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倒在椅子上,两人已经累得额头上满是汗珠了,如今刚刚下过秋雨,天气凉爽都能够热成这样,可想这庄子里有多少不对劲儿的地方了。

  田七懂事得拿着手帕,帮着桃夭擦着额上的汗,心想猫猫可真辛苦,跟着大刺猬还要做这么多苦力活。

  言横玉这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做了这么多小动作,自己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发现。而且对方根本就是来者不善,压根就是要自己的命。

  想着刚刚天动说的,这人已经在庄子里埋伏多年了,而且连有些地方是在庄子刚刚建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做手脚的,那一定是自己横玉山庄中的旧人了。想到这里,言横玉不禁陷入深思,心里估摸着可疑的对象。

  擦过了身上的灰尘和汗渍,桃夭喘匀气之后,就该想着收租子的事情了,于是抬眼朝言横玉说,“言庄主,这山庄中说不定还有什么漏掉的地方,万一留在在那里,恐怕是后患无穷,不如让我们几人留下来,顺便可以再尽一尽心力。”

  她桃夭可不是这种乐善好施的主儿,做了事情,获得回报是人之常情啊。

  言横玉明白她的意思,微微一笑,“桃姑娘说的有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够忘恩负义,那么我就在这三日的基础上,再加上三日,如何?”

  田七的嘴巴撅得和小鸡屁|股似的,满脸不高兴,“小姐姐,你好耍赖哦,我们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都不肯让我们留下来住吗?”

  言横玉一脸无辜,“是啊,你们做了这么多事情,能多换来三日,还不知足吗?”

  见田七还要说话,天动摆了摆手,打断了他,“好了田七,言庄主说是三日,便是三日吧。我们先回房间洗个澡,这一身上的蜘蛛网和墙灰,我可不想再多留了。”

  不给小家伙愤愤不平的机会,天动一把扛上了肩,晃悠悠地走出了门。

  趴在天动的肩上,田七瞧着坐在椅子上的言横玉,一肚子地不高兴,自顾自地在那里念叨,“娘亲说得对,长得像小莲花一样的小姐姐都不是好姐姐,鱼鱼可不好了,还是猫猫最好!”

  搂着天动的脖子,田七还在一本正经地说教着,“呐,大刺猬,你以后要好好对待猫猫哦。虽然你媳妇总是凶凶的,还喜欢揍我屁|股,不过猫猫比鱼鱼要诚实多了,你还是好好喜欢猫猫吧!”

  桃夭佯装生气,“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成了这小和尚的媳妇了?再胡说,再胡说我可真揍你了!”

  两只爪子一下子护住自己的小屁|股蛋子,田七呀一声钻到了天动怀里,“猫猫你要是揍我,那就是承认你是大刺猬的媳妇了!”

  桃夭这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坏蛋怎么懂得这么多,什么奇怪的话都往外蹦哈!

  天动也忍俊不禁,偏偏田七和桃夭隔着他在那里斗嘴,弄得他两面不是人,只能在中间和稀泥,让两人不要再继续闹了。

  掳起了袖子,桃夭气哼哼地说,“小和尚,你把这小东西放下来,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训他一顿!”

  见桃夭真要上来,田七马上抓住天动的耳朵,急火火地叫嚷着,“大刺猬,快快护驾!”

  三人追逐打闹之间,一时没见见到后面的人群,一下子撞了上去。田七和天动来了个脑袋磕脑袋,疼得小家伙一把捂住了头,诶哟诶哟叫了起来。

  桃夭连忙赶上来,拉下他的手瞧了瞧,发现只是红了一些,这才没好气地说,“叫你疯,看你下次装成了满头包就好了!”

  再回头,看到被撞的那人,桃夭顿时有些停顿,而后才说了声抱歉。

  来人是一个身着一身黑衣的老妇人,年纪大约在五十多岁的样子,脸色硬邦邦的,还有几分阴沉的感觉。眼角很是平整,脸上也没有什么笑纹,看来平时就是这样死气沉沉的样子。

  听到桃夭的道歉,老妇人看来她一眼,没有说话,接着将目光落到了始作俑者田七和天动身上,黏在上面不再挪开。

  小孩子是非常敏感的,虽然他还不懂什么人情世故,但是他能够敏锐地发现面前人是好还是坏。老妇人的眼光明显是非善意的,甚至如果可以化形的话,那一定是两把闪着寒光的尖刀,直接冲着两人去了。田七捏着手指,低着头,小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天动看着他乖巧老实的模样,也不好再教训,只能讪讪地一笑,正想要说话,却听见那黑衣老妇阴测测吐出一句“小畜生”,说的要多清晰有多清晰。

  瞬时间,桃夭和天动的脸上一起黑了下来。

  田七长大了嘴巴,愣愣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小畜生是什么意思,但是老妇人语气里浓浓的厌恶感和恶意,他听得懂。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田七的两只大眼睛里顿时全是委屈的泪水,只能抽抽搭搭地靠在天动的肩上,不愿意再抬头看他。

  酷匠,网f正版E首@S发.

