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在城里转了两圈,见酒楼里几乎都是满的,想想不如买了些卤味,一些特色小菜,带回到温府去吃饭。

  七喜快一步回到宅子里,已经吩咐厨娘煮了一锅什锦米粥,配着凉菜吃,味道那叫一个绝了。这温府的厨娘手艺在洛阳城里算是一绝,人家都喊她辣三娘,不光性格泼辣直爽,手艺也是别有一番川地特色,不止是光辣,什么味儿的菜都是入味三分。

  今天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中午时饭也只是吃了一点,桃夭早就有点饿了。喝了口粥后,桃夭的筷子抬起又放下,显得有些踌躇。

  这个卤味看上去不错啊,看着红彤彤的就够辣。

  呦呵,这个小菜闻起来够酸啊,到时候肯定满口生津啊。

  没错,此时此刻,咱们的桃大师发愁了,为了第一口到底吃啥好这件大事。

  这要是放到以前,那根本不是个事儿啊,吃啥都是吃不是。偏偏现在她肚子里还揣着一个,这第一口不适合这小祖宗的胃口,后面果断会吐的惊天动地。

  天动见到她一会儿皱皱眉,一会眨眨眼,心下好笑,夹了一筷子素菜放到她碗里,“第一口先吃点温热的垫垫吧,不然会不舒服。”

  乖顺地塞到嘴里,吃了下去,桃夭立马眼前一亮,有主意了,酸儿辣女,我得吃酸啊!

  别问为什么桃夭想要个男娃,反正她就是想。

  温无修见两人间的互动,不自觉微微发笑,一旁吃得满脸都是油,手上还抓着鸡爪的田七仰脸说,“咻咻你也羡慕吗,没有关系,让鱼鱼给你怀宝宝就好啦!”

  温无修已经习惯被田七各种童言调戏,干脆顺着他说,“鱼鱼不是担心我们都有宝宝了,就没有人照顾你了吗?”

  田七大眼睛忽闪忽闪,瞧了瞧一旁闷声不说话,脸都红得要冒气的言横玉,啊了一声,一口小牙都露出来,“我还是小孩子,你们当然会照顾我啊!而且我爹爹娘亲会照顾我的,顾顾也会,紫紫也会,你们就放心怀宝宝好了!”

  说完抓住鸡爪子,用力啃啃啃,田七心里还在想着,大人的世界真奇怪,搞得好像没有他们照顾自己就会不好了一样,诶,太受欢迎真是让人头疼。

  几人正在吃着饭,这时七喜从外面小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个小婢女。七喜抬眼瞧了瞧温无修,“爷,横玉山庄来人了,说是来找言庄主。”

  一句话一说,饭桌上登时冷了下来。

  言横玉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神色淡淡地说,“玉儿,来找我干什么。”

  那个唤作玉儿的婢女连忙上前,凑在言横玉耳边,低声说,“庄主,秦老夫人回来了,让您赶紧回去。”

  玉儿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但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那个本该在外面经商的秦夫人,不知道为什么提前回来了,又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来就知道言横玉在温府,特意派人来“请”。

  沉默了一会儿,言横玉摆了摆手,玉儿很识相地跟着七喜退了下去。

  拿起桌上的丝巾,言横玉擦了擦嘴角,“真是对不住,言某需要先回去一步了。桃姑娘,天公子我本已经答应赔你们三日,不过恕我无法依言了。那么作为补偿,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们一句实话,断魂草横玉山庄已经没有了,家父得病的那年,后院里的花草都被一场火烧光了。”

  说着,言横玉从腰间掏出一个小锦囊,递给了桃夭,“这是世上最后一颗断魂草,只是还在幼苗时已经枯死了。横玉山庄全靠后院的一口灵泉养着这些灵物但是现在灵泉已经干了,言某再无能为力了。”

  天动有些疑惑,就连温无修也没有听她说过。

  桃夭又问,“既然如庄主所说,灵泉已经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忽然就绝了,难道再没有法子复原了吗?”

  言横玉摇摇头,反而是天动接过了话,“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后院中确实有一处断泉模样,当时我在寻煞的时候,就注意到这断泉,这应当是有人故意为之,斩断了地下泉元的上涌,渐渐也就干枯了。”

  温无修一怔,福至心灵,看向了言横玉,果然见她一脸讶异和阴沉。这灵泉枯了的时候,言横玉还不开心了好一段时间,自责自己没有看护好山庄里的灵物,没想到居然是有人背后搞鬼。

  和天动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了猜测。

  见几人不说话了,言横玉复又开口,“我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算盘,只是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打这个主意。今日你搬来了平南王,我拿不出,他日便是皇帝来了,我横玉山庄依旧拿不出来。”

  桃夭已经趁这个时候检查了袋中的返魂草,虽然枝叶枯黄,且非常瘦小,但看得出言横玉保存得很好,连根须都十分完整。不知道这样不成年的返魂草留给药王和紫琰那里,能不能让小和尚起死回生。

  小心地收回袋中,桃夭向言横玉说,“庄主,多谢你的慷慨解囊。”

  随意说了句无事,言横玉便站起来,打算往后面的厢房走起。脚还没有迈出,言横玉还是转过了身,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伸来的,油腻的小爪子。

  田七对于自己脏兮兮的爪子一点不知道,只是傻兮兮地望着言横玉,“鱼鱼,你不吃饭了吗?”

