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日,桃夭的身体算是完全好起来,如果撇开功力全失的话,确实说的上是运气不错,白捡回一条命。既然过了这一劫,那么也不必含糊,反击也要马上开始。

  y更新y2最快上酷匠9!网9

  关于如何将吴胪拉下马来,大家倒是意见一致,鈍刀割肉,放长线,钓大鱼。

  在桃夭和天动生病这几天里,顾惊蛰一方面在客栈守着,另一方面,则是让自己手下的其他近侍前去调查。这一查,却是查到了不少东西。

  展开一张雪白的宣纸,顾惊蛰在上面写下了几个人名:“方自同,是当年的临州府府尹,轰动一时的人鱼就是送给他手里的,后来则是被发现死在了家中,没有发现什么外伤,便以自杀结案了。至于这个陈方,”

  手指在桌子上扣了扣,顾惊蛰沉声说,“你们还记得我之前提过,曾经在淮扬城里见过人鱼吗,这个陈方,就是淮扬城的府尹。至于他和吴胪的关系,真是让人出乎意料,他们既不是读书人,也不是官宦子弟,只是区区两个渔民!”

  “渔民?”几人疑惑反问,再一想,前前后后都明白了。人鱼的出现一直只有那几个打鱼的渔民知道,偏偏这两个渔民又都一夕之间混得风生水起,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全都当上了大官。其中的猫腻,想必是个人都能够明白。

  “我已经派兄弟看住了吴胪和陈方,暂时还玩不出花样,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无名庄。”

  天动点点头,抓人要抓赃,人赃并获,才能让他们立即伏法。

  紫琰瞧瞧他们,“我说呢,你们为什么要留我留到现在,真是无事不起早哈!”

  顾惊蛰被她弄得头皮发麻,讨饶地说,“姑奶奶,你就不要临阵找事了,那些姑娘还留在庄子里,你要是不救,那就只能等死了喂!”

  桃夭噗嗤一笑,和紫琰对视不语,读懂了双方眼里的戏谑。

  简单地商量好计划,众人各自分工行事,别过不提。

  回到房间里,田七正追在顾大身后,不知道吵吵着什么,见到紫琰和桃夭一起进来,立马抛弃顾大,哒哒哒地跑过来求抱抱。

  桃夭掐了掐他变得肉呼呼的腮帮子,毫不留情地拒绝,“去,找你顾顾和大刺猬玩去,我和你紫紫又话要说。”

  田七不甘心地又看了看紫琰,见她也是无可奈何的样子,只好委屈地被顾大一夹,带出了房间。

  落座,桃夭认真地和紫琰说,“神医,刚刚王爷的话说得不是戏言,那些无辜的姑娘现在命悬一线,多拖一天都更危险。那些人给她们吃了奇怪的药,几天下来,腰部以下就会变软,连骨头都软没了,恐怕只有神医才有方法了。”

  “我可以解得了,但是不能解,解药需要两样东西,我现在只得其一,未得其二。”

  “敢问这两样是什么?”

  紫琰淡淡一笑,“一,是你身上那块药玉,二嘛,是药王谷参,只有他来了,我才能找到那味药来。”

  握了握自己胸口的凉玉,桃夭默然,没有说话。

  长路漫漫,不知道药王要何时才能赶来,或许那时候,那拨姑娘早不知何在在了。

  “别担心,”紫琰大眼睛眨了眨,分外灵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药王还在我谷中做客,我已经写信过去,今晚就可以过来。”

  虽然觉得有些唐突,不过桃夭还是脱出了口,“世人都说神医紫琰年过百岁,性情乖张,从不肯轻易救人为何你却……”

  紫琰说,“你不信我是吗?”

  桃夭摇摇头,“我正是相信神医的医术,才会一吐内心的疑惑。”

  紫琰说,“我的样子还留在十几岁,是因为我长期浸淬在药物中,药性使然,一直都不会老,但我的年纪确实比你们大得多。至于性情乖张,我自问没那么好脾气,更不会谁都救一回。之所以和你们撞到一起,自然是有原因的。这些现在还不急着说,等事情了结后,还请几位来百花谷一趟。”

  桃夭有些不相信,笑问,“我们有求神医,怎么神医还会有求于我们呢?”

  “关于千剑阁,桃姑娘知道得比我多吧?”

  神色一正,桃夭微微瞪大了眼睛,片刻后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低头沉思了片刻,“神医救了我,我自当尽力回报。”

  “既然咱们是一报还一报,你也不必神医神医的喊我了,我喊你桃夭,你喊我紫琰,如何?”

