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手里继续做着活,各自开始盘算起来,一时无话。

  大约半个多时辰后,两人被一个哑侍喊了出去,说是要搬些劈好的柴火送到厨房里。两人正愁着没有机会出去,连忙点点头,差点张口就答应了。

  等到哑侍离开后,两人放下手里的工具,抱着柴火走了出去。在后院处等了半天,总算等到一个送食物的侍从,天动立刻上前将他放倒,拖到了墙后。

  再出了墙,已经变成了两个人端着餐盘,虽然一个食盒分成两份送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什么人会多想。

  `#最&x新‘章节C上\}酷匠;f网k

  凭借着几分不靠谱的推断,两人总算是找到了送饭的地方。这是一个小小的房间,看上去似乎还没有普通人家的书房大,可是在这处,却是整个宅子里最严密的地方。不仅仅是两个守卫在门口把守,推开门后,里面居然是两排亮堂堂的灯笼亮着,几乎是一步一灯,奢华得吓人。

  房间里只有两只桌子,大约坐着四五个汉子,有老有少,看上去都不像是普通的百姓。那几个人正在大口闷着凉水,见到有人送饭来了,有个年轻的汉子叫骂了几句,说这些哑巴是不是偷懒去了,差点没有饿死他们。

  这时二人也不敢拖沓,上前为他们布了食物。几道菜上了桌之后,那个汉子又开始发难,将桌子上的空碗一下子摔到地上,“吗的,这些东西是人吃的吗,肉比指甲盖还小,当爷爷是山上的野和尚呢!换,给我换喽!”

  见桃夭和天动都不动,那汉子火气更大了,一脚就踹上来。天动连忙装作闪躲不及,正巧挡住了这一脚,将将没有波及桃夭。

  这一脚力气没有轻重,就算没有武功,光是蛮劲儿都让天动吃痛了一番,这一脚提在侧腰上,恐怕是非青不可了。

  桃夭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拉着天动连忙比划着求饶的姿势,总算是压下了汉子再来一脚的念头。这时,一个年长的白胡子老人出了声,“阿三,和这些下人有什么好计较的,东西不满意的,就让他们再去换一些来就是了。”

  被唤作阿三的男人倒是老实地答应了,让二人回去,再准备一道来。

  收拾完桌上的饭菜,桃夭咬咬牙根,这回不仅仅什么都没有发现,还平白无故挨上一脚印子,亏不亏啊他们!千万别撞到姑奶奶手里,到时候让你们连狗食都吃不上!

  就在心里骂个百转千回的时候,两人脚还没有跨出大门,却被后面的人一下子喊住。

  “慢着!”

  背对着他们,桃夭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如果她提前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她宁愿直接闯进来,这一阵一阵提心吊胆的,真的是在考验他们的心脏好吗!

  两人没办法,还是缓缓转过身,等待后面人发话。

  这次开口的是那个白胡子的老头,他瞧了桃夭一眼,冲她指了指,“你留下来,另外一个再去布置一道菜来!”

  二人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脚步踟蹰不前,天动是怎么也不愿意让桃夭留在这里的,即使她功夫俏,可是在这么个鬼地方,双拳总是难敌四手的。可是没有等天动拒绝,桃夭已经转过身,把手里的餐盒递到了天动手里。

  趁着手落下的时候,桃夭触碰到天动的手,轻轻捏了捏,想要安抚他的担忧。只是没料到,天动一下子抓住了桃夭的手,不肯让她抽出来。

  对上了天动燃着的眼眸,桃夭猛地一惊,她从来没有见过小和尚这么抗拒的样子,浑身都散发着不满的气息,一时间也忘记抽回手来。

  见两人跟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阿三大声吼了一声,“做什么呢,没听见大伯说话吗,站在那里等死啊!”

  回过头,桃夭朝阿三等人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马上就会过去。看着小和尚挣扎不愿自己离开的眼神,桃夭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终究是抽了出来。

  小和尚,你什么时候见过她桃夭怕过了,桃夭不是生在在江南静水边的娇蕊,她是在苦寒的山顶声飘下的芳菲,是死亡的沙漠中招摇的艳丽。

  从来只有她让人手足无措,她何时会知道退这个字了。

  小和尚被人推了出去,即使不情愿,还是只能端着食盒离开了。门一关上,白胡子老头就发话,让桃夭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跟他走。

  剩下几个人明显有些吃惊,连忙出声阻拦,“大伯,让这么个下人下去,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她嘴巴不干净出去乱说,主人家恐怕会不高兴的!”

