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梦猪逃下清心塔之后,犹如龙入大海,虎入深山,降落到紫竹山地面上,一阵地动山摇,发了疯了似的毁坏紫竹山的紫色竹子,那些竹子也哗哗的咔咔不停的发出折断的清脆响声。

  由于那一阵地动山摇,坐在悬崖边缘的清竹道长睁开双眼,脑海一旋转,双眼瞬间变的十分惊悚,口中喊道“不好!”

  手中一甩拂尘,来到了跟前一大坨云朵,跳到云朵上,直去那震动的地方。

  忘忧殿中亦然传来一阵一阵不解的声音,牧童、书童与杰童都唏嘘不已,感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位师弟,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快去看看,别让什么妖邪来到了我们紫竹山我们都不知道。”

  书童与杰童也正有此意,两人同时一点头,三人各自拿了各自的武器,都冲那响声根源之处跑去了。

  三人到此,只见,清心塔下,偌大一片竹林,被糟蹋的七零八落,枝断叶残。心中怒气同时升了起来,他们心中都一直受不了一件事情,无论何事,千万不要毁坏他们的家园,这是他们心灵最纯净的地方,万不忍侮。

  再向前看去时,清竹道长腾云在空中,手中的拂尘长了不知多少倍,直达地上那只发了疯的招梦猪的脖子处,拂尘已经将它的脖子紧紧缠绕,只在做猛烈的挣扎。

  “三位徒儿,快过来帮忙。”

  站在高空中的清竹道长看到三个弟子跑来,连忙喊了起来。

  这只招梦猪太重,让自己额头上都流起了汗水。

  牧童、书童、杰童一听号令,纷纷跳跃过去,欲要报这毁坏家园之仇。

  牧童手持紫青玄魔剑、书童手持逍遥扇、杰童握着一把清扬夺命刀,向着那发了疯的大猪头打去,那猪头处本来就是在清心塔撞得头破血流,早已不知肿成什么样了,却又遭得清竹道长用拂尘勒紧了脖颈,三个弟子像是在练习招数,又像是在清竹道长面前显示着自己的本领,打了许久,那只猪头晕了过去。

  清竹道长缓缓从半空中落下,拂尘也已变回了原来的摸样。

  “真不知道这只猪是怎么跑出来的,灵童不是还在十三层呢,这招梦猪在十二层,按理说灵童应该提前来报才是,可是他人此刻在哪里呢。”

  清竹道长思索着说了起来,总觉得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书童走收起扇子,走到清竹道长跟前说道“是啊,大师兄哪里去了,这招梦猪,我们师徒四人才将它降住,那大师兄自己怎么能抵挡得住它呢?”

  “不错,我们快快把这招梦猪送回十二层,再看灵童是否还在那塔中没有。”

  清竹道长说完此话,四人就同时发了功,用了法力,与那只被打昏了的猪一同飞向了清心塔的第十三层,因为他们十分担心灵童此时的安危。

  青云直上的飞到了十三层之后,里面是一场打斗过的景象,还有下方烂了一个特大的洞,想必那洞就是那招梦猪上来时的洞了。

  “大师兄,大师兄你在哪里呢。”

  牧童首先喊了起来,他觉得大师兄的安危有些可虑了。

  杰童首先怒了起来,拽起已经被打昏的招梦猪耳朵,使劲的拽了起来,拽的它有些精神恍惚,恍恍惚惚。

  “快说,快说你把我大师兄弄到哪里去了,别看你是圣兽,就以为不敢杀了你。”

  招梦猪好像有些被打怕了,尤其更畏惧一些杰童,他手中的那把清扬夺命刀劈的自己头骨作响。

  “少侠放开我耳朵,我说就是了。”

  “快说。”

  “那位少侠放血将我救出来之后,和我打了几招,不是我的对手,被我从塔上仍了下去。”

  几人听到招梦猪如此回答,皆为震惊。

  “什么,我大师兄怎么会救你出来,少骗我们。”

  书童面目震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师兄会将招梦猪救出来,他这是想干什么,抢先的否定了招梦猪的回答。

  旁边站着的清竹道长生气了,嘴唇有些蠕动,脸色有些通红。

  “怎么不可能,灵童一定是不服老道对他的惩罚,才会如此,叛徒,你这个叛徒,不配为我紫竹山的弟子,你们若在见到他,一定要替老道清理门户。”

  三位弟子同时跪地,恳求起清竹道长来。

  “大师傅,大师兄一向是弟子们最尊师重道的,也一直是弟子们的楷模,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还请师傅详查之后再下决定啊。”

  “哼,不用替他说情了,快些将这只招梦猪给老道仍到第十二层去,让老道做法,将这里封印,让它再也出不来。”

  招梦猪听到清竹道长如此一说,连忙挣扎了起来,被三个弟子按的死死的,抬了起来,仍向了第十二层。

  清竹道长连忙做法,将烂洞恢复的如初,看着如同先前一般精致洁雅的第十三层,清竹道长点了点头,带着弟子们飞下了清心塔。

  下塔之后,清竹道长在前面走,后面三人站着纹丝不动,他们心照不宣,听得招梦猪说将大师兄仍下了塔,就都想着在塔的周围快速去寻找大师兄,怎耐,大师傅竟然这样说大师兄,太让人心寒了。

  待清竹道长稍微一走远,三人就立刻商量谁去左边谁去右边谁去前面,分头去找,一定要找到灵童。

  “大师兄,大师兄......”

