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童抱着玉瑶,一路飞回了紫竹山。

  说也奇怪,这一路,玉瑶竟然没哭一声,反而一直冲着在飞行的灵童笑,笑的甚是开心。

  到了紫竹山,灵童直接去了悬崖峭壁那里找了大师傅清竹道长。

  清竹道长盘膝坐在峭壁处,手拿拂尘放于盘腿处,眼睛微闭,似与世隔绝,不然凡尘的壁画。

  灵童抱着玉瑶,直直走到清竹道长跟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清竹道长不言片语,纹丝不动。

  “师傅,乱葬岗路过两人,激起了邪气,徒儿无能,只救回了这一婴儿,请师傅责罚。”

  片刻,清竹道长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眉头紧锁,直直的看着灵童,一副有些不可思议的摸样。

  “什么,两人,只救回一人?你可知晓,你乃紫竹山大师兄,你自己亲自守阵,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如何服众?”

  “师傅,怪徒儿行动缓慢,让另一人惨遭僵尸毒手,这是救回来的那个婴儿。”

  灵童双手将玉瑶递了过去,清竹道长向前走了过去,接过了玉瑶。

  “唔......蛮可爱的孩子,瞧瞧这肉嘟嘟的笑脸。”

  清竹道长抱在怀中看来看去,一时怒气消下去了大半。

  “罚你闭门思过一年,好好反省反省吧。”

  “多谢......多谢师傅,弟子这就前去。”

  《●更5新4》最¤快R!上d酷X=匠:P网)

  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又走了回来,向清竹说道。

  “这个玉佩,是这个孩子身上的。”

  清竹道长接过玉佩,玉佩上刻着赫然的两个大字‘玉瑶’。笑了一声,便装了起来。

  灵童路过忘忧阁,忘忧阁乃是弟子们现下时用来打坐读书所在的殿阁,走了进去,想再看师弟师妹们一眼,毕竟,这一别,再相见,需要一年。

  刚一踏进去,就听见老四书童的一声高呼“大师兄,大师兄你回来了。”

  接着老三牧童、老五杰童、还有那眼中含怨,见了灵童如久旱见了甘霖,许久的期盼得到了满足的兰香。

  灵童瞬间感觉像是回到了家中,依旧的那么热闹,还是那么的亲切,几人畅聊几句,灵童便转了话锋。

  “实不相瞒,我因在那乱葬岗,少救下一人,那人被僵尸害了性命,师傅罚我闭门思过一年,我来此想向你们替我问问师傅,为什么,为什么那乱葬岗的妖邪不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杀个够,杀干净杀光了不就不会再害人了么,何必非要等到它们出来作乱的时候才能杀它们?”

  几人低下了头不说话,感觉灵童说的也蛮在理,杀完了不就不会再出来害人了么?

  书童摇了一把手中的扇,说了话“大师兄,这生死乃人之伦常,再说,当今天下,含怨含恨之死人太多,还大多被扔弃在乱葬岗,怨气恨意根源不散,即使杀完杀尽,还是会源源不断,再次萌生的。”

  兰香也接着说“是啊大师兄,我们虽然说离那地方很近,但也无法做到全部清除,除非天下太平盛世,才能解决这令人头疼的乱葬岗。”

  灵童有些不服,他觉得他们说的在理,但还是觉得非常不认同,这次是自己守阵,出了这个事,那么下次其他师弟师妹守阵,就能保证万无一失,不再让那些妖邪杀得一人?

  “你们既然如此说,那也没有办法,你们日后再守阵,仔细看守,可别再走了我的老路,我这就前去闭门思过。”

  “我送你前去。”

  兰香着急说道,她怕灵童心中有所不满,更想帮灵童心中所想的任何事去做出来。、“不必了师妹,你且和他们一起回吧。”

  灵童说完就大步离开了,兰香哪里肯不跟,一路跟向前去,杰童放眼看去,心中多了一丝凄凉与彷徨。

  一路跟到了清心塔,这塔共有十三层,第一层乃是空的,上面十二层,乃是关的十二圣妖兽,已就是十二生肖邪恶的影子所变换的妖兽。

  第一层,寒风鼠、第二层,紫丘牛、第三层,虐情虎、第四层,幻化兔、第五层,入海龙、第六层,百变蛇、第七层,赤驹马、第八层,伪面羊、第九层,精狱猴、第十层,无念鸡、第十一层,摇尾狗、第十二层,招梦猪。

  清心塔长久清洗十二生肖邪恶之影,所洗出之灵气,皆在第十三层犹存,因此,在那里闭门思过,不仅可以静心清寡,更可使自身灵气得到甚许的增加。

  巍峨树立,塔尖直插云霄,每层塔门户,刻着所在生肖的画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下十二层共四个铜门,每铜门上方都有喇叭大小的风铃镇压,全塔共计四十八铜门,九十六只风铃,风吹摇曳,风铃响声回旋,其壮观之景,可敬可叹。

  灵童回头又看了一眼兰香,白衣缚身,马尾清爽,腰间一把剑,回眸惹人眼,好似山中奇珍一夺百合花,即便无人赏识,那傲骨与艳色,也属世间少见,更况自小就在紫竹山,不染凡尘之清高淡雅,又怎可与尘世相连接。

  “师妹,你先回吧,我这就上塔闭门思过。”

