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动瞧了一眼,紫琰恶狠狠地说,“小光头,我告诉你哦,要是你不好好地对待桃夭儿,我可不会放过你!为了给你折腾这些东西,老人家都累得不行了!”

  天动傻乎乎一笑,抹了抹头上的汗。

  “顾大,顾幺,麻烦你们把石头送到我房里去。不行了,我浑身都黏糊糊的,先上去洗个澡。”挥了挥手,紫琰转过身,上了二楼。

  从刚刚开始,顾惊蛰就没有说话,紫琰也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只是和其他人说话。见到紫琰上了楼,顾惊蛰叹了口气,“那什么,我也先上去了,掌柜的,上几坛好酒来!”

  看着顾惊蛰孤零零地走上了楼,桃夭眨眨眼,望向了天动,这是怎么回事?

  天动捂着手,凑到桃夭耳边小声说,“刚刚一路上都是这样,都微妙一路了。”

  顾幺手一抽,将石头扔到顾大手上,凑过来贼兮兮地说,“嗨,这有啥微妙的,不就是咱们王妃和王爷闹了点变扭吗,这个很正常,几个月里常常你争我吵的。”

  顾大被压得够呛,手趔趄了两下,才算是扶稳了石头。见顾幺朝自己讨好地笑笑,顾大也不恼他这丢三落四的性子,一同加入八卦中,“不过这次有点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桃夭和天动同时问。

  顾大深沉脸,说,“之前是主子耍流氓,惹得神医生气,这次是神医生气,主子才耍流氓的。”

  其他三人同时哈了一声,“这又有什么不同了?”

  顾大还想继续说,就听见楼上传来一声轰天巨响,门被用力踹开,接着是顾惊蛰的怒吼,“顾大,顾幺,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我上来!”

  见主子发飙了,两人也不敢再多说,哼哧哼哧搬着石头就上去了。

  桃夭见状,再想到昨天紫琰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忧,“小和尚,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事啊?”

  拍了拍桃夭的背,天动摇摇头,“他们两人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才行,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或许话讲明白了,他们两人就又会和好如初了,就像咱们两个似的。”

  脚步一停,桃夭斜着眼睛瞧他,有些笑意,“像我们一样?”

  天动咧着嘴傻笑,“嗯,就像咱们似的。”

  话是这么说,天动心里还是如雷鼓一般,就怕桃夭这时候不答应。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桃夭噗嗤一笑,握住了天动的手,“他爹,走吧,我又饿了。”

  这一声喊的天动是神清气爽啊,感觉从天灵盖到脚底板都通了一般,握住桃夭的手,脆生生地诶了一声。正准备上楼,突然听见桃夭诶哟了一声,捂着肚子低下腰来。

  刚刚正式荣升他爹的天动吓得一愣一愣地,连忙凑上前问,“桃姑娘,你怎么了?”

  过了好半天,桃夭才抬起头上,额头上都出了一层淡淡的汗。喘匀了气,桃夭用力踩上了天动的脚背,犹不解气地说,“还问,还不是你这好崽子做的好事,踹得我都喘不上气了。”

  摸着肚子,桃夭轻轻地给了他一下,像是对着小东西教训了一下似的。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是偷听了爹娘的对话,知道桃夭和天动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自己在里面是欢腾了起来,折腾得桃夭就不好受了。

  天动炸了眨眼,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突然福至心灵,激动地说,“他,他,他,他动了?”

  “是啊是啊,你这小崽子估计是睡醒了,正在这儿找存在感呢!”

  话没有说完,肚子里的小家伙就像是在印证自己的存在一样,突然又是一脚,疼得桃夭诶哟了一声。

  看天动想动又不敢动的样子,桃夭无力地笑笑,拉过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我不知道他还动不动了,你可别太期待啊!”

  摸着凸起的小腹,天动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眼睛里亮晶晶的,生怕自己会碰坏他一样。这种感觉桃夭熟悉得很,小家伙第一次胎动的时候,自己也是吓得够呛,以为孩子会从肚子跳出来一样。到了后来,这小家伙又一直没有了动作,害得桃夭又是惊讶又是失望的。

  不过这次小家伙很是给面子,似乎是知道天动是自己爹爹一样,不一会儿就开始在桃夭肚子里开始十八般武艺。感受着自己手掌下的动作,似乎有一条透明的红线缠了上来,将自己和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小家伙牵绊到了一起。

  天动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鼻子酸酸的,这种亲情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个小生命留着自己和桃夭的血液,在一点点的长大,不久后还会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喊自己爹爹,喊桃夭娘亲。

  轻轻地摸了摸桃夭的肚子,天动佯装着生气的样子,小声说,“瞧你这不老实的样子,以后出来之后,看爹爹打你屁|古。”

  小家伙很不给面子,对着天动的手心就是一脚,然后又没有了动静,估计是缩成一团睡觉去了。

  直起身子,天动将桃夭搂进了怀里,语气里满是虔诚和感激,“桃姑娘,小和尚何德何能啊!”

