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栈掌柜左一句道歉,右一句道歉之下,天动和桃夭保持着义愤填膺的样子,继续上路。等到周围没有人后,桃夭突然冒出“哈哈”的笑声,一声高过一声,笑得都快要岔气了。

  不怪桃夭乐成这样,连天动都有些无可奈何,眼角带了笑意。两人临走前,掌柜的不光光将留宿费退还了他们,还另外封了一封厚厚的安抚费,算是廖表心意。加上昨晚桃姑奶奶将那两个小贼扒了了里三层,外三层,搜刮了不少东西,让两个人身上是盆满钵满。

  “怎么样,有我这么个夫人,你是不是赚大发了?”

  摸了摸鼓鼓的荷包,天动认真地点点头,惹得桃夭又噗嗤一声,直嚷嚷肚子疼。

  刚刚出来的太阳渐渐攀升,透过了头顶高大的树荫间,将破碎的光洒了下来,显得草地上莹莹如玉。

  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畅意过,只是说两句话,笑两声,好像身居在世外桃源中,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只需要享受现在的片刻。

  两人都是一身黑衣,一个短发不过刚刚冒尖,一个柔顺的长发利落地盘起,两人间还是差了半个脑袋的距离。可是好像生出来,就是该这样的,多一分便是多,少一分便是少,就连两人间永远无法荡开的隔阂,都显得理所当然。

  等到备下的干粮吃过了两顿,两人已经身居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四处瞧了瞧,只看见了一处破观,便决定在这里住下。

  升起了一簇篝火,小和尚拿出背囊中的水袋,在火边慢慢烤了烤,先是中间,再到两边,不急不慢地转着手。桃夭撑着手,按了按睛明穴,缓缓地解着乏意。

  摸了摸水袋,感觉已经温暖了起来,天动将水袋递给了桃夭,“姑娘,喝口水吧。我刚刚看见这后面还有条清溪,待会可以简单地梳洗一下,不至于太难受。”

  擦了擦嘴角的水珠,桃夭把水袋递给了他,“没事,照咱们这速度,明天就能够到百花谷了,希望到时候不会被那位神医踢出来。”

  听着桃夭打趣,天动憨憨一笑,就着壶口咕咚咕咚喝下了大半袋。

  趁着桃夭去洗漱的时候,天动从破观中寻来了几快木板,拂去上面的灰尘,将小和尚好一顿呛住。解开了包袱的长单铺了上去,天动又将自己的几件衣服盖在上面,勉强做出了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摸了摸扎手的脑袋,小和尚显得有些苦恼,希望桃姑娘不要太嫌弃才好。幸好今晚应该不会有雨,否则这里恐怕就要屋外大雨,屋内小雨了。

  “呦,小和尚这么贤惠啊?”带着一身湿气,桃夭长发已经散了下来,发尾还在滴着水。

  看天动将所有的衣服都堆到了自己这里,桃夭不禁腹诽一声,这傻子,都给了她了,他自己晚上就这么硬扛过去吗。

  像是看懂了桃夭的意思,天动摆了摆手,“姑娘不用担心,我从前在山上都习惯了,随便找个地方打坐一晚就行,不需要睡觉的。”

  更新最e快im上◎√酷匠网◇

  不理会他的话,桃夭动手将那层衣服堆分开,凑合着可以让两个人靠坐下来。满意地拍了拍手,桃夭一屁股做了下去,拍了拍身边的空当,“从前是从前,你现在和我在一起,就得入乡随俗,听完我的,明白吗?”

  见桃夭语气不容置喙,小和尚也就不再推辞,坐了下去。

  篝火越烧越暗,在对面石墙的倒影也摇摇摆摆,一会儿像是追逐的野马,一会儿又像是驾着车的仙人,变化万千,倒也给两人在无聊中添了些兴趣。

  一墙之外,风声吹起,树叶抖动的声音沙沙不停,好似在耳边一般。这样寂静的时候,桃夭的心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从前在惊鸿楼里,闹到了心里,如今一下子安静下来,倒觉得长夜有些漫漫了。

  拐了拐身边的人,桃夭眼睛还是看着墙上,“小和尚,你给我说个故事吧。”

  手里的念珠一停,天动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瞳仁里火光跳跃,“我只会说些佛经里的故事,姑娘愿意听吗?”

