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琰昂着头瞧着他,两只眼睛泪汪汪的。

  “油嘴滑舌。”

  看到她有些笑的样子,顾惊蛰知道她是不生气,松了口气,“紫琰,说实在的,我也没有把握我能够活的和你一样久,或者是永远像现在这样,追随你的脚步。二十岁的时候我还可以陪着你,三十岁,四十岁,直到七十岁,八十岁的时候,或许我已经无法抱住你,也无法跑得和你一样快了。可是我就是不甘心,不甘心你的生命里,我现在就被判出局了。”

  世间没有什么比爱人仍旧年轻,而你已经萋萋老矣更加悲哀的了,到了那时候,你的脸上都是岁月的痕迹,你的腰背佝偻得不像话,你连多走几步路都要喘一喘气,可是你身边的人,依旧是当初初见时的模样。

  别人会对你们做出无数种猜测,但没有一种是你想要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件事对于旁人来说都不那么容易,对于顾惊蛰和紫琰来说,更像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我非常坦诚地说,如果你想要找一个人陪你走过这寂寞的几十年的话,不会有人比我更加合适了。剩下的岁月我管不着,从前的岁月我也插不了手,可是我只要我现在在一天,我就能够陪你一天,守你一天。”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硬朗而坚毅的棱角,看得紫琰有些甜,有些酸。想了想,紫琰动手掐上了顾惊蛰的耳朵,朝着他大吼,“顾流氓,你打算吃完我老人家的豆腐就不管了吗!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大罗神仙都不能把你给救走,你就得老老实实地给我当牛做马,嗯?!”

  故作夸张地弯下身子,顾惊蛰哇哇大叫,“知道了知道了,耳朵都要被拽掉了!”

  紫琰跳着脚在房间里追着顾惊蛰打,两人你追我赶,时不时顾惊蛰还不要脸地吃吃紫琰的豆腐,恼的紫琰眼睛都瞪大了。

  酷匠"网RL永'久#`免(费看小d8说Q

  虽然我不能够直言我们能够走得长长久久,可是我至少能够陪你死同穴,陪你黄泉同走。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顾惊蛰一扫昨日的阴霾,吃的笑眯眯的。紫琰因为接着石乳的缘故,昨晚有些睡得不好,不住地打着哈欠,好像吃着吃着就会睡着一般。

  顾惊蛰见她总是对着自己的碗,不朝其他地方伸筷子,连忙撇开自己的饭碗,开始为她夹这个夹那个,忙得不亦乐乎。紫琰嘴巴里塞得鼓鼓的,遇到好吃的就朝那道菜多瞧瞧,顾惊蛰那个机灵啊,当然就多夹几筷子了。

  天动给田七夹东西的筷子抖了一抖,朝桃夭小声说,“这,就算是和好了?”

  桃夭微微一笑,“这哪里是和好了,这明显是更上一层楼了,你就等着被闪瞎眼睛吧。”

  说是这么说着,桃夭和天动却还是很欣慰地看着二人和好,之前的时候两人那么不冷不淡的样子,看得周围的人都很是难受。两人一个有情,一个有心,偏偏因为一些莫名的事情而搁置不前,如今能够说明白,确实是不容易。

  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事情,还是那株镇魂草。天动现在还是吃好喝好,没有任何异状,可是桃夭心里还是隐隐担心,越是正常,爆发出来恐怕就更加严重。

  不过这急不来,紫琰说这镇魂草需要用灵泉长期养着,如果顺利的话,大约在一个月期限到之前,就能够养育出来。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足够田七读完一本千字文,足够桃夭的肚子又吹大了一圈,足够让所有人的心都勾得高高的,昂起脖子,等着镇魂草养出来。

  只是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镇魂草还没有养出来,天动却先倒下了了。

  那日晚上,天动正在替桃夭按着脚底板,按着有些浮肿的小腿。桃夭捧着个小碗,咯蹦咯蹦吃着青果,时不时酸的眼泪都出来了。

  天动和桃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突然眼前晃过了一道重影,脑袋里天旋地转。看着天动动作一顿,桃夭敏感地发现了,连忙问道,“天动,天动,你怎么了?”