  “放心吧,一个哑巴而已,担什么心。”白胡子摆了摆手,“这么长时间没有给他们喂食,就怕待会撑不住造反,到时候难做的还是我们。”

  叮嘱了手下人几句,白胡子招呼着阿三和自己一起下去,桃夭便很知趣地跟在后面,低头不做声。

  经过了长长的两排灯笼,几人到了一面空白的墙面前,止住了脚步。桃夭虽然没有仔细打量,但是一看那墙的模样,就知道这背后是有东西的。

  果不其然,那阿三取下了最后一盏灯笼,提在手里,接着将那个黄铜座的灯座握住,用力向右转了半圈,接着回到原位,又向左转了半圈。阿三的手一离开,面前的白墙随即咯吱一声,缓缓地露出了一条缝隙,接住越来越大。

  不一会儿,墙背后的东西就展现在几人的面前。这是一条黑乎乎的地道,出去开始的十几层台阶之后,便是黑洞洞一片,什么都见不着了。阿三举着灯笼在前面走,桃夭被安排在中间,而白胡子则是在最后,手不知道按到了哪里,墙壁随即关上,封锁住了出口。

  手里握着餐盘,桃夭只顾跟随着阿三的脚步,一步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习惯用脚尖先点地,而后才会整只脚落下。这其实是桃夭的一点小心思,在每一次脚尖落下的时候,桃夭都会小心地放出几分力气,想要试探脚下空洞的程度,回声越响,就表示这个地洞挖的越深。

  一步,两步,三步。走完了三步后,桃夭心里警铃大作,不再使用心思去探测。刚刚三步,她每一次用上的力气都不一样,但每一次,她都没有收到让自己满意的回应。那么这个结果很明显,这个地洞的大小,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不是普通人家用来藏食物的地窖,也不是什么富商家中用来做地下赌场的地庄,这里足以称得上是一座完整的别庄,而且绝绝对对比它地上的庄子还要大,大得多。

  弯弯曲曲地走了半天,连桃夭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几千步,在这漫长的地道中,她只能够盯着阿三面前的那盏灯笼,依靠它散发出的昏黄的灯光,辨别脚下的台阶,不至于自己会踩空。

  白胡子老头在背后什么都不说,就像一个紧紧依附自己的幽灵,如果不是桃夭在武功上胜过他不少,说不定真的会觉得自己背后多了一个鬼魂。不过桃夭倒也不担心,就算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依然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两个人。

  大约是走到了两千多阶的时候,桃夭手不自觉扣住了食盘的盒子,眼里渐渐流露出了莫名的味道。

  她听见了水声,还有什么在水中翻涌,溅起浪花的声音。

  黑暗这时给予了桃夭无上优越的庇护,她可以不去隐瞒自己脸上的疑惑和思索,甚至可以对着阿三在面前,好好来一顿“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他们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黑暗行走,走下了最后一层台阶。阿三将手里的灯笼插在了墙壁上,似乎是点燃了什么,接着就见原本漆黑一片的视野中,一道火舌飞快地蔓延出去,瞬间点亮了整个空间。

  直到整个空间都大亮后,桃夭整个人还站在那里发愣,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直到阿三不耐烦地喊了她好几声,桃夭才猛地低下头来,战战兢兢的样子,生怕阿三将她吃了。

  这真的不是桃夭故意做戏,她确确实实在看到的时候,有一瞬间没有回过神来。她从来不曾想,也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在地下建造这样一个地方,或者说,他建造了一片海洋。

  正眼看过去,这个地下房间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像地牢一样的构造,居于左手边,里面躺着数十个年纪幼小的少女和女童,全都瑟瑟地蜷缩在墙角,手脚不自然地耷拉下来。

  而那片海洋,就在与地牢相对的地方。那是整整一片琉璃做的琉璃壁,从这里几乎看不到头,占据了这个地庄大半的空间。琉璃壁里注满了水,四面石壁上都被鹅卵石堆积住,深蓝色的海水就在石头和琉璃壁见涌动,传来阵阵咸腥味。

  见到有亮光了,深蓝色的海水里有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从远方涌来,携带着翻滚的波涛声。紧接着,一条锦红色的鱼尾在波涛间闪过,时隐时现,如果不是桃夭心里有了准备,恐怕会相信是自己眼里看错了。

  见水面又恢复了平静,桃夭还有些没反应过来,骤然间,之间琉璃壁上贴上了一张脸,杂乱的长发,突出的眼珠,加上脸上一层层的鱼鳞,足够吓得桃夭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哑掉的嗓子里啊啊地尖叫。

  “慌什么,她又不会吃了你!”阿三没好气地训斥了桃夭一句,接着将桃夭推搡了两下,一下子推到了地牢处,“去,把这些东西分给她们吃了,少一个我要你的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