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顾惊蛰说的认真,桃夭也不再强求,点点头,当做回应。

  过了城门,顾惊蛰从马车的夹层中掏出了一个包裹,一打开,里面都是衣服和鞋帽,“昨天咱们已经在这里露过面,小田七也不能在穿着咱们的衣服,我刚刚顺手挑了几件,你们凑合换上吧。”

  天动和桃夭对视一眼,这顾惊蛰居然如此心细。

  “好了,转个身我瞧瞧!”拍了拍田七的小屁股,桃夭满意地点点头。换下了那身脏兮兮的外衣,头发昨晚简单的洗过,齐齐地束出了一个小包包,拿布巾裹起,小铃铛缠在布巾外面,一动脑袋就清脆地作响。

  虽然小家伙洗的干干净净,不过连孩子该有的小软肚都没有,衣带一系,几乎能够在肚子上绕上一圈半,使得桃夭心疼不已。

  点点小家伙的美人尖,桃夭微笑着看着他,田七也笑得傻乎乎的,搂住桃夭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猫猫。”

  桃夭眨了眨眼,猫猫是什么?

  田七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睫毛抖啊抖,“桃姐姐和我家里养的波斯猫一模一样,看起来漂亮又凶凶的,不过其实很招人喜欢,还会保护小猫。”

  桃夭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叫姐姐……”

  田七继续傻笑,将脑袋埋在桃夭的肩窝里,“猫猫。”

  马车慢慢停了下来,天动和顾惊蛰一起拉了拉缰绳,在一家客栈门前停了下来。就见天动掀开了帘子,朝桃夭说道,“姑娘,带着田七下来吧!”

  进到客栈中,一行人开了两间房,桃夭带着田七,顾惊蛰则是和天动两个大老爷们在一起凑合。这一天一夜,大家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招来小二送来热水,好好泡了个澡,吃过了东西裹腹后,全都闷头睡了过去。

  等桃夭一觉睡醒时,天色已经是接近黄昏。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桃夭觉得整个人都睡软了,不过身上的疲乏倒是消去了不少。

  回头一看,田七还在抱着被子呼呼大睡,不时还吧唧吧唧嘴,这恐怕是这小家伙睡得最安心的一觉了吧。

  不过再安心也不成,再睡下去晚上又会睡不着了,桃夭抽走了他怀里的枕头,轻声喊着他。

  田七恋恋不舍地睁开眼,手在眼睛上揉了揉。朦朦胧胧地看到桃夭的样子,田七伸出手,一下子搂住她,含糊地喊着,“猫猫。”

  桃夭轻笑,这小家伙,睡糊涂了还没有忘记这茬呢!

  小孩子刚刚睡醒,就和霜打的小茄子似的,半天都没有精神,桃夭便抱着他在房间里慢慢走来走去,不时拍拍他的肩膀,不让田七又睡着。

  就这么来回逛了一会儿,田七的精神好了些,不过还是不愿意从桃夭怀里下来,只是抓着桃夭的头发把玩。

  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扣声,两声之后就停了下来。桃夭抱着田七走过去,田七扭了扭身子,伸手打开了房门。

  门外,天动正站在门口,说,“我听见房里有动静,猜你们是醒了,便过来叫你们去吃饭。”

  田七倒是很喜欢天动,大概是觉得这个脑袋上头发短短的傻大个儿很好玩,伸手就让天动抱过自己。

  坐在天动的臂弯里,田七笑眯眯地看着天动,带着小孩子特有的软糯地问,“大刺猬,我们要去吃饭了吗?”

  站在门外,瞧着桃夭关好门,天动抱着田七向着楼下走去,“是啊,顾顾已经在楼下等我们了,到时候想吃什么,你就可以吃什么。”

  “真的吗,那我要吃肉!”

  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听得桃夭在后面直摇头。

  到了楼下,天动放下田七,小家伙登登登就跑到了顾惊蛰身边,喊了声顾顾好,就利索地爬上了长凳。

  顾惊蛰已经提前点了两道凉菜,见他们下了楼,便朝一旁的小二招呼,让小二将菜都上来。

  小二先送了碗银鱼蛋羹,外加两桂花豆沙的馒头,这也是顾惊蛰特意为田七准备的,怕小家伙饿着。

  闻着香喷喷的东西,田七两只大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不过在家里爹娘都教养得很好,大人动筷子之前,小孩子是不可以吃东西的。

  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田七咽了咽口水,还是没有动手。

  顾惊蛰被他弄得好笑,将鸡蛋羹端到手里,用瓷勺搅了搅,热气散的差不多了,放到了田七的手边,“待会我们的饭菜就上来了,小田七先吃。”

