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饭,天动没有急着去看桃夭,而是拿起了顾惊蛰送来的丹药,一口吞了下去。如今他去房外守着,桃夭还是不会好起来,只有赶快恢复功力,才能够更好地保护桃夭他们。

  盘腿坐在床上,天动闭上双眼,手上做起了熟悉的内功姿势,开始调动体内的残余真气。一道初级心法念完,天动觉得丹田里隐隐做热,十分舒服,明白是那药起了作用,便继续一鼓作气,开始念起第二道心法。

  等到心法念到第十二道的时候,天动头上的汗珠滴答向下掉着,心里又惊又喜。这丹药绝对不是普通的疗伤药,使用到了现在,余劲还没有消除,甚至会随着自己真气的盈满,而逐渐融入自己的真气内,再一次游走全身。

  天动也不知道这叫做机缘巧合,还是意外之财,每次受了重伤,耗尽真气之后,自己反而会功力大增。上一次自己的功力足足提高了半倍有余,这一次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同样让天动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难怪师傅常说,器满必倾,如果想要功力更加精进一层,必须要大破才能大立。

  等到天动再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月满中天了,练了一天的功夫,不仅没有疲乏之感,反而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自己身上一身的汗,不过也没有心思去洗个澡,只是用凉水简单地擦了擦,便急匆匆地赶去了桃夭那里。

  一到房门口,顾大已经等在那里,为天动推开了门,“天公子,桃姑娘醒了。”

  进到房间里,天动一眼就见到了床上的桃夭,几日不见,她脸上清瘦了不少,不过脸上看上去很是健康,没有什么病色了。见天动紧紧盯着自己,桃夭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看着她。

  顾惊蛰怀里正抱着熟睡的田七,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就怕小家伙睡得不舒服,被吵醒了。至于背后,则是站着阴森森的人影,站出来一看,原来是个紫衣少女,只不过脸上的黑眼圈重的吓人,整个人的气场也十分恐怖。

  紫衣少女抬眼瞧了天动一眼,笔直走过来,抓住了天动的腕子。察觉到他的功力精进,少女扯着嘴角一笑,“还好没有浪费我的丸子。”

  说完,打了个打哈欠,闭着眼睛朝外面走去。

  顾惊蛰见她走得飞快,生怕她一个不留神就磕到哪里,连忙抱着田七噔噔噔地追过去。走到门口了,顾惊蛰想想还是回过了头,“那啥,天兄弟,桃姑娘刚刚醒,你记得不要说太久话。”

  说完,一溜烟就不见了,门也随之关上。

  咽了口唾沫,天动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桃夭身边,一股淡淡的药香扑面而来。直直地看着桃夭,天动觉得自己的视线似乎是被黏住了,一点都无法挪开。

  桃夭靠坐在床上,乌呀呀的黑发垂在肩头,整个人只有黑白两色,清丽淡然。一双桃花眼要笑不笑,看着面前的小和尚不自然地抓耳挠腮,觉得有些喟然,更多的是失而复得的惊喜。

  “小和尚,你知道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吗?”很久没有开口说话,桃夭的嗓子哑哑的,不过一点都不难听,就像是埙的声音,带了些嘶嘶的尾音而已。

  天动摇摇头,等着她说下去。

  “我从没有做过这么长的梦,怎么都醒不了,到了后来,渐渐的就不想醒了。”桃夭低下眼睛,微微出神。

  梦里面其实很简单,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一个场景,当时初见,自己在珠帘后一个挑手,瞧见了人山人海中,那个傻乎乎的天动。

  一场你我都叫好,一夜荒唐红烛梦,错付了真心,偏偏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在那场满城花火中,有人一直在笑着,喊着,喂,那个小和尚,你要选的是谁?

  喂,小和尚,你难道也瞧上了哪个美人了吗?

  台上的红妆铺的鲜亮,灯火高悬,照得半边江水都成了胭脂色。小和尚的脸越变越红,好像也慢慢被江水染红了一般。

  我,我要她我要,桃姑娘。

  恍然间,天地间只剩下那一个人的声音,这边说完,那边又开始响起,让自己不知道如何听起。

  桃姑娘,你瞧那花灯,放得可真好看。

  桃姑娘,你别怕,我一定会救你的。

  桃姑娘,纵使对于我来说,你是不同的。

  那个人笑得这样不设防,对谁都是这样千般万般的好,做什么都从来不求回报。而自己,偏偏成为了那个最不幸的人,自己得到了他那么多的好,足够让人溃不成军。

  世间情爱,无非一句我愿意,你愿意对我好,我愿意接受,那便是你之于我的好;若我也愿意将满腔柔情都与了你,那么就是一段皆大欢喜。

  那,有没有同我们这样的,你与我千万恩情,我只想给你一点点温情,你却都不肯接受。

  小和尚啊小和尚,你何时成为了世上最高明的盗贼,窃走了我所有的毫不设防,所有的情难自禁。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桃夭突然不说话了,但是天动只是看着她,什么都没有说。

  轻轻一声叹息,桃夭释然了,或许对于他的这些好,自己就应该从善如流地接受,总好过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得不到。

  动了动手,桃夭想要抬起手,偏偏到了一半又无力地垂了下来。无奈地看着天动,桃夭温声说,”小和尚,你能帮我做件事吗?““什么事?”

