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动本来就是第一次喝酒,根本没什么酒量,不过是仗着一时意气强撑到现在。迷迷糊糊间看到桃夭,不禁嘿嘿一笑,接着立马捂住自己的耳朵,委屈地喊着疼,疼!

  揪着这祖宗的耳朵,桃夭让身边的小二帮忙,一同扶着他回了房间。天动酒品倒是好,让脱衣服就脱衣服,让洗脸就洗脸,乖乖地钻到被子里,立马就睡着了。

  坐在天动旁边,桃夭真是好气又好笑,觉得天动和肚子里这个年纪也差不多大了。手里握着热毛巾,轻轻地擦着天动的脸颊,脖颈,帮助他减少一点酒热。长长的发尾垂到了天动的脸上,痒痒的,惹得他伸手挠了挠脸上,嘟囔一声“桃姑娘”,又翻身睡过去了。

  噗嗤一笑,桃夭脸上露出小小的酒窝,整个人因为怀了身孕而变得更加柔和,闪耀着淡淡的亲和感,比从前惊鸿楼时更加好看了几分。

  轻轻捏住天动的鼻子,有意逗弄他,看着他皱巴了一张脸,桃夭轻声地说,“你啊,就知道折腾我,看你酒醒之后怎么办!”

  说是这么说,桃夭还是慢慢站起身,去厨房中,打算为他熬些醒酒汤,等他待会醒来给他喝下去。

  再看这酒桌上,比房间里的一派温和要热闹多了,简直是鸡飞狗跳。顾惊蛰可不是天动这种酒量空空的,从小是边疆里烧刀子泡出来的,不说是酒量深似海,轻易说醉也不容易。这半坛子酒下去,酒意被勾出来不少,脑子里还是清明着。

  不过瞧着紫琰气鼓鼓的样子,顾惊蛰眯了眯眼睛,无比夸张地扑到了紫琰怀里,叫着我晕了我晕了。紫琰看他和牛皮糖似的,黏在自己身上就撕不下来,简直气得想要跳脚。

  “呀,顾流氓,你做什么呢!”

  “小紫琰,我头疼,快给我揉揉~”

  一巴掌呼开他的大脸,紫琰咬牙切齿地说,“你别给脸不要脸哈,赶紧麻溜地给我起来!”

  诶哟一声,顾惊蛰那叫一个虚弱,整个人被巴掌转了半圈,一下子又把紫琰揽进了自己怀里,抱得满满当当,“小紫琰,你这样可不对,怎么好欺负酒鬼呢!”

  一个故意装醉,一个手足无措,闹得是不可开交。天大地大,酒鬼最大,顾惊蛰好好地吃了几口嫩豆腐,美得他心里都冒泡泡了。

  面红耳赤地捂着自己的脸颊,紫琰眼睛都变得通红通红,就和小兔子似的,看上去无比可怜。这下子顾惊蛰也不敢闹了,几分醉意立马跑光,手忙脚乱地哄起来,“紫琰,紫琰你别生气,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就这么不正经,你别哭啊!”

  用力眨了眨眼睛,紫琰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娃娃脸都鼓了起来,“我才没有哭,我可不会为你这个流氓哭的!”

  搓搓手,又是耸耸肩,顾惊蛰叹了口气,“诶,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这个人,一有点什么就习惯闹,闹起来又不知道个分寸。要是你真觉得哪里不好了,打我骂我我都不在乎,就是千万别委屈了。”

  直勾勾地看着他,紫琰觉得心里酸酸的,简直像是泡在醋坛子里一样,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真是,太难受了。

  眼泪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要钱一样往下掉,连成了珍珠一样的细线,还有几滴掉到了顾惊蛰的手背上,惊得他一下子站起来,“别哭,你别哭啊!”

  紫琰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哭起来,又是气恼,又是丢人,干脆蹲在地上,将脸埋在臂弯里大声哭起来,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顾惊蛰弯下腰瞧着她,只能围着她伏低做小,好话说了一筐又一筐。

  好不容易抬起脸,紫琰两只大眼睛哭的红肿起来,把顾惊蛰心疼得心都皱起来了。委屈地扁扁嘴巴,紫琰一贯单纯的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悲伤和难过。

  “顾惊蛰,你闹我了,好不好?我年纪大了,经不起风浪的,我就该在我的百花谷里待着,等我什么时候死了就算完了,也有可能你死了我还没有死掉——”

  胡言乱语的,紫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是心里乱糟糟的,想要宣泄出来。

  顾惊蛰蹲在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什么都不说,淡褐色的眸子里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单手抬起了紫琰的下巴,顾惊蛰轻轻靠近她,在四目相交的时候,温柔地覆了上去。