  偎在天动怀里,桃夭笑了笑,“是啊,何德何能啊。”

  漫天的神佛啊,如果你现在正在看着我们,请你好好记住,我们正在如此虔诚地跪谢你,感谢你没有让我错过面前的这个人。如果可以的话,无论白云苍狗,无论碧落黄泉,请不要让我同他分开。

  房间里,紫琰正在专心致志地抽取着钟乳石上的乳液,即使紫琰加了些药物,这乳液滴的还是非常缓慢,一个时辰下来,才不过漫过了茶碗的底部。不过紫琰倒是不急,这可是天赐的好东西,光看乳白色的色泽,就知道不是凡品。

  正在聚精会神地瞧着,突然听到了门外匡匡的敲门声。紫琰头也不抬,直接问到,“谁啊?”

  外面无人应答。

  紫琰以为是来送东西的小二,便回了句,“东西放在门口,你走吧!”

  岂料过了片刻,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并且越来越急促。

  紫琰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开门,却见到满身酒气的顾惊蛰站在门口,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小神医,对不住,这东西只能够你自己来拿。”

  紫琰疑惑,“什么东西?”

  “我仅有的一辈子。”

  话说完,紫琰愣在了那里,终于回过神来,心里却是酸苦到了极点,“顾惊蛰,你丫就是个混不吝!”

  昨晚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不是已经做出了拒绝的姿态了吗,何必现在还来说这些扰人心神的话。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不再去想他,回到从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时候,为什么这时候又来招惹自己?

  看紫琰想要关门,顾惊蛰连忙出手阻拦,结果手指被门缝用力夹住,疼得他嘶嘶直抽气。紫琰也吓了一跳,连忙打开门,抓住他的手一看,发现顾惊蛰三只手指的指节处都肿了起来,不禁心疼不已。

  拉他进了房门,紫琰赶紧找出自己的小药箱,拿出药来小心地为他涂上。下手力道重了一点,顾惊蛰故意抽了口气,紫琰立马小心翼翼地朝伤处吹气,小模样可招人疼了。

  顾惊蛰的自制力彻底崩溃,一把抱住紫琰,恨不得揉进自己怀里。紫琰手里还举着药膏,呀地发火了,“喂,姓顾的,你快放开我!”

  “不放,说什么我都不放!”顾惊蛰倔脾气上来了,跟头犟驴似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反正你都是说我是流氓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流氓讲道理的?”

  紫琰被他弄得怒极反笑,“你这算是彻底不要脸了?”

  “要是不要脸了你能够从了我,这脸我不要了!”顾惊蛰将她搂得紧紧的,喃喃自语道,“你真的是我冤家啊!”

  紫琰心里也酸酸的,“都说我是冤家了,你还不快点放开我!”

  顾惊蛰闷闷一笑,“我要是放开你,那就真的是全天下最大的傻子了。”

  将紫琰从怀里拉开,顾惊蛰神情无比严肃,一字一句地道,“紫琰,我现在真的是十分正经地和你说,你嫁给我吧,要不我嫁给你也成,我一定会活的长长久久的,即使是不能够死在你后面,也绝对是个最帅的老头子。”

  噗嗤一笑,紫琰抬眼瞧他,“你能不能不犯傻了,你见过哪个老头子帅的?”

  顾惊蛰故作惊讶地说,“这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吗,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和我一起过到七老八十,到时候你就相信了。”

  9最#新/章节*上$3酷3~匠w网&!

  看他说的这么认真,紫琰突然就笑不出来了,神情带着淡淡的悲伤,“顾流氓,你现在才二十岁,而我都已经一百二十多岁了,我们在一起,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顾惊蛰摇了摇头,无比认真地说,“昨晚我已经问过阎罗王了,他说我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因为太短命没有实现这段姻缘,所以现在来补偿。”

  一百年前的时候,那时你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少女,在西湖边的小摊上买支簪子,年轻憨厚的小摊主看得眼睛都发直了,脸颊红透。只是等他回过神来,紫衣少女已然不见,他无数次想着再遇到的时候,一定要鼓足勇气上前,可是这一等,就是一辈子。

  再后来,物换星移,一眨眼又是几十年。你还是这个模样,去了苦寒的长白山,为了采那一株百年的野参。山脚下的书生见了你,登时一见倾心,不顾众人的反对,去了长白山上采参。他想着,只要采到了山参,就来向你提亲,请你嫁给他。只是他太单薄,在山里寻找了三天三夜,再也没有出来。

  “小神医,你一定不知道,我喜欢你,比你知道得还要早得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