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顾惊蛰还站在房中,紫衣少女嗤笑了一声,明显是有些不待见他,“嘿嘿嘿,你还在这儿杵着做什么,我说了,闲杂人等都出去!”

  要是从前有人这么冷嘲热讽的,顾惊蛰早就上去暴打一顿了,没想到今天这么个小妮子凶了自己一顿,自己倒是蛮爽的。被自己奇怪的反应弄得一个哆嗦,顾惊蛰骂了句要死,牵着小田七就准备出去。

  “慢着!”

  顾惊蛰意料之中地回过头,得瑟地说,“怎么着,想让大爷留下来了?”

  少女鄙夷地看着他,“你滚蛋,小娃娃留下!”

  两眼瞪得溜圆,顾惊蛰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指了指一脸无辜的田七,又往自己身上指了指,“你让这么个小东西留下来,却不要我?”

  “你能分得清哪个是药罐,哪个是尿壶吗?”

  顾惊蛰一口老血哽在嗓子里,正想反驳,手里的小家伙立马甩开自己,跑到了漂亮小姐姐的身边,顺便朝自己摆摆小手,“顾顾,记得关门哦!”

  一文钱老本儿都没有捞回来的顾惊蛰出了门,郁卒地关上门,在外面好一顿捶胸顿足。

  见到门关上,少女一点不着急,继续摆弄着自己的小药箱,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火油灯,吹了吹火折子,将它点亮。手里的银针放在火上慢慢烤着,少女托着腮,一点不着急。

  这可是大夫不急,急死了小童子,田七一会儿在床边瞧瞧,一会儿在桌上瞧瞧,最后干脆趴在了桌上,一双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少女,那委屈的模样,简直是我见犹怜。

  噗嗤一声,少女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小娃娃,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田七委屈地抽抽鼻子,泪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他也不说让少女救人,只是嘟囔着,“猫猫快死掉了,田七不开心。”

  少女问,“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这儿偷懒,不愿意救她呢?”

  田七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紫紫看起来是好人。”

  捏了捏田七的小鼻子,少女心情颇好,“你爹爹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句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是救人,当然要准备得好好的,才能够和阎王斗一斗,是不是?”

  田七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还是不放心地瞧了瞧床上的桃夭,接着呀的一声,小跑到了床边,“紫紫,不好了,猫猫她流血了!”

  少女走到床边一看,果然如此,桃夭头上银针所在的地方,全都慢慢地渗出了黑血,顺着桃夭的脸颊向下流着。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了下去,少女吐出了一句“一梦醉”,不再说话。

  一梦醉,江湖上只闻其名,罕见其身的毒药,毒鬼子的独门手艺,被江湖中人称为最温柔的毒药。这药下下去,中毒者身上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只要他一入睡,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梦中,怎么都醒不过来,直到呼吸停止。

  “小娃娃,你真是个福星,”低下身,少女朝田七做了个鬼脸,“若不是看你这么讨人喜欢的份上,这姑娘就死定了。全天下能够解这一梦醉的,只有你爹和我了。”

  拍了拍田七的脑袋,少女将他赶去了桌边,“去,看着那火油灯,不要让火灭了。等那一盏药油烧尽了,你便过来喊我。”

  “主子,吃点东西吧。”顾大走到顾惊蛰身边,将手里的包子和烧鸡递了过去。

  朝着鸡腿狠狠地来了一口,顾惊蛰也没有心思去尝什么味道,“天动醒了吗?”

  顾大也坐在围栏上,“没有,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不过看样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大概是在复原,可能就快醒了。”

  “主子,这房间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要不要去看看?”顾大问。

  提到这里,顾惊蛰愤愤地摇摇头,用力咬了一口鸡腿泄愤。他之前也想要往房间里送点食物,就怕饿着两人,哪知道人家根本不领情,送了一个字滚,两个字滚蛋,把自己撵了出来。

  好在田七还有点良心,凑在门缝里和自己出了个声。这倒霉娃子乐得不得了,说紫紫给的糖可好吃了,吃了一天都不饿,现在还剩下半瓶没吃完呢。

  这小鬼说完,立刻连缝都没给顾惊蛰留,给他吃了一嘴的灰。

  叹了口气,顾惊蛰有些沮丧,“我现在就担心,要是天动醒过来,桃姑娘还没有出来,那我到时候可就没脸说了!”

  扔掉了鸡骨头,顾惊蛰问道,“幺儿那边怎么样了?”

