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暗杀计划

  九方大人的贴身侍卫莫邪煞自刑场与魏承比武之后,可谓是名声大震,背后又有着九方大人做为强硬的后盾,刑场之事过后,皇上对他也变的由恼怒转换化为爱惜了。

  且一日,皇上欲要往边城匈奴王国送金银千两,翡翠玛瑙无数,女乐三十名,派谁前去送往,久思无人,本想派左将军魏承,但一想到在刑场被打的大败,便瞬间对他失去了信心。

  “张公公,前往这匈奴朝贡,你看可派何人前往?”

  “回禀皇上,每年前往匈奴朝贡,不都是派左将军魏承前去的么?”

  “在刑场被打的大败,还是让他在家养伤好了。”

  “看来皇上已经想好要用谁前往,就是在刑场将魏承打败的那一个。”

  “不错不错,张公公,还是你最了解朕。这样,朕写一道圣旨,你前去九方大人府上下旨。”

  “遵旨。”

  宣告让莫邪煞代替魏承前往匈奴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府中待着的魏承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太好了,莫邪煞,你到底是何方邪道士,还是何方妖孽,无论你是何方邪道士还是何方妖孽,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死在半道上,一则为了上官大人家报仇,二则是一雪那日耻辱,三是让你停止助纣为虐。”

  魏承听到这个小心后,马不停蹄的出了皇宫,他知道有个地方住着一些奇人异士,或许能帮助自己截杀莫邪煞,再找一些武功高强之人,一定会让莫邪煞死在半道上。

  甚至连埋伏在哪里都已经想好,就等那日到来,等着莫邪煞了。

  紫竹山。

  兰香自从那日之后,大病一场,清竹道长本想让兰香与杰童一同前往乱葬岗守阵的,可是兰香病了,更何况还有一个小娃要让兰香带,就让杰童一人前去了乱葬岗。

  杰童心不甘情不愿,前去乱葬岗,连个说话的都没有,难道让自己和鬼说话啊,多谢带着兰香师妹一块前去,这样多守阵几天都可以的啊。

  自己来到乱葬岗,借着月光,开始舞起了刀,边舞刀边思索着这大师兄是否还在人世,为什么多日听不到他的消息,不会真的就死了吧。

  一连在乱葬待了几日,都无事,忽的一日,自己在树上躺着睡午觉,来了一群人,在山上商量着什么,说了好一阵,然后各自戴了口罩,都隐藏了起来。

  杰童猜想,这定然是准备拦路抢劫咯,便坐了起来,相机而动,准备伸张正义。

  果不其然,并没有过多久,来了三辆马车,六个奴仆驾车,最前面有一人骑着一匹白色的大马,在前面带路。

  那男子全身黑袍,眉目黑而长,其身姿神彩,还颇有几分仙韵。

  “看来这男子有些本事,到底谁截谁,还真的有些好戏要看了。”

  杰童自言自语,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前方骑白马的黑袍之人,定然不会让人小觑。

  那人便是莫邪煞,奉了圣旨,前去匈奴朝贡,又往前走了一些,忽喊一声。

  “吁。”

  勒马停止了行走,因为他已经闻出味来了。

  “咻,咻,咻”

  几只利箭冲自己飞了过来,莫邪煞一把抓住飞来的利箭,又向来的地方抛去,瞬间几人一命呜呼了。

  在树上观看的杰童心中感叹“不错,不错,确实是一个好身手。”

  几人蒙着面瞬间冲了出来,手中拿刀的拿刀,拿剑的拿剑,似乎对车中的金银宝物与美女并没有什么兴趣,而是直接前来取莫邪煞的性命。

  那一车装女乐的车中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瞬间吓的大叫了起来。

  莫邪煞手握阴凤抓,与他们打斗了起来,一招一式,各有章法,人多未必能起大用,莫邪煞一人对他们许多。

  场面一时间变的格外混乱,处于不分上下的局面了。

  莫邪煞瞬间想到了,唯有各个击破,才能破开他们的攻势。

  一时节,跳出了混乱的圈子,一人上前用剑刺,莫邪煞用手中武器一抵挡,再脚飞起时,那人跌落在了一旁。

  剩下几人又开始使用了先前式的围攻,那莫邪煞,就用这种方法,没用多长时间,便破开了他们的围攻。

  只剩下那一人没倒下,便是魏承,手握着剑,准备与莫邪煞鱼死网破。

  那边在树上看热闹的杰童有些不乐意了,这小子武功这么好,一连打趴下这么多人,好想和他试试手段,且看他们两个谁胜谁负再说。

  魏承拼劲全力与莫邪煞打斗了起来,每一招,都不留余力,希望能斩下莫邪煞,否则,这么多人都输给了他,真的是情何以堪。

  莫邪煞还是中了一招的,被魏承踢中了小腹,借着后面一棵枯树,脚又蹬了一下后面的树,弹了回来用爪子来勾魏承,魏承用剑一抵挡,无奈力量步及他,被顶翻在了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连我莫邪煞都敢截,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莫邪煞,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今日杀不了你,日后也必定要杀了你。”

  “就评你们这几人的三脚猫的功夫,再回家练几年再说吧,今日,就让你们全部葬身于乱葬岗。”

  莫邪煞转头又看向魏承,眼神里冲满了狠毒的笑意。

  “就从你开始好了,你们这里的归宿倒是停不错的,直接就在这里葬了。”

  手在下方一旋转,一团黑色法力出现在手中。

  “去!”

