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和吴胪的梁子算是结大了,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桃夭还躺在床上生死不明,半分不能拖沓。

  “那桃姑娘怎么样才能够解毒呢?”天动红着眼睛问。

  紫琰手一顿,咬了咬下唇,微微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是你不知道,还是,没救了?”天动追问。

  紫琰没有说话,其实这话大家都明白,无论是哪一个,都宣告着桃夭已经无药可医。两种药但凡是某一种,紫琰都自负可以轻松解开,可是两者撞到一起,根本就是无法解决。用了一种,那么另一种就会借势猛地扩散,此消彼长,无路可走。

  “现在的状态还不是太糟糕,幸好桃夭身体里的‘一梦醉’已经解得差不多了,所以和‘寒心’在一起,没有马上让她失去性命。只是这一睡下去,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一屋子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旁边静静听着。

  就在这时,一道人声突然打破了他们的思绪,“如果,我说我好热,是不是不正常?”

  天动连忙撑到床沿处,就见桃夭已经苏醒,而且面色潮红,看上去非常不舒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天动想要抓住桃夭的手,却在刚刚碰上的时候猛然甩开,“走开,别碰我!”

  天动慌张地收回手,“好,我不碰,我不碰,桃姑娘你别激动!”

  拉住桃夭的手腕,紫琰细细地诊着脉,不由得咦了一声,看向桃夭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姑娘,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是不是炉鼎之身?”

  所谓炉鼎,就是处于下位的女子,吸取了男子的阳元后在身体里冶炼,担当着上好炉鼎的作用,养出纯粹的内力和真气。而拥有炉鼎的人,那无异于拥有了活生生的功力,只要与她交合后,就可以将炉鼎体内的真气吸入自己体内。这么多年来,炉鼎出现得越来越少,除了本身条件严苛之外,更多的是心怀不轨的江湖人士人为地残害。

  桃夭眼睛微微收缩,想想还是点点头。

  紫琰说,“你现在身体发热,就是因为你的体质特殊,原本两种药融合到一起会让你失去意识,但现在反而和你丹田里的真气缠到一起,致使它们在你身体里乱窜,浑身如火烧般炙热。”

  顾惊蛰问,“那到底要怎么办,总不能放任真气四窜吧?”

  “现在只有两条路走,”紫琰定定地看着众人,最后落到了桃夭身上,“要么,听之任之,等着真气自己停下来;要么,用真气做导,梳理真气,使它们回归原位。”

  天动说,“那还等什么,我来!”

  酷8c匠Q.网f、唯一正版。X,!)其他都N是盗版l

  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紫琰打断了他的话,“你以为这有那么容易吗,弄得不好,那些真气会让引导者自己也出事,两个人都没好果子吃!”

  话音在房间里慢慢回荡,激荡在每个人的心中,重得大家都说不出话来。谁有这个自信,说自己让两个人都平安无恙?

  谁都不敢。

  桃夭觉得自己浑身越来越热,眼前似乎都烧得猩红,嘀嗒一声,有什么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冰凉一下。

  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手背上已经又落下了好几滴,连成了一片。天动紧紧地抓住桃夭的手,声音嘶哑,“我来。”

  “不行,你的武功及不上桃姑娘,压不住她……”

  天动阻止了顾惊蛰的话,“那你呢,你的功力太邪性,根本帮不了她。无论如何,我要试一试,我不能就这么干等下去。”

  顾惊蛰见他心意已决,知道不能再撼动,便微微颔首,“不要强撑,撑不住的时候立刻喊我们。”

  “好。”

  见这人倔得跟石头似的,紫琰无可奈何,只能跺了跺脚,打开了自己的宝贝药箱。拿出了小瓷瓶,紫琰一狠心倒出了三粒,放到了手心里。这药丸是紫琰的家底,用无数珍贵的药材炼治而成,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宝贝,不仅仅能够通气益血,甚至对于功力增长都是事半功倍的。

  这一瓶子里一共才十几粒,如今已经给天动吃了一小半了。

  狠狠心,紫琰干脆好人做到底,将手里的三粒药丸都甩给了天动,“喏,运气遇塞的时候就吃一粒,切记不能一起吞咯!”

  像是割肉般不舍,紫琰背着小药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他乃乃的,这一趟也忒吃亏了!

  被高热烧得已经有些迷糊了,桃夭依稀知道之后的事情,顺从地让天动将自己扶起来,在天动即将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小和尚,你怕不怕?”

