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横玉扶额的表情,桃夭噗嗤一笑,“喏,这个样子多好,非要和平时那样,简直像个石头人做的,真是亏的温捕头还愿意贴着你。

  言横玉皱眉,“桃姑娘,话不要乱说,我和无修不过是世交好友而已。”

  桃夭得意一笑,“我又说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言横玉自知自己说的急了,便不再说话,扭头不说话。

  桃夭看着她难得有几分生动的表情,不禁微微一笑。自从怀了小东西之后,桃夭总觉得有什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似乎整个人都柔软了很多,看人看事,也包容了很多。

  吃完了最后一个青果,桃夭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水珠,“虽然知道我说这话不合适,不过你总比我们这些局外人看的明白,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珍惜眼前人,不要等到时候晚了,再后悔啊。”

  房间独留下一个人,木门被风吹得微微作响,言横玉发呆了半天,突然凄然一笑。

  既然提起要去洛阳湖上游湖,哪怕是一时兴起说的话,大家却都是一拍即合的。温无修私心里,想让言横玉离开庄子后,能够放松心情,多去外面走走,而小田七更是没话说,差点没有激动地半夜没睡着。天动左瞧瞧,右瞧瞧,见大家都欢喜得很,便也不插言说什么了,应和着说一同去。

  俗话说,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如果打算出门的话,是不存在到了天色亮透或者正午才出发的。虽然他们一行人出门只是以游玩为主,不过还是难得起了个大早,天蒙蒙的时候就出了门。

  温家和言家不愧是洛阳城数一数二的富家,昨日说要画舫,今日就已经找到了一艘精美华丽的单层大船了。船夫也不需要在外面找,温无修直接在家中的仆人中招了两个划船能手,再带上七喜和几个侍从伺候,便坐上了船出发。

  若说这洛阳城里的湖水,那必定是要数这万山湖。万山湖湖如其名,湖水一衣带水,从万山中穿过,却又不失大气磅礴,许多外地人闻名而来,想要见识见识万山湖的风光。一行人坐上了船,慢慢向着湖心驶去时,朝阳已经微微探出了脑袋,金光一片。

  这洛阳游湖,最好看的就是在万里无波的湖面上,朝阳缓缓升起,万丈霞光披在湖面上,真真是一个波澜壮阔,半江瑟瑟半江红。天动桃夭和田七,初见这美景,不自觉微微哇了一声,言横玉虽然看不见,不过她也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光打在身上,嘴角带起了淡淡的笑意。

  泛舟湖上,一边吃着清爽的素食,再加上两杯果酒,湖面上的微风一吹,简直是让人神清气爽。就连天动这般不近酒色的人,也痛快地喝了三大杯,感受着清甜的果味。

  不过众人都在享受难得的闲暇时,桃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先是天动,从昨天起,就开始时不时地偷瞧自己,被自己抓个正着后,居然也不闪躲,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脑袋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再就是田七,这小家伙不仅不黏着自己,要和肚子里的小弟弟说话了,居然还撅着嘴巴,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这真是让桃夭捉摸不透了,她是何时得罪这两个人了?

  想来想去,关键还是在这小家伙身上。

  眼珠子一转,桃夭心里想着就开始动手,抓住一个糕点塞到田七嘴巴里,直接将他拖到了船舱里面,不理会他一个劲地唔唔着。

  四下瞧瞧都没有人,桃夭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家伙,“田七,我问你,你是不是和大刺猬说什么不该说的了?”

  哀怨地拿下嘴里的糕点,田七瞄了一眼,发现是自己喜欢的桂花馅,想想还是大大地咬了一口。一边咀嚼着,田七含含糊糊地说,“猫猫不诚实,我才不要和猫猫说话。明明和我打勾勾,说小弟弟的事情要保密的,居然还和大刺猬说,田七很不高兴的!”

  桃夭眉头一皱,“什么,我和他说什么了?”

  田七眨眨大眼睛,“就是小宝宝的事情啊,大刺猬和我说,猫猫你已经把秘密告诉他了,不就是肚子里有小宝宝的事情嘛?”

  听到田七无辜的话,桃夭只觉得脑袋里一阵发蒙,狠狠咬了咬牙,桃夭咬牙切齿地暗忖,好,好样的,你个小和尚,居然有诓骗小孩的一天了,真是够可以啊你!

