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琰洗完澡,刚刚穿上里衣,就听见外面有咚咚的叩门声,接着传来了桃夭的声音,“紫琰,是我。”

  紫琰披上外衣,打开了门栓,就见桃夭捧着几件衣服走了进来。将衣服放到桌上,桃夭笑了笑,“我猜你没有带干净的换洗衣服进来,就给你送来了。”

  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紫琰说,“被你猜准了,我还真的忘记带进来了,正想着要不要穿脏衣服出去呢,还好你进来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拿起衣服,紫琰进到了屏风后,不一会儿就换好出来了。桃夭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热茶,为紫琰倒了一杯,“这洛阳虽然已经是春天了,还是在倒春寒,洗澡出来真是让人冻得直哆嗦。”

  捧着杯子,紫琰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舒服地呼出一口气。两人坐在房间里聊了几句,紫琰摸了摸头发,发现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便伸手拉了拉桃夭,“走,陪我去个地方。”

  桃夭挑了挑眉,却也不问,跟着她去了。

  两人到了后院的厨房中,单独要了个小灶,将伙计们赶了出去。顾大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只手上提着三只药罐子,外加好几袋的黄纸包。东西一放,紫琰说了句多谢,顾大便又不见了踪影。

  看紫琰卷起袖子,动手将那黄纸包打开,倒出了里面的草药,桃夭托着下巴,有些疑惑地瞧着,“你这是做什么,有人生病了吗?”

  “酷匠"网Nw首发L

  一边往罐子里倒水,紫琰一边没好气地说,“你还有脸说,你们几个小辈的成天不知道照顾自己,还要我老人家跟在后面忙来忙去的。喏,这是给你安胎的,这是给小光头养身的,至于这个,”

  指到了最后一罐,紫琰显得有些局促,支支吾吾地说,“是给那流氓补身子的。”

  桃夭捂着嘴偷笑,故意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流氓,流氓是谁?既然人家都是流氓了,你老人家也就不需要给他喝药补身子了吧?”

  呀地一跺脚,紫琰眼睛瞪得溜圆,“是给顾惊蛰的,成了吧!”

  把土罐子一个个都放到了小火上,紫琰举着把小蒲扇,蹲在那里扇啊扇,一脸的郁卒。

  桃夭在那里啧啧嘴,别看这老人家一百多岁了,这心性和人家那十几岁的小孩儿没有区别。想想也是,这么多年都是呆在百花谷里的,几乎也算是不食人间烟火了吧,和她相处起来,自己反而会不自觉站在长者的位置上,时不时就喜欢逗她炸炸毛。

  “好啦好啦,我不该在这里不识好人心,冤枉我们紫大神医了的。”桃夭坐到她身边,也学她拿起一把小扇子,轻轻地摇着前面的火,“这一路上,确实是辛苦你和王爷了。萍水相逢一场,能够为我们做到这个地步,桃夭感激不尽。”

  “呦呵,你这话说的很有内涵啊,”紫琰眼角一挑,“你和那小光头成了?居然用这种口气说话,就是道谢也该是他来说啊!”

  桃夭也不是什么喜欢遮遮掩掩的人,干脆一点头,“干嘛不成,孩子都给他生了,难道我还能放过他?”

  看桃夭这样理所应当的样子,紫琰居然没有贼兮兮地取笑她,反而自顾自地托着下巴,表情看上去十分复杂。火光跳跃着,橘红色的光映在紫琰的脸上,时不时就见她叹口气,恨不得叹到地底下去。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紫琰从来都是对什么都不上心的,心里只知道治病救人,怎么今天还泛起愁来了?

  拐了拐她,桃夭试探地问道,“怎么了,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

  支支吾吾了片刻,紫琰脸上有些发红,向桃夭说,“小夭儿,我问你件事情呀,就是,就是你会不会有种感觉,突然一下子心里会跳得好快,有时候又猛地咯噔提得老高,总觉得要从嘴巴里吐出来似的。还有啊,晚上的时候也像是失眠一样,辗转反侧的,做梦的时候还会哭会笑的。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啊!”

  看她着急的样子,桃夭这下真的不能忍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这样傻乎乎的样子真的好吗,一百多岁的人居然还能够单纯到这样,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桃夭清了清嗓子,“紫琰,这个病真的很严重的,我见过很多人都得上了这个病,过了几十年都没有治好咧!”

  “那我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掉了!”紫琰泪汪汪的,看上去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崽。

  “没事没事,这心病还须心药医,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要老实告诉我哦。”

  紫琰忙不迭地点点头。

  桃夭说,“你这样心律不齐,动不动就满脸通红,是不是只有见到某个人才会病发,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紫琰点点头。

  “见不到的时候想要见他,见到之后又想跑掉,明明心里想一个说法,嘴里说出来的又是另外一种,对不对?”