  伸出了手,桃夭的唇已经变得有些粉白,像是被风干的桃花瓣,“抱抱我吧。”

  想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还在那场无边的梦里,有你的地方,我的理智早就溃不成军了。

  着魔一样握住了桃夭的手,天动的脑子里只是停在那里,像是断了车辙一样,只知道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直到温热的身子靠近了自己的怀里,天动才终于找回了思绪。

  但这时候已经不想推开。

  在经历了一场谁都无法掌控的生死之后,他们只想要无限地接近,靠近,衣带交缠,沾染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像是一场谁也无法阻拦的风雨,一朵云自由自在的消散,一捧清水理所应当的流逝,不知道是谁抬起了头,谁搂住了腰,颤抖着吻上了彼此。

  这是桃夭第一次这样靠近这个人,她如此如此喜欢的这个人。或许这可以成为她日后无限反复的记忆,因为求不得,所以更加难得。

  天动呆呆地看着桃夭的双眼,漂亮的桃花眼居然有了一点点的泪意,纤长的睫毛抖了抖,如同蝴蝶落翼般,挡住了眼中的那些晶亮。

  手里接住了沉沉坠下的身子,一声迟来的吼声打破了宁静。

  “桃夭!”

  ”她中毒了。“顾惊蛰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刚刚不是还说已经解毒了吗,怎么又中毒了,是不是你个小妮子诊错了!”

  冷笑一声,紫衣少女鄙夷地看着他,“你爱信不信,我紫琰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误诊过一个人。不过要是可以的话,你以后有毛病大可以来我手里诊治,我保证让你变成我手下亡魂。”

  “紫,紫琰?神医紫琰?”

  在场的人嘴巴都足够塞进去个大包子了,顾惊蛰更是傻愣样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别逗了,他这随便一抓,居然就抓到个绝世神医了?

  天动现在已经没有心思想神医不神医的,”桃姑娘明明刚刚已经醒过来,怎么又中毒了?“”这要问你了。“天动反手指了指自己,”我?“紫琰眼睛下的青黑十分明显,整个人都阴沉沉的,和那张娃娃脸完全不符合,“我明明已经为她解了毒,但是偏偏撞到了你这人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身上中了‘寒心’?”

  “‘寒心’在人身体里本没有毒,甚至还对中毒者身体有益,帮助他恢复元气,可是一旦身中‘一梦醉’的人和’寒心‘撞到一起,不死也没有第二条路走了!“嘴里喃喃着“不可能,不可能”,天动一把抓住了紫琰的手腕,“女神医,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从来没有吃过什么‘寒心’这种东西,我不会害桃姑娘的!”

  天动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狂躁而绝望里,他一下子跌坐在床边,望着嘴角含笑睡去的桃夭,心里真真是万箭穿心。

  倒是一旁的顾惊蛰,招招手让顾大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片刻后,顾大抱着之前收集来的药材走进来,放到了桌上,”姑娘请瞧,熬药时是我自己动的手,不可能有人在里面弄猫腻。“从药箱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紫琰贴着何首乌的表面,轻轻一刮,就割下一片来。嗅了嗅味道,紫琰脸色立马黑了,”就是它了,这药被人浸过‘寒心’。”

  更Z新\9最快y上@酷W匠Ft网s{

  拳头砸在了桌上,发出一阵闷响,顾惊蛰的眼神已经不能用生气来形容,完完全全就是杀气,“顾大,这是怎么回事!”

  顾大和顾幺一下子跪下来,“主子,这药我确实是在城中的药庄里买来的,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就在这时,紫琰擦拭干净匕首上的药汁,插回了刀鞘里,“你别怪他们了,这里所有的药都浸过了‘心寒’,那个人这样遍地撒网,就是知道你们会买,摆明是挖坑让你们跳的。”

  能够有诸葛孔明如此的掐指神算,顾惊蛰再不明白,那他真是个猪脑袋了。手指用力地扳着桌沿,顾惊蛰怒极反笑。很好,很好,这一笔旧账还没有算,现在又平添了新账,真是不好好算都不行了。

  吴大人,咱们来日方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