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越烧越小,最后火星一动,坠到了香炉里,时辰已到。

  紫琰掏出腰间的银针,对着天动的七经八脉全都封住,然后将脐血顺着银针滴了进去。顾惊蛰也跟着紫琰进来了,他武功是所有人里最高强的,和小和尚不相上下,所以需要他以内力帮助天动进行血脉循环。

  直到脐血在天动身体里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天动身上隐隐地泛出了金色,似乎连经脉都充满了阳气。这是利用阳时的正气,再加上阳命孩子的第一滴血,对天动的骨髓血脉都进行一次清洗,只是这效果大大超出了紫琰的预料,比她预计地效果还要好得多。不过转念一想,紫琰也明白了,因为孩子和天动有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所以融合得更加顺利。

  顾惊蛰收回了掌,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接受到紫琰关心的目光,顾惊蛰微微一笑,“我没事。”

  点了点头,紫琰接着掏出了鹤顶红和铁花。鹤顶红,是世上剧毒的毒药,只要一滴就能够夺去人的性命,更别提是天山上成了精的仙鹤,威力更是数以倍计。而铁树开花,也是百年难得一遇,逆天命而行的东西。

  这世上除了这些东西,再没有办法能够为殇命之人续命。

  殇名本就是无可奈何的绝命数,本无翻盘的可能性,只有利用世间剧毒剧烈的毒药,置之死地而后生,再用绝处逢生的铁花为引,方得柳暗花明。

  为顾惊蛰递去了一粒药丸,紫琰变扭地说,“便宜你了,吃了之后能够多撑一会儿。”

  顾惊蛰笑得没心没肺,就着紫琰的手一口吞下去,“只要是你喂的,就是毒药我也照吃不误!”

  双手翻掌,一下子抵在天动背后,顾惊蛰认真地低吼一句,“兄弟,再撑一会儿,你儿子媳妇还等着呢!”

  似乎是听懂了顾惊蛰发话,也有可能是口中含着的镇魂草起了作用,天动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一闪而过。

  桃夭这一睡,就整整睡了七八天。中间迷迷糊糊醒来过,被喂了几口汤汤水水,又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到微微张开眼的时候,桃夭脑袋里还没有回过神来,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已经平坦起来,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肚子里的孩子已经生出来了。

  微微动了动身子,桃夭有些诧异地发现,伤口处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只是有些隐隐作痛,和之前那样天崩地裂的疼痛感完全不同了。这应该是紫琰为自己喂的药的缘故,让自己恢复得如此之快。

  正在这时,桃夭依稀听到有什么声音,四下张望,才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搬来了个小摇床,里面小家伙正躺在里面,闭着眼睛咿呀咿呀着。

  慢慢坐起身,桃夭凑近摇床,轻轻地摇了摇小床,眼里带笑地瞧着。现在小家伙比刚刚出生的时候,白嫩了很多,慢慢张开了一点,不再像一个皱巴巴的小猫崽了。虽然提前生了下来,不过孩子看上去挺有劲儿,两只小手朝天攥得紧紧的,不知道在抓什么。

  看着小东西慢慢安静下来,又沉沉睡过去,桃夭心里几乎化成了一团春水。在女子为人母之前,都不会知道自己会变得这么强大,为了诞下自己的孩子,让他健康成长,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

  桃夭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孩子的小手心,然后又收了回来,怕伤到这个像豆腐似的小家伙。

  看着这眉毛眼睛,活脱脱又是一个小和尚了,桃夭想到父子俩以后凑到一起的样子,嘴角不自觉扩大了笑容。

  紫琰推门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如此温情的一幕,可是她心里却憋屈得很,站在门口呆愣愣,不知道是进入好还是离开好。

  桃夭见到她站在门口,撑起身子,笑着问道,“怎么了,站在门前进来?”

