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踌躇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温无修闷闷地说,“桃姑娘,天兄弟,这次是我害了你们啊!”说完,开始娓娓道来其中原由。

  这黑衣老妇,是自言横玉出生起,就跟在身边的乳娘。当年言夫人生完孩子后,身体虚弱,无力喂养女儿,便从庄子中家养子里挑了个奶水充足的新媳妇,喂养言横玉。人家说有奶便是娘,这话不是没有道理,言横玉自小便和这秦奶娘关系亲密。

  到了后来,言横玉眼瞎后,还是秦奶娘第一个发现,不离不弃地在言横玉身边照顾,言横玉后来干脆认下了她做干娘,让山庄中的人都称呼她为秦夫人。

  这么多年下来,她俨然成为了横玉山庄的第二把手。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话,言横玉基本上是言听计从,不会多做反驳。如果说言横玉是山庄明面上的主子,那么秦奶娘就是言横玉的主心骨。

  温无修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秦夫人对我一直都不太待见,从言伯伯去世后,我常常想去多陪陪横玉,都被她用各种理由拒绝。到了横玉看不见后,横玉自己也渐渐对我冷淡了起来,若不是这些年来我还坚持着去找横玉,可能横玉山庄就再也进不去了。”

  有心人被这样拒绝于千里之外,难怪温无修听到秦奶娘的名字,就变得这样颓唐了。

  天动见桃夭冲自己眨眨眼,明白她的意思,开口说,“温捕头,这次我们连夜过来,其实不仅仅是因为秦夫人逐我们出府的原因,还有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和你说明白。”

  接下来,天动就按照桃夭教导给自己的,面色十分凝重地说了今天山庄中解煞的事情,顺便不在意地提起,这秦夫人似乎态度有古怪,不愿意让言横玉与他们多接触,不让自己继续在山庄中查勘。

  桃夭这时轻描淡写地说,“不瞒温捕头,我还有一事有疑惑,这秦奶娘生的普通,却又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而且仔细一看,和言庄主的眸子似乎还有几分契合,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一起,而变得相像了呢?”

  最后一击扔下,天动和桃夭不再开口。

  温无修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静静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桃夭的一计,堵得就是温无修对于言横玉的心思,还有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只要说出言横玉正在危险之中,并且最大的绊脚石就是那个秦奶娘,那么接下来是成是败,就要看温无修的态度了。

  果然如同他们所猜测的,温无修坐不住了,用力拍上了桌子,“既然二位有心帮助横玉,那温某就是拼上一切,也要帮助你们回到横玉山庄中。至于那返魂草,温某人会和横玉说上两句,能不能帮忙,我就不能作保了。”

  桃夭和天动相视一笑,成了!

  温无修站起身,喊来了外面的书童,朝二人说,“这两日我需要准备准备,二位不放在温府中住下,等到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再一同去山庄中。”

  跟着书童回到了房中,依旧是桃夭带着田七在里间睡,天动留在外间的通铺上。躺在床上,桃夭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袋里一直在回想着那个秦奶娘的样子。

  这个人来者不善,仅仅是从那如同蛇信子般的眼光,就会让人不寒而栗。这就仿佛误入了他人领土一般,擅闯者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桃夭倒是没什么害怕,她要的就是那返魂草,管你是什么毒蛇,直接打上七寸,看你还能不能动弹。

  外间的天动也有些睡不着,手心里的伤口还有些麻麻的疼痛,接着外面的月光,天动看着自己的手心,不禁啧啧舌。桃姑娘确实是脾气够大啊,下手也厉害,要是像从前一样再加上几分功夫,自己这手心恐怕就得断上几根骨头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但不因为她的脾气而困扰,反而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因为桃夭这样敢爱敢恨,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反而更加庆幸自己能够遇到她,对的桃夭的坏脾气,甚至是甘之如饴。

  那时候的小和尚还不懂,这种浓浓的犯|贱感情,别名,叫做心动。

  这时温无修在洛阳城中的私宅,并没有和温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所以宅子算得上比较精巧,里面的仆人也是机灵活泼的。第二日起床,昨晚那个领路的书童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一张娃娃脸笑得十分讨喜,“小姐,公子,我家主人已经先行出门了,吩咐我来伺候你们用早饭,等到饭后,或许主人就能够回来了。”

  桃夭点点头,牵着还在晕晕乎乎的田七去洗漱。给小东西洗脸的时候,桃夭发现他眼睛有些肿起来了,大概是昨天哭得有些厉害了,眼睛还和小兔子似的。轻轻地用热水敷了覆,又给他揉了揉,桃夭不禁一阵心疼。