  正在外面和温无修说话的天动,突然鼻头发痒,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天动四下瞧了瞧,心想着田七去嘘嘘,怎么还不回来呢。

  在后面将田七的腮帮子捏了个够本,惹得小家伙小脸都红彤彤的,凄婉哀怨地说自己做错了,再也不告诉天动事情了为止。

  心满意得地拍了拍手,桃夭也不恼了,反正现在米已成炊,自己生气跳脚也没有用,何况这还是那小和尚该发愁的事情,自己管那么多做什么。夹起田七,桃夭胸有成竹地走了出去。

  画舫沿着湖岸,一路划过去,大约到了午饭时分,便停靠在一处的码头上。将船和前面的码头一锁,连成了一块,几人便上了岸,去那岸边的酒家中打尖。

  找了家不算大,却也胜在干净热闹的客栈,几人在二楼包了个雅座,坐了下来。小二见一桌上的人穿衣都富贵的很,男有才女有貌的,立刻跑过来,笑呵呵地问,“几位客人,不知道你们想吃点什么?”

  温无修作为主人家,当然是代为问话,“你们这儿都有什么招牌菜?”

  小二麻溜地说,“咱们天然居,最出名的就是湖三鲜,全是早上从湖里捞出来的好玩意儿,再加上咱们这特色的小野菜,虽然比不上城里大酒楼的阔气,那也是原汁原味的嘿!”

  “好,那就给我们来一份湖三鲜,再配两个荤菜两个素菜,一份给小孩吃的点心。”

  小二利索地记下,退下去没有一会儿后,就将菜全都布齐了。

  言横玉轻轻嗅了嗅,大约猜到这桌上都是水产为主,自己眼睛不能视物,吃这些多刺多骨的东西不方便,便将筷子转了转方向,向那些素菜夹去。

  横玉山庄里的厨子都是在江南聘来的大厨,手艺不说一绝,那也是拿得出手的。吃惯了山庄里的精细食物,猛然吃下这酒家的新鲜野菜,清爽鲜美,加上天然去雕饰的一些苦味,倒是让言横玉微微点头。

  is更.~新vB最◇快r上、酷匠Y网Dg

  筷子还没有落下,言横玉就感觉自己碗里多了东西,接着就传来温无修温和的话语,“我瞧这湖三鲜做得还干净,给你来一些尝尝,若是不喜欢,吃两口就放下吧。”

  温无修心细,知道言横玉不方便吃这些,又不愿意在天动和桃夭面前说明白,便轻描淡写地说是尝尝鲜,也不至于让言横玉觉得心里不舒服。

  田七吃那鱼肉吃得满口香,桃夭和天动两个人喂他一个都不够,见到温无修说话,也似模似样地朝言横玉点头,“鱼鱼,这个很好吃哦,你尝尝看!”

  准确地夹起碗里的鱼肉,言横玉轻轻放到嘴里,吞咽下去后,才缓缓开口,“嗯,不错。”

  就在几人吃得愉快时,二楼上上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少,看起来像是父女两。小二看起来和他们很是稔熟,搬来两个椅子,让他们在中间的空地坐下。

  老人家拿下了背后背着的胡琴,细心地擦了擦琴弦,笑着朝周围的客人说,“各位大官人,不知道今日有没有想要听得小曲儿,也好让我们爷俩为你们助助兴?”

  周围的客人看来都熟悉这对卖唱的父女两,也不觉得打扰,有的继续吃着,有的熟客则是大声地点了一段春江花月夜。

  老人家点点头,示意接下了这首曲儿,便朝一旁一直低头不说话的姑娘说,“来,咱们走一个!”

  那姑娘生的只有十五六,长得清秀,眉眼间倒是有些直爽的味道,让人觉得非常顺眼。听着父亲起调,姑娘咦咦了两声,简单地拉了两句嗓子,就开始唱起来。不一会儿,姑娘清亮婉转的声音盈满了整个二层。

  谁家今夜扁舟子?

  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原本桃夭他们这一桌是继续吃着的,听着这姑娘哀而不伤的曲调,加上外面涌动的万山湖,还真有些应景的味道。田七鼓着腮帮子,滴溜溜地瞧着人家唱歌的姑娘,吃东西都是天动给他喂进去的。等到中间停歇的时候,还使劲儿地鼓着自己的两只小爪子。

  桃夭放下了筷子,想了想,将坐在自己身边的田七提起来,扔到了温无修和言横玉中间,“田七,你先和温捕头还有言庄主吃着,我和小和尚去有点事情。”

  温无修问,“有什么事情,不如吃过了再说吧?”

  问话间,桃夭已经站起身,拉着天动向着楼下走,“不用了,我们待会儿就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