  紫琰抬起眼瞧了瞧她,大眼睛里躲躲闪闪的,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我说,我这都好几天没有醒过来了,你到门口了还不来看看我?”桃夭朝她招了招手,“帮我洗个身子吧,身上黏黏的,不舒服。”

  挤好了热腾腾的手帕,紫琰解开了桃夭的衣服,为她轻轻擦着后背,又拿来了干净的里衣,为她换上。桃夭顺从地伸着手,一边风清云淡地开口,“是不是失败了。”

  紫琰手一顿,整个人脸色变得煞白。

  桃夭系好胸前的衣带,面色如常,“看你这个样子,我大概就猜到了。别担心,我没事,哪怕小和尚走了,我也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没有没有,小光头好着呢!”紫琰脱口而出,“只是……只是一直没有醒过来。”

  桃夭眨了眨眼,点点头,“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

  紫琰低低地嗯来一声,权当作答。其实从桃夭睡过去开始,紫琰几乎每天都在连轴转,整天在桃夭和天动房间里跑来跑去,照顾着两个病号。她本来身子就瘦,这几天下来,脸上那点婴儿肥全都瘦没了,两只大大的眼睛显得更加大,看的顾惊蛰都心疼坏了。

  其实紫琰行医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医治不好的病人,更有人在送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可是紫琰还是懊恼,不仅仅是为了天动,更是为了桃夭。

  桃夭为天动所做的,真的让紫琰有了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小和尚的执念。原谅她就是这么个护短而又情绪化的人,她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桃夭和那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又要怎么办呢。

  “那天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只是结束的时候,拔走了镇魂草后,就开始不对劲了。先是怎么喊都喊不醒,我以为是需要点时间缓缓,可是到后来脉像也变了,似乎是心魄不稳造成的。”

  紫琰显得非常沮丧,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变成了淡淡的阴影,“我想大概就是因为镇魂草的原因,后来养起来的和天生的,终究是差了什么。”

  桃夭默默地听着,没有什么波动,“没事,我没往心里去。小和尚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而且现在又不是无药可医,只要将散去的心魄找回来,他不就能够醒了吗。”

  听她这样认真地说着,紫琰有些迷茫,“小夭儿,你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我真的不会寻思觅活的。何况现在还有个小的,无论怎么说,我生下了他,总要好好养着他。”

  桃夭说到做到,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该吃吃该喝喝,没事就逗逗小团子。桃夭给小团子取了个小名,叫小八,因为他只在肚子里呆了八个月,就着急忙火地跑出来了。小八虽然比足月的孩子瘦了点,不过架不住紫琰玩儿命地补啊补,那叫一个有劲儿啊,闹得桃夭一个人都管不住他,连带着紫琰一起才勉勉强强。

  这坐月子都不能出门,不能下床,不能见风,让桃夭那个无聊,只能随手抓来小八逗一逗。小八和桃夭亲得不得了,要是在别人手里抱一会儿,立马小身子扭个不停,只要见到桃夭,立马就老实下来,咿呀咿呀地咬着脚指头。

  终于熬过了一个月,桃夭被养的胖了一圈,气色比从前还要好几分,按照紫琰的话,就是还能出去装未婚少女骗人感情。桃夭也不理她的话,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间里看看天动。

  ^x酷#匠}`网正wR版首发

  一个月没有见,桃夭却不觉得有什么恍如隔世的滋味,在她生小八之前,天动也在这里躺了三天。那三天,耗尽了桃夭的焦虑和惊慌,以至于到了现在,反而是久久不见后的淡淡喜悦。

  抱着已经满月的小八,桃夭将小家伙放到了天动的床上,拍了拍他的背,“小八,你瞧,这是你爹爹,你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还踹过他呢,记得吗?”

