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那之后,杜远就和自己说,既然无法言明心迹,那就护她一世周全吧。只要清歌不愿意,再没有人能够踏入她的床上半步。除了不能够离开惊鸿楼,杜远做了一切可以做的补偿。

  而这一切在清歌眼里,都只是杜远罪大恶极后的一点补偿,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这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生。

  直到送清歌出楼的那一日,杜远无数次想将事情说清楚,告诉她,你眼前的佳婿才是那个你最恨的人。可是看着清歌脸上幸福的笑容,杜远怯懦了,他自欺欺人地想,或许这才是她想要的。

  等到了最后,杜远没有等来清歌的儿女绕膝,夫妻和睦,只有一条白绫,一具残尸。

  成也为容颜,败也为容颜,清歌一辈子,只为了这张脸,万劫不复了。

  “你们不是想知道,是谁杀了那个女人吗?那时候青黛才不到十岁,是不可能下手的,所以能够动手的,当然只有我。”杜远说的轻描淡写,不像是杀了人,只像是饮两杯酒,换了两杯茶一般。

  “那,你为什么又会和李青邝换过身份来了?”桃夭继续追问。

  像是回想到从前的从前,杜远的眼神都有些迷离,“啊,我记得那天,我杀了那个女人之后,青邝正巧推门进来,看到了我正在剥下那个女人的脸。后来他就只和我说了一句话。”

  既然你杀了这个女人,那应该赔偿我一些才是,你的惊鸿楼,就给我吧。

  “我的弟弟要,我当然给,我不光要给,还要一辈子都给他。等到他再也记不住那个丑妻的时候,全天下也只有我会一直记到老。”他话语间的温柔和疼惜,听得二人都有些不忍。

  如果当年,清歌嫁给的不是弟弟李青邝,而是哥哥杜远,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后来,黛儿突然来找我,说要我为她配制失魂散。我明知道她是别有用意,但我还是给了,我已经对不起她很多,这点要求,我不得不答应。后来听说了那些吃脸的花魁之后,我知道了黛儿的目的,我最后也只能够为虎作伥,为那些来这里就诊的姑娘下药,让她们失去神智,任黛儿剥皮抽筋。”

  轻轻擦拭着杜青黛额头上的伤口,杜远宠溺地看着她,“我的女儿果然和我一样,温柔起来可以柔情似水,狠辣起来,可以杀人连眼睛都不眨。”

  杜远被官差带走的时候,在路过桃夭和天动时,停下了脚步,“桃姑娘,小师傅,拜托你们好好安葬黛儿。”

  “请放心。”天动点点头。

  临出门时,杜远突然回过头,朝着桃夭问道,“姑娘,你当时怎么知道,我没死?”

  这个答案杜远没有听到,其实也只是他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而已,至于答案之类的,已经不需要了。

  为杜青黛擦干净额头的血迹,画上了一个清冷的妆容,又换上了一件雪白的外衣。桃夭将恍如生状的杜青黛放到床上,盖上了一床锦被。

  退出门来,天动已经等在了门外,桃夭看到他,突然一下子头晕目眩,天动立马上前接住她,“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等到眼前重新清晰起来,桃夭自嘲地一笑,“让你看笑话了。”

  开堂审理的时候,杜远承认了是自己杀害那些花魁,并且和女儿杜青黛一起谋害人命的。当地的县令审判秋后问斩,压入了牢中关押。

  .酷\e匠网`唯%一;;正a版Z!,@其●他Tv都4是◎盗版)d

  杜远一下狱,整个惊鸿楼成了一盘散沙,桃夭按照杜远的吩咐,将惊鸿楼盘了出去,加上之前杜青黛变卖地产留下的银两,一半分给了楼里人,一半则是送给了那些花魁的家人,为她们立一座新坟,只当是赎罪。

  一座惊鸿落幕,扶余城中的其他花柳巷依旧热闹非凡,那些嬉笑的恩客花娘,贪得一个有今时无明日,推杯换盏,一晌贪欢。不知道有多少如清歌般痴情的女子被负,又不知有多少如杜远般重情的男子空叹,葬送姻缘。

  背着包袱,桃夭和天动回首望着一路灯火,心里不是滋味儿。

  过了今夜,扶余城里再无惊鸿。

  “桃姑娘,我想问你一件事儿。”

  “我知道,你想问的,和杜远是一件事吧?”

  “是。”

  “其实很简单,如果当日死的真是杜远,那么他不会还将那副字留在书房里,等着你去看。他既然能够隐姓埋名二十年不被发现,如果不是他有意透露出来,根本不会有这破绽。”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不是杜远护女心切,又怎么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一出你也不懂,我也不懂的旧戏,浓妆长袍,只留于后人言说。

  站在双抛桥上,桃夭与天动四目相交,眼光落到了小和尚的脑袋上,不禁微微笑出来,“小和尚如今已经是没了和尚的样子了,连头上都生出了新发,恐怕扎得厉害吧!”

