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一会,一个梳着小髻的稚童偷偷摸摸地跑了出来,正巧被妇人瞧见,马上一虎脸,“今天的书不是还没看完吗,又打算去哪野去?看你不爱读书,成天在外面玩泥巴有什么出息?”

  小孩满不在乎,冲自家娘亲打诨,“娘,我都和小虎说好了,今天正巧先生不上课,我们几个一起去摸鱼哩!”

  “摸什么鱼,过了年你可就九岁了,怎么还能在外面鬼混?今天若是不将功课背完,你就不能给我出去!”

  见母亲不肯松口,小童嘴巴一撅,委委屈屈地想了半天,还是听话跑到了房里。

  没一会儿,天动就见到那扇打开的窗户里,露出一个坐得笔直的身影。小童子拿起桌上的书,开始认真读起来。不一会,尚还安静的巷子里,慢慢响起了稚童清脆的读书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手指轻轻在膝盖上点着,天动嘴里喃喃地念着,“周发殷汤,坐朝问道,垂拱平章…”

  “没想到小和尚还知道这么多呢,我还当你只知道背你的波若心经。”

  一道声音打破了天动的思绪,回过神,就见身边坐下了一个人,从前的那身纱衣已经不见,一身黑衣,素钗,流云髻,和从前那样的娇艳欲滴的样子,状若两人。

  “桃姑娘,好久不见。”

  天动笑弯了一双眼,沉黑的眸子里波澜不惊。

  桃夭学着他,听着街头巷尾的声音,等待着这座城慢慢苏醒。

  直到阳光变得暖和起来,光影从树叶的罅隙中投下来,印在两人的脸颊上,斑斑驳驳。鼓起勇气,天动认真地瞧着桃夭,问道,“桃姑娘,这次我能不先走了吗?”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天动发现自己背后多了一条小尾巴,他快她也快,他满她也慢,开始时还不觉得什么,以为她总会在某一天醒来时不见。

  可是小尾巴一直跟着自己跟到了这里,一路上风餐露宿,也没有先走过。那时候,天动不知道又多次想要回过头,想要告诉她,桃姑娘,别跟着我了,不值得。

  可是这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到了后来,天动有意识地不再整宿整宿地赶路,会在定客栈时多定上一间,再要上一份热腾腾的饭菜。至于她去不去,自己便管不着了。

  路过一片荆棘地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小声地“呀”,天动竖起耳朵,听到了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小声地懊恼声。

  “糟糕。”

  悄悄地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天动在赶路到了下一处镇子的时候,照例定下了一份饭菜,自己则是加快速度吃完了馒头和素菜。询问了店里的小二哥,按照他的指示,总算是找到了镇子上唯一一家成衣铺。

  站在红红绿绿的衣服前,小和尚又开始犯愁了,掌柜的问他式样大小,他只能够摇摇头,一问不知。最后从铺子中走出来的时候,小和尚手里多了一套少年男子的黑衣,心里暗暗打鼓。

  第二日天明,小和尚赶了一阵子路,借故口渴,在一条清河边低下身子,掬起一捧水喝起来。

  看着水里的倒影,小和尚嘴角傻乎乎地咧开来,看得背后人没好气一笑。

  这一身黑衣不大不小,倒是正好。她还从来不曾穿过这样颜色的衣服,从背后看上去,还真有些像是哪家瘦弱的少年郎。

  看他如同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桃夭噗嗤一笑,昂着下巴问,“我何曾说过不让你随着我了?倒是那个谁,每天一个劲儿地在前面走着,都不曾回过头瞧瞧,怎么现在又推到我身上了?”

  “再说,这大路朝天,谁想走谁就能够走。何况我们找的是同一个人,难道还要拦住你不让你去吗?”

  啊了半天,小和尚两只眼珠子瞪得圆滚滚的,“姑娘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也去找紫琰神医?”

  上下唇开合,吐出一句“秘密”,桃夭便不再说话了。

  见桃夭不愿意说,天动也不问,他心里的高兴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只是想要和桃夭在一起,哪怕只是就这么不咸不淡说几句话,都是好的。

  待到街上熙熙攘攘起来,两人在临州城的街上闲逛起来,正在这时,前方突然出来一队穿着衙差制服的人,分成两队,驱赶着街上的行人,让他们全都退到两旁去。天动和桃夭也随着人潮退到了屋檐下,看着后面渐渐驶来的车队。