  兰香眼含不舍,在她心中,大师兄一直是自己的依靠,对其倾慕之心早已安奈不足,早就想趁机将心中想法告诉他,但她深知灵童尊师重道,定然会劝阻自己,但自己就是敢爱敢恨之人,即便如此,也并不后悔自己所想要说出的。

  “大师兄,我有些话想要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师妹但说无妨。”

  兰香正想说出,已听得后面有脚步声走来,回头看时,正是那杰童面带悦色,大步走来。

  “我刚刚想起,这清心塔,有人帮助更容易上去,大师兄,我特意跑来助你一臂之力。”

  兰香心中一阵懊恼,想这杰童来的可真是时候。

  “师妹,你刚想问些什么,就说出来,我这一上去,可是要在上面静待一年。”

  杰童已走近跟前,听到此话,也连忙说出“是啊,大师兄这一上塔,可是需要一年时间,一年就见不到你了,师妹,你有什么话,还是问出来好,否则要等一年呢。”

  兰香心中苦涩,思路一旋转,忙问道“大师兄,你当真想清除乱葬岗,长久安心于百姓么?”

  “当然,只不知师傅为何要选择让我们守阵而不是彻底清除。”

  “那好,你尽管上塔吧,我待会自会去找大师傅,向他请命。”

  灵童愉悦,嘴角上翘,心想以兰香的口若悬河或许真能说通师傅,从而清除乱葬岗上的所有妖邪。

  兰香、杰童二人共同发力,灵童双脚渐渐离地,双眼微闭,如得道升天,身影渐渐的小了,小了,直至消失在半空中......兰香与杰童二人送上灵童上了清心塔之后,杰童似乎更加的开心了。

  “师妹,咱们好久没有去过后山了,我曾经还听说关于咱们紫竹山后山的一个秘密,不知是真是假。”

  “什么秘密。”

  一路往回走,兰香步步莲花,眼中瞟了杰童一眼。

  “有次不小心听到大师傅与二师父说的,说后山关押着一个上古的大魔头,不知是真是假,不如咱们去探个究竟如何?”

  “哪有什么大魔头,我们紫竹山仙灵之气如此茂盛,肯定是你听错了,我要去找大师傅请命去清除乱葬岗所有妖魔怪物,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前去?”

  “还是别去了师妹,以大师傅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去了也是白去。”

  二人已走到一片竹林处,一片竹叶凋零,兰香伸出冰肌玉肤的手接触了,看着手中的落叶继续说“即便不同意我也会去说,我已经答应了大师兄,一定要去替大师兄完成此事。”

  “好吧,既然你非去不可,那你就去吧,我回忘忧阁等你消息,如果大师傅他老人家真的同意了,我再手持我的默念刀,去助你一臂之力!”

  “那就多谢五师兄了,在忘忧阁等着我的好消息。”

  兰香说完此话,便直去了清竹道长常在静心打坐的悬崖边上,而杰童则隐隐跟在其后,他一直认为自己虽不是六弟子中本领最高的,但一定是最聪明的,他很想验证自己所料的事情,更想早些看到大师傅拒绝兰香。

  还未到跟前,就已然听到孩童啼哭声,心想,这便是大师兄所救回的那一孩子了。

  “大师傅,大师傅,这孩子为何啼哭不止啊。”

  “唔......兰香,你来了,你来看看,这孩子一直不停的哭是怎么回事,你们六个小的时候,可一个比一个乖了,老道还没照顾过这么难照顾的孩子呢。”

  清竹道长手一甩手中拂尘,示意让兰香照顾一下。

  兰香怎么不知其意,快速走到跟前,接过了清竹道长怀中的孩子。

  “哟,小宝宝,还蛮可爱的,怎么哭这么厉害呢,不要哭了,再哭可就不可爱了。”

  清竹道长整理了一下道服,又盘腿坐了下去,脸一扭,看向对面的悬崖深处。

  兰香心中一阵苦恼,这......哪有这么对弟子的,自己就这样撒手不管了么,这臭老道!

  “师傅,这孩子一定是饿了,我也从来没喂过孩子,这么大的孩子应该吃些什么呢。”

  “露珠。”

  “露珠能吃么?”

  “哼,你们六个小的时候,哪个不是被露珠喂大的,快去吧,后山的青色竹林中有不断的露珠。”

  兰香走了两步,又扭头走了回来,郑重其事的道“师傅,弟子是来请命的,请命清除乱葬岗,不然日后再又人路过乱葬岗,好的结果是能救下一婴儿,那坏的结果呢,岂不是从那里过的人儿都一命呜呼了么?”

  “看来你已经见过灵童了,清除?万物本有灵性,若像你说的将乱葬岗全部清除,那我们又岂不是和那些妖邪一个性质了么?此事万万不可为,快去喂孩子去吧。”

  “可是我们为正义所立身,只有这样,才能解救那些无辜百姓,否则派我们轮流守阵又有何用?”

  “道法自然,你且下去吧。”

  “大师...”

  “下去,不要在此耽搁打扰老道打坐了,还有,日后玉瑶就交由你带了。”

  兰香咬牙切齿,带个孩子没什么,自己也蛮喜欢这孩子的,可是,师傅为什么顽固不化,正不立,邪自狂,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为什么他救是听不进去呢。

  躲在角落处看的杰童,心里欢喜了起来,又猜对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