  “幺儿还在查,还没有什么消息过来,不过,”顾大继续说,“现在外面风头很紧,都在传府尹院子里挖出了怀孕的人鱼,那副骸骨也被吴胪挖出来,贡在了前面的寺庙里,说是要念咒驱邪。”

  最、m新章`节j《上dW酷匠sn网

  “我呸!”狠狠朝地上卒了一口,顾惊蛰脸色臭得不得,手里的包子都捏变了形,“好个吴胪,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这不是等着我们给他们做垫背吗?”

  这一计一石二鸟,是吴胪精心策划好的。他料到有人会把心思联想到从前府尹中的人鱼身上,所以就故意卖了破绽,引他们上钩,一来,他能够抓到那天在无名庄捣鬼的几个人,避免消息泄露出来;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需要借一个理由,把自己布置的人鱼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底下。

  只有让大家相信,这世界上不仅有人鱼,而且人鱼还能够怀孕生子,那么他养在无名庄中的人鱼才有价值。至于为什么,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顾惊蛰笑了笑,带了几分高深莫测。

  这一计确实不错,但是却有两个致命的缺点。吴胪在引出他们的同时,也将自己暴露了出来,这无疑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了顾惊蛰他们,自己和那无名庄有莫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吴胪就是那无名庄的幕后主人。

  再一个,也是最要命的一个,他惹上了顾惊蛰。只当朝平南王一个身份,已经够他喝一壶了,更别说顾惊蛰手里掌握着骠骑营的兵马,想要灭了他一个小小的府尹,简直是易如反掌。

  “主子,幺儿虽然没有查到吴胪下药的证据,不过在客栈门口,找到了好几拨探听消息的人。简单吓唬了两下,他们就招了说自己是吴大人派来的,让他们看看里面一个女客人的消息。”

  不用说,这个客人就是桃夭了。

  靠在围栏上,顾惊蛰擦干净手上的油,甩掉了手上的帕子,“让幺儿不用再盯着吴胪了,去看着无名庄,不要让他们趁机跑了。还有,你拿我的虎符,去刘昼将军那里调一队兵马来,记住,千万不要从淮扬州过。”

  顾大抱拳,“是!”

  天动慢慢张开眼,愣了半天,一下子坐了起来。他不是在为桃夭疗伤吗,怎么会睡在床上?

  起的太快了,天动只觉得身上哪里都难受,一下子又跌到了床里,发出了一声闷响。守在门外的顾幺走了进来,扶住天动,“天公子,你身体里的真气耗尽,筋脉受了点伤,不能够动作太大。”

  借着顾幺的帮助,天动坐直了身体,这才谢过了他,“请问桃姑娘怎么样了?”

  “桃姑娘还在医治,主子找了位女大夫回来,看起来医术高明,天公子的伤也是她救下的。”

  天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顾幺拿过了一旁的衣服,放到了天动身边,“天公子,你先换上衣服,我去请主子过来。”

  天动换好衣服,慢慢地站起身,腿脚间还是有些钝痛,不过已经不碍事了。有意识地探了探丹田,之前还隐隐作痛,现在就已经没有感觉了,而且似乎比之前还要顺畅。这大夫果然医术不错,看了桃夭也一定能够治好了。

  在房中走了几圈,甩了甩睡麻的身子,吱呀一声,天动就见顾惊蛰推门进来了。

  左右打量了两圈,确定他没事了,顾惊蛰总算是放下了半颗心,“天兄弟,你可真是吓死我了,我当时还以为你看不开,想要和桃姑娘殉情呢!”

  听着顾惊蛰的打趣,天动也不生气,只是浅浅一笑,“大概是我命不该绝。我听顾幺说你为桃姑娘找了个厉害的大夫,真是麻烦你了。”

  顾惊蛰说,“得了啊,你这么说我可生气了!咱们本来就是朋友,何况要不是我非要拉你去荒宅里,或许咱们也能早点发现桃姑娘的不对劲…”

  叹了口气,顾惊蛰甩甩头,“不说这个了,晦气,桃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对了,”说罢,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递到了天动面前,“这是那小大夫给的,她说你经脉受损,一时恢复起来不容易,这粒丹药服下后让真气运行几周天,到时候自然迎刃而解了。”

  接过瓷瓶,天动道了声谢。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了,我先去外面守着,有情况我就来找你。”

  送顾惊蛰离开后,店小二送了点清淡的饭菜上来,天动正巧腹中饥饿,便简单地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