  桃夭皱着眉,语气冷得能够掉冰渣,“老婆婆,他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你何必口出恶言?他撞到你,该道歉我们都道歉,还请你口小积德。”

  冷冷一笑,老妇人眼里满是轻蔑和敌意,“小的没出息,大的也没有教养,一窝畜生还出来丢人现眼!”

  不理会他们难看的脸色,老妇人推开了两人,带着后面的随从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甚至在拐角处的时候,还回头瞧了一眼,鼻嗤了一声才走开。

  桃夭只觉得脑袋里一阵气血上涌,牙齿咬的紧紧的,就怕自己一个受不了就上前找茬了。天动摇了摇头,还是选择息事宁人,轻轻拍着还在哽咽的田七,没有说话。

  重重地关上大门,桃夭坐在椅子上,从包袱里抽出了自己的长鞭。折了一道又一道,变成了粗粗的马鞭形状,桃夭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一大一小,朝他们开口,“你们过来。”

  二人走到桃夭面前,小心地瞧着她,想想还是没有开口多言。桃夭看田七还有些微微啜泣,不耐烦地说,“田七,不准哭了!”

  田七眨了眨大眼睛,吓得打起了嗝,不过还是听话地憋住了泪意,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伸出自己的手,桃夭另一只手拿起了长鞭,朝着手心就是一下。这一下声音又沉又闷,可想她用了多大的力道。

  天动和田七瞠目结舌,眼睁睁地看着桃夭白皙的手心肿了起来,中间横了一道鞭痕,格外显眼。

  桃夭自己却像是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昂起下巴朝天动点了点,“小和尚,到你了,手伸出来。”

  伸出手后,果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掌心里火辣辣地疼,天动却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默默收回手。

  在一旁的田七傻眼了,身体先于脑袋行动,将手也伸了出去。

  “不够。”

  田七打了个嗝,颤颤地又伸出了另外一只。

  桃夭手里的长鞭竖起,偏偏还是在颤抖。看着有些害怕的田七,桃夭叹了口气,将自己受伤的手一下子护在田七的手心上,朝着刚刚的伤处又是一下,顿时伤上加伤,顿时就出血了。

  “猫猫!”大喊了一声,田七泪水跟洪水决堤似的,全都呼啦啦跑了出来,捧着桃夭的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桃夭瞟了他一眼,“哭什么,说了不准哭了!”

  天动连忙去找来了药箱,握住桃夭的手,为她开始上药,“桃姑娘,你这是何必呢?”

  桃夭切了一声,脸色臭得不得了,“刚刚那个老虞婆嘴里比人家粪缸还要臭,偏偏就是我们无理在前,不能够回嘴。反正现在该罚的也罚了,以后再见面,我一定要加倍还回来!”

  田七两只大眼泡里全是泪花,站在那里,仰着头嚎啕大哭,“猫猫!猫猫!”

  天动还在为桃夭涂药,只能单手拍着他的背,想要哄着他不要哭了,哪知道这小东西越哭越厉害,简直是想要淹了整个房间。

  “给他哭吧,这臭小子,不给点苦头都不懂事。”嘴上虽然说着,桃夭心里还是心疼的,心里更是坚定了想法,下次一定要朝那老虞婆骂个五彩斑斓才行。

  哭了一场,田七终于累得睡着了,只是睡梦中还不安稳,不时打个泪嗝,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桃夭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看着自己包成猪蹄的手,朝天动说,“小和尚,我手疼!”

  天动无可奈何地竖起了自己的猪蹄,说,“诺,这里还有一只呢。”

  “小和尚,你是不是觉得我脾气太差了,别人骂上一句就这么大动干戈的。”浓密的睫毛垂下来,让桃夭的眼睛下面留下来一圈阴影。

  天动憨厚一笑,“不会。桃姑娘就是这样的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我明白。不过下次我们还是换个方式吧,不然再抽手的话,可就不能够握筷子吃饭了!”

  被天动逗得一乐,桃夭剜了他一眼,“我知道我这个人风一阵雨一阵,但是该忍的我能忍,不该忍的,我要一点不差的都送还回去!都说相由心生,这个老妇人如此恶毒,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