  “大师兄,大师兄......”

  .......一时节,清心塔的周围全是呼喊灵童的声音,声音越喊越急,越喊似乎听上去越让人有种担心与害怕的感觉,他们都担心,灵童因为身负重伤,再经从那么高的地方仍下来,非死即残啊。

  三人找了一圈又回到了先前开始寻找的地方。

  “怎么样,找到了么?”

  “没有,找遍了每个角落,都不见大师兄的踪影啊。”

  “大师兄到底被仍到哪了,不会被那只大猪给吃了吧,”

  三人焦急地在讨论着,没有发现,站在身后的大师傅紫竹道长。

  “咳咳。”

  )|酷n匠{7网2!永久免_d费看小5说

  三人回头,清竹道长正在严厉的看着他们。

  “谁让你们找他的,死了刚好,圣兽都敢放出来,幸亏即使捉住放回塔中,否则跑到人间,会造成多大的罪孽。”

  书童站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大师傅,我想这虽然大师兄罪孽深重,还是应该将他找回来,问个清楚才是,到时候再给他定罪不迟。”

  “哼,他不是你们的大师兄,他不是紫竹山的弟子,从此之后,都不准你们喊他大师兄,都给老道回忘忧阁读书去。”

  三人被训斥了一顿,都乖乖地回忘忧阁去了,可是他们哪里不担心,灵童一直视他们为亲兄弟对待,他们也自然把灵童当作了自己的亲大哥,心中甚是不好受。

  刚踏进忘忧阁,见兰香在此,怀中抱着一婴儿,杰童甚是一愣。

  “你们回来了,来来来各位,给你们看一下我们紫竹山的新弟子,玉瑶师妹,虽然还不知道她姓什么。但是还蛮可爱的。”

  兰香看他们一个个的垂头丧气,并不理会自己,想着绝对是有些问题,杰童倒是放下了心,毕竟她说的是师妹,而不是师侄女。

  “你们这都是干嘛去了,奔丧刚回来么都是,我在和你们说话呢。”

  书童坐了下去,打开逍遥扇,扇了起来,希望这样能让自己平静一些,也开始向兰香讲了起来。

  “师妹,大师兄丢了,准确来说,是生死不明。”

  “你胡说些什么,大师兄法力那么高强,道行那么深厚,怎么可能生死不明呢。”

  “是真的,我们刚去了清心塔那里,关在十二层的招梦猪跑了出来,我们将它制服送了回去,问它大师兄在何处,它说大师兄将它救出来后,与自己打了几招,被自己打败,从塔上仍了下去。因为这事,大师傅已经要将大师兄逐出师门,甚至......”

  “甚至什么,甚至什么你快说啊。”

  “甚至让我们再见到大师兄时,要为紫竹山清理门户。”

  兰香听到这话,脑袋一阵眩晕,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站立在门旁的杰童,将怀中的玉瑶一把塞给了他,自己怒气冲冲的向前走了去。

  “师妹,师妹你干什么去。”

  杰童看向兰香的背影问道。

  “去找大师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大师傅已经不允许找了,我们都是被斥责回来的。”

  “如果他老人家敢阻挡我去寻找大师兄,这仙山弟子,不做也罢。”

  兰香说此话时,没有转头,她怕几个师兄看到她说此话而流下的两行热泪。

  杰童心中又嫉又妒,兰香竟然可以为了大师兄做到这一步,如果今天这种事情不是发生在大师兄身上,而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兰香是否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呢。

  看着兰香那越来越远的身影,杰童心中竟然出了一个另自己都惊讶的念头,灵童啊灵童,你就此消失该多好。

  兰香直奔清心塔周围,周围有竹林,有溪水,有青石,还有草从,该是掉到哪里去了呢。

  开始狂喊了起来,不远处的清竹道长心中一阵烦闷。

  在清竹的眼里,六个弟子,独宠二弟子轩童,其他的弟子,都是可有可无,甚至特讨厌五弟子杰童。

  所以,三百年等待的可以去万兽山捉得一坐骑的机会,单单给了二弟子轩童,可以说,轩童从小是被宠大,而其他的弟子,都是厉声被呵斥长大。

  本想站起身来前来责备兰香,但想到她现在带着那个灵童救回来的玉瑶,便没有这样做。

  心中想着,看你暂时带孩子的面子上,就暂且不来责备你了,你能找到的话,老道还真想问问,这灵童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圣兽解救出来,想祸害人间么这是。

  兰香好不放弃,声声震耳,撕心裂肺,一直不放弃寻找得到的念头,嗓子喊哑了,腿也走酸了,甚至都已经快走出了紫竹山的边境,踏入到其他区域了,一直还在不停的寻找。

  “大师兄,你在哪啊,我不相信你会放出来圣兽的事情,你那么尊师重道,你怎么可能会逆天行事呢。”

  兰香蹲了下去,发起了呆,她万万没想到,上一次将大师兄送到清心塔上,再想见到大师兄,竟是这样的难。

  看着夕阳余晖,心情变得却是无比的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