  重重地点点脑袋,田七接过汤勺,挖起蛋羹慢慢吃起来,每吃一口之前,还有模有样地吹一吹,那小模样萌得三个大人心肝直颤。

  等到饭菜上桌之后,大家开始纷纷动筷子吃起来。这一桌饭菜以清淡为主,吃到七分饱之后,便慢悠悠地喝起清汤起来。

  正喝着,不速之客却找上了门。两个一身劲装的男子走到桌前,一人一边围住了顾惊蛰,挡住了他的退路。

  顾惊蛰手里的筷子一定,抬眼不满地看着二人。

  天动见状,正想要出手帮忙,却被桃夭按了下来。田七咬着软呼呼的馒头,人小鬼大地说,“那两个黑乎乎的大叔看起来很怕顾顾,顾顾一看他们,他们就把头低下来了。”

  桃夭冲小和尚挑挑眉,看见没,个小萝卜头都比你看的明白。

  天动尴尬地咳了咳,低头继续喝汤。

  顾惊蛰被两人夹在中间,也没心思继续吃饭了,想了想,还是朝对面二人开口,“你们不介意的话,咱们先回房间吧?”

  回到房间里,两个黑衣人立马一个看住大门,一个看住窗户,紧张兮兮地盯着顾惊蛰。

  这位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坐姿四仰八叉,“甭守着了,我要是想跑,你们就是再来几个也没有用。”

  两人犹豫了一阵,还是依言站到了顾惊蛰身边,想动手,又停止没有继续。

  看着那边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不在这里的三人,顾惊蛰有些无奈,“没事,这里没有外人。”

  黑衣人如蒙大赦,齐刷刷单膝跪地,抱着剑行礼,“王爷!”

  这一声响彻云霄,也唬得一旁的三人一愣。虽然之前桃夭也怀疑过顾惊蛰是不是什么官家子弟王家贵胄,只是没想到这帽子扣得也太大了。

  他,顾惊蛰,王爷?

  打量着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仰着头戳着牙签的某人,两大一小一齐黑线。

  好吧,真人不露相。

  顾惊蛰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当朝还在掌权的几乎都已经五十朝上,要说年纪相当,武功又如此出类拔萃的,那就只有皇帝的夭子平南王了。

  平南王,这个名号说出来,几乎都让人觉得很不屑。要是生在普通富贵人家,那绝对会被人指着脊梁骨,说上一句纨绔子弟的。可是桃夭却不这样认为,因为她知道,这个顾惊蛰不光光是那个碌碌无为的小王爷,还是赫赫有名的杀神,骠骑营的大将军,威震四方。

  骠骑营,在籍官兵二十万,全是五州十六郡中最优秀的人马云集而成。在营中随便拉一个小兵出来,手上结果的敌寇都不止百人。但是这样一群虎狼之军,带领他们的却是一个无名的面具将军,每次上阵时,他都会一马当先,自己就连斩对方三员将领祭旗。仅仅五年时间,骠骑营平定了南方从桂林到南郡的所有贼乱,将蛮族全部赶了出去。

  后来,人们送骠骑将军一个名号,叫无面阎罗。

  不过,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无面阎罗,就是当朝的平南王。营中的官兵虽然渐渐知道了,但是他们都不出去张扬,只是在有人在背后唾骂平南王的时候,狠狠把他们打成猪头。

  后来天动还问过顾惊蛰,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平南王就是大将军呢,顾惊蛰只是挠了挠头,很是无辜地说,也没人问我啊!

  “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贴身侍卫,顾大,顾幺。”

  #8看K正P…版F章^_节》上、酷!匠Je网

  顾大个子高些,面容硬朗严肃,顾幺则生的年少些,包子脸,眉眼修长。

  两人异口同声地抱拳,“见过二位。”

  要是这顾惊蛰虽然是个狠角,但是做他的手下却不是什么好差事。顾惊蛰手下有一十六名近侍,个个武功高强,且擅长药毒暗器,奇门遁甲等等,可是他们平时最大的任务不是保护主子,而是和顾惊蛰玩追击战。

  顾惊蛰性子野惯了,不习惯有人跟着自己,喜欢自己独自行动。可是这十六名侍卫都是皇帝爹赐过来保护他的,说不要就是抗旨,所以顾惊蛰就常常偷偷溜出王府,四处掩人耳目。这些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天天和顾惊蛰玩猫抓老鼠的戏码。

  看顾大和顾幺还一直守着自己,顾惊蛰头疼地挥挥手,“放心吧,最近一段时间里我是不会溜的了,你们可以正大光明地留在我身边,助我一臂之力。不过我话说明白,只能留你们两个,剩下的给我好好管着王府去!”

  “是!”二人总算是安了心。

  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顾惊蛰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朋友相交,贵在坦诚相对,他这样隐瞒桃夭他们,确实做的不地道,何况自己这身份还不同寻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