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山间的茶水,当然和正正经经的茶味道不同,不光光是茶叶新鲜,连这泡茶的水,都是从山脚的清泉里取出来的,煮开之后晶莹剔透,闻着味就有股清香。

  用茶盖撇开了茶叶,桃夭吹了吹茶面,刚要落口,就听见那边老先生已经渐入佳境了,“最近咱们这临州城里,头一件大事大家也应该知道,那就是这鲛人重现的事情了。那我今天也就凑个热闹,为大家说叨说叨!”

  博了一阵喝彩声后,立刻就有人问了,“老掌柜的,这老一辈人都说鲛人是祸害,是咋个说法了?”

  老先生手里的纸扇敲了敲桌面,喟然长叹,“这话啊,不能这么说。只是因为这鲛人一出现,那就是一场大祸来了,不得不防啊!”

  众人耳朵纷纷竖起来,听着老先生慢悠悠地说,“我记得,第一次见到鲛人,还是在我刚刚接手铺子的时候。这鲛人都是山海经里记着的神物,谁都是三分信,七分不信的。鲛人传说是天龙和人生下来的玩意儿,不管男女,长得都貌若天仙,唱的歌都好听的跟仙乐似的,就连哭起来,那泪珠子都能够变成珍珠。虽然大家都不太信,但还是有些人记在心里,想着要找到鲛人一族,一探究竟。”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出海捞鱼的那艘船上挤满了人,就连岸边都没有地方落脚。有人站在船头,不停地朝岸上的人喊着,捞着鲛人啦,捞着鲛人啦!”

  听得人眼珠子都瞪大了,连忙说,“这,这真捞着了?”

  桃夭和天动也屏住呼吸,等着他回答。

  老先生手里的扇子啪嗒一声,落到了桌子上,“不知道,除了出海的那几个渔民,谁也不知道真捞出来没有。后来有人说,那几个人渔民把捞着的女鲛人送给了府尹,府尹成天呆在宅子里,独宠那个美丽的鲛人,后来似乎还有了孩子。只是到了后来,那个府尹就和魔障了似的,把好好一个临州城搅合得乌烟瘴气,最后自己也不明不白死了。”

  “那那个鲛人呢,没人去找吗?”

  “找了,怎么没有找,可是谁都没找着。等到一群人冲进府尹的宅子里,发现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什么都没有。后来下一任府尹就拆了旧宅子,不允许大家再谈论这件事,鲛人这一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天动眨眨眼,看来这次鲛人重现,又有一番折腾了。

  老先生说了几句之乎者也,说了几句文绉绉的大道理,接着又开始说了其他的鬼怪故事,不再提这一段了。

  看周围人还在议论纷纷,桃夭一口饮尽茶水,“这些以讹传讹的事情,除非是我亲眼见着了,否则怎么都不会信的。有时间在这里听故事,我还是上去补个觉吧!”

  小和尚点点头,和桃夭一起上了楼,没有看见背后两个人鼠目里猥琐的目光。

  熄了灯,桃夭躺在床上,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渐渐地也就睡着了。一梦过后,桃夭突然眼睛一睁,看着床顶,身子却没有动。

  听着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桃夭冷笑一声,佯装仍然在睡着。

  门外两个人正是刚刚在一楼的那两人,獐头鼠目的样子,在门外徘徊了半天。他们是这临州城里有名的地痞,今天在茶楼里见到桃夭,一眼就认出是女扮男装,便生出了鬼主意,想要来夜探美人。

  在门外向门里探了探头,见到床纱放下来,看不清床内的人,一个瘦竹竿样的男子轻声道,“我说,刚刚那男的要是也在里面,那我们怎么下手啊?”

  “别担心,尽管把胆子放大点,”另一个小眼睛的男子贼兮兮地说,“我亲眼见到他们分两个房间睡来着,那小娘子肯定只有一个人。”

  瘦竹竿还是有些犹豫,“这姑娘脸生得很,万一不是什么善茬,我们俩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两个小贼的对话听得桃夭都好笑,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她就没见过这么瞻前顾后的贼人,活该今天撞到自己手上。

  想了想,万一这两人真偃旗息鼓了,那自己不是白被吵醒了吗,桃夭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就冒上了心头。

  ;酷匠D网首Hz发-

  房外两人还在嘀咕,突然听到房间里发出了点声响,朝着窗缝里往里一瞧,登时口干舌燥起来。

  房间里虽然没有点蜡烛,但是月色大亮,照得房间里也是一清二楚。那垂下的床帐,这时已经探出了一只玉白的小脚,外加半截小腿,压在红木的床沿上,那叫一个好看。

  这一下子,两个人立刻坚定了那点心思,如此美人横卧,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按照老招数,瘦竹竿先点了根迷魂香,塞到了窗缝里。估计时候差不多了,小眼睛掏出一把匕首,轻轻挑起了门栓。

  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门,小眼睛还在关着门,那瘦竹竿已经忍不住,搓着手就冲向了床边了。轻轻挑起床帐,瘦竹竿一下子就钻了进去,不时还发出点动静,一听就知道正在上下其手了。

  小眼睛见这人跑得比兔子还快,狠狠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你个小杂碎,那么急做什么?!”

