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斧手们依旧,马蹄声已落,三支箭飞速来救。

  杨大人突发话,对一侧面无表情,紫发黑袍,煞气充满全身之人满言语。

  “莫邪煞,看来九方大人料事如神,竟知有人前来相救,该你上场了。

  莫邪煞听完此话,紫唇一上翘,一个幻影闪现在上官清与那两位夫人面前,接下了那三把箭,轻轻一折,全部两段,一百多颗人头全然落下。

  百姓们哭成一片,全部跪倒哭泣,以此为上官清及齐一百多人口送行!

  “魏承,听闻你百步穿杨,箭法一流,今日一见,不过如此,再回去练个几年再来救由我莫邪煞所看管的刑场!”

  莫邪煞将三支断箭仍向了坐在马上目瞪口呆的魏承,上官清曾对他有大恩,轻松躲避断箭,两行热泪也流了下来。

  仰天咆哮“上官大人,是卑职无能,没能救下您!”又转目狰狞看着刑场上的莫邪煞,大喊“你们竟然敢抗皇上的命令,今日,我要为国除贼。

  说着,轻跳踩马头,跃至刑场上,与莫邪煞持剑挥舞了起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那上官府王大人穿的简单衣衫,怀中抱一孩儿,逃出了城,一路往东南方向跑去。

  每走不远,就回头观望,生怕引人注意,自己抱着上官家仅存的孩子,一路慌逃。

  “孩子,虽然你不是我的孩子,但我欠你父亲的太多,抱你出来,就把你慢慢养大,就当是还你父亲的。”

  王管家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捏了捏她那嫩嫩的脸蛋,感叹家道中落,真是苦了孩子了。

  行至晚霞照耀,荒无人烟,需要踏过前方那一岗子,才算是真正的平安了,也不再担心他们发现上官家还有一人未被抓获,而来捉拿他们。

  想到这里,王管家的脚步迈的更加的快了。

  黑夜已至,王管家已走不动了,想停下来歇息片刻,刚一坐下,发现此岗的岗碑正在不远处,走近一看,赫然三个大字吓自己一跳。

  岗碑上清楚的写着三个红色的大字‘乱葬岗!’再看周围,阴深深,雾浓浓,结合着这三个大字,竟令人毛骨悚然。

  脚似变得千斤重了,有些迈不动,再听狼嚎一声,哗的落地坐下了,惊吓了襁褓中的玉瑶,开始了大哭起来。

  此一哭,便坏了事,吵醒了岗中的妖邪鬼兽,这乱葬岗本就是一很奇特之地,遇仙灵之气浓重时,风平浪静,不敢太过猖獗。而若遇嫩弱人言声,兴奋异常。而听到小儿啼哭声,更如苍蝇见血,情形可想而知。

  不远处平地上的棺材盖抖得特别厉害,一个比一个更要想蹦出来。

  王管家此时感觉甚是不妙,特别想回头而走,可是哪里回得了头,觉得回头比踏过此处岗子更加有些艰难了。

  颤颤巍巍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着沉重的脚步,全身鸡皮疙瘩骤起,这种感觉,犹如背着上官清,与上官清大夫人相约时的感觉。

  酷匠。N网z永…)久免费M*看小l说*

  两只蝙蝠从头上飞过,那狼嚎声更加的猖獗了,不得不说,此情此景,换作何人,谁又能不胆寒呢。

  “姑奶奶,你不要哭了,你不要再哭了。”

  襁褓中的玉瑶,听王管家说完此话,哭声更加的大了起来,而那远处的灵童,躺在树上,正欣赏着朦胧月色,忽听得婴儿啼哭声,忙跳身一跃,辨别方向。

  “这么晚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带着孩子来乱葬岗,这不是刺激邪灵之气么。”

  灵童执剑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听得在北面,就快步向前跑去。

  “嘣,嘣,嘣。”几个棺材盖炸开了,直立立的竖起几具身穿黑色官府,两只胳膊硬直向前伸,面色黑而模糊,眼睛凹陷而黑眼眶,怒吼声聚气,阴邪风自从身来的几只僵尸。

  王管家听到了响声,已被吓尿,感觉地上一震一震,抱着玉瑶,撒腿就跑,可惜,此时的王管家,已经吓慌了神,听觉已经混乱,跑错了方向,离那僵尸越来越近。

  片刻,由于跑的速度太快,“咣”的一声,撞上了什么,抬头一看,大声喊叫起来了。

  那王管家正撞了那炸开棺材盖,刚跳出来的僵尸,僵尸被此一撞,往后退了好几步,而那王管家,蹲坐在了地上。

  “别过来,啊,你别过来。”

  王管家看清楚了那四只站立的是何物,但是,被吓得已经站不起了。

  四只僵尸像是饿狼见了黄羊,一起向王管家扑了过来,王管家使劲全身最大的力气,将襁褓向外仍出去,但是被吓破胆的人,又能有多大力气呢,并未仍有多远。

  王管家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乱葬岗,四只僵尸也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血被吸尽了,留下了一个干枯的身体,四只僵尸看向了那个依旧啼哭的襁褓,开始向那只襁褓蹦去。

  一只爪子刚触到襁褓,一个跳跃声而至,那只僵尸臂膀被活生生砍断了。

  灵童又用极速的速度,将玉瑶抱在怀中,看她时,嫩嫩的脸上满脸泪水,嗓子哑到甚至已快哭不出来。灵童心中略过一丝滴血的疼痛。

  再看地上时,甚为恼怒,更恨自己,自己守的阵,竟然来晚了一步,回到山上受罚乃是次要,伤了一条性命让自己如何不自责。

  那只断了一只臂膀的僵尸并未退弱,单臂向灵童袭来,后面的三只僵尸亦是如此。

  灵童手中的那把问天剑与自己乃是心灵相通的,闪闪的发出了红色的光了,剑与人,同时怒了。

  闭上了双眼,如同行云流水,挥舞着手中的剑,只是三下五除二的功夫,纷纷倒地了。

  剑回了本色,玉瑶也已不哭,灵童走至王管家身旁,看是否还有救。

  那王管家忽然双眼一睁,眼冒绿光,冲灵童手腕处猛然一下口。

  “尸变了,必须除了你了。”

  灵童忍着剧痛,另只手放下玉瑶,拿起问天剑,向王管家脖颈处斩了下去。

  玉瑶又从新哭了起来,灵童抱起来哄着,心中甚是心疼。

  心中想到,不要哭了,日后会好好保护你。

  之后,抱着襁褓,一路向紫竹山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