  “好。”

  田七听说自己爹爹要来,早早地就候在了门口,垫着脚努力往外看着,不放心还让顾大扛着自己,就怕自己等不到爹爹,那叫一个望眼欲穿。

  顾大肩上一扛,轻轻松松跟片小羽毛似的,倒是小羽毛自己嘟嘟囔囔,等得不耐烦就开始揪顾大的发带,弄得顾大无可奈何。

  扭了扭身子,田七手里拿着奶馒头,啊呜就是一口。这大半天下来,田七说什么不肯从顾大肩上上来,顾大也就随他去,要是顾惊蛰有个什么事,就直接扛着小东西去了,有没有都没啥感觉。倒是顾幺上了心,时不时还往上面投点食,就怕小家伙饿着了。

  依紫琰所言,药王果然当夜就赶来了客栈处。田七已经恹恹地搂住顾大的脖子,看样子快要睡着了,见到自己爹爹,立马眼睛一亮,嫩生生地喊了一嗓子,“爹爹!”

  谷参人如其名,长得颇有些千年沙参的味道,透着一股子灵气,五官也是憨厚老实的样子。搂住自家的宝贝疙瘩,谷参狠狠地嗅了一口,亲的田七咯吱直笑。

  谷参将自己的老儿子左瞧瞧,右瞧瞧,憋出一句瘦了,两只眼珠子看得都舍不得放。孩子走失也有大半个月了,虽然之前接到了桃夭的平安信,可是没有在自己眼皮子下面,做父母的怎么会放心呢。

  “爹爹,你别难过,我和猫猫他们在一起可好了,你瞧,我的小肚子都变大了!”田七挺了挺腰,童言童语逗得在场的人都是一笑。

  放下了田七,谷参在他的腮帮子上用力啃了一口,“爹爹现在要去做正事,你在门口候着,你娘随后就来了。”

  见到了桃夭和天动,谷参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多谢二位侠客救犬子一命,我与拙荆感激不尽!”

  天动连忙将他扶起来,不住说着客气了,他和桃夭本就不是冲着田七的身份去的,即使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儿,他们也一样会救下来。

  “小人参,咱们就不要废话了,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带来了吗?”紫琰插话问道。

  谷参点点头,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后递到了紫琰手里,“师叔,我按照你的吩咐准备好了,有些药材你谷中没有,我用一些陈年的药材代替了,你来瞧瞧合不合适。”

  粗粗地看了一眼,紫琰随意点点头。一旁的顾惊蛰心里不住对着手指,师叔师叔师叔,这样童颜真的太逆天了好吗!

  之前桃夭已经将药玉交给了紫琰,如今药也完备,紫琰捧着两样东西就往楼上跑。这解药只有紫琰一个人会制作,而且时间耗费得非常长,一时半会儿无法弄好。

  看着紫色的身影消失在二楼,顾惊蛰犹豫了半天,还是将顾大抓过来,往天动身边一扔,说了句“兄弟帮个忙”,自己都解释不了为什么,就跑到了二楼上。

  顾幺老神在在地摇了摇头,“这色字还没有一笔呢,现在就不顾正事了,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顾大睨了他一眼,“这年纪差了百来岁,你确定?”

  顾幺一想也是,立马焉了。

  天动见顾惊蛰撂下担子走了,傻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习惯性地看向桃夭,却在视线接触的时候不自然地移开了。桃夭倒是没有什么尴尬的样子,依旧和谷参说着话,言笑晏晏。

  “天公子,骠骑营的兄弟已经将府尹府围住了,就等你下令了。”

  这样等着也不是事,天动点点头,“走,咱们去会一会吴胪。对了,顾幺就陪着桃姑娘去无名庄吧,先将里面的姑娘救出来,等紫神医的药出来之后,立刻为他们解毒。”

  “是!”

  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说的不错。临走前,顾大硬是将天动拖去了楼上,递来了百里加急送来的京城福瑞坊成衣,天水斋的配饰,云锦楼的长靴,零零散散的配饰,许多连名字天动都喊不上来。

  因为天动头发才将将寸长,无法佩戴那些金冠玉簪,也是躲过了一劫。只是其他的地方,那真是要多有钱就多有钱,水色连天的湖纹长衫,里衬的雪白中衣上还绣着繁复的花纹,尽职的金色腕带绑住了衣口,脚上蹬上一双流云银靴,好一个长身玉立的权贵高官。

  顾幺流里流气地吹了口口哨,“天公子果然是让人眼前一亮,这比咱们王爷看上去更像个王爷了。”

  这话说的是真真的,顾惊蛰常年征战沙场,身上的杀戮之气太重,平日里扮演平南王时又习惯言语流气,不像个正牌的王爷,反而像个无所事事的小侯爵。

  倒是天动,一脸正气,不经意间又会流露出一些闲散的模样,因为本身功力大增而使人无法忽略的气场,绝对是大大加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