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时间显得那样漫长,明明才片刻的时间,却让桃夭觉得三秋已过。终于,天动脸上又露出了微微的松动,这次是眼皮在一直抖动着,嘴里含含糊糊地念叨着,好香,好香。

  桃夭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强压下心里的躁动,生怕吓到他,小声开口,“小和尚,什么香?”

  天动停了半天,似乎也没有想明白,只是鼻子不住地往桃夭身边拱着,像只嗅着骨头的小狗一般,“香…像桃姑娘身上的味道。”

  说完一句话,天动便不再开口了,无论桃夭怎么问怎么喊,他都没有再回应。

  桃夭跌跌撞撞地闯进了紫琰的房间里,连气都没有喘匀,将这前前后后都同紫琰说了一遍。

  顾惊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听得也是一头雾水,“啊嘞,这难道还有什么勾魂香不成,还能让他闻出来?”

  紫琰啪一声拍上桌子,这一声响的顾惊蛰吓了一跳,心疼得看着紫琰红肿起来的手心,“祖宗,活祖宗,你说话就说话,好好地拍桌子做什么?”

  一巴掌呼开了这个牛皮糖,紫琰将桃夭一把推进了房间,“跟我来!”

  进了房间之后,紫琰也没有和她说话,只是在自己的小药箱里翻来覆去,里面瓶瓶罐罐的东西都被推到了一边,像是在找什么。

  桃夭等了半天,就见它一下子抬起头来,举着本破破烂烂的小书出来,眼前一亮,“就是你了!”

  嗖嗖地翻着书,紫琰一个人看了又看,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埋头苦看,桃夭也不好出声打扰她,只好静静地守在一边,等她看完再说。

  翻到了其中一页,紫琰扭着脑袋,终于在一道小缝里找到了,巨认真地念着出来。

  风月骨,引风月,返孤魂。

  桃夭疑惑地问,“引风月我明白,返孤魂,是什么意思?”

  紫琰开心地捧着书跑过来,朝桃夭说,“你说是什么意思,就是小和尚有救了!你身体里的风月骨就像人家那引魂香似的,只要对方对你有心风月,你用你的风月骨就能引过来了!”

  “引过来?”桃夭回想起刚刚天动的神态,不禁大吃一惊,“也就是说,天动的那一魄,很有可能是藏在我的身体里?!”

  紫琰点点头,“可以这么猜测。等会儿,我再来瞧瞧怎么把魂给招出来,物归原主。”

  捧着书看了一会儿,紫琰咦了一声,显得有些怀疑。不禁又看了一遍。桃夭被她这样子弄得心都勾得高高的,生怕由生出什么异变,问她如何去做。

  紫琰带了些犹豫,“这上面说,若要招魂,必先剔骨。可是,可是你那骨头要是剔了,你能不能吃得消?”

  桃夭看着紫琰迟疑的样子,心里明白她的犹豫。风月骨不同于其他,它长在桃夭的心口里,一旦动刀抽出来,所承受的痛楚和风险,是与普通的削骨不可比拟的。更何况,桃夭刚刚生下了小八不久,阳命的孩子出生让桃夭的身子元气大伤,若是之前的时候桃夭说抽骨,紫琰都还有些不同意,更别说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勉强。

  桃夭看着紫琰,一笑,“你也知道我的态度了,与其花时间劝劝我,不如帮帮我们。”

  紫琰叹了口气,“你这个倔脾气,真是拿你没办法。你千万不要自己轻举妄动,明天顾大就要带着两个小的来了,我现在先准备准备,到时候我们再说。”

  酷匠Du网正版f2首@发‘

  桃夭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不会的。”

  第二天中午,客栈门前停下了一辆马车,顾大怀里抱着一个,手上牵着一个,被顾幺好好笑话了一顿,说他活脱脱就是个奶爹。

  顾大瞟了他一眼,颇是幽怨,他堂堂平南王暗卫之首,骠骑营的先锋将军,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浑身挂着奶瓶和尿布的全职奶爹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顾大还是先将田七交到了顾惊蛰怀里,又将睡着的小八小心地放到了桃夭怀里。放下了身上的包袱,顾大转过身,一把抓住还在捧腹大笑的顾幺,揪到旁边一顿胖揍。

  在顾幺凄惨地求救声里,桃夭抱着满是奶香的小八,狠狠在他腮帮子上啃了两口。小八被顾大养的不错,白白胖胖的,手脚蹬起来都有劲儿了许多。

  田七好久没有瞧到他们,一下子凑到了紫琰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撒娇,“紫紫,你想不想田七?”

