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童进入清心塔第十三层后,觉得像是故地重游,因为上一次来清心塔面壁思过,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一次,一些妖邪攻入到紫竹山,想借仙灵之气如此蓬勃之地用以修仙,未得大师傅之命,手持问天剑,将所有妖邪全部赶尽杀绝,为此,清竹道长罚他在塔里待了六个月。

  站在塔上,向外看去,白云渲染四周,空气又是如此稀薄,不时有白鹤从周围飞过。

  “清心塔啊清心塔,每次来这里,除了能增加些法力,又可曾让我的心真的清过了,妖邪如此猖獗,我手中的问天剑早已安奈不住,可是为何,为何大师傅非要像是给妖邪们挠痒似的,只让守而不杀,到底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灵童自言自语的说完之后,就盘腿坐下了。

  忽的,耳边传来一阵声音“因为你们师傅这样做,也自然有他的道理啊。”

  “谁,是谁在说话?”

  说话声清脆甜美,从声音上听像是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

  “这边,我好不容易找一个栖息的地方,竟然被你占了。”

  灵童回头看时,果真是一女子,那女子坐在窗上,半倚着,一身红衣长袖,浓妆淡抹,妖艳异常,睫毛长而彩,红红的长指甲别外夺人眼。

  “你是谁,清心塔怎么能说是你栖息的地方,妖气如此重,一定是妖孽。”

  “我啊,我是魅姬,不错,我是妖孽,不过你呢,不是尊师重道的紫竹山大弟子么,怎么会和我共处一室了。”

  “我没说和你共处一室,我这就除掉你。”

  灵童话音刚落,就从背后拔出来了问天剑,刚一握紧,手不听使唤的就将剑抛弃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紫竹山大弟子,也不过如此,连拿把剑都拿不稳。”

  ?更新最快上GZ酷匠…网$/

  灵童心中一阵疑问,捋起袖子一看胳膊,惊慌失色,胳膊黑了一大片,怪不得总觉得自从乱葬岗回来之后,就觉得胳膊一直不舒服呢,原来那僵尸咬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色了,本以为自己的仙灵之气可以镇压,没想到竟然会如此。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你中了尸毒,快些下塔去让清竹老道为你疗伤才是上策。”

  “我才不会中途下去,不仅会让师弟师妹们笑话,也会加重在清心塔闭关思过的时间的。”

  “那不下去最好,待尸毒遍布全身,定然会将第十三层的仙灵之气全部冲散,不仅如此,你脚下第十二层的招梦猪如果嗅到这种味道,一定会如苍蝇见血,喜不胜收的。”

  魅姬说完此话,就站了起来,飞离了此处。

  “喂,你别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法力将尸毒全部逼出体内”

  灵童又在心中重复说道,我一定会将身上的尸毒全部逼出去,一定不会中途下塔,否则再上来时,一定会在这上面待两年。

  盘膝而坐,剑立旁边,冲右胳膊连点几下,定住了右胳膊,竟忽然觉得有些体力不支,莫非已经中毒太深,稍微一用真气就让自己疲惫不堪。

  强忍着坐直,额头上已有汗珠向下低落。

  “没想到,没想到乱葬岗上的那几只僵尸竟有如此深的道行,不是千年僵尸就一定是百年僵尸,尸毒如此厉害。”

  咬牙拔出问天剑,从手腕处割开了一个口子,黑血不停地往外流了出来。

  可是,流了许久,根本就没有看到胳膊上的黑色印记少了些许,只是有些瘦弱了下去。

  流出的这些黑血,从着第十三层与十二层的缝隙,滴向了十二层,十二层乃是招梦猪在里面酣睡,刚好滴到了自己的猪头上,将自己滴醒了,抬头看时,又一滴黑血滴到了猪头上,伸出猪掌接了一滴,嗅了嗅,添了一下。

  两只猪眼瞬间如同变的像红灯笼一样,张开血盆大口的猪口,将滴下来的血一滴都舍不得浪费。

  身上又仙灵之气所环绕的那些东西,慢慢的变淡了。

  “这十三层究竟是谁在上面,喂我招梦猪吃了这些好东西,我一定要上去好好谢谢他才是。”

  说完此话,用力向上冲了上去,飞速极快,猪头欲要撞烂这隔层的板子。

  “咣当”一声,声音巨响,那招梦猪撞得头破血流,又给弹了回来。

  在上面逼尸毒的灵童浑身一震,感叹这究竟怎么回事,下面什么东西向上面撞了。

  再一回想那坐窗台的女子说的,脚下招梦猪如果闻到自己身上的尸毒之气,一定会喜不胜收,看来下面那只招梦猪已经按耐不住了,一定是它闻到了味道,否则绝对不可能这样,三十年前待的六个月一直都是平静如水。

  那招梦猪岂能认输,在这里关了多久连它自己都记不清楚,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哪能不拼了命,发了疯的从上方滴血处那里撞,它坚信,只要能拼劲全力的去撞,一定会撞开的,哪怕因撞而死,自己也不想再困在这里了。

  上面的灵童有些承受不住,自己正在受了尸毒之际,本就法力大减,功力大退,再遭此一击,更不知道如何抗衡了。

  “问天剑!”

