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一笑,男子走到天动面前,笑嘻嘻地一抱拳,“顾惊蛰。”

  眨了眨眼,天动阿弥陀佛了一句,“小僧天动。”

  虽然他见到这个男子才两面而已,而且两次都是不太正大光明的情况,不过小和尚就是有种感觉,这人不坏,说不定还能够帮助自己一臂之力。

  见天动欲言又止的样子,顾惊蛰心下了然,开口说,“兄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天动望着他,没有说话。

  “你是想去我和你一起,去找你一同来的同伴,对不对?没问题,我应了!”顾惊蛰爽快地答应。刚刚进门时,两人还是一起来的,如今就剩这小和尚一个人垂头丧气,想想也知道,是遇到事儿了。

  那边顾惊蛰答应得利索,这边天动又开始天人交战了。虽然这人看起来武功不错,可是桃姑娘说了,不能够轻易相信人家,说不准就把自己卖了;虽然这人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坏人,可是也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个好人啊,桃姑娘说了,不是好人千万不能跟人家走;虽然虽然虽然,虽然有这么多虽然,可是桃姑娘如今还在那伙人手里,自己必须去救她!

  定下心,天动双眼炙热地看着顾惊蛰,“拜托了。”

  这边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一同向后院接近不谈,这边桃夭也是又惊又异,一时无法平静下来。

  说完那句句话,地牢中陷入了胶着的状态,虽然这些女孩都不能说话,但她们全都眼睛瞪得大大,惊讶地看着桃夭,即使是一闪而过,可是还是被桃夭眼尖地发现了。

  放缓了语气,桃夭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太那么有威胁感,“你们别怕,我和那些坏人不是一伙的,你们也看到了,我也被他们抓了进来,不可能是他们的帮凶。”

  话有几分道理,少女们眼里的抵抗少了一些,却还是警慎地没有回应。

  桃夭皱了皱眉,她现在没有时间慢慢取得她们的信任,一旦阿三和白胡子产生怀疑,再下来一趟,自己可就前功尽弃了。

  走到了那个挺着身子的少女面前,桃夭无视她的怒视和眼刀,手伸到她的背后,一把拽了出来。

  这是个小小的孩子,看上去大约才六七岁,样貌生的极好,亮晶晶的大眼睛,秀气的小鼻子,加上清晰的美人尖,已经可以看出以后的模样了。不过小女孩儿浑身脏兮兮的,而且十分瘦弱,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

  桃夭看着手里瘦小的女童,心里渐渐安了几分,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

  不过手里的女童却不配合,不停地扭着身子,甚至想要抓过桃夭的手臂咬上一口。其他的少女们无计可施,只能够在嗓子里吼吼地嘶吼,示意桃夭放开她。

  手里的女童虽然一直在挣扎,不过也很聪明地没有叫嚷出来,但那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倒是厉害,一直朝桃夭龇牙咧嘴着。趁着个空隙,女童捧住桃夭的手,速度飞快地咬上了她的食指,顿时疼得桃夭一抽气。

  不过桃夭却没有抽回来,只是任由那女童咬着,其实那个空隙也是桃夭故意卖给这孩子的,毕竟,没有一条计策,比苦肉计来的更加迅速。

  孩子的牙齿即使再尖锐,也不至于咬断成人的食指,不过咬出鲜血来也容易。女童叼着块肉,斜眼看了桃夭一会,很意外这人居然没有动手驱赶自己。不过她还是不相信这个陌生人,她敢保证,只要桃夭有一点不对劲,自己一定能咬下一块肉来。

  最R{新章√节◎上☆(酷匠网‘$

  “咬也咬够了,能够松开了吧,我还要为她们解毒,你确定要阻止我?”桃夭勉强自己继续温柔地笑着,其实心里真想暴打这熊孩子一顿,十指连心,这一口真是疼到心里去了。

  那孩子眼前一亮,松开小牙,“你真的能够救她们?”说完话,孩子有些慌张,意识到自己做了件错事。

  桃夭心里暗笑,她早知道这孩子会说话了,她根本没有问题。

  没有着急收回自己手指,桃夭反而半笑不笑地伸出手,朝那小孩儿一指,“喏,不咬了吗,不咬我可收回来了?”

  看那孩子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内疚,桃夭倒是不在意,自顾自地收了回来。

  等到仔细看的时候,桃夭都有些不忍直视了。自己的手指上那一口牙印,深得差点能见到骨头了,鲜红的嫩肉翻出来,看的人都觉得疼。

  翻开了自己的外衣,桃夭顺着里衣边,斯拉扯下一道布条,利落地在食指上缠了起来。动了动食指,桃夭无奈地想着,希望不影响自己以后弹琴呐。

  走到地牢门口,桃夭手指在铁锁上用力一拉,一下子就打开掉到了地上。站在牢门口,桃夭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小女孩儿,冷淡地问,“不打算帮忙吗?”