  大人说话一副严肃脸的时候,田七都会很懂事地在一旁吃自己的鸡爪子,直到他们起身,才会开口说话。

  言横玉离开了横玉山庄,在眼前蒙了一层清纱,朦朦胧胧的,别人见到以为是眼睛受伤了,而不会疑惑为什么有人闭着眼睛走路。半张脸几乎都被蒙起,反而让言横玉看起来更加轻逸出尘。

  谁会想到,这样一张脸孔下,没有一双灵动的双眸呢。

  田七手里的鸡爪子都没有心情吃了,只是张着嘴呆愣愣地看着她。腮帮子鼓了鼓,又使劲鼓了鼓,终于忍不住,一把扑上了言横玉的怀里,“鱼鱼,真好看!”

  原谅小娃子蠢萌的世界,虽然之前还嚷嚷着要讨厌小白花姐姐了,可是真正相处起来,他们能够敏锐地发现你是真的对他好,还是对他坏,和言横玉相处了这么几天,田七已经早就忘记之前的偏见,将她划到娘亲,桃夭,紫琰之后喜欢的小姐姐了。

  摸了摸田七的脑袋,言横玉难得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玉白纤长的手指在田七脸蛋上摸了摸,轻声说,“真软乎,就像剥了壳的水煮蛋似的。”

  低下头,言横玉在田七耳朵低语了一句,接着摸了摸他的脑袋,转身进去了。温无修哪里会让她一个人离开,连忙跟在后面,借口帮助她整理东西,一同去了后面。

  刚刚还坐得满满当当的桌子,如今只剩下天动三人大眼瞪小眼。桃夭见四下无人,方才问田七道,“田七,刚刚鱼鱼和你说什么了?”

  田七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唔,鱼鱼说要是能够见见我就好了,还说我肯定很可爱。”

  反正田七不懂是怎么回事,知道是夸自己的就成了,于是继续美滋滋地吃鸭翅去了,一口咬下去,诶呀,辣!

  天动和桃夭对视了一眼,都有些闷闷不乐。言横玉看上去没有那么孤傲,也不像外面传言得浑身都是鬼气,她也是开心了会笑,遇到喜欢的人会变得很温柔。

  即使是他们这样相交不深的人,也愿意拿出返魂草这样贵重的东西,却不愿意别人记得她的人情。

  “小和尚,要是可以的话,我们让紫琰给她治治眼睛吧,横玉山庄那么多药材,肯定有办法的。”桃夭说。

  天动叹了口气,“看吧,如果言庄主一直不肯同意,我们怎么说也是枉然。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大麻烦没有解决。”

  那个秦夫人,来者不善啊。

  酷◇Y匠,。网首R发

  看着言横玉收拾着东西,温无修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够愣愣地看着她。其实言横玉根本没有带什么行礼过来,一件一件地收捡,还要一直思索着是不是什么忘记了,天知道,她也希望能够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终于,温无修还是没有忍住,一把攥住了言横玉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横玉,你不能回去!”

  言横玉低下头,“为什么?”

  一句话问出来,温无修半个字都答不出来。

  他要怎么说呢,说你那个推心置腹的秦夫人不怀好意,千方百计地想要害你性命,说你这一去,说不定就会深陷龙潭虎穴,说我真的不放心你这样离开。

  这样的话,从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想要说了。可是总在理智被冲昏的前一秒钟,硬是压了下去。横玉山庄就是言横玉的全部,比她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自己哪里有理由去一较高下?

  听到温无修无言以对,言横玉叹了口气,抽回了自己的手。心里的那一点点涟漪,再次平息了下去。

  蓦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充满了呼吸。

  “横玉,横玉,你嫁给我吧。”

  温无修闭着眼睛,一狠心终于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只要你嫁给我,我就有无数个理由和信心,让你留在我身边。

  当年年少,温无修跳起来,还够不着自己房门的门框,连言横玉也是常常笑着的,一双眼睛里透亮明净,就像是上好的古玉一般。他们常常跑到洛阳城外,趁着三月天,放一只纸鸢,时而高,时而低,伴随着少年时清脆的嬉笑声,简直美丽得像一幅画。

  常常玩的晚了,温无修就偷偷带着言横玉,钻着学堂后面的狗洞,然后被前面一脸严肃,吹胡子瞪眼睛的先生抓住。手里的纸鸢被遗落在了墙外,听着墙里一阵阵讨饶声,不断地喊着。

  “先生我错了!错了!我再也不偷偷带着横玉出去玩儿了!”

  少年脑袋上还带着几个被敲出来的包,跪在孔夫子面前念着《论语》,正念到十几遍的时候,就感觉身边凑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子,还没有张开的脸庞上,却已经透露出了几分倾城的颜色。

  朝他俏皮地眨眨眼,少女捧着一本线装的《论语》,放到二人面前,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夹着的是一本小画儿书,画着孙猴子大闹天宫的样子。

  听着祠堂里传来的背书声,一阵大一阵小,还不是蹦出几个欢快的音节,书房里的先生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八字徶小胡子,“老了啊,老了啊!”

  手上的毛笔落下,纸上的那张小画已经依稀见到了样子,少年少女站在草地上,天上的纸鸢遥遥高飞,一旁落下了几行小字。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终于念完了一百遍《论语》,尚是年少的温无修哑着嗓子笑了笑,一旁的言横玉也跟着傻笑。心里砰砰直跳,只是在那个年纪还不能够解释,也不能明白,可是冥冥之中,却还是脱口而出。

  “横玉,等你十八岁了,我就娶你吧。”

  言横玉眼睛里发出了璀璨的亮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似乎是一种誓言一般,两个人都清晰地记在了心里。用力吸了口气,温无修凑到了言横玉脸颊旁,轻轻地浅啄了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