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桃夭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脑袋里先是呼啦一声,下巴骨咔哒一声,眼珠子提溜一声,弄得她只想诶哟一声。

  苦笑了一声,这小和尚真是自己的债啊。

  明明两个人只有过那么一次欢好,偏偏就直接一次中标,肚子里多了个小肉球。之前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得一个阳命的娃娃,现在可好,连思想准备都不需要做了。

  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

  ☆酷W匠网I唯、M一V,正版,/其~s他都o是盗Z、版

  抓住不断想要往自己肚子上凑,美名曰想要和小弟弟打招呼的田七,桃夭正色地瞧着他,认真说,“田七,我要和你说件事。我有宝宝这件事,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说,尤其是不能告诉大刺猬,知道吗?”

  田七仰着脸,眨眨眼睛,“为什么啊?”

  桃夭故意板着脸,“你要是告诉了别人,肚子里的小宝宝就会被人偷走,也不会有人喊田七哥哥了哦!”

  事实证明,小孩子对于这种证明自己已经长大的念想,可以上升到执念的地步了,一想到唯一一个会比自己小的娃娃会不见,田七急得呀了一声,脑袋和小鸡啄米一样点啊点,“田七肯定不会告诉别人的,大刺猬也不说!”

  拉住田七的小拇指,两人勾了勾,这事就算是应下来了。

  找了个借口将田七支开,桃夭目送他离开,随即将大门关上,顺着房门滑坐了下去。

  心里心乱如麻,桃夭什么都不知道,呆呆地望着远方。

  这几天,桃夭明显有些不对劲起来,常常吃着吃着,就咬着筷子开始发呆,喊她回神之后,不一会儿又开始发楞。天动问过她,不过桃夭都只是摇摇头,含糊地推脱过去。

  这天中午,桃夭依旧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白米饭,食欲厌厌。满桌上准备的菜色不说是富贵,那也是精致悦目。田七和天动都吃得不错,偏偏桃夭一点胃口都没有,甚至有一股股的酸味儿上涌。想到这里,桃夭连忙甩开了筷子,说了句出去一下,立马跑到后面。

  擦了擦嘴角的苦水,桃夭面色难看地靠在桌边,拿起了一旁的清水,用来清了清嘴里的酸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此桃夭偷偷摸摸出去找到了无数大夫,都被告知自己怀孕后,那些怀孕的症状通通表现出来了。除了脚开始浮肿,腿常常抽筋,扰得桃夭夜不能寐之外最最让她烦心的就是自己的孕吐反应,实在是让她吃什么吐什么,每天只能勉强喝些清粥。

  这样的孕吐反应因人而异,有的人过了头三月也就好了,可是像桃夭不仅没有一点减轻的态势,反而越演越烈。这样的后果,就是桃夭脸色越来越差,身形也消瘦下去,但肚子却一下子大了好几圈。

  瞧了瞧自己身上宽松的衣衫,桃夭一口气叹到了心底,之前的衣服已经不能够再穿了,可以明显看到身上的突出一块,还是自己之前嘱托七喜带自己去了成衣铺,挑了两件不太束腰的衣服回来。不过这才几天,已经有些紧了,可见孩子长得有多快。

  这还不是最快的时候,到了四五个月的时候,那是想挡都挡不住,任谁都看得出她是带球跑的了。不过在这之前,能够瞒还是要瞒下去的。

  田七曾经偷偷问过自己,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天动呢。

  桃夭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有些什么东西在慢慢变化,小和尚常常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关心超过了他该有的程度。

  她可以自信地说,如果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天动,那么天动一定会选择对自己负责,无论是还俗后迎娶自己,或者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几乎听起来非常不错。很可惜,却没有一个是她想要的。

  桃夭自负,自负自己不需要因为孩子,才能够得到小和尚的感情,可是她又深知,这个孩子非留不可。于是,她便陷入了这样两难的困境中,难以自拔。

  正在想着,桃夭就见到田七噔噔噔地跑过来,拉了拉自己的手,“猫猫,你在做什么呢,干什么不去吃饭?”

  笑了笑,桃夭答了声好,牵着田七去了桌上。

  刚刚落下座,就见到七喜捧着个小碟子走进来,一边吃,一边皱巴巴了一张脸。这一股子酸味就顺着风飘过来了,引得田七一把捂住了鼻子,“小丸子,你在吃什么,好酸啊!”

