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她们都是来自临洲城周围几个村子里的姑娘,之前有人去村子中找还是处子的豆蔻少女,说是要去城中大户人家做工,银子给的又丰厚,于是很多父母便同意了,签了终生的契约。

  可是到了这里之后,这些少女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她们被关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牢中,一进来就被迫灌下了奇怪的药物,整个人浑身无力,发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其实当时来的时候,牢里还有一些早一批来的姑娘,可是后来,她们身上的骨头都变成软的,腰以下几乎成了两条软肉。等到被人带出去后,她们再也没有回来过。”素娘说的十分哀伤。

  桃夭默默地听着,所有人眼里都含着悲怆,和浓浓的绝望。

  素娘忍下了哽咽,继续说,“后来,我们才认出来,那池子里的人鱼,就是从前在牢里的姑娘,其他的全都死了,都死了!可是我们心里明白,死了才好,像这样不人不妖的样子,比死了还不如!”

  “那些人是畜牲,是畜牲呐!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居然把鱼尾巴缝在那些姑娘的腿上,天天放在小池子里当成人鱼来养。有多少人下身都泡烂了,生的蛆虫把腿都啃了个干净,这样还不止,他们只给她们吃活鱼,那些姑娘得了病,脸上都张了鱼鳞斑,他们还叫好!”素娘终于哭出了声音,“你不知道,那些姑娘死的时候,连人样都没有了啊!”

  在场的少女们全都蜷缩在一起,眼泪流个不停,爬满了脸颊。小茯苓虽然年纪小,但是她也明白,伸着手为素娘擦着眼泪。

  桃夭嗓子里涩涩的,开口安慰她们,“你们别怕,我会救你们出去的……”

  这话说的,桃夭自己都没有底气。药玉的作用只能暂缓药性,无法根除她们身体里的毒性,凭自己和天动,就连救她们出去,都是难于上青天。

  摸了摸茯苓的脑袋,素娘止住了泪水,向桃夭微微一笑,“桃姑娘,不必了,我们的命我们自己明白。我们姐妹们只有一个请求,希望姑娘能够救茯苓出去,她这么小,不该死在这里。”

  当时关在牢中,所有人又惊又怕,可是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让所有少女都选择,保护这个孩子。大家用身子护住茯苓,教她不要出声,每个人在口中留下一点饭菜,轮流喂养她。她们都不知道会藏到什么时候,每一秒都觉得下一秒会暴露,就这么战战兢兢,居然守护到了现在。

  因为她们已经没有了拥有幸福人生的机会,无法和普通人一样,嫁人生子,所以她们才会这样义无反顾地保护最后的希望。

  就在这时,一道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直紧闭的地道口,被人打开了。

  所有人立刻身心戒备,桃夭更是立刻将木桶和碗碟放回原位,一切回到该有的模样时,大家开始静静等待来人。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大家的呼吸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被发现不当之处。咚,咚,咚,两个脚步声时而重叠,时而分开,在空荡荡的空间中响起。

  在脚步声变得无比清晰的时候,下一秒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桃姑娘!”

  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跑来,脑袋上的发带还一颠一颠的,看上去很是可笑。天动一脚踹开牢门,围着桃夭左看右看,确定没有受伤,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还好,姑娘你没事就好。”这时天动才注意到牢中的人都看着自己,不由得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抓住桃夭的手,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桃夭心里被这呆子弄得有些软,有些甜,看着他那傻样就好笑,“怎么拖到现在才来找我,不怕我被人吃了吗?”

  天动信以为真,手忙脚乱地想要解释,被桃夭痛快地赏了个板栗,“好了,有什么话咱们出去再说,现在不是时候。”

  候在一旁的顾惊蛰这时才站出来,冲二人说,“没错,咱们抓紧时间吧。”

  见一个生人冒出来,桃夭没有多问,既然小和尚带他来,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想了想,桃夭抓住了一旁不愿意走的茯苓,一把扔进了天动的怀里,“带着她,走吧!”

