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大闹鬼府

  杰童万万没有想到,这乱葬岗的妖邪,竟然敢对自己这般无理,拿药酒来害自己。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忍着疼痛,欲要下去大闹鬼府,鬼王不是今日要娶亲么,今日定要大闹婚礼,毕竟是他们对自己不恭在先。

  持起清扬夺命刀,用起法力猛然一旋转,便下进五尺厚的地下宫殿了。

  一进来,被这里的景象还着实给震惊到了。

  张灯结彩迎新婚,敲锣打鼓鼓瑟春,万鬼齐欢尽笑颜,好似人间在嫁娶,谁知此处是鬼神。

  红衣浊酒交杯饮,须知此处乃冥婚,宾客依旧满堂坐,礼节未曾少一人,怎惹杰童来闹婚?

  灵童捂着肚子落了下来,一手握着清扬夺命刀,感叹这里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搞的这么隆重,这次再回到紫竹山,就把这里的情况讲解给师兄们听,让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判断,要知道自己可是弟子们最聪明的,也是最敏感的一个。

  肚子又一阵翻滚,让自己的怒气重新站了上风。

  找了一个高处站着,冲着这里的所有鬼怪登高一呼,大声的喊了起来。

  “喂,我乃紫竹山弟子,你们这里的管事的给我站出来,前来与我说话。”

  热闹的场景,被杰童这样一喊,全都鸦雀无声,鬼王也呆立不动了,看向这边来,心想自己为显示尊敬之意,已经让一鬼女上去给那守阵弟子敬过酒了,为何又来这里寻事?忙向旁边的鬼府管家鬼蜮说道。

  “鬼蜮,你且先过去看看,如果你对付不了,本王再前去,这边婚礼先继续。”

  “好的大王,我且看看,这紫竹山的人来此前来,究竟意欲何为。”

  那鬼蜮青补衣衫,一连黑色,好似夜罗煞,鬼夫子,恭敬的来到了杰童跟前。鬼王一挥手,敲锣打鼓鞭炮声依旧开始了。

  鬼蜮先拱手行礼,看杰童气色不好,又一只手捂着肚子,忙向他谦逊的说道。

  “少侠乃紫竹山弟子,自然是知书达理,定然知晓君子爱成人之美,何故来搅我家大王的婚礼,是否我家大王可层得罪少侠?”

  “你这妖孽,还蛮会说话的,不是我搅你家大王的婚礼,我来此就想问你们,我们不将你们清除扫尽,你们到底是何意思,好端端的干嘛要给我送毒酒给我喝,哎呦,我的肚子。”

  杰童说完此话,又连忙捂着肚子。

  那鬼蜮是极有眼色之人,他看杰童,不像丝毫装模做样,但上去给守阵弟子敬酒这事他是知道的,而且酒也是送的好酒,怎么会是毒酒呢,这其中定然有误会。

  “少侠,我们断断不敢做这种事情,我们都是些孤魂野鬼,没有入那阎罗殿,你们不将我们收服,我们已经是感激不尽,又怎么敢与紫竹山为敌,我们只不过想苟延残喘的过着,这其中定然是有误会。”

  “误会?什么意思,我疼的翻来覆去,莫非只不过是为了来你们这里寻事?”

  “不不不,我不是那意思,不如你看这样如何,你先去我们那账房休息,我们这里有鬼医,先给你瞧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先让我们将大王的婚礼给忙回去,回头再给少侠赔罪。”

  那鬼蜮说的极为诚恳,几乎已是恳求之意。

  杰童心想,这样也可以,看这鬼府到底要玩什么花招,如果不给自己一个交代,自己今晚一定会在这里大开杀戒,毕竟是他们理屈在先,就算回到紫竹山,也有话对大师傅交代。

  随即,杰童点了头,鬼蜮一摆手,两个鬼女将杰童扶到了一件房间里休息。

  看屋里情景,红墙壁,红地毯,红床单,红被褥,中间两根红蜡烛。

  “还挺耀眼,这鬼府结婚,竟和凡间一样,都用红色作为喜庆的代表。”

  !{酷zP匠%网N-永l&久x?免+0费V看小……说

  杰童说完这句话,便躺了下去,但还是疼痛难忍,那两个鬼女将他扶到床上之后,也退了下去。

  翻来覆去不久,房门便打来了。

  此时杰童疼的已尽冒虚汗,抬头看了一眼,想了一下,这女子不是那个给自己敬酒的鬼女么,她怎么来了,手中还提一个小箱子。

  杰童伸手拔出来清扬夺命刀,大呵一声“正是喝了你的酒,才让我疼的翻来覆去,大汗淋漓,你这女子,又来干什么。”

  且说那女子着装,一件青纱衣,玉骨肌肤尽露出,半短衣裙,芊芊细腿画轻浮,妖娆异常,常人见到三魂醉,不知七魄在何乡。

  “少侠勿怒,小女子是这里的鬼医,正是来给少侠医治的。”

  声音格外娇娆,让杰童的怒气消去了三分。

  “那我问你,你究竟给我喝的是酒还是什么,为什么喝了肚子会如此的疼痛?“这话刚问完,那女子便关上了房门,走至跟前。

  “你干嘛,你关门做什么,我问你话呢。”

  “少侠,求你救救我姐姐。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那女鬼瞬间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出来,看样子极为痛苦。