  捋顺了桃夭微微打乱的额发,天动无比温柔地笑了笑,“不怕。”

  背对着桃夭,天动重新提气,缓缓贴上桃夭的后背。

  几个周天下来,天动虽然有些疲乏,不过倒还是吃得消,这还是多亏了紫琰丹药,每每临近脱力的时候,吃下一粒丹药就能够马上恢复气力,让他们一直撑到现在。

  第三粒药丸已经吃了一阵子,不过自己的努力似乎是石沉大海一样,桃夭这边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意识模糊。虽然体内的真气已经勉强被自己压制下来,但是这样轻松,总让天动觉得不放心。

  “唔!”

  桃夭突然发出一声,手接触的皮肤也一下子热起来,天动生怕伤到她,连忙收了动作。一把接住无力坠下的桃夭,天动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烫的吓人。

  桃夭此时却不像之前那样意识不清,一双凤眼炯炯有神,盯着天动,委屈地说,“热……”

  不住地蹭着天动的手心,桃夭整个人不住要往天动身上靠去,天动身上的凉意让她好舒服,好舒服。

  桃夭胡乱动作的后果,就是两人的衣衫都变得凌乱起来,尤其是桃夭,整个圆润的肩头都露出来。

  一把抓住桃夭往自己衣衫里探去的手,小和尚用力地吞了口唾沫,“姑娘,你冷静点……”

  双手被抓住,身上被烧的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桃夭似乎连性情都一下子退回了几岁的小孩,呜呜地哭起来,“小和尚……小和尚……”

  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滚着,一句一句听得天动心乱如麻。

  感觉到天动抓住自己手腕的力道q减轻,桃夭一下子抽出双手,抓住了天动是肩膀,用力亲上去。

  这样不合时宜的亲密,让天动一时呆住了,更别提桃夭胡乱地磨蹭,两人的呼吸全都被打乱了。

  随着呼吸越来越紧促,下腹像是一把火在熊熊烧起,即使天动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脑袋中也是警铃大作。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有这样克制不住的变化,只可能是“寒心”做了怪。

  只是另一个始作俑者却半点不配合,天动退开了一点,桃夭就立刻黏上来,补上那点小小的缝隙,甚至察觉到天动强硬推开时,整个人难过地哽咽起来,埋在天动肩膀上不肯动。

  天动可以保证,只要自己拉开这个小壁虎,她准保立刻哭出来。

  呼吸打在天动的脖子上,这样紧密地靠近,让桃夭身上的热度慢慢消了点下去,思绪也逐渐清明。不过她还是不想立刻天动的身边,甚至有些迷恋地嗅了嗅天动的气息,等到她清醒过来,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了。

  拉住天动的衣袖,桃夭有些艰难地说,“小和尚,你走吧,我不怪你。”

  “我不能走,我走了,桃姑娘就会死。”

  听着天动嗓子中闷闷的声音,桃夭嘴角染上了一点苦笑,“你不是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你做不了。”

  沉默,长久的沉默。

  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天动拼命让自己忘记自己的身份,他咬紧牙关,才能够让自己不临阵脱逃。

  他知道,如果自己离开这里,桃夭是不会让第二个人再这样拥抱她,更别提后面的事情。

  天动抬起手,终于搂住了桃夭的肩膀,“桃姑娘,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

  这句话,似乎成为一个足以放肆的信号。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这样一场谁都不愿意忘记,谁都在歇斯底里的亲近,足够让人葬送一切理智与此同时,似乎有什么在两人之间游走,随之而来的,是桃夭的热度慢慢变低,天动却火热起来,手臂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桃夭苦涩不已,自己逃了那么久,终究没有逃过为人炉鼎,任人鱼肉的下场。可是如果为他人做嫁衣裳,为的是天动的话,那么她认了。

  直冲脑仁的激动终于消失,天动喘着粗气,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冷却下来,各自为营,占据了半边。

  天动本来还想再探一探桃夭体内的真气,却被她冷声拒绝,“不必了,真气都没有了,还有什么乱窜的担心。”

  天动语塞,“桃姑娘,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只是个礼物而已,算是答谢小和尚救我一命。”转过身,桃夭拉高了被子,挡住了不住颤抖的身体。

  衣衫不整地站在地上,天动心凉如水。身体里充沛的真气,让天动这样变扭,这样难受。到底谁欠了谁,谁又让了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