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傍晚时,三人正在房中,就听见小二前来叩门,说是楼下有位温公子找。天动想应当是温无修找来了,便让小二请那人上来。

  片刻后,几人便见到身着便服的温无修出现在视野里,腰间也没有挂着刀,看上去和普通人家的贵公子没有两样。简单地打过了招呼,温无修落了座,问道,“我听顾兄说了你们的来意,不过恕我直言,这一趟,可能会让你们无功而返了。”

  “虽然我与横玉是世交,不过自从言伯伯和言伯母相继去世后,我们就没有过多的来往了。这几年来,横玉的性格越发孤僻,平日去她府上,也都说不了两句话。更何况那株镇魂草是言伯伯的心头爱,横玉是不可能会转手送人的。”

  见他一上来,就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地说了一通,桃夭即使明白他说的是实话,也有些不太高兴了,“温捕头,既然我们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自然是想好无论如何,也要见上言庄主一面。我们没有想要借着你和言庄主的私交索要什么,只需要你引着我们见上一面,剩下的事情你大可抽身不管。”

  这一通拐弯抹角的挤兑,让温无修有些下不来台,脸上神色讪讪,“姑娘真是能言善辩,温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提前与你们说一声。我也知道这镇魂草对你们意义重大,所以才不敢轻易怠慢。”

  天动见到两人初次见面就有些不合,立刻跳出来打圆场,哈哈地干笑两声,“温捕头你别放在心上,桃姑娘也是就事论事而已,以后的事情还希望你多帮忙。”

  这边柴火还没有堆满,那边小田七倒是不高兴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大刺猬你真没用,人家都凶猫猫,你还在这里笑哈哈的,丢人,真丢人!”

  咋咋呼呼地说完,田七冲温无修吐了吐舌头,你这无花果可真讨厌,顾顾可不像你这样小母鸡的肠子!”

  知道田七是想要护着自己,桃夭还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让他不要多说话了。田七不开心地扁扁嘴,拉着桃夭的袖子不松手。

  一开场就碰了大钉子,双方也都没有再交谈下去的意思,随随便便地打了几句马虎,温无修便站起身,“这一段时间衙门里都没有什么公干,明日一早就可以抽出时间陪二位去横玉山庄一趟。”

  天动也站起身,“好,那明早我们就在客栈中等候温捕头了。”

  温无修点点头,顺便朝桃夭和田七和煦一笑,桃夭倒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冷不热地回笑了一下,田七却有些记仇,就是扭过头不肯瞧他。

  几分尴尬闪过,温无修示意天动不必再送,自己走出了门去。

  桃夭手上无聊地逗弄着手腕子上的小木鱼,不太情愿地和天动说,“小和尚,对不住了,我不该一时嘴快。”

  天动憨憨一笑,“没事,姑娘说的对,我不生气。”

  故作不在乎地撇过头,“什么都姑娘说得对,姑娘说得对,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害你了?”

  天动傻笑,不说话。

  “你发没发现,这温无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桃夭神神秘秘地说。

  天动眨眨眼,“什么不对劲?”

  田七在一旁叹了口气,脆生生地来了一句,“大刺猬,你真笨!那个无花果肯定是喜欢那个什么玉的呀,不然怎么一上来就因为她凶凶我们?”

  “啊?”挠了挠头,天动楞乎乎的,“我倒是没瞧出来,只是觉得顾大哥交友不慎而已。”

  毫不留情地给了小和尚一个大脑蹦,桃夭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你啊,活了这么多年还不如这个小屁孩儿。先不说顾惊蛰看人的眼光怎么样,就是温无修这个人,也算得上是不错的,可惜就可惜在,护短护得太厉害啊!”

  qy最新章c9节cL上…0酷‘匠2E网:B

  说完,桃夭摸了摸下巴,颇有深意地说,“不过嘛,既然这温无修常常去找那言横玉,又这么护着她,只要咱们抓好了温无修这个大饵,不愁大鱼不上钩啊!”