  莫邪煞刚要结束魏承的性命,杰童就将他的清扬夺命刀甩了过来,阻挡了那团黑色的法力。

  魏承已做好了求死之状,再听到响声时,以为是已经死了,再整开眼睛时,见面前站着一个绫罗紫青袍,雪霜兰凝靴,风衣飘着英姿,马尾炫着神彩。一股正气傲人骨,眼中不解是何意。

  “你是何人,也是来与他们准备葬在一处的么?”

  “口气蛮不小,不过你本领法力都不错,有些猖狂也是很自然的事。”

  “看来你不是他们请来的,那你为什么要阻挡我莫邪煞办正事?”

  “我奉师傅之命,在乱葬岗守阵,我师傅他老人家说了,凡是看不过去的事情,都可以插手去管的。”

  “那你师傅是谁。”

  “我们乃是隐秘不与凡尘之事有任何往来的门派,恕我无可奉告,不过今日这事既然我遇见了,你若不杀他们,放了他们,我也就自动离去,你若非要取他们的性命,我那把刀可是好久都没有尝过鲜了。”

  “非取不可!”

  “那还废话什么。”

  杰童说完这句话,一伸手,那把扎在了树上的刀自动飞回了手中。

  扭头冲后面的魏承说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快些走吧,逃命去吧。”

  魏承见此事失败,唯一要做的,也就是快些离去逃命要紧,便给其他人使了眼神,他们一同要撤去。

  莫邪煞哪里肯放,杰童在此挡着,又不放不行了。

  “好久没遇到过对手了,来吧,陪我好好玩玩。”

  杰童此话刚过,一跃而起,握着手中的刀从空中直劈而下,莫邪煞连忙抵挡,自己的脚从下面已经向杰童踢来。

  一抬脚,踢回了莫邪煞踢来的脚,二人本领相差无几,几乎是棋逢对手。

  一招一式,如同两只老虎在打斗,一伸一屈,又如两条苍龙在萦绕。紫光与黑光在打斗中不停的闪耀,格外的耀眼。

  两百回合不分胜负,莫邪煞跳出了打斗的圈子。

  “少侠,等等。”

  “怎么,认输了吧,如果你认输了,我便让开道路,让你过去。”

  &酷k#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I是%盗-#版W2

  杰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毕竟自己也累的不行,大口喘起了气来。

  “不不不,我莫邪煞怎么可能认输,只是我有任务在身,眼看天就快黑了,我得过了这个岗子去,否则晚上便没有了地方安歇。”

  “也罢,和你打的这一架,甚是让人觉得舒服,你既然有任务在身,我也不强人所难。”

  “多谢,愿闻少侠大名,待他日,再上山来找少侠一决高下。”

  “我师傅不让我们将姓名和身份告诉其他人,不过你我这一架打的着实让我舒服,我就告诉你吧,不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

  “一定一定。”

  “我叫杰童。”

  “嗯,杰童。我名叫莫邪煞,希望下次再见时,能再次这么酣畅淋漓的打一场。”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好吧,你走吧,赶快赶路去吧。”

  “告辞。”

  莫邪煞告辞了之后,自己骑上了白马,在前面一路带路,后面三辆马车跟从而行,一路驶去。

  杰童也从新上到了那棵树上,躺了下去,拿出了那装满酒的葫芦,咕噜咕噜的大喝起来。

  一下喝了个烂醉,在鬼地方,稍微天一晚,便是烟雾迷离,尽显恐怖之意,有时候杰童都在想,这里冤气这么重,如果把这里的孤魂野鬼全部清除的话,不知道是否到了晚上还是这样的不是了。

  杰童是弟子们最敏感的,他总觉得乱葬岗的下面是那些恶鬼们聚集的一个宫殿,比如现在,他明明听到下面有吹喇叭迎亲的声音,莫非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毛病,还是出现了幻觉,显然,都不是,下面果真有一个宫殿。

  他很想下去痛痛快快的杀个够,让这乱葬岗少些冤气,少些路人被害,但是真的不知道清竹那老道怎么想的,就是不准,就是不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一穿着极少的女子,双手握着酒杯,在树下仰望着自己。

  杰童大怒道“叫我说你们真是蹬鼻子上脸,你们在下面那么吵,打扰我睡觉,我都没下去寻事,你这女鬼来我这里想干嘛,活的不耐烦了么?”

  “少侠息怒,今日是我们大王的喜庆日子,特派小女子送守阵少侠饮上一杯,以示我们队少侠的尊敬。”

  杰童见她说的诚恳,便也没想着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个凌空跳跃,拿走了那女鬼手中的那杯酒,又坐了回来。

  “好了,酒我留下了,你可以走了。”

  “少侠一人饮多没趣,让小女子上去陪你饮两杯如何。”

  “好啊,我这把清扬夺命刀最喜欢斩女鬼了,来来来,你上来,我正好让你见识一下。”

  那女鬼被嘲笑之后,便不再说什么,扫兴的离开了。

  而那杰童,因为好奇这妖邪送的酒,究竟是什么味道,一饮而尽。

  未有半柱香时间,肝肠剧痛,翻来覆去,肚子中如同肠子在打结似的,从树上也跌落了下来,在地上开始了漫长的翻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