  天动护着怀里不断扭动,想要下来的茯苓,不知道如何安抚,只能闷着头赶紧跑走。茯苓伸直小手,朝着素娘长着手,小脸上鼻涕眼泪一齐留下来,看上去可怜极了。

  桃夭最后一个出门,不忍心,还是回头看着这些少女一眼。她想救她们,可是自己不是圣母,不可能冒着牺牲自己的危险,去做一件不太可能成功的事情。

  《更-新/最@快g*上'j酷匠/8网)I

  素娘像是读懂了她内心的想法,只是和煦地笑了笑,目送桃夭离开。

  “桃姐姐,我真羡慕你。”

  这是桃夭在离开地牢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在黑暗的地道中一直跑,一直跑,自己的呼吸在耳边渐渐变粗,那句话也回放得越来越清晰。

  羡慕,有什么可羡慕的呢?

  羡慕,羡慕你还能够奔跑,还有人将你的安危看得比自己的安危还要重要,羡慕你的一辈子,还很长很长,而不是像我们,只能够在冰冷的海水里浮沉。

  回到了房间中,桃夭发现房间中的人都昏迷了过去,显然是这两人动的手脚。顾惊蛰先一步走出来,朝外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异常,便朝二人招手,示意他们先出去。

  天动正要走,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上一凉,定睛一看,自己的发带被一只黑乎乎的小爪子抓在手里,那爪子的主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大刺猬,快放我下去!”

  茯苓眼珠子红红的,朝着天动不管不顾地喊着,手脚不住地踢打,在天动的衣服上留下了不少印子。

  天动不知道怎么应付,只能够用力抱住她,不让她下去。

  抓住天动的耳朵,茯苓贴在他耳边大声嚷嚷,“放我下去!”

  就在天动进退两难的时候,怀里一轻,原来是桃夭将茯苓抱了下来,放到了地上。两只小脚触碰到地面,茯苓小身子一扭,飞快地跑走。

  跑到了那群人身边,茯苓狠狠地朝他们吐了口唾沫,尤其对阿三,还狠狠地用脚踹了他一下。这是一个小孩子表达恨意最明显的方式,她还不懂如何杀一个人,如果她现在可以用杀人来表达仇恨的话,她一定会立刻杀了他们。

  心满意足地跑回来,茯苓还有些记恨天动将自己抱走,不过她也知道谁对她好,便犟着脖子,等着天动来抱她。

  天动脾气好,当然不在乎许多,一把抱起她,立刻离开了房间。

  三人的脚步加快,一跃就攀上了屋顶,不一会儿就离开了无名庄。几人还嫌不够,一直想着山间跑去,这时天动和桃夭才发现,顾惊蛰的武功很是俊俏,甚至比桃夭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停在了山间的一片空地里,几人都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顾惊蛰从怀里掏出了两块火石,利索地升起了一簇火,一边将自己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今晚咱们可能要在这里凑合一宿了,对方不一会儿就会发现不对劲,我们这一身衣服必须要毁掉。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再进城打探打探风声。”

  他说的在理,而且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干扰桃夭和天动的意思。二人看他确实没有什么坏心思,刚刚还帮助他们逃了出来,心里也有了几分信任。

  不远处就一处小潭水,加上今晚的月光还不错,所以几人便选择在这里洗漱一番。之前桃夭和天动换衣服的时候,自己身上穿的那一身被放在一颗大树上,天动便先简单洗漱了一番,接着动手去取衣服。

  等到天动回来的时候,顾惊蛰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衣,发尾上还在滴着水,显然已经洗漱过了。把桃夭的衣服递给他,天动坐到顾惊蛰身边,手里的下人衣服扔进了火中,不一会儿就燃烧起来。

  作为一伙人中唯二两个姑娘,桃夭自然是要带着茯苓一起去洗澡的。到了潭水边,桃夭却不理茯苓,只是自己脱下了外衣,招着水洗去脸上的香灰,身上还有一股子鱼腥味,干脆撸起袖子和裤腿,简单地清洗一番。

  茯苓站在一旁,见桃夭一直不搭理自己,渐渐不高兴起来,撅起小嘴,要哭不哭的样子。孩子虽然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可是他们有一颗敏感的心,他们能够非常清楚地感受到大人情绪的变化,喜欢不喜欢,他们分辨得比谁都清楚。

  虽然不知道为啥,可是茯苓知道,桃夭讨厌自己了。

  心里难过得不得了,茯苓还是老老实实地自己脱掉了衣服,找到背对着桃夭的地方,小心地下了水。两人就这么你不理我,我不理你,谁也不看谁。

  手掬起一捧清水,桃夭的嘴角微微勾起,好,我们就看看谁能够硬的过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