  看着桃夭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天动和田七一脸不懂地瞧了瞧,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一个冷战。

  横玉山庄建庄不久,是言家家主言午,为了庆祝自己的独生女言横玉出生,特意在洛阳城外建起的别庄。说是别庄都是有些客气,这山庄比普通富贵人家的要大出好几倍,就连里面的东西都金贵无比。

  言午从前就是名动一方的富商,而且喜爱结交江湖人士,名声一直不错。自此女儿出世后,便渐渐不再出去跑商,而是在家中陪伴娇妻爱女。不过好景不长,在言横玉十岁那一年,言许得了急病去世了,没多久,夫人也跟着香消玉殒,留下偌大的家产给了言横玉。

  光是听到这一些,桃夭就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个言庄主的为人,一个弱质女流,又是从小父母双亡,能够将横玉山庄撑到现在,必定不是凡品。

  这还不算完,小二左右瞧瞧,见到周围没有人细听,压低声音继续说,“这言家小姐命可真苦,不光光是克死了父母,连山庄里都常常闹鬼,前几年还因为这事,让她成了瞎子哩!”

  闹鬼?死人?眼瞎?

  这几个关键词进了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总是撞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让桃夭和天动都不自觉怀疑起来。

  桃夭向小二问道,“温无修捕头不是与言家交好吗,凭他的本事,怎么不去帮帮那言小姐,就是抓抓鬼也是好的呀?”

  小二啧啧舌,“姑娘不是本地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曲曲。温三少爷确实本事了得,从前那言小姐走到一起,谁不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连之前言老爷在的时候,都有意思要让两人定亲呢。可是自从言小姐眼睛瞎了之后,性情大变,根本不让生人进庄子里,就连温三少爷,那都是不能多留的!”

  田七歪了歪头,“那个瞎眼的姐姐为什么不治眼睛呢,说不定会好啊?”

  “小娃娃你不懂,”小二故意说得恐怖,“这哪是一般的眼疾啊,我听人家说,言小姐是两只眼珠子都被人扣了出来,现在还是两个窟窿呢!”

  紧巴巴地咽了口口水,小二说,“二位客官,你们还是听我一句劝,别去那个鬼气森森的横玉山庄了,去不得,去不得啊!”

  天动掏出了块碎银子,放到了小二手里,“小二哥,多谢你了,你去忙吧。”

  接过银子,小二也不多说,识趣地走开了。

  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天动耷拉着脑袋,“桃姑娘,这回我又连累你了。”

  “嗬,你又怎么了?”

  “我现在可能是不好了,总是遇到这些妖魔鬼怪的事情,每次都要拖累到你。”天动想了想,“要不明天还是我一个人去吧,我皮糙肉厚的不怕,你就带着田七留在这里,也不会…”

  “喂喂喂,赶紧给我打住啊!”桃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这小和尚是不是香灰吃得太多,都产生臆想了?我从来就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何况我什么时候要躲在你后面?你别忘了,我虽然吃得饭没有你的多,好歹比你多活两年,不需要你担心来担心去的!”

  “就是就是,田七也要去抓鬼,大刺猬不好甩下我们!”

  第二日早晨,等到三人吃过了早饭下楼,就见到楼下已经停好了一辆马车。温无修挑开车帘,从车里跳下来,道,“还以为几位没有醒,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天动牵着田七,走过去,“真是劳烦温捕头,恐怕是比我们还要早不少吧。”

  “无妨无妨,我本来就习惯早起练功。”温无修低下身子,朝田七笑眯眯地说,“小娃娃,你好啊!”

  田七重重地点点头,“无花果,我好啊!”

  噗嗤,桃夭和天动不给面子地笑出来,这活宝,真是绝了!

  大约行了小半个时辰,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温无修率先跳下马车,挑开帘子,请他们下来。

  这是洛阳城的城郊处,周围没有什么人家,不过胜在风景如画,青山连绵,很是开阔。眼前跃然而出的,是一座大宅,飞龙檐,正红瓦,额匾上用金色漆墨书写了四个大字,横玉山庄。

  只是这庄子同旁人的有些不一样,虽然门前仍然是打扫得一尘不染,但干净得有些过了头,而且大门紧闭,更没有门房看守。这里就像是荒无人烟的废宅,难怪外人总说有些鬼气森森的。

  说了句稍等片刻,温无修走上前,拉住左边的铜环叩了两下,又拉住右边的扣了一下。

  随着门后传来窸窸索索的脚步声,紧接着,大门由里打开。一个年少的小童垫脚打开了门,见到是温无修,咧嘴笑了笑,“温少爷,你来啦!”