  紫琰故意板着张脸,夸张地说,“你个小东西,我那师侄接回去啊,天天赖在咱们这儿,我们可养不起你!”

  田七越缩越小,扒拉着紫琰不肯放手,听到他爹的名字,让小家伙一下子和小炸药包似的点燃了,“爹爹坏,就知道和娘亲在一起,娘亲有小宝宝之后,更加不愿意接田七回去了!”

  看他握着小拳头,说的义愤填膺,顾惊蛰看的心里直痒痒,将田七抱进自己怀里,“小田七,赶明做顾顾和紫紫的孩子吧,以后你爹还要喊你小老弟呢!”

  桃夭笑看着他们三人闹做一团,抱着小八,心里暗自下定决心。

  用过了午饭后,紫琰让顾惊蛰带着田七和小八先去休息,自己和桃夭则是去了天动房间里。顾惊蛰叹了口气,抱着已经在翻腾的小八,走回了房间。

  希望下一次再开门的时候,不要再是失望了。

  关上门,桃夭与天动面对面坐在床上,将衣服解开到胸口为止。抽出金针,紫琰解开了之前的封锁骨术,又用麻沸散给桃夭麻醉,将手里的削骨刀递给了桃夭。

  风月骨所长的地方,只有桃夭自己知道,下手全凭她的感觉。

  指出了心脏的位置,以及旁边的几条经脉,紫琰扶着桃夭都手放开,退到了一边,“小夭儿,但凡哪里不舒服,马上停手,知道吗?”

  点了点头,桃夭和紫琰心里都明白,自古华山顶上一条路,要要么跌下山,粉身碎骨,要么登上山顶,云开雾散。

  削骨刀薄如蝉翼,刀身却十分坚硬,桃夭毫不犹豫地插进了胸口,登时心间血流了下来,居然带着浓郁的桃花香气。

  紫琰在一旁也变了颜色,这香简直堪比烈性的春|药,而且润物细无声,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能够情动。只要闻到了一点血腥味儿,身体里的血液就像被烧热一般,急切地想要爆发出来。

  无论对方长得是美若天仙还是丑如东施,只要在风月骨的催情下,百炼钢都可以化作绕指柔。

  幸亏紫琰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不太受这些的影响,饶是如此,也被弄得脸红了一阵。可以想象,如果是对那些普通的人,会有怎样的效果。

  就在鲜血涌出的一瞬间,床上的天动猛然浑身一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桃夭见有用,不仅心里大喜,手里的刀入得更深了。这一下,桃夭的身上白衣都被鲜血染得通红,脸色更是白的像纸一样。

  心间的伤口哪有不疼的,这和当初生小八的时候,也是难分上下。如果不是紫琰提前用了麻沸散,恐怕桃夭现在已经撑不住了。

  刀捅进了血肉里,似乎是感受了什么硬物的阻挡,桃夭知道这是找到了风月骨了。给了紫琰一个颜色,桃夭微微松开手,紧接着紫琰的手覆上来,全心全意地开始取骨。

  拔出刀子的一瞬间,紫琰眼疾手快,让桃夭将胸口的药玉含到了嘴里,自己则是同时将刀拔了出来。桃夭闷哼了一声,下唇被咬得血迹斑斑,看上去简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含了药玉含了一会儿,桃夭的脸上渐渐有了点血色,整个人也从剧痛中回过神来。再看紫琰手里的风月骨,不禁让人大开眼界,这骨头不是白色,居然是嫣红色的,如同人家千年的佛骨一般,骨肉生香。只是人家的佛骨带着的是清香,而这风月骨则是香的艳烈。

  更让人称奇的是,自这骨头拔出来之后,桃夭心口的鲜血就不再向外流淌,余血也失去了清香,变成了普通鲜血的血腥味,和刚刚的判若两物。

  将风月骨放到天动手边,紫琰连忙将金疮药打开,为桃夭的心口上药,又用纱布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了一遍。桃夭的眼睛则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的天动,生怕错过了什么。

  紫琰看她这样子,咬咬牙说,“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啊,要不是看在小光头平时对你不错,我打死也不会陪你这么闹腾的!下次别说是挖骨,就是让你划道口子,都别想我帮你!”

  正在说着,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吱呀一声,让桃夭和紫琰都愣在了当场。

  明明,明明已经将门锁上,外面的人是不可能会进来的,那么现在进来的,是谁?

  福至心灵般,桃夭一下子转过脸,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人,顿时失去了所有的五感。天动站在门口甩着衣袖,不时摸摸脸上的雨水,见到桃夭瞧着自己,不禁傻傻一笑,“今儿的雨真大,走到一半下了起来,躲都来不及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