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动自己还是有些不习惯,皱巴了一张脸,“要不我还是换下来吧,这样太变扭了!”

  “诶诶,公子你这就不知道了,像吴胪和陈方这种贪官污吏,普通人去了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就是要这样震一震他们,不然他们怎么会说实话呢!”

  不给天动再拒绝的机会,顾幺一下子拍板,“公子就放一百个心吧,你今天就是朝中派来的钦差大臣,到时候只管绷着脸,其他的我一定帮你做全了!”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到了府尹府门前,声势浩大,吓得那门房两股战战,生怕一个不高兴就结果了自己。

  被恭恭敬敬地请进了房内,管家胡子颤巍巍地抖了抖,说了句请老爷出来,立马溜走不见。

  天动也没做过这种招摇撞骗的事情,坐在主位上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

  见到顾幺朝自己摆摆手,天动硬着头皮,想着从前见过惊鸿楼里那些有钱公子的样子,脚一夹起,脸色绷得紧紧的,只拿眼白看人。

  √看N正版章。节U上酷q匠Z网I"

  吴胪走出来一看,心里立马吓得直哆嗦,行了个官礼,“不知几位大人前来,又有何公干?”

  “这是咱们王爷的挚交,朝中的大理寺相国大人,特地来为王爷来查事儿的。”顾幺板着官腔说着。

  摸了摸额头上豆大一颗冷汗,吴胪觉得自己后背都湿透了,之前在无名庄给桃夭下药,只是想着解决一个碍事的人罢了,哪知道她居然又和平南王扯上关系。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干脆继续将计就计,想要借他们自己人的手斩草除根,没想到又被他们逢凶化吉,找到了自己头上。

  奈何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吴胪只能咬咬牙死撑着,“大人实在是折煞下官,不知道什么事情还要劳烦相国大人来查办?”

  天动不说话,冷飕飕地瞧着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顾幺古井无波地说,“我懒得和你多啰嗦,无名庄里面的人鱼,你是交代还是不交代?”

  吴胪听到他语气不善,知道是事情露馅,立马跪了下来,不住磕头,“下官,下官不知啊!”

  即使顾幺他们都比自己官大一级,但是吴胪知道松口就是一个死字,只能仗着他们还没有拿到证据,在这里僵持着。

  叩了叩桌面,天动终于舍得开口,“顾幺,上茶!”

  捧着杯清茶,天动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跪了一地上的人也不敢开口说话,就这么一阵一阵地耗着。其实天动远没有看起来淡定,他心里更加着急,现在只能等着无名庄那边传来好消息了。

  在天动前去拖着吴胪的人马时,桃夭,药王谷参,以及顾大等一众人马,一起动身去了无名庄中。到了庄门前,之前小山般的哑侍已经不见了,门庭萧索,看上去甚是诡异。

  桃夭上前,轻轻推了推门,吱呀一声就自己打开了。走进去一看,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安静的不得了。

  “我们不会来晚了吧?”顾大边看边问。

  桃夭瞧了瞧后面,“走,去地道里!”

  踹开了后院的院门,那件小书房里不再是那晚的满屋灯火,长长的雪绸垂下,仿佛是女子的长长衣袂,更像是吊死鬼脖子上那一道白绫。桌上的碗筷还凌乱地摆着,酒气未散,可那个白胡子老头,还有阿三他们,都不在这里。

  找到了之前那个地道口,顾大很有眼力见儿地准备好了三盏灯笼,一人给了一盏,一个接一个地往下走去。弯弯曲曲地地道走到了头,桃夭举起灯笼一看,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地牢的门打开着,里面的姑娘们却一个都不见了,再转向看到另一面的水池中,却漂浮着十几具尸体,身上统一穿着下人的衣服。谷参走上前查探,发现这些人已经死了没有一会儿,伤口里的血还没有黏起来,不过脸已经泡烂了,看不清长相。

  打开了他们的口腔一看,桃夭猛地瞪大眼睛,“不对,这些不是那些下人!”

  这些人的口腔里还留着舌头,那些哑侍自己见过,都是没有舌头的。赶忙抓起其中一个人的手,桃夭拉起袖子一看,上面鲜艳的红点刺伤了她的眼睛。

  “我们来迟了一步,那些姑娘都已经被杀了。”桃夭喃喃。

  “不,还不晚!”谷参猛地嗅了一口,捧起水池中的血水闻了闻,然后甩干净,“人没有死多久,那些人肯定还没有走远,我有办法找到他们!”