  脑袋里的眩晕还在不断加重,天动强撑着,想要安慰着桃夭一句没事,可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天动一头栽了下去,彻底失去了意识。

  天动突然昏迷,让桃夭有些方寸大乱,不知道如何是好。紫琰将天动安顿好,又在床边挂上了药囊,可以凝神静气,顺顺心神。

  打点好一切,紫琰站起身,见桃夭还在忧心忡忡地望着,不禁开口安慰道,“桃夭,你别担心,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状况了。天动这病来的凶猛,能够撑到现在,早就大大超出了我的预计。”

  虽然话是如此,可是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话的小和尚,如今静静地躺在床上,让桃夭还是有些怅然。

  “现在距离一月之期只剩下三天了,你也不能够大意。”

  见桃夭一颗心都放到了天动那里,紫琰叹了口气,拎着药箱离开了。

  这三天里,大家都过得有条不紊,药王送来的铁花已经备好了,镇魂草经过这么久的孕养,也已经没有问题了。就连田七都很懂事,没事的时候就到房间里陪着天动,和他说话,让他快些起床和自己玩。

  三天里,桃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搬来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天动,时不时和肚子里的小家伙说说话。现在这种不可抗力的感觉让桃夭非常惶恐,她觉得什么都不能窝在手里,不能够掌握住。她不知道提前将孩子生出来会怎么样,会不会让孩子胎死腹中,会不会母子同时丧命。

  她也不知道,这三天里天动会不会撑过来,会不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失去了呼吸。

  这些她都不知道,可是她除了继续下去,别无他法。

  想了想,桃夭从口袋里掏出了之前的那把折扇,这还是天动从前画给自己的,说好是画自己的小像,他却偷工减料,画了一枝含苞待放的桃花。

  “小和尚,我们还没有去看过桃花呐,你瞧,现在外面都已经是开满了红桃,你若是到时候不好起来,桃花谢了,就瞧不见了。”

  喃喃地说着,桃夭捧着折扇愣愣发呆,时而忘忘窗外的桃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桃夭!”

  听到紫琰唤自己,桃夭回过头,瞧了瞧她。

  紫琰站在门口,朝她摆摆手,“喂,你忘了做件大事了!”

  被紫琰不由分说地拉到了街上,几日没有来这街上,洛阳城里还是热闹非凡。在街上走着,桃夭拉了拉紫琰的袖子,问道,“你说的大事是什么?”

  紫琰正在人家卖糖人的摊子上徘徊着,好不容易买来个八戒的糖人,吃的可欢快,“我说,你这个娘亲也太不负责了吧,你家小崽子出生的时候不要穿衣服,不要买红绳吗?你要是想让他光着的话,我反正是没意见。”

  紫琰的话倒是提醒了桃夭,之前她本来想去置备这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不过因为月份还不太大,就暂且搁置了,可是到了后来紫琰来了,说要提前引产,桃夭更是没有那个心思买东西,便一直拖到现在了。

  两人去了成衣铺中,挑最软最漂亮的小衣服,买了一套又一套,这些都是苏州里著名的绣娘绣的,上面绣着今年的生肖,小老虎虎虎生威,看上去分外讨喜。

  买好了东西,成衣铺子的伙计热心地说,“夫人这日子将近了吧,咱们城里有身孕的女子,都会去前面的慈航菩萨那里求求签,保佑孩子平安健康地出生,两位要不要也去试试?”

  听到伙计这么说,两人俨然是动心了,东西暂且放在了铺子里,向伙计问了路线,便真的去了。如那小伙计所说,这小小的寺庙里都是怀着孕的女子前来,脸上都带着即将为人母亲的喜悦。

  在排着签的时候,紫琰替自己等着,桃夭则是去了一旁的信堂里晃了几步。这里有个卖些小玩意儿的摊子,摊主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看到自己,伸手朝自己招了招手。

  桃夭见她喊自己,便不疑有他,走了过去,“老人家,你喊我?”

  老太太点点头,笑眯眯地从架子上取了个银串子,放到了桃夭手里,“小姑娘,这是给娃娃戴着保平安的,你拿去吧。”

  桃夭瞧着手串精巧,上面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看上去很是可爱,便准备掏出钱袋付钱。岂料那老太太一摆手,拦住了她的动作,“小姑娘,这是老婆子的一点心意,不收你银子的。我瞧你面上有些愁苦,似乎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这人呐,总是会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尤其是你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要让自己多开心些,孩子也会长的漂亮。”

  握着手里的银串子,桃夭一笑,“多谢您吉言。”

  老太太为人热心,桃夭也乐得和她多聊聊天,学学孩子出生后要注意的东西,算得上是满载而归的。在摊子上挑了个系在脚上的小桃核儿,桃夭按照田七的大小买了一个,放了半块碎银子在摊子上,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