  七喜满嘴里都是口水,嘶嘶地吸着口水,“这是我从厨房小媳妇那拿来的,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哪知道会这么酸啊!喏,你们要尝尝吗?”

  天动闻了闻味道,都觉得自己嘴巴里开始口水泛滥,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吃。田七看那白白净净的盘子里装着小青果,看上去挺好看,便拿了一个送到嘴里,顿时一张脸皱巴到了一块。

  不断吐着小舌头,田七大眼睛都水汪汪的,“好酸!”

  这时候,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一看,就见桃夭手里抓着几个果子,正在十分认真地啃着,一边还吧唧吧唧嘴,回味无穷的样子。

  见到几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桃夭不以为然,继续从盘子里拿了一大把,“你们瞧我是干嘛,这果子还挺好吃的,你们不吃我可都吃完啦。”

  刚刚闻到这酸味,桃夭就突然觉得有了胃口,抓起来一尝,呦,味道还真不赖,酸酸甜甜的,连嗓子里的那股子反胃劲儿也少了不少。

  七喜一副搞不明白的样子,一会儿看看盘子里的青果,一会儿再瞧瞧吃得津津有味的桃夭,不禁疑惑起来,“这果子是给怀孕的媳妇吃的,她们就爱吃这酸的,可是桃姑娘怎么也这么喜欢?”

  咬着的动作一停,桃夭面无表情地放下,眼睛虽然有点恋恋不舍,还是昧着良心吐槽了一句,“刚刚不觉得,现在酸了。”

  七喜正巧也没有吃饭,天动便让他一起留下来吃饭。几人有说有笑地吃着,天动反而有心不在焉,捧着碗筷,时不时就往桃夭那瞧一眼,很是狐疑。

  别人看不冥币啊,但是自己却看得真真的,这不,桃夭捧着碗白米饭,眼睛却巴巴地瞧着那果子,然后才狠狠地咬下一口白饭,像是生气自己看得见吃不着一样。

  联想桃夭最近都有些不对劲,天动心里摇了摇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了。不过这么问桃夭,她百分百不会说,所以嘛,天动扭头,很是有深意地看着吃得欢腾的田七,就要从这个小东西身上下手了。

  晚饭过后,天动说是要带着田七一起去洗澡,随便在床上抄起几件衣服,夹着田七就往外跑。走进了书房里,天动伸头向外瞧瞧,确定四下无人,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田七一头雾水,看着天动眯着眼睛向自己逼近,还在那里傻愣愣地问,“大刺猬,不是说好要洗澡吗?”

  “那个待会再说,田七,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天动抱住田七,一把将他放倒书桌上,说,“最近,桃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

  田七一把捂住嘴巴,脑袋摇啊摇个不停。

  天动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知道?”

  田七大眼睛眨啊眨,显得分外无辜,“我爹爹说了,男子汉不能够说谎话。”田七捂住嘴巴,眼睛里却一直闪烁着好想说好想说的光芒。

  天动一眼就看明白了,是桃夭让他不要告诉自己的。想到这里,天动不禁有些气闷,到底是什么事情,宁可让田七都知道了,却不肯告诉自己呢。

  天动清了清嗓子,圈住了田七,有模有样地说,“田七,其实这件事情桃姑娘已经和我说过了,可是桃姑娘说,还有点事情她没有告诉你,所以让我来问问你,想不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可是我又不清楚你知道多少了,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就算了吧。”

  天动可惜地说着,还耸了耸肩,果然就见小家伙扛不住了,“哇,猫猫难道肚子里的不是小弟弟,是小妹妹吗?田七喜欢小弟弟哝,你要告诉猫猫,让她生小男娃吧!”

  田七抓住天动的胳膊,晃来晃去,却发现天动根本已经三魂去了七魄,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用力摇了摇脑袋,天动一把抓住田七,焦急地问,“田七,你再说一遍,桃姑娘她怀孕了吗?”

  老实地点了点头,田七说,“是真的,猫猫肚子里的小宝宝都三个月了,之前只有田七脑袋这么大,现在都长胖了好多的。”

  三个月,三个月,天动喃喃自语,那,不是正好就是在临州城的那一晚吗!

  这个消息如同一条大霹雳,简直让天动连缓一缓的空隙都没有,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间的。等到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坐在了小院子里,连鞋子被井水打湿都没有察觉。

  这个消息实在是让他无法反应过来,他明明是个和尚,却和女子有了不该有的纠葛,甚至有了一个流着自己血脉的小生命出现。这到底应该说是意外之喜,还是错上加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