  大喊一声,这把剑自动从剑鞘里窜了出来,在空中转了两圈落在了灵童手中。

  “一定不能让它出来,否则我的罪过就大了,被逐出师门是小,这招梦猪如果去了人间,哪谁能将它再收到塔中,这些可是上古的怪物,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啊”

  灵童这样想着,自己也是吓得不行,因为他深知如果招梦猪跑了出来,后果将是不堪设想,那自己简直就成了祸害人间的罪魁祸首。

  手持问天剑,割破左胳膊没中毒的手掌,鲜血瞬间流出,用问天剑轻轻沾了一些,在黄色地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封”字,以求能震慑住这只招梦猪,它一旦出来,自己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呢。

  地板开始裂隙,招梦猪在下面也是撞得头晕目眩,眼花缭乱,如果没有这些尸血帮助,自己就算撞死都不会有丝毫的效果。

  “下面的招梦猪,你是十二圣妖兽,能不能别这样,你如果撞出来了,这罪过我担待不起的,如果再撞,休怪我手中的问天剑,会斩下你的猪头。

  灵童向那裂开的缝隙处向下喊,招梦猪听完后更是乐了起来,精神倍增。

  因为它知道了,这上面不是师祖南华真人,更不是师傅清竹与吟枫,而是那些乳臭未干的弟子,哪里是自己的对手。

  更加使劲撞了起来,这次一撞,力度十分强大,直接开了不少,猪头都卡在了上面。

  灵童大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该来的真的来了。

  看着那卡着不能动弹的猪头,灵童握紧了问天剑,从猪脖颈处猛然斩去。

  再刹那时,只见那猪嘴中含着问天剑,猪嘴受伤了,向外流着血,瞬间把整把问天剑都染红了。

  猛然将剑吐出,不管口中血直冒的说道“小子,不要阻挡我,否则我要了你的命,在里面呆的时间太久了,实在太久了,我一定要出来,挡我者死。”

  招猛猪发了疯,不顾一切的向上窜,板子烂处将自己浑身划的是血也在所不惜,因为太渴望了,实在太渴望了。

  灵童用剑不停的狂打,希望最可怕的事情不要发生,一旦招梦猪逃出,它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剩余的十一兄弟姐妹解救出去的,到那时,三界休矣都未尝不会。

  “咔,咔,咔,咣。”

  招梦猪跳了出来,十三层下面烂了一个大洞,招梦猪浑身是血,犹如一只血猪。

  庞然大物欲拔山,呼和之间似风云。谁家孽畜作猖狂,似比当年猪大王。

  大了灵童三倍,灵童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右臂如同废了一样。

  “我说过,敢阻挡我,我上来一定会杀了你的。”

  一个大猪掌向灵童拍去,灵童用剑一抵挡,力气哪里能支,哗的一下跪了下去。

  又一掌拍来,将灵童打飞了起来,撞在旁边柱子上,又跌落下去。

  口吐血,手撑地,已经站不起来了。

  “不过说起来,你是我招梦猪的恩人,你怎么知道中了尸毒后,放血给我喝,会让我异常兴奋,而且你血流过的地方,将仙灵之气全部冲洗了,你是我招梦猪的救命恩人,这样对你可不对,可不对。”

  招梦猪走至跟前,一只猪掌瞬间将灵童举了起来,灵童有气无力,不知如何抵挡了,握剑才刚刚握紧。

  “招梦猪,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少侠不要害怕,这地方太高了,在这里玩耍可不好,下去吧还是,”

  招梦猪说完这句话,就将灵童从塔上抛下,灵童惊悚不已,奈何已没有力气腾空驾云。

  “莫非,这一次,就这样死了么......”

  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从空中直线降落。

  忽觉身下一软,不是向下直飞,向其他方向飞了起来,睁开眼时,一片红色。

  “是你,魅姬。”

  “我说的没错吧,多谢你了,将十二圣妖兽解救出来,你这丰功伟绩,怎么可能让你就这么轻易的死掉呢。”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妖孽么,正邪不两立,你应该盼着我死才对。”

  “你离死已经差不多了,你中了尸毒,而且还放出了招梦猪,就算尸毒要不了你的命,清竹那老道也会要了你的命。”

  二人纷纷落地,落在一个溪水长流处。

  “大师傅,二师父,我灵童对不起你们,放出了圣兽,我一定会回山负荆请罪,只求一死。”

  灵童说完此话,已昏倒在地,尸毒已近脖子处,再往上来,必会尸变,倒是定然回天乏术,无力回天。

  魅姬低头抚摸了一下灵童脸颊,笑道“我手下正缺个助手,刚好让你凑着尸毒,我来将你打造成一副新面孔,为我魔界效力吧,哈哈哈哈。”

  魅姬又开始仰天长笑起来,她的笑声,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河岸边,一红衣女子盘膝而坐,前面盘膝而坐一个光着膀子的俊俏少年,红衣女子举指弹闪间,一段段红色的光束进入到俊俏少年的体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