  看着琉璃壁后游泳的三条人鱼,桃夭也没有多理会,而是拎起了木桶,里面大约还有半桶水,摇摇晃晃。

  “捡几个碗过来。”

  小女孩儿虽然还不相信她,可是为了能够救人,还是利索地跟在后面,收拾起地上的食盘。

  蹲在水桶前,桃夭伸手舀出半碗水,依次在面前列出了四碗。

  那小孩儿蹲在桃夭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想问又不敢问,只能够坐在地上等着。

  本来桃夭还打算多晾她一会儿,不过看她一双眼睛泪汪汪的,不时受惊地看看后面的少女们,桃夭叹了口气,不再同她置气了。

  桃夭手伸到脖子后,接下了颈上了红绳,顺着绳子抽了出来。简单的红绳下悬着一个葫芦状的玉佩,颜色青翠欲滴,周身微微发光,带着层温润的色泽。

  那小女孩捂住嘴巴,轻声惊呼,“是药玉!”

  带着几分赞叹的眼神,桃夭也没有回她,只是将手里的玉葫芦浸泡到碗中,大约一刻钟后再换一碗,一直到四碗中的清水都变成了淡绿色,桃夭才收回药玉,重新挂回了脖子里。

  桃夭端着碗,准备给那些少女喂下去,却被那小女孩接过,乖巧地说,“姐姐,我来喂吧,你手上还有伤,都湿了。”

  任由她接过,桃夭看了看自己的食指,果然在刚刚的时候被水沾湿了,已经露出了红色的血迹。不过桃夭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打量着一反常态的小孩儿,轻声问道,“怎么,你不怕我是坏人了?”

  女孩分别给每个少女都喂了一口,四碗倒是正好分配完了。放下碗,小孩不争气地红了脸,嘟囔着说,“我爹爹说了,能够有药玉的,都不是坏人。”

  桃夭挑挑眉,看着小孩红彤彤的耳根,没有说话。

  小孩说的没错,想要炼成一块药玉,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去需要一块材质上乘的古玉,数以千计的珍贵药材,加上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浸养之外,还需对佩戴者本身有要求。

  自古就有说法,说好玉可以养人,其实反过来,人同样可以养玉。人心气高洁,心性开阔,身上的正气就会更加重,自然会让玉变得更加通透大气,甚至再上一个台阶。反之,如果一个人成天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混迹与污浊的地方,那么古玉自然会吸收这种恶劣的气,最终变得越来越差,更谈不上成为药玉了。

  像是桃夭身上的这一块,连桃夭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养了多少年了,从自己出生养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桃夭明显感觉到玉的变化。它不仅能够保护自己百病难侵,而且只要在水中浸泡,就可以让清水变成良药,缓解病症。如果不是她常年带在惊鸿楼中,或许这玉会变得更加厉害。

  那些水灌下去之后,少女们感觉自己身上渐渐有了点力气,不一会儿,嗓子里的呼呼声也能渐渐成音节了。

  小女孩儿高兴得不行,大眼睛里泪花直打转,一把搂住桃夭,“姐姐,你是好人,你是个大菩萨!”

  无奈地摸了摸团子的脑袋,桃夭不自觉想到了那个成天菩萨长菩萨短的小和尚,不知道他这时候是不是急得团团转了。

  捏了捏小孩的脸,桃夭问,“我叫桃夭,你呢?”

  小女孩老老实实回答,“我叫茯苓。”

  “好,茯苓,那我问你,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些人鱼又是干什么的?”

  茯苓说,“我只记得我和我爹娘在城中看花灯会,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和这些小姐姐呆在一起了。”

  挠了挠头,茯苓接着说,“那些大鱼,我也不知道,不过她们不太凶,还常常伸出头和我们玩。”

  “那些不是人鱼,是人。”

  一道嘶哑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对话,桃夭扭过头,就见原来是那个保护茯苓的少女开口了。

  “阿素姐姐!”茯苓欣喜地抱住那个少女,看上去很是亲昵。那名少女疼爱地摸了摸茯苓的小脑袋,接着抬眼冲桃夭感激地低了低头,“桃姑娘大恩大德,素娘没齿难忘。”

  “姑娘客气了,“桃夭摆摆手,“实不相瞒,我如今时间已经不多了,还希望素娘一五一十地都告诉我才好。”

  素娘点点头,哑着嗓子开口说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