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七歪着脑袋想了想,出声问道,“顾顾,王爷是不是很有钱?”

  顾惊蛰盘算了下自己的小金库,觉得还算得上殷实,便点了点头。

  田七小手一挥,痛快地说,“那就好办了,只要给我们一人来一缸梅子糖,我们就大人长大肚子,原谅你好了!”

  不客气地拍了拍田七的小屁股蛋子,桃夭不理会他委屈的样子,“别给你贪嘴找借口,一天只能吃一粒!”

  好在田七这一戏言,倒是化解了几人间的尴尬。

  话归正题,几人还是回到了那座无名庄和人鱼身上。

  其实之前,桃夭和天动还有打算找官府来插手,不过想到他们那点行动力,还是决定自己先去打探打探。也幸好他们没有说,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昨夜才在无名庄中闹了一通,今天早晨官兵就已经封门盘查,其中肯定是有猫腻。

  被问起为什么会查到鲛人身上上,顾惊蛰脸上的玩笑之色渐渐褪去,变得十分严肃,“其实我只是一时好奇,在路过前方淮扬城的时候,见到一队衙差神神秘秘的押运着两箱东西,便一路跟了过来。在中间卸货的时候,我趁机去瞧了一眼,发现有鱼鳞之类的东西,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等到跟进临州城的时候,就干脆动手拆了箱子,后面的事情,你们也都看到了。”

  “既然我们都是为了查询这人鱼一案,我还是希望二位能够留下来,帮助我一起调查。”顾惊蛰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二人武功高强,而且又为人爽快,单纯是交个朋友,他也是乐意的。

  这话问出来,顾惊蛰本以为二人会痛快答应,哪知道桃夭和天动都没有答话。

  想了半天,天动张口,刚想要说话,却被一旁的桃夭打断,“没问题,我们当然是送佛送到西,只要到时候王爷不嫌弃我们碍手碍脚就好。”

  天动还是有些迟疑,“可是,我们不是还要送田七回药王那里吗?”

  “没关系,我已经和爹爹说了,到时候让爹爹来城里找我们就行了!”田七笑嘻嘻地说。

  出了房门,桃夭拍拍田七的背,让他自己先回隔壁房间玩去,转过身,看着欲言又止的天动,“小和尚,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点点头,天动小心地打量着桃夭,问,“姑娘不是不喜欢我多管闲事吗,况且百花谷就在前方,我们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只要交给顾兄,他一定能解决得更好。”

  环抱着双臂,桃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说不留,你就不留吗?”

  $最r=新章I节上*t酷}匠LS网h#

  天动没有犹豫地点点头。桃夭比自己懂得多,看得透,自己也不希望因为他的原因,让桃夭为难。

  见他这么不假思索地回答,桃夭先是一愣,眼里的笑意真的渐渐涌起,“既然你都这么听我的话了,我当然也要考虑考虑你的想法。何况,我自己也想要留在这里,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有这样大的本事为非作歹。”

  说完,桃夭只说自己疲了,回房中陪着田七去了。天动终于安下心,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关上门,天动就见主仆三人正围在桌前,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顾惊蛰抬起头,见天动还站在门口,连忙招手喊他过来。

  按着天动坐下来,顾惊蛰坏笑着看着小和尚,活像只看着母鸡的老狐狸。

  天动被他看得浑身一个激灵,“王爷,你这是怎么了?”

  “别王爷不王爷的,这多生分啊,看在我比你多吃几年饭的份上,叫我顾大哥就成了!”豪爽地拍了拍天动的肩膀,走马上任还没有一会儿的顾大哥就开始下套了,“天动,你看,咱们这也算是志趣相投的好兄弟了,要是大哥有什么事,你帮点忙,不算麻烦你吧?”

  天动老实地摇摇头,“不麻烦,顾大哥请说。”

  顾惊蛰一口白牙乐得龇两排,“那今晚,咱们就夜探府尹府吧!”

  “啊?”天动头上冒出了一排问号,“这府尹府不是重兵把守着吗,再说,官府和那个庄子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咱们这么做不是打草惊蛇吗?”

  顾惊蛰说,“放心吧,咱们不是去那个老头子的府上,而是去前任府尹府,也就是那片被拆掉的荒地。我倒要看看,传说中能够生娃的鲛人,到底是真还是假。”

  嘴角噙着笑,此时的顾惊蛰看起来分外危险,顾大和顾幺同时想着。

  等到夜色降临后,顾大找来了两套夜行衣,行头一应俱全。见天动还有些犹豫,顾惊蛰问道,“天动,你是不是不想去?那没事,我让顾大陪我也行。”

  “我不是不想去,只是担心桃姑娘和小田七待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安全。”

  挤眉弄眼地看着天动,顾惊蛰说,“别担心,我让顾幺在这里守着他们,再说我们天明之前就会回来,不可能出事的。不过嘛,这怜香惜玉还是要得的,不然咱们小老弟可就对不起桃姑娘一片心啦!”

  打趣了几句后,大家继续做着准备,没有再分神。

  府尹府是整个丹阳城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即使他们三人功夫不错,但刚刚才在别庄里闹过一番,这次行动更是棘手了。保守起见,三人选择在子时时行动,趁着守卫都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顾大守在门外做外援,而顾惊蛰和天动则去里面打探。

  如今在任的府尹是在丹阳城下面一个县城上升上来的,叫做吴胪,为官不算好不算坏,管理丹阳城这么大个城,也没有出过大篓子。当然,平时收一些贿赂则是家常便饭,大家心里都明白,为官之道嘛。

  当时吴府尹升上来的时候,以驱邪为名,拆除了旧宅之后,旧宅的地基处就变成了荒地,新的府尹府则是圈起的荒地,在前院重新扩建了一遍。这样一来,其实也是给二人些方便,略过了后门的守卫,荒宅处的守卫明显就稀疏得多。

  蹲在屋顶上,二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刻钟左右。顾惊蛰前几天已经拍顾大来探过风,府里的守卫是一个时辰换一班,每一班侍卫巡逻两次,也就是说,等过了一次侍卫,他们就有足足半个时辰来动手。

  果然,丑时一到,前方就来了一队侍卫,提着灯笼走了过来。猫下身子,等到侍卫走远后,两人纵身跳下。摸索着找到了荒宅处,两人推开斑驳的大门,走了进去。

  除了外面的大门和城墙还保留着,这里面的房子和花草全都被推倒,不过这里属于上一任府尹私宅的一处,不算很大,所以一直封在这里也没有影响。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模糊看清身边的人,更别说找东西了。倒是顾惊蛰想得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夜明珠,给了天动之后,自己又摸出一个,“这玩意儿虽然光不大,不过看东西还行,还不会被外人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