  小八哪里知道桃夭在说什么,只是突然从软软香香的娘亲怀里出来,本来还想要扁扁嘴欲哭,一扭小脑袋瓜子,见到了天动,登时小泪花就息了。

  小八现在还不会翻身,只能像个翻身的小王八似的,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转着黑溜溜的眼睛桥着他爹。似乎是血缘的天性使然,小八不但不认生,还是试图伸手抓过天动的手指,大概是想要咬到嘴巴里尝尝味道。看到肖像的父子俩,桃夭在心里暗暗地说,小和尚要是再醒不过来,自己还有个小小和尚,不亏。

  桃夭将小八放到小摇床里,一旁的田七就跟小山雀似的,欢快地握住了床杆,在一旁摇啊摇。他每次只能够偷偷在旁边瞧瞧小弟弟,而且大部分时候小八都是在睡觉,让他好不失望。今天好不容易能够凑到小八面前,田七那叫一个开心,扒在小摇床旁边瞪大眼睛瞧着。

  唔,小八弟弟好软好小哝,感觉还没有楼下的小狗崽那么大。

  小弟弟眼睛好黑好亮,就像大葡萄似的。

  咦咦咦,小八弟弟也有小丁丁哝,再低头瞧一瞧,诶呀,尿尿了!

  看着田七哭丧着脸,撅着自己的衣服朝自己过来,桃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时顾大正巧来了,田七立马扑到顾大怀里,十分忧伤地说,“黑黑,田七想洗澡。”

  田七现在人小鬼大,都知道男女有别了,就是不肯再让桃夭和紫琰带他洗澡,都是找顾惊蛰或者是顾大顾幺。

  顾大也不嫌弃,将田七一夹,带着就往房间走。田七看着桃夭笑着朝自己摆手的样子,内心难过的不得了,他有个随地嘘嘘都小弟弟,太丢人了!

  紫琰今日在为天动就诊后,将大家都喊到了一起,显得十分严肃。

  “天动现在的状态不算很好,虽然我已经将他的几条经脉都封住了,但是这样下去再久一点,对他就会有不可挽回的损伤了。我们必须要把他散失的魂魄找回来,否则哪天他醒了,也是痴子了。”

  按照紫琰的意思,如果想要让天动醒过来,就是要去他从前熟悉的地方,找到散开的魂魄。

  “时间不多,我们只有一个月。”

  桃夭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顾惊蛰在一旁叹了口气,“刚刚听到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不可能。可是想想,天动本身的命就是与众不同的,而且只要能够将人救回来,管他用的巫术蛊术,全使出来也没事。”

  紫琰用力掐了他的腰间一下,没好气地说,“你意思是说我是招摇装骗的骗子了?”

  顾惊蛰诶哟一声,连忙讨饶,说不敢不敢。

  给了他一个白眼,紫琰看着若有所思的桃夭,说,“你不要想的那么多,我让你这么做,自然是有用的。你且想想,他平时最留恋的地方,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在哪儿?这些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他的魂魄会去的地方。”

  桃夭想都没想,“扶余城。”

  从前来时,桃夭是和天动一起离开了扶余,如今回去,同样是两个人,却是桃夭和小八。

  顾惊蛰和紫琰留在了洛阳城中,一边在城里搜索蛛丝马迹,一边照顾天动,而桃夭则是带着小八,日行百里,赶回了扶余城。顾惊蛰不放心桃夭带着个孩子回来,便派顾大和顾幺在背后保护她们母子,一旦找到了天动的魂魄,他们便立刻带着天动赶去。

  经过了半个月的颠簸,桃夭总算是到达了扶余城。这个呆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刚刚落地,一股子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还是那山,还是那水,还是那说着乡音的人们在城中行走,有她和没她的时候,都是一样在过活着。

  从前,她还是扶余城的主人,而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他乡客。

  在城中歇了半日,将小八托付给顾大,桃夭和顾幺两人上了山。顾幺悄悄跟在后面,而桃夭则是一步一步的上了无名山。

  当年上山时,桃夭两眼都不能够视物,不知道这无名山的春色有这样动人。青山,绿水,鸟鸣,安静地一塌糊涂,也悄悄敲动了心里的那一点点松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