  “你且先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对,是先将我医治好再说。”

  那女鬼一听此话,连忙激动的打开小箱子,从里面取出三粒黑色药丸,交到杰童手中,杰童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两眼泪水不停直流的女鬼,看着不像是骗自己的,便将药丸吞了下去。

  片刻,倒觉得开始好转起来。

  你且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师傅虽然教导我们不要多管闲事,但我杰童一向认为,只要是看不过去的事,都应该管,否则正义何在,修仙得道又有何用。

  那女鬼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便开始说了起来。

  “我们姐妹两个,名叫大婉、小婉。是平阳县出了些名气的小家碧玉,自然得了一些芳名,哪只人怕出名猪怕状,这一消息传到了县令家那玩世不恭的恶霸耳朵里,他便给我下了聘礼,我家是宁死不从,而他们则是什么恶毒的手段都用了出来,实在不得已,才答应了这门婚事,姐姐看我实在委屈,娶亲那日,姐姐代替了我上了轿子,可是这边的轿子刚走,那边的轿子又来了,也要强拉硬拽的将我也娶走。”

  杰童听到这里,猛然一下拍了一下床铺,大骂道。

  “禽兽,畜生,好个贪心的家伙。”

  “那一晚,将我们姐妹两个关在了新房中,我们姐妹两个抱头痛哭,实在忍受不了这等屈辱,就想着以死来了解此生。那恶霸醉醺醺的回到屋中,看着他那令人生厌的面孔,更加的让我们姐妹坚定了寻死的决心。”

  看着小婉哭的泣不成声,杰童将床头放的手绢递了过来。

  “哪知自杀不成,恶霸过来夺刀,一不小心将他伤了,此事姐姐也已自杀,她便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自杀,将我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凌污了......第二日,将我刚一解开,我便撞墙求的了一死。谁知那恶霸将我们没有埋葬,仍在了乱葬岗,姐姐被鬼王看上,硬要娶姐姐做鬼王夫人,我们只不过想投到阎罗殿,超生轮回再做人而已,为什么,为什么连重新做人的机会都没有,也是因此,我凑机会给少侠去敬酒,在里面下了些断肠散,也是想让少侠大闹鬼府,让我和姐姐得到逃跑的机会,冒犯了少侠,还请少侠多多恕罪。”

  杰童听小碗讲完,气的大气直出,他没想到,这小婉和大婉还蛮可怜的,一旦那大婉和鬼王结了婚,再重新投胎确是有些难了,一定要阻止他们完成这件事。反正......反正师傅远在千里之外,他哪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小婉姑娘,你先起来,我杰童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事,强抢良家妇女,不对,是强抢良家妇鬼,这个忙,我杰童是帮定了。”

  “多谢少侠,来世做牛做马也定当报答少侠。”

  “这样,你先去乱葬岗等着,我救下你姐姐,拉着你姐姐就上乱葬岗,你带着你姐姐就直去阎罗殿,如果他们敢追来,哼,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好,就这样,那小女子就先去乱葬岗等着你和姐姐。”

  门口偷听的女鬼听到了这消息,连忙去禀告给了鬼蜮。鬼蜮听后眉头一紧锁,将此事告诉了鬼王,鬼王怒火中烧,想自己那么尊敬紫竹山,没想到他们竟然要这样子。

  “管家,你说此事应该如何。”

  “先暂且将夫人藏起来,让其他一个女鬼盖上红盖头与大王成亲,那紫竹山的人没见过夫人,也不知夫人长什么摸样,他要救走便让他救走。”

  “好,就按你说的办。”

  一时节,几个鬼女将大婉带走,锁在了鬼王房间,又让另一人穿上新娘衣服,盖上红盖头,来与鬼王成亲。

  杰童手握清扬夺命刀,站在一高处,向下喊道。

  “鬼王啊鬼王,我紫竹山向来对你们乱葬岗的妖邪宽仁不诛尽,而你们却不识好歹,竟然送毒酒给我喝,是你们欺人在先,休怪我杰童无礼了。”

  所有厉鬼都看向了杰童,长而黑的爪子,一副要咬人的摸样,看向了杰童,做出要一拼的准备。

  鬼蜮开始说话了。

  “少侠不得如此,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其中定然有误会,待老夫前来与你陪酒赔话道歉如何。”

  “哼,常言是说给人听得,不是让鬼说的,今日我就毁这桩婚了,你们能耐我何?”

  杰童顺势飞而下,手中刀发紫光,一个旋转,躺下一片厉鬼。

  鬼蜮跳到前来,与杰童打了起来,可他并非杰童对手,两人将酒席桌子打坏许多,灯笼彩结也被杰童撕坏了许多,五十回合不到,鬼蜮被打翻在了旁边。

  “让你们鬼府的有些本事的人出来,否则让我打的都有些不尽性了。”

  站在主席台上的鬼王看着下面与旁边盖着红盖头的那女鬼纹丝不动,鬼王眼中充满了愤怒长长的指甲握拳也插在了肉里,流出了绿色的血。

  “取我长刀来,我来陪陪这个宾客。”

  话音刚落,几个小鬼将鬼王的长刀抬了过来。

  一阵黑烟而过,鬼王落在了杰童的面前。

  “我鬼王教训了你,可别回去请那清竹道长前来为你复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