  紫琰又是点点头。

  桃夭眼珠子一转,精光一闪,看来紫琰这是开了情窍了啊,看着愣愣的样子,一下子就勾起了桃夭心里的那些坏心思。

  凑近了紫琰,桃夭小小声地问,“那我来猜猜,那个人是不是顾王爷?”

  “你怎么知道!”话一说完,紫琰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整张脸憋得通红通红。见到桃夭不怀好意的笑容,紫琰恼羞成怒,扭过头不肯和她说话了。

  拉着紫琰的胳膊,桃夭晃悠来晃悠去,“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要和你说解药了吗!”

  紫琰将信将疑地扭过头瞧他,桃夭认真地对她说,“你这是喜欢上人家了,无药可医,除非你移情别恋,不然这辈子就只能认了!”

  紫琰闷声不说话,只是将脑袋埋在肩膀里,露出了白皙的脖颈。过了好一会儿,紫琰仰头瞧着桃夭,闷闷地说,“桃夭儿,我是不是很坏。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他的祖祖祖宗了,他老是来招惹我的时候,我不但不生气,反而还会偷偷开心。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个坏到底的坏人。”

  想了想,紫琰解开了自己衣服上的盘扣,露出了半边肩膀,纤瘦雪白的肩窝里居然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刚刚才结痂,可以看得出来伤的很深。

  看着桃夭吃惊的样子,紫琰苦笑一声,“在天山的时候,我们抓到了那只仙鹤,正在取鹤顶红的时候,被它的爪子抓到,这伤是一半,另一半,在顾惊蛰的心口上。”

  桃夭愣在那里,半响都说不话来。她知道这一路一定是艰辛波折的,可是看到二人这样欢欢喜喜地回来,心里的那些愧疚和自责感也就浅了起来。如今这伤口就在自己眼睛下面,不禁让她酸涩不已。

  “且,你难过什么,我又没有怪你,我们是那种吃亏的主儿吗,临走前我们还把那仙鹤的尾巴毛都拔光了。”紫琰穿好衣服,眨巴眨巴看着她,“当时看着顾流氓满身是血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病没救了,可是我不打算和他说,等到将小光头救活之后,我就回我的百花谷,再也不见他了。”

  桃夭迟疑地说,“可是,你明知道顾王爷也是对你情有独钟的,你为什么不试着和他坦明心迹?这样离开,他说不定很难过。”

  紫琰嘟嘟囔囔着,顾左右而言他,“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要是顾流氓能够让我留下来,我就不走。”

  抚了抚眉心,桃夭显得很是无奈。可怜咱们堂堂大王爷,情路恐怕还坎坷着呢。遇到这么个属乌龟的老人家,一有事情就缩到壳子里,真是不容易啊!

  这边房间里,天动和田七,还有顾惊蛰正在吃着饭,突然顾惊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摸了摸鼻子,顾惊蛰就见到田七一张嫌弃的小脸,“顾顾真不好,这样口水都到菜里面去了,田七不想吃顾顾的口水。”

  哈哈一笑,顾惊蛰一把将田七捞到了怀里,可劲儿揉搓了一顿,“来,顾顾再给你啃一脸口水!”

  见到两人嬉笑着闹做一团,天动也在一旁笑着,“好了好了,别闹了,再迟饭菜都凉了。”

  从顾惊蛰怀里刺溜一下下来,田七仰着脸说,“我去找猫猫和紫紫,喊他们过来吃饭!”

  “去吧!”

  看田七出了房门,天动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端起了桌上的清酒,朝顾惊蛰一举,“顾大哥,小弟无功无禄,能够得到你和紫神医这样帮助,真是肝脑涂地都无法回报。请允许我借清酒一杯,廖表谢意!”

  “怎么,你不用戒酒了吗?”

  天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如今小弟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算不得是什么僧人了。”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顾惊蛰举起酒杯,哈哈一笑,“我说,你和我客气什么,干!”

  酒杯清脆地撞到一起,两人同时仰头,一饮而尽。

  “痛快!这一路都没有遇到能够陪我痛快喝酒的人,今天你我二人就喝个不醉不归!”顾惊蛰干脆拿起大碗,端着酒坛子满上,“天兄弟,不瞒你说,你谢我,还及不上我谢你的程度。若不是在路上遇到你们,我也不会半路捡到个小神医,还经历了这么多。兄弟,多谢你!”

  天动也学他,用大碗干下了半碗酒,摸了摸嘴角的酒水,“温大哥,那小弟就先祝你娶回佳偶,白头到老!”

  两人在房间里你一杯我一杯,喝得昏天黑地,等到桃夭和紫琰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醉得不行,小和尚更是抱着酒碗不肯撒手。

  一把揪起这六根不尽的小和尚,桃夭无奈地看了紫琰一眼,就见她也被顾惊蛰抱在怀里,挣脱不得,正急的直踹人。

  这两个啊,真是冤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