  紫琰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觉着那股辣辣的酒味儿在唇缝里游走,似乎让她的意识都醉了一样。可是在辛辣之后,淳厚的香甜味儿又慢慢溜出来了,让她有些懵懵的,不知道是推开好,还是继续好。

  在紫琰做选择之前,顾惊蛰帮助她选择好了,率先离开了她。

  这个清浅而安静的亲近,开始得那样快,结束得也那样毫无预兆。

  m酷匠}{网永久b免Tn费看小M说◇

  顾惊蛰由上而下地看着她,而后转过身,推门离开。紫琰抱着膝盖蹲在房间里,看着大开的房门,看着门外紫蓝色的天空,看着上面朦朦胧胧的半弦月。

  不知道为什么,紫琰突然想到了年少时的自己,那距离现在,大约都已经百余年了吧。那时的人不同,物不同,可这天这月,总还是相同的。在书房里,紫衣的少女躺在摇椅上,捧着本书卷念啊念,上面说的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可是总还是有那么一句话,是说道了心里的。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

  他日你若走,我必临洲献酒,且送东风。

  天动这一睡,昏昏沉沉的,特别是后半程,越睡越是沉,怎么都起不来。迷迷糊糊间,天动就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用力抬起眼皮,瞬间被大亮的日光弄得眯起了眼睛,眼里酸涩难忍。

  田七揪住他的衣摆,不住地晃起来,“大刺猬,你别睡了,太阳都晒到你脚丫子了!”

  慢悠悠地坐起来,天动扶着阵阵作痛的额头,朝田七说道,“好好好,我这就起来。”

  天动昨晚估计是自己睡热了,将衣服都扯光了,现在就剩了条亵裤。被子盖在身上,四下瞧瞧,天动没有瞧见自己的衣服,以为是自己踹到哪里去了,结果在地上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有找着。

  “田七,你能够帮我去柜子里拿件衣服吗?”

  田七乖乖地点头,迈着小短腿就跑到了柜子边,踮起脚拿起衣服。

  “大刺猬,给!真是羞羞,晚上睡觉都不穿衣服哝!”

  被这么个小豆丁给嫌弃了,天动真是只能一口血哽在嗓子里,拿起里衣就往身上披。等到衣服穿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田七噔噔噔地跑过去,一把打开门,“猫猫!”

  桃夭端着碗走进来,放到了桌上,“呦,咱们大酒虫醒啦,我还以为你要一睡睡上三天呢!”

  被揶揄了天动也不太好意思,只是摸着鼻子嘿嘿笑了笑。

  “好了好了,别杵在那儿了,来,把这醒酒汤喝了!”

  端起碗,天动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摸了摸嘴角,“谢谢桃姑娘。”

  “你是该好好谢谢我,昨晚给你喂完醒酒汤的时候,你那叫一个烦人,一半灌到嘴里,一半被你泼到了身上,害得我还千辛万苦地给你扒了衣服。”

  天动瞠目结舌地看着桃夭,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我衣服?”

  桃夭无辜地说,“是啊,你没发现自己早上起来没穿衣服吗,浑身湿哒哒的怎么睡觉?”

  天动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先是耳朵红,然后是脸红,接着整个脖子以上都通红,整个人似乎都能够冒气儿了。

  桃夭这才明白,这小和尚是害羞了啊,果真是皮薄得不成样子。坏心思起来,桃夭哪里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立马装模作样地说,“诶呀,你别害羞呀,反正你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瘦巴巴的,也没有几两肉。还是门口卖猪肉的老板看上去威武啊,看人家那一身横肉长得!”

  天动顿时泄了气,还有些不情愿,嘟嘟囔囔地说,“他那一身五花膘哪里好看了,我瘦是瘦,可是我劲儿大着呢!”

  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酸味儿,桃夭心情大好,捂住了腮帮子,朝一旁的田七说,“小田七,我牙好酸啊,你酸不酸?”

  田七摸不着头脑,左瞧瞧右瞧瞧,“什么酸哝,我怎么没有闻到?”

  故作惊讶,桃夭逗田七说,“呀,你不知道吗,你大刺猬可是开了醋作坊了,瞧这酸的!”

  一屋子里都是笑声,走廊外都能够听到淡淡的温馨。

  吃过了午饭,几人也没有闲着,而是直奔横玉山庄而去了。桃夭因为身子不方便,便没有跟去,而是带着田七,在客栈里等着他们回来。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桃夭就见他们赶了回来,走上前问,“怎么样,找到那灵泉了吗?”

  天动上前扶住她,“我们将它带回来了。”

  桃夭啊了一声,一头雾水,“这怎么带回来?”

  顾大和顾幺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两人手里还抬着一块钟乳石,紫琰放下了茶杯,指了指石头,“那灵泉不是什么水,是从这千年的钟乳石里流出来的好东西,只要有了石头,那灵泉还是能够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