  说是这么说,小眼睛也不舍得慢一步,紧接着也来到了床边。见床帐里不住抖动,小眼睛两手扒着自己的衣服,嘴里喊着“小娘子等我”,一边就挑开床帐,一头钻了进去。

  等到半个身子都进来了,小眼睛一时也看不清,就见到隆起了一处黑乎乎的地方,猜着估计就是正在忙活的两人了。嘿嘿一笑,小眼睛一下子掀开被子,就见到个人背着朝自己趴着。

  小眼睛有点疑惑,这明明是两个人,咋只剩下一个人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少了个人啊?”

  后背一寒,小眼睛朝着旁边一瞧,就见桃夭抱着手臂,正在看着他,“既然都上来了,干脆就别走了吧!”

  腰间的鞭子抽了出来,桃夭一个甩手,就将小眼睛整个人都提到了床上。小眼睛一下子压倒瘦竹竿身上,差点没有压掉瘦竹竿半条命,可惜他现在口不能言,不然早就叫出声了。

  等到天动一轮心经念完,听到对面房中有点动静,想了想,还是出了房门。

  一打开门,就见到对面桃夭的房间里已经点亮了蜡烛,天动疑惑地走近,听见房里还有些动静。天动扣了扣门,轻声地唤道,“桃姑娘,桃姑娘?”

  “小和尚,进来吧!”

  听到桃夭和狐狸似的声音,感觉透着一股子精明劲儿和得意,天动还有些不明所以,等到看到房里的样子,一下子愣在了门口,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桃夭这时还穿着里衣,只是在外面披上了黑色的外衣,手上拿着长鞭,坐在椅子上大咧咧地朝自己微笑。而床上则是被两个人鸠占鹊巢,两个人分别吊在床边,双手都吊在床上的铜环上,嗷嗷叫个不停。

  瘦竹竿和小眼睛都衣衫不整,身上都是一道道鞭痕,白花花的肚皮一颤一颤,让人忍俊不禁。见到天动推开门,两人简直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连忙嚎叫起来,“小公子,救救我们吧!”

  一道鞭子又上了身,疼得两人一下子不敢吱声了,脸上涕泗横流,哭的那叫一个丑啊。桃夭站起身,扭了扭脖子,“二位爷,你们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又和别人搭上话了?”

  “姑奶奶,女大侠,你放过我吧!”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见到桃夭的鞭子一动,两个人立马闭着眼睛讨饶起来,什么混话都往外说,生怕桃夭再招呼他们一顿。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天动连忙关上门,问桃夭,“姑娘,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桃夭笑眯眯地看着天动,“你听他们自己说。”

  得了令,那两人半点不敢拖沓,立马一五一十地说出来,甚至开始互相推脱,听得桃夭眼睛一眯,唬得两人马上住嘴,差点没咬着舌头。

  天动顿时觉得无奈,这桃夭哪里像是被人非礼的样子,根本是乐在其中,将这两个小贼整的团团转。

  “桃姑娘,小小惩戒一顿就算了吧,等到天明了,再将他们送去官府就是。”

  桃夭想了想,无所谓一耸肩,“那成吧。”

  那两个小贼听到自己要被送去官府,高兴得差点没有蹦起来,哪怕是被关在地牢里,也好过在这里吃鞭子啊。这个美人不光长得漂亮,手段比人还要漂亮,整的他们差点没有磕头认娘了。

  一大早上,小小的客栈里就吵吵闹闹起来,许多客人探出头来,连发都没有梳理好就凑起热闹起来。

  两个衙差随着掌柜的推门进来,就见到两个常常出入官府的老油条瘫软在地上,两眼发直,一男一女则是站在旁边,看起来应该就是报官的人了。

  “相公,这两个人好生可恶,见我一介小女子,就这么对待我,呜呜呜…”

  桃夭靠在天动肩上,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偏偏一点泪珠子没见着。

  天动没法子,还是要好好安抚着“受委屈”的夫人,尴尬地手脚不知道怎么摆。

  埋在天动肩窝里,见这小和尚连谎都不会撒,桃夭脑袋上小恶魔的角又竖了起来。趁着别人没看到,桃夭在天动腰间轻轻掐了一下,顺带威胁地哼了一声。

  “夫,咳,夫人,你受委屈了,”硬着头皮,天动学着从前见过的地主老财的样子,蛮横地朝掌柜的和衙差说,“要不是我昨晚发现及时,这两个小贼就要对我夫人下手了,你们说,这该怎么办吧?”

  两个衙差走到瘦竹竿和小眼睛身边,伸脚踢了踢他们,“喂,你们俩,人家说的是真的吗?”

  这两个倒霉蛋昨晚被吊了一宿,时不时还被桃夭恐吓一下,吓得两人差点三魂没了七魄。见到衙差,顿时眼含热泪,上前抱住大腿,“是是是,就是我们,我们差点没有祸害到人家良家妇女,快把我们抓走吧!”

  衙差们你看我我看你,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老实的犯人,生怕自己不被抓起来。不过这人赃并获,衙差们也不啰嗦,拎着两个人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