  伸出手,桃夭抚摸着他头上短短的青发,感受着痒痒的触感。这样的动作做的半分暧昧都没有,只是纯粹地亲昵,以及坦坦荡荡的死心。

  “这么多时日,多亏你一路相助,如今案件水落石出,也算是了了你一桩心事。那么,咱们就此别过,江湖再见吧。”

  “桃姑娘!”

  听到天动喊自己,桃夭停住了转身的动作,侧过脸看他,“嗯?”

  话到了嘴边,又能够说出什么来呢。想说不要走,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立场,什么托辞,桃夭说的对,他们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总是要戏终散场的。

  拉起了桃夭的手腕,天动从怀里掏出了个红绳,上面拴着个小小的比目鱼,带着淡淡的檀香。为她小心地系好,天动放下了桃夭的手腕,“临别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姑娘的,这个小玩意还请姑娘不要嫌弃。此去山高水长,希望能够让姑娘保重。”

  弯下身,天动念了句阿弥陀佛,转身离开。

  这比目鱼,是自己在寺中燃了九九八十一日的清香,念了一百零八日的心经,如今送给故人,希望见物如见人,切勿轻忘。

  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求你不要下了桥,便忘了我而已。

  临州城里,正是芳菲散尽的四月天。

  清晨,榕树下的青草上,露水还没有干透,晶莹剔透地印在叶子上,不过天却已经大亮了。此时,街上行人倒还不多,酒楼的小伙计打着哈欠拔起了门板,准备一天的营业。

  刚刚向门前泼了盆水,小二哥见到门前坐着个人,不由得走上前询问,“客官,你怎么坐在这儿了?”

  这人一身灰色布衣,长得倒是浓眉大眼,俊朗清秀的,一举一动间,很是有些缁僧的味道,“阿弥陀佛,小二哥,我刚刚赶路进了这临州城,借贵地的屋檐歇歇脚,若是有打扰的地方,还请见谅。”

  “嗨,小师傅你客气了,你尽管歇着,咱们这儿大清早是没生意的!你等着,我为你倒完热水来!”小二哥是个热心肠的,进了门里倒了碗热茶,就送到了天动手里。

  赶了一夜的路,天动就是功力涨了不少,还是有些疲累,接过了茶水,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完。摸了摸嘴巴,天动感激一笑,将碗递还给了小二,“多谢小二哥,这茶可真解渴!劳烦小二哥,我想向你打听个事情,不知道这里距离百花谷还有多远了?”

  挠了挠头,小二哥说,“这百花谷还要出了城,再向北百里才能够到达,那里基本没有人住,全都是荒山野岭的,小师傅去哪里做什么?”

  天动只说是有事,没有和他多言。谢过了他的茶水,天动整了整衣服,起身离开了客栈门前。

  寻找百花谷,是天动下山的主要目的。在这百花谷里,住着一位隐居多年的女神医紫琰,传说她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八觉大师当日便和自己说过,全天下能够救他一命的,大概非这位女神医莫属了。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关于紫琰的传言五花八门,有说她已经过世的,也有说她已经制成了仙丹,羽化登仙,所以天动这次也没有抱着多大的期待,只想着去试一试,如果命里注定不能够度过此劫,那他也认了。

  找到了家已经开摊的早点摊,天动坐下身,放下了包裹,朝老板爽朗地喊了声,“大娘,麻烦一碗清粥,两个馒头!”

  就着咸菜,天动稀里哗啦地就开吃起来,老板娘见他吃的狼吞虎咽的,好心地为他又多添了一碗。这一路风餐露宿的,有时候为了赶路,常常是不去住那些客栈酒家,直接找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就猫一宿,确实又饥又累。

  摸了摸饱饱的五脏腑,天动放下了银子,想了想,还是朝老板娘说了一句,“大娘,麻烦再下一碗馄炖,不要放香菜。”

  老板娘有些疑惑,问道,“小师傅,我瞧你一个出家人,吃这些荤腥不太好吧?”

  “大娘多想了,这馄炖不是我吃,你只管下吧,下好就放在这里,自然会有人来吃的。”在桌上放下了两份的银钱,天动拿起包裹,伸了伸懒腰,“今天阳光真不错,我就去前面的树下补个觉吧!”

  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两分,像是特意说给谁听一般。走远了几步,天动似乎还听到谁在后面轻笑的声音。

  走到一处阴凉的树荫下,天动挥了挥袖子,擦去了石头上的灰尘,一屁股坐了上去。视线正对着前方的巷尾,这里的人家早早就起了,院门大开着,家里的妇人正在门前打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