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尘封掀初貌,紫竹仙山画天阁。

  问君缘分何处解,静待佳音必有时。

  紫竹山,风景如画,与世隔绝,听得人们时常提起此处,常传闻此处有着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之美,而且山中还住着一些悟道修仙之士,但一直以来,却从没人到达过这里。时日长久,紫竹山,也便成为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灵童,紫竹山大弟子。

  一跃而飞,脚踏紫竹叶,似青鸟,速度极快,穿梭在竹林之中。

  ‘扑通’,风停,单膝跪地,跪在一个面对着面前万丈悬崖的老人背后。

  这老人就是紫竹山的掌门,清竹道长。老人一动不动,如同一个雕像。

  “师傅,不知师傅唤徒儿所为何事?。”

  “灵童,你命中注定有一桩要救人的事,你前去乱葬岗,将你三弟、四弟唤回山,你自己在那守阵。”

  “弟子遵命!”

  清竹道长说的低沉,灵童欣然领命,心中觉得甚是愉悦,在山上待这么久了,终于可以下山去转转,忙回自己房间,拿起问天剑,执剑一出而关门。

  从紫竹山一飞而起,直线向那乱葬岗飞去。

  乱葬岗。

  长久的弃尸之地,不乏含怨含恨而死之人,让这里变的是冤魂不散,常扰附近的村民和路人。

  那紫竹山离这里是最近的仙山,清竹道长便派了自己的徒儿轮番在此镇守,以此来守护路人和镇压一些作恶的妖邪。

  灵童到此,已近傍晚,这里鬼哭狼嚎声不断,阴深深的枯木,漫飘飘的青烟,一时惊起几只乌鸦,让人不自觉地就有着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还有那荒草上的几副破旧棺材,杂乱的摆放着,不知放了多久,看样子早已朽的不行。

  灵童执剑而落,似乎对这里早已习以为常,边走边找自己的三弟牧童与四弟书童。

  走不久,见前方那一席台案处,两人盘膝坐两旁,台案上正放着一壶浊酒,三盘菜肴,两人也是一副世外高人,不染凡尘之状。

  “三弟、四弟。你们好生潇洒。”灵童见状先是一笑,快步走了过去,好几个月没见,心中甚是想念他的这两位师弟。

  发束彩结,青衫裹体,黝黑面庞俊俏生,三尺长剑生寒意。是那牧童;头戴纶巾,迎风白衣,书生模样眼若星,执扇轻摇若等闲。乃是那书童。

  酷匠}}网正版P首C!发

  二人见大师兄前来了,忙站起身来,向前迎去。

  牧童忙先开口说道:“大师兄,你怎么来了,真是想煞师弟了。”

  书童接着道:“大师兄,师傅怎么舍得让你下山了,来的好,这下我们师兄弟三人就可以在一块好好待几天了。来,快请入座,咱们接着喝。”

  灵童应邀,和两位师弟多日不见,坐下喝了两杯。

  “二位师弟,实不相瞒,我是奉大师傅之命,替换你们来这里守阵,大师傅说我命中注定,在此要救下一人。还唤你们两位师弟回山,让我一人在此守阵即可。”

  “别啊,大师兄,你别看这里阴深深,充满着阴郁与暗淡,其实这里是一处宝地,等到凌晨两三刻,这里的许多女鬼就会出来,她们的舞姿着实不错,让人看着实在是一种享受。”

  书童摇了一把手中逍遥扇,鄙夷地看了牧童一眼,心想这牧童心中可真藏不住事,怎么什么事都和大师兄说!

  “呵,怪不得,怪不得让你们两个来这乱葬岗,你们两个怎么像得了什么便宜似的,原来是不堪寂寞,想欣赏这里的女鬼为你们翩翩起舞了,自己好边饮酒边欣赏,两位师弟好会享受啊!”

  灵童猛然一抬手,喝掉了杯中那杯烈酒,嘲笑地看着两人说道。

  “他们也不过是想感谢我们对他们没有赶尽杀绝而已,即让她们锻炼了舞姿,也让我们得到了欣赏。”

  书童刚想说出些什么来挽回些薄面,但话出口后,倒更觉得会让大师兄有些嘲笑了。

  “你们两人且先回山吧,这种事情可千万不能让大师傅知道,他若知道你们和女鬼们有来往,定然不会饶了你们的。”

  三人喝掉杯中剩余的酒,寒暄了几句,向灵童告了别,就一路向紫竹山飞去了。

  灵童自言自语道:“一个乱葬岗倒都成了你们的安乐窝了,看来你们还真是在那紫竹山给闷坏了!”

  三两步走到那棵不知有着几百年的大柳树旁,看着一枝大斜枝刚好呈现着一个可以躺卧的姿势,嘴角一上翘,轻轻一跃,跳了上去,双手抱着问天剑,躺在了上面,闭上了双眼。

  若说心静了,一切都静了,连梦乡似乎都来的那么快。

  不知过了多久,青烟深处,嬉笑声卷卷而来,踏着凌波碎玉,手执花绢彩扇各自一排。这些女鬼,好似打扮的像七仙女似的就走了过来。

  灵童被嬉笑声吵醒,睁眼看去,两排女子,翩翩起舞,神魂颠倒的舞姿,好不让人心旷神怡。

  “呵,怪不得三弟四弟这么喜欢这乱葬岗,原来是这么一群妖精。细细地看了一段,感觉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

  欣赏片刻之后,灵童一个凌空跳跃,翻到了众妖女的面前,看着她们那一个个眼睛里充满着楚楚可怜和软弱无辜,心想她们还真的挺害怕自己。

  拔剑欲除之,但转念一想,这些都是得不到超度无法轮回的游魂,为人时,已是含怨含恨而死,如今都已经成了这般,还怎么能让自己痛下杀手,若真如此,便有些太过残忍了。

  于是,伸手摸向腰间,拿出捉妖袋,轻轻甩了两下,这些女鬼似乎看到这类东西,就怕的不行,捉妖袋还未打开,她们也就全都吓跑了。

  “不要将我当成我的三弟四弟,我灵童何时有着这样的爱好?”

  灵童又跳回到柳树上,继续抱剑而睡,想着师傅让自己救的是何人,是男还是女,莫非是在给自己隐约地牵引着一段因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