  嗯了一声,桃夭圈住膝盖,脑袋在上面一点一点的。

  想了想,天动干净醇厚的嗓音,在小小的破观中响起。

  “从前,有一个小贼潜进了一处寺庙中,想要从里面偷些东西。这寺庙中只有一个老和尚,小贼心想着一定是手到擒来了,没想到还没有进入禅房中,他就被老和尚发现了。

  老和尚站在门内,对小贼说,‘施主,你只要将手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那小贼听得开心极了,连忙将手从门缝中伸了进去,哪知道没有等到什么金银财宝,却被老和尚一把攥住,拴在了门上。

  那老和尚手里执着棍子,朝着小贼手里打,一边打还一边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那小贼被打得疼得厉害,只好随着那老和尚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这,就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了。”

  听着天动一人扮作两人,学得津津有味,桃夭头枕在膝盖上,侧脸看着他,也噗嗤笑出来。想到小小一只的小和尚,也这么听着老和尚说故事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接着笑得一双眼都弯成了月牙儿。

  明明是一个很无聊的故事啊,可是这却是天动年少时光里的一抹色彩,成为他在无聊时说给小地摇听的趣事。

  坏心一起,桃夭朝天动喂了一声,“我这里也有个故事,可比你那个三皈依还要多出两皈依,你要不要听啊?”

  天动眼睛圆溜溜的,“啊,什么是五皈依啊?”

  拿起天动的右手,桃夭对着仅剩的一点亮光,煞有其事地说,“皈依吃…”

  看着自己一根手指被按下,天动无奈地笑笑,也随着她念起来,“皈依吃。”

  收起第二根食指,“皈依喝…”

  “皈依喝.”

  接下来是中指,“皈依玩…”

  “皈依玩。”

  “皈依乐…”

  老实地随着念着,“皈依乐。”

  到了最后一根小拇指了,桃夭看着闭上眼,嘴角含笑的天动,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皈依…桃姑娘…”

  “皈依…”

  一下子睁开眼,天动对上了桃夭笑吟吟的眼睛,“说呀,皈依…桃姑娘。”

  沉默,还是无边无际地沉默。

  天动终究还是抵不过桃夭的眼神,低下头不再瞧她。她的眼睛里,有光,还有光破碎的样子,看得天动心里闷闷地,几乎透不过气来。

  看不见那双眼睛,桃夭只能够歪着头瞧着他的脑袋,那上面三千缠丝已经有了头,只是不知道,这结尾会是谁来了结。

  小和尚,什么时候,我才能够战胜你心里的那百千佛,做你眼里的二三泪啊。

  哔啵一声,最后一声篝火也灭了下去,周围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天动不敢动,他怕看见桃夭的样子,而现在他终于敢在黑暗中悄悄抬起头,却见到桃夭已经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看着看着,天动有些痴了。

  原来,桃姑娘不光长得这样漂亮,还长得这样干净。卸去了那层红妆,凑近看,就连桃夭脸上浅浅的绒毛都可以看见,显得这样吹弹可破。

  她现在如同一只小小的幼鸟,蜷缩在自己的翅膀下,似乎是在躲避外面的风雨。

  桃夭从初见时,就显得那样骄傲,那样明艳,坚强到不需要任何人去为她遮挡。可是黑暗里的桃夭,这样的柔弱,这样的需要一个依靠。

  他甚至想啊,如果他不是一个小和尚,即使他不会武功,只是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病书生,他也一定会站在桃夭的身前,护她一世周全。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了一点点芽,就像是失去了禁锢一样疯狂生长起来,在天动的心里变得漫山遍野。终于,天动忍不住伸出了手,想要轻轻触碰她一下,哪怕一下也好。

  就在相距不过一指的时候,天动突然收回了手,同一时间,桃夭的眼睛也突然睁开。

  窗外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时听起来格外清晰,明显来者不善。

  桃夭朝天动比了口型,出去看看。

  天动点点头,轻轻挑开掩起来的大门,露出了足够让人出去的门缝。天动出了门,桃夭紧随其后,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追过去。

  停在了一颗大树下,这里距离那群人不过几步之遥。桃夭抽出腰间的长鞭,一下子缠住了大树上的虬枝,轻轻巧巧地就爬上了树上。接住桃夭扔下来的鞭尾,天动借着力气也上到了树伢上。

  站在树上,两人的视线明显清楚了很多。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伙人,两人开始时不过是有些好奇,直到他们挖出了一堆白骨的时候,两人脸上正色了起来。

  这一群人分工很明确,几个人在外围举着火把,几个人在闷头挖着坑,还有一个像是监工的人站在一旁,看着这几人工作。一群人什么话都没有,只是偶尔那个监工会催促动作轻一些,快一些。

  不一会儿,那几个人已经挖出了一个又大又深的大坑,一个人的锄头锄得深了,似乎是卡在那里,再一个用力,勾出了一根腿骨模样的东西。看那模样,明显就是人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