  被热水洗了把脸,田七也逐渐清醒过来,抬着小脸看着桃夭,有些内疚和不好意思。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田七软乎乎地说,“猫猫,我以后再也不闹了,不会惹你生气的。”

  “我并没有让你不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眨了眨眼,田七认真地说,“闹脾气不好,会给猫猫和大刺猬添麻烦,这样你们就不会喜欢田七了。”

  看着这人小鬼大的样子,桃夭手里的毛巾一下子盖上去,狠狠一顿揉搓,“我什么时候让你不闹了,不爱到处闹事的,那还是小孩子吗?不过我确实要和你约法三章,以后要是在不合适的场合,绝对不能够再这样不懂事了。”

  见田七忙不迭地点点头,桃夭微微一笑,“还有,就算你成天闯祸,东家抓鸡西家摸狗的,我该喜欢你还是喜欢,懂了吗?”

  田七嗯了一声,嘿嘿一笑,他就知道猫猫最好了,虽然他既没有去东家抓鸡,去西家摸狗,不过猫猫要是喜欢,他可以去把所有人家的鸡都给抓了的!

  不过这温无修一去就是去了很久,不仅仅是早饭后没有回来,就是在掌灯之后,还不见他的踪影。小书童噔噔噔地跑到三人的房中,送来了一张信封,说是温无修派人送回来的,瞧那上面的字迹,墨水还没有干透。

  抽出了里面的信纸,天动展开一看,只见到白纸黑字上只写了一句话。

  静候佳音。

  天动和桃夭相视一瞧,耸了耸肩,只等在这里等着了。

  虽然温无修不声不响地就把他们在府中晾着了,不过这个东道主做的还算是称职,吃喝全包,还派了专人带他们去游玩洛阳城,当然,也就是那个娃娃脸书童,七喜。

  田七对于这个和自己名字有一半相同的小哥哥,明显非常地待见,一脸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要叫七喜呢?

  七喜啃着馒头,一嚼一嚼的,活像个小松鼠般,因为我最喜欢吃洛阳城里的七喜丸子。

  七喜绝对是个超级不错的向导,洛阳城里大大小小的景点他都知道,更加了如指掌的,就是各个地方的小吃。常常刚到一个地方,他就开始话唠起来,巴拉巴拉地评价着这里的小吃,要是遇到他喜欢的,还会一边说一边吸着口水,直到天动有眼力见地为他买下来为止。

  这样吃吃喝喝,一路游玩,当他们一行人将洛阳城里里外外都玩得差不多的时候,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月里,温无修只寄回来两封信,只让他们莫急,其他的只字未提。

  不过天动他们也不怀疑,温无修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言横玉拿来开玩笑。

  房间里,桃夭解开了腰带,拉开外衣,对着铜镜里左边照照,右边照照,眉头皱的一道又一道。田七推开门,小跑进来,看到桃夭的样子,不禁疑惑地问,“猫猫,你在做什么?”

  “田七,你来了正好,”桃夭朝他招招手,“你来瞧瞧,我最近是不是吃胖了,怎么肚子都有点鼓起来了?”

  之前还以为是自己敏感了,可是桃夭发现连腰封都已经紧了几分,似乎小肚子也有点鼓起来了。看来都是七喜那家伙不好,成天带他们吃东尝西的,活活将自己吃出了小肚子。

  酷VO匠s网_r正版K;首。发K

  田七绕着桃夭看了好几圈,手捏着自己的小下巴,显得格外认真,“唔,腰直,背停,肚子鼓鼓,好奇怪喏!”

  知道田七从小跟着药王谷参学习过医术,桃夭也惊讶地啊了一声,“小田七,你别吓唬我哦,难道不是吃胖了几斤吗?我看我再去喝点荷叶水就好了吧,怎么就奇怪了!”

  田七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半天,想想还是抓起了桃夭的腕子,有模有样地开始诊脉。看他那好玩的样子,桃夭也打断,只是好笑地看着他的小爪子动来动去。

  收回手,田七脸上又是惊又是喜,两只小手一拍,呀了一声,“猫猫,你有宝宝了!”

  桃夭愣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艰难地咽了咽唾沫,桃夭反问一句,“田七,你可不能瞎说,你真的诊出来了吗?”

  田七无辜地点点头,“真的哝,是喜脉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