  等到车队靠近了些,二人发现有些奇怪,以往这样开路的,无非就是达官贵人,或者是一些贵重物件的运送,但是今天的却有些不同。

  开头的是两旁大马,上面骑着两个捕头打扮的人,随后就是一驾密封的马车,由两个车夫驾驶着。

  一架马车后面又连着另外一辆,只是后面这一辆却大的出奇,由两个巨大的箱子拼接在一起,晃动间似乎还能够听到水声。

  天动正想退后两步,免得人群拥挤伤到彼此,却见到对面的人群中冒出一支身着华服的手臂,湖绿色的锦绸看上去就很富贵,那只手也生的骨节分明,可以看得出武功应当不错。

  别问他为什么看一只手就能看得出武功,嗯,这是小和尚的直觉。

  就在这时,那只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圆滚滚的玉石子,冲着那两个大箱子就扔了过去。这石子的力道用的很巧,只是将将掀开了那两个箱子的木盖,这一下,彻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盖子掀开后,先是一阵水花涌动,紧接着,人们看见了一条硕大的鱼尾在水面上翻了出来,金色的鳞片闪闪发光。再一阵水声,一个女子的脑袋从水面上浮了出来,五官长得很是年轻清秀,见到这么多人,吓得一下子又钻进了水里。

  “天呐,真的有鲛人!”

  酷匠2网(B唯一1#正#版.s,A其r他}都是L盗1版

  这个人身鱼尾女子的露面,让所有人都开始惊声尖叫起来,有几个胆大的男子想要冲开官差的阻拦,前去一探究竟。

  那几个官差也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运了一路的居然是这么个东西,不过上面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毫发未伤地送到衙内,几人也顾不得心里古怪,连忙下马,捡起了掉到地上的木盖,将箱子重新盖起来。

  听到天动一句耳语,桃夭也注意到了那个穿着湖绿色长袍的男子,顺着手向上看,一个年轻纨绔的公子哥儿正冲两人笑了笑,接着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不用问,刚刚那一出波折就是出自他的手里。

  等到那一队人马渐渐走远,看热闹的人却一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聚在一起说着刚刚看到的奇事。几个坐在茶馆里喝茶的老爷子摇头晃脑,在那里直捋胡须,脸上的褶子都堆在一起,“这鲛人出世,是要出大灾祸喽!”

  看着周围人说的唾沫横飞,桃夭环着胳膊,撞了撞身旁的小和尚,“我说,咱们这次要不要留下瞧瞧热闹?就怕你肚子里那点好事的心思,又开始翻腾了吧?”

  嘿嘿笑了两声,小和尚倒是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些东西存在自有他们的原因,我就不好插手了。”

  点点头,桃夭说,“那好,我们就按照约定,继续去百花谷找紫琰吧。”

  百花谷位于临州城外的山谷之内,人迹罕至,就连猎户也只是在山腰处捕猎,从不去另一边。一则,是这山势陡峭,加上物资匮乏,没有探寻的必要,二则,这山顶上终年有一层浓浓的障雾,在里面行走一阵子就会迷失方向,久而久之,大家便都不打这个心思了。

  两人顺着城根一路走,途中遇见好吃的,好玩的,也会停下来休息片刻。好几次,天动都想问问桃夭,她为什么要去找紫琰,不过想想既然她没有和自己说,那他也就不多事去问了。

  走了快两日,总算是出了北城门,隐约看到了前方连绵的山脉。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两人也不再急着赶路,在这城外的小街上转悠几圈,买一些干粮和食物。等到再走,这些客栈摊子就少了,自然是要准备着的。

  两个人将包袱填的满满的,这才心满意足,在家小客栈里寻了两间空房。各自洗了个澡出来,天动按照桃夭说的,换上了普通的黑衣,被问起为什么不能够继续穿僧衣时,桃夭只是瞥了他一眼,说了句我乐意,便没有下文了。

  天动对于穿不穿僧服,其实也没有那么在意,既然已经下了山,自然是要入乡随俗的,何况穿什么,和他心里信不信佛,根本是两回事啊。

  不知道是不是穿男装习惯了,桃夭也寻了一套和天动一模一样的黑衣来,只不过是小了一个码子,一个发髻束起,再绑上一道抹额,真是好一个俊公子。

  看天动眉眼含笑的样子,桃夭整了整衣襟,好整以暇地问他,“怎么了,本公子这一套穿得不入眼吗?”

  摇了摇头,天动笑道,“桃姑娘,不,桃公子,我只是在想,幸好公子不喜欢红颜,否则不知道又有多少姑娘为了你茶饭不思,甚至挽起青丝,一朝入佛了。”

  “那些庸脂俗粉,本公子自然是看不上的,不过嘛,”话音一转,桃夭食指挑起了天动的下巴,笑得不怀好意,“这小哥才是真佳偶啊!”

  噗嗤一声,天动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桃夭倒还是一副薄情公子哥儿的样子,两人间倒是难得的消去了隔阂,相处怡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