  “这池水里加了点小玩意,避免人接触太久皮肤水肿,不过这东西有点小毛病,就是味道不容易散,”谷参手里捧着个小盒子,里面躺着一只胖乎乎的大白虫,谷参往它脑袋前面放了点池水,那大白虫立刻开始扭动肉肉的身子,似乎是被冲得不行。

  不一会儿,那大白虫摇头晃脑了一阵子,接着调转了个方向,朝着北面直撞脑袋。谷参连忙招手,“走,往北去!”

  有了大白虫的帮忙,一行人果然发现了新鲜的车辙痕迹,不时还有水渍流淌下来。顾大命令士兵保护好桃夭和谷参的安全,自己则是先行一步,去拦截那些人的行动。

  等到桃夭赶到时,顾大手里正握着长刀,上面鲜血淋漓,看来刚刚结束了一场恶战。再看那群人,白胡子老头身边只剩下阿三和几个哑侍,团团围在巨大的木桶旁边,其他人都横尸当场了。

  桃夭走出了士兵们的保护圈外,讥笑着道,“老爷子,好久不见啊!”

  白胡子老头见到桃夭,显然有些诧异,像是很疑惑她怎么还会活下来。警惕地看着她,白胡子说,“我与姑娘素未谋面,何来好久不见一说?我与几个家丁在此行路,你们二话不说就杀了我的仆人,这要怎么解释?!”

  顾大手里的刀反手插到地上,上面的鲜血顺着刀身滚落到黄土上,“良民可不会随身带着刀剑,更不会见到拦路人就要灭口。趁着我现在还不算杀你,带着东西随我走,否则,后果自负!”

  白胡子老头知道这回跑不掉了,干脆来个鱼死网破,朝身后人大喊,“动手!”

  双方交战到一起,刀光剑影交错,不时有血光溅出。顾大身手不凡,一身硬气的功夫杀气毕露,可以说是遇佛杀佛,手下的士兵个个也是功夫了得,竟然没有让一个哑侍近身的。那白胡子确实有几分功夫,加入阿三蛮力大,勉强抗衡了一阵子。

  战局没有僵持太久,不一会儿白胡子就被制服住,几个手下也是伤痕累累。桃夭和谷参走到木桶前,用力掀开了桶盖,那三条人鱼正在里面游着,见到生人龇着牙齿直笑。

  谷参细细地瞧着,饶是他行医数十年,还是有些惊讶,“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太可怕了!”

  “药王,你能将她们变回普通人吗,到时候作证时如果她们能够出场,那一定可以让那些恶人被伏诛。”看着毫无智力模样的三条人鱼,桃夭有些于心不忍。

  白胡子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手心里的一颗暗器咻地投去了压制的士兵面上,一把夺过他的刀,就想要往桃夭背后扎去。只是还没有近身,就被一条长鞭缠住,使得他一下子脱了力气。

  收回手里的鞭子,桃夭什么都没说,站在那里,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即使她如今功力全废,她也永远不会是个任人宰割的废人。

  在天动喝到第八杯茶的时候,门外跑进来一个士兵,在顾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顾幺转身,用足以让在场人都听见的声音说,“大人,顾大他们已经从无名庄回来了,人赃并获。”

  天动喜出望外,挪了挪坐得硬邦邦大腿,“快传快传!”

  地下的吴胪一下子被抽去了力气,整个跌坐到地上失神。

  顾大压着白胡子走了进来,桃夭和谷参则是跟在了他们身后进门,天动眼睛一亮,傻乎乎地就想要朝桃夭笑,却见桃夭摇摇头,只要作罢。

  “大人,人犯已经带到,请大人过目。”顾大用力一推,逼得白胡子扑腾跪在地上,和吴胪跪了同排。

  白胡子只当不认识吴胪般,跪在那里神色淡淡,倒是吴胪心有戚戚,自己反而先做贼心虚起来,和天动道,“大人,既然人犯已经抓到,那不如交给下官来审理,不劳烦您和王爷耗费心思了!”

  天动鄙睨地看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说,“我要是说杀了他呢?”

  这一句,不仅是吴胪愣住了,连桃夭也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这还是那个小和尚吗,从前心善圣母得要命,怎么现在张口就是要杀人了?

  虽然知道这是逢场作戏,可是桃夭清晰地感觉到,小和尚渐渐地变了。

  天动没有等到人回答,反而是一出谁都没有料到的意外之举。吴胪抢过了一旁侍卫的佩刀,居然对着白胡子就是一刀,血溅当场。

  白胡子瞪大双眼看着他,最终还是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脸上还溅到了血迹,可是吴胪却一点都没有反应,扔开了手里的刀,故作镇定地说,“大人所言极是,下官自然是从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