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无修和言横玉一头雾水,低头瞧着张着大眼睛瞧自己的田七,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小家伙嘱托他们照顾,温无修自然是夹着些他喜欢的菜放到碗里,温柔地说,“田七,我们先吃着,待会他们救回来了。”

  言横玉继续斯文地吃着碗里的饭菜,没有什么表示。温无修一边给田七夹菜,一边又要给言横玉夹菜,几乎没有什么菜送到嘴里。一旁的小二送菜过来,不禁一乐,“哟,没想到啊,这小娃娃真是放在哪里,哪里就般配的不行!”

  田七似懂非懂,咬着小饭勺嘿嘿直笑,留下言横玉和温无修同时尴尬地撇过头,没有说话。

  桃夭和天动上了岸上,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闷头走路。走了一会儿,天动瞧着眼前竖着药字旗子的店铺,终于忍不住问道,“桃姑娘,我们为何要来这里?”

  桃夭颇有深意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你不是知道了吗,肚子里这个最近闹腾得厉害,我当然要来药庐里抓几服药,回去好好安安胎。”

  看着桃夭微微隆起的腹部,天动皱眉,问,“肚子里的孩子,姑娘要留着?”

  桃夭定定地看着他,怒极反笑,“怎么,你不想留?那真不好意思,我要留下来,非留不可。”说完,桃夭扭头进了药庐,只留下一个清瘦的背影。

  等在大厅里,天动撑着下巴,愁云满面。他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嘴笨,自己当时问的意思,只是想说要是桃夭不愿意受累,他不介意将孩子流去,如果桃夭愿意留下来的话,自己当然会承担起父亲的责任。

  至于怎么娶,天动一时还没有想明白,他自己还不到二十岁,下山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对于这一切情情爱爱都还如同稚子一般。何况,何况他现在已经时日无多,剩不下多少时间补偿他们。

  想到这里,天动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想到身边也响起了一声叹息,和自己的重叠起来。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年轻刚健的农家汉子坐在自己身边,同样是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

  那汉子看天动瞧着自己,便指了指前面闻诊的房间,“兄弟,你媳妇也在里面呢?”

  天动眨眨眼,点了点头。

  汉子一拍大腿,哈哈一笑,“我也是,我媳妇也在里面呢!诶,这肚子里的娃娃真是要了我的命了,自从怀了小东西之后,我家那口子脾气是成天见长,我在家连气都不敢大喘嘿!”

  絮絮叨叨念叨了一通,汉子却止不住嘴角的笑意,一口的白牙都露了出来,“不过要我说,媳妇怀着二身子也是不容易,我家那口子脾气又硬,小腿肚子成夜成夜地抽筋,一口饭都吃不进去,偏偏还不肯服软,一点都不告诉我。”

  天动想到之前桃夭面色苍白的样子,不禁也慌了神,他哪里知道怀孕还有这么多的辛苦,“这位大哥,你家夫人的这些症状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法子吗?不瞒你说,我家,我家那夫人也不太吃得下去。”

  “嗨,这有啥,关心关心媳妇儿又不丢人,瞧你脸红的,”汉子十分热情,将怀孕时候的一些注意事项都告诉了他,有些偏方也不吝啬,全都说了出来。天动听得直点头,找了纸笔匆匆地记下来,想着回去要去照顾桃夭。

  汉子微微一笑,打趣天动说,“小兄弟,咱们这辈子也就为了家里的几口子,好好照顾着,保准你也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说完,前方的垂帘被掀了起来,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子走出来,汉子连忙走上前去,帮忙扶住了她。那女子没好气地望了丈夫一眼,带了几分嗔怒,“就是你,我说我没事,你非要我到这里来,又花了不少银子吧?”

  汉子嘿嘿傻笑,搂住妇人低声说着话,走出了药铺。天动看着他们的相处,虽然那妇人一直埋怨着,但两人间甜蜜的样子,着实让人羡慕。

  看着手上记得密密麻麻的纸,天动有些怅然。且让他自私地想想吧,如果自己能够活过二十岁,那时候大概肚子里的小娃娃也已经生了出来,如果不能够回去苦禅寺,或许自己也能够这样拥着桃夭,一同享受着天伦之乐。

  如今已经到了他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那些他一直在逃避,一直在躲藏的东西,在自己心口一直跳跃,不停乱窜的念想,总需要给它一个解释。

  为什么他现在有了活下去的贪念,为什么他开始期待着以后青山绿水的日子,为什么这一切的猜测里,都用桃夭的身影。

  在这一点上,桃夭远远比自己果断,比自己直白,喜欢就是喜欢,想念就是想念,爱恨嗔痴怨,全都说得明明白白。可惜自己念了这么久的经,颂了这么久的佛,却到了现在才看明白这个道理。

  因爱古生怖,因怖故生忧。

  要不是自己早就已经不自觉间动了心,深深陷入了这万丈红尘里,又哪里来了这三千愁死,剪不断理还乱。

  低头不知道多久后,桃夭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昂着下巴瞧着自己,“天动,你随我来。”

