面实在有些过不去,他也深深的很杰童记下了这笔帐。

  而那小婉,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自己的宿命竟然是这样的,被鬼王仍上床这一刻,又想到了在人世间的时候,被那恶霸在床上绑起来的那一幕,心中在滴血的痛楚,她恨上天,为什么给自己的宿命竟然是这样的,为什么连做鬼都夺不掉这样的事情,眼泪代替不了悲伤,更流不尽心中的凄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