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动把玩着手里的小球,没有时间去欣赏,直接动手找起人鱼的痕迹来。

  这里依稀还能够看出水池的样子,地下都是打碎的琉璃碎片,可见当时府尹对这人鱼是多宝贝了。

  走着走着,天动突然脚步一顿,接着后退了两步,轻轻地踩在地上。感觉到天动的异状,顾惊蛰走了过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天动说,“这里的土比旁边的要软不少,踩起来没有那么结实,我猜这地下好像埋了什么。”

  “那还等什么,挖呀!”顾惊蛰已经将夜明珠系在了腰间,手从一旁找到了个树枝,动手挖了起来。

  掘开了有丈巴深,两人终于感觉到有什么了,于是转换了方向,顺着旁边开始挖起来。又挖了大约一刻钟,里面埋着的东西终于露出了模样。

  这里面还是一副棺材,是那种富家女子所常用的檀木棺,蚊虫不生,让女子在地下都不会被咬噬。看了一眼,天动和顾惊蛰脸色就变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想法,顾惊蛰冷冷一笑,“既然人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更是要看看了。”

  说出这样的话,原因无他,这檀木棺明显就是有人新埋进去的,如果真的像是传说中埋了二十几年,不可能新成这个样子。也就是说,已经有人在他们之前来过这里,拿走了他们想要找的东西,然后故布疑阵。

  掀开了棺材,一阵恶臭扑面而来,和檀香的味道搅合在一起,简直让人不能忍受。这里面装的确实是一副骸骨,准确的说,还是一副人鱼的骸骨。

  这是一副女人的骸骨,女子的长发还没有完全腐烂掉,结成一团在头顶处,骨头上则是已经没有了烂肉,看上去倒是像是死了二十几年了。看牙齿和骨头的样子,这应该还是个年轻的女子,但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女子下身居然是一副鱼尾,根本没有双腿!

  看到这一幕,二人也愣了愣,如果是像在无名庄中那样,有人故意软化了少女的双腿,然后再缝起鱼尾,但腿骨必然还是在的。可是这副骸骨居然没有腿骨,难道二十年前真的捞出了一条人鱼吗?

  很快,这个可笑的猜想被推翻了。这个人借着从前人鱼怀孕的说法,故作聪明,在这个人鱼的肚子里也塞了一个小小的婴儿骸骨,看上去像是怀孕的时候就死去了。如果骗一骗那些愚民还行,但是到了天动这里,就成为了最大的破绽。

  放下那个婴孩儿的骸骨,天动很肯定地告诉顾惊蛰,“这是有人伪造的,婴儿已经超过了十个月的大小,应该是刚刚出声的新生儿,不可能还会坏在腹中。”

  “也就是说,有人故意用普通女子的上身,大鱼的尾巴拼成了人鱼,并且在腹部塞进了小孩儿,就是为了符合之前那个传说吗?”顾惊蛰皱起眉,“那原因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宅子外突然冒出了火光,有人在外面叫嚷着“有贼有贼”,一边却准准地往荒宅中跑。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二人想都不用想就明白过来,自己这是中招了。

  “主子,公子,快上来!”围墙上冒出了顾大的身子,“外面已经被人围起来了,看来是想瓮中捉鳖!”

  听到顾大这么说,顾惊蛰不仅没有跃上城墙,反而挥手示意顾大下来,“既然人家都安排的如此周密,还会放陷进里的猎物出去吗?”

  说是这么说,顾惊蛰脸上却没有一点懊恼,反而有种隐隐的嗜血感。这一计请君入瓮演的是够漂亮,可是你也要看看,你引来的究竟是猎物,还是天敌。

  没一会儿,一群侍卫手持火把,带着武器包围了荒宅。踹开大门,一个捕头模样的人握着长刀,让一群弓箭手对准了里面的“小贼”。只是出乎他所料,这里面的三人不仅仅没有跑,反而悠然自得地站在原地,似乎正等着他们闯进来。

  没一会儿,从衙差后面出来了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男子,不消说,就是府尹吴胪了。吴胪身边跟着个八字胡子的师爷,走到众人面前,眯起眼打量着三个刺客。

  “我说吴府尹,你可真是神机妙算啊,这个时间了居然还穿得如此整齐,难道是算准了我们会光临吗?”抱着胳膊,顾惊蛰好笑地说。

  “放肆,你们擅闯官府重地,十个脑袋都不够摘的,哪里有你们说话的地方!”一旁的捕头怒斥道。

  =%酷.f匠;,网F7首发"…

  吴胪没有说话,一双眼睛不住地看着他们,手心却开始出汗。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明明应该让他觉得满意才对,但是这几个人却让他有一种大祸临头,功亏一篑的感觉。

  捕头话刚刚落音,突然诶哟一声,双膝跪地,手里的刀也掉到了一边。顾大收回手,不苟言笑地说,“你想摘,也要看看能不能摘得起!”

  说罢,顾大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令牌,放到了吴胪的面前,顿时让他慌了神。吴胪身为丹阳城府尹,勉勉强强才算个从五品,可顾大的令牌上,清清楚楚写着正五品,比自己还要高出半级。

  皇帝门前无小官,这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再看面前气度不凡的顾惊蛰,吴胪只觉得自己大祸临头。不过这时候反悔也晚了,吴胪干脆横着一颗心,死扛到底。

  “不知道大人前来,下官真是有失远迎。只是不知道这位大人,为什么深夜入我府尹府后院中,行事如此偷摸,还请给下官一个交代。”

  天动在一旁微微摇了摇头,死到临头任不知悔改,实在是无药可救。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顾惊蛰捧腹大笑,“吴大人真是好大的气派,难不成你这后院是深宫后院,旁人都进不得了?我告诉你,今日我不但进来了,我还要将你这宅子夷为平地,你信是不信!”

  看着顾惊蛰手里金灿灿的令牌,吴胪双腿一软,立刻跪了下来。令牌上不多不少,正好八条龙,上面偌大四个大字,“平南王印”,逼得他不得不跪。

  猛磕了三个响头,一众人等抖着嗓子,颤巍巍地喊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再瞧那呆立着的捕头,此时已经是呆若木鸡,下身泛出骚臭的味道。

  顾大眼里轻蔑,嗤,废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