  没等到回话,小童见到后面的桃夭三人,脸上立刻绷紧,警惕得看着他们。

  温无修摆摆手,“这几位是我的朋友,他们是来找横玉有事的。”

  小童欲言又止了两下,想想还是放他们进来了。

  在外面时,桃夭已经觉得这庄子甚妙,如今真正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面看来,比外面更是好看。除去了那些精美的雕梁画栋,假山流水之外,这横玉山庄里奇花异草更是数不胜数,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花草都竞相盛放。

  桃夭看得高兴,却见到天动微微有些不适,破天荒地左右瞧着,像是觉得哪里不对一样。不过疑问还没有问出来,温无修已经在前方唤着他们,桃夭也就先放到心里。

  一路瞧着,过了九曲桥,就见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小亭子,一个白衣女子背对而坐,一头黑发如瀑垂下,身旁站着两个侍女在伺候。

  经过桃夭和田七一说,天动也不自觉关注起温无修来,果然,他一见到这女子的背影,眼里一闪而过一丝惊喜,想必这人就是言横玉无疑了。

  走到了亭中,终于见到了这白衣女子的正面。田七小小地哇了一声,凑在天动耳边说,“大刺猬,这个姐姐好漂亮哝!”

  确实,这言横玉一身白衣,黑发及腰,脸上什么妆容都没有画,偏偏有一股弱质风流。如果说桃夭是桃花,那么言横玉就是梨花,清浅自然,当然,如果没有那么点阴森的味道就更好了。

  有些吃味地戳了戳田七的腮帮子,桃夭用眼神问道,你个臭小子,见到漂亮姐姐就走不动道儿了。

  田七笑眯眯的,还是猫猫最好看!

  言横玉还闭着眼睛,眼角有一道淡淡的伤疤,像是被划破留下的,不过这样看起来,反而更添了几分妩媚。

  准确地找了温无修的方向,言横玉面无表情地说,“无修,我不是说过吗,不允许带外人进来。”

  即使她瞧不见,温无修还是歉意地抱了抱拳,“横玉,真是对不住,这是平南王嘱托我的,我便只好前来叨扰一番。”

  “不管平南王说了什么,那都与我横玉山庄无关,今日我是看着你的面子上,不将他们赶出去,还请几位自便吧,横玉恕不奉陪。”

  说罢,言横玉扭过脸,不再理会他们。

  听到她下了逐客令,天动有些犹豫,却见桃夭摆摆手,让他稍安勿躁,自己则是坐到了言横玉对面。

  桃夭微微一笑,道,“言庄主真是好雅兴,若是我没看错的话,这话应当是芍药中最名贵的千里醉吧?”

  在石桌上,正摆着一盆花,碧绿的叶子微微颤动,几个小小的花骨朵在绿叶中藏着。看来在他们来之前,言横玉正在料理着这盆花叶。

  “哦,没想到姑娘还能认出千里醉?”言横玉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语气里的敌意倒是明显少了不少。

  桃夭笑道,“这是当然。千里醉开花时不仅仅鲜艳欲滴,还有阵阵酒香味,香飘千里,光是闻一闻,都能够醉到一大片人,千里醉也就因此得名。”

  好似是故意安排好的一样,桃夭刚刚说完,一只嗡嗡飞的蜜蜂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似乎是被那花骨朵的香气吸引到,落在了尖尖角上。没想到没有停留一会儿,蜜蜂的翅膀微微打颤,就像是醉酒的醉汉一般,慢悠悠地飞起来,没两步就摔倒了桌上,再也起不来了。

  言横玉难得展颜一笑,“这傻虫儿,不知道千里醉沾不得吗。”

  抽出腰间的手帕,言横玉将那还醉着的蜜蜂包起,放到了后面的侍女手上,“待会它醒了,就放回后院去,别让它再挨着千里醉了。”

  桃夭挑挑眉,“这花尚还没有开,就已经这样芳香四溢,想必等开了之后,肯定能够艳惊四座。只可惜了,现在已经隐隐有了颓唐之气,就是能不能撑到花期,也要两说啊!”

  天动眨眨眼,怎么说?

  言横玉果然回话,“愿闻其详。”

  桃夭轻轻一笑,指了指花根处,“虽然叶子看起来还茁壮,可是根部已经微微有些蜷缩,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根本不足以支撑起枝叶的生长。言庄主平日照顾得细心,只可惜,千里醉要用最烈最淳的好酒培育,和普通的名花,不能同日而语。”

  说完这些,桃夭不说话了,故意吊着对方的胃口一般,只等着她回话。

  微微思索了片刻,言横玉抬头望她,“你能救得活它吗?”

  桃夭耸耸肩,没有说话。

  叹了口气,言横玉向一旁的温无修开口道,“无修,你记得和平南王说一句,他欠我一个人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