  桥上春波绿,惊鸿照影来。

  走在桥洞下,这里又是另一番天地,幽静而清闲,多得是些闲人在下面闲逛着,看上去悠然自得。找打了块光滑的平整石头,桃夭坐了下来,任由微风出起自己额前的碎发。

  不自然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桃夭想到了刚刚那大夫的话,大夫说这小家伙非常健康,反倒是她自己有些虚弱了,要多补补身子才好。听到这里,说要将孩子打掉的想法,又瞬间烟消云散了。

  果然啊,怀了孩子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敏感易怒了很多,明明打算好,要将他生下来救天动一命,可是偏偏听到那人问的话,一股子极酸极难受的感觉涌了上来,甚至头脑发热,想着不要也罢。

  轻轻地抚摸着肚子,桃夭没有抬头,却在心里悄悄地说。

  小崽崽,眼前的人就是你的父亲,你瞧,他是不是长得可好看了。只是等你生下来之后,你就不能够再见到他了,你只会有一个爱你的娘亲,而没有爹爹。

  抬起眼,桃夭望着天动,“小和尚,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有了身孕,那么我们干脆就今天说明白吧。紫琰曾经说过,救你需要阳命的孩子,那日在门外你也听到了一些,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在阳时出生,那么他就可以救你。”

  天动这才恍然大悟,眼里满是心疼,“桃姑娘,我不值得你这样。”

  嗤笑一声,桃夭却也不知道是在笑人还是笑己,“是我愿意这样做的,你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更不需要内疚。话说在前面,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会直接带走,你我二人死生不复相见。”

  站起身,桃夭心力交瘁,疲乏地说了一句,“回吧,他们还在等着我们。”

  没有迈出两步,桃夭的手突然被人拉住,手腕上的一圈烫的吓人,几乎要烧到了人心里。天动整个人现在阴影里,将什么东西塞到了桃夭手心里。

  桃夭摊开手心,一只明晃晃的银手镯躺在上面,叮叮当当的小铃铛轻轻一动,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小小银手镯上,还刻着福寿双全几个字,谁家里要是有了新生的小孩,都会买上一对给孩子戴上,求个吉利。

  眼里满是戏谑,桃夭冷笑着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我要将孩子带走,不舍得了?还是你担心我会一生气将不要这孩子,不救你的命了?”

  像是想要将这么久时间以来的胆战心惊,战战兢兢,全都一并说出来一样,桃夭胸脯重重地起伏着,昭示着主人有多歇斯底里。

  她不是不知道天动的为人,他从来都不会像自己说得这样卑劣,可是自己都是不服输,她就是不舍得啊。

  天动任由桃夭将自己说得如此不堪,依然一言不发,只是深深地看着她,眼里全是缱绻。

  动了动嘴唇,天动突然笑了出来,如同佛前拈花一笑,温柔而虔诚。

  “桃姑娘,如若我说,我喜欢你,我想要娶你呢?”

  看着他黑亮的眸子里,自己一副呆愣住的样子,桃夭心里低语,真是傻透了。这哪里有二十几岁的样子,还不如人家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只是这一句话,几乎让她的心魄都飞了。

  没有等到桃夭的欣喜,桃夭的回应,过了几乎有几个甲子那么长的时间,天动等到的却是桃夭的凄然一笑,如同这在秋雨中滴滴答答被打湿的落花,绝望到了极点。

  “小和尚啊小和尚,你可知道,哪怕是你从前那样直言拒绝我,也抵不上这句话伤我万分之一。”桃夭眼里头一次带了泪,星星点点,让一双桃花眼都渗着伤痛,“是,我喜欢你,可是我不是这种为了让你娶我,无所不用其极的人。我救你是我的事情,我生下这孩子,也是我的事情,但这两个都不能成为你喜欢我,你娶我的原因。”

  天动没想到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连连摇头,慌张地抓住桃夭的手,“桃姑娘,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的!”

  握住了紧抓住自己的手,桃夭毅然决然地推开,抽出了自己的手,冷冰冰地说,“你究竟是喜欢我这个人,还是喜欢我对你好,对你不顾一切?如果你是因为我这样拼尽全力救你,那么真抱歉,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天动眼里满是恫痛,“桃夭,你信我,信我!”

  我确实想要为你披上凤冠霞帔,为我们的孩子戴上长命百岁锁,想要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对不起,我做不到了。”

  "酷p匠网jz正j,版*首*~发

  桃夭想流泪,还是忍住了,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人就是这样善变的东西啊,从前只想着,只要这个人喜欢我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都足够我欣喜若狂了。可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我不得不确信,这一点点就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怜悯。

  这个孩子来的太是时候,也太不是时候了。如果在没有孩子之前,或许自己会不假思索就答应,随他策马天涯,四处为家。

  可是她现在不光光要为自己考虑,还是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他有资格拥有一个爱他的父亲,而不是爱他的恩人。

  强压下眼里的酸涩,桃夭微微一笑,“小和尚,我们都不是缺了情爱就不能活的人,这件事我们不必再提了。如果你真想要做什么,就帮助我一起抱住这个孩子,让他好好地出生,然后救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