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抓鬼天师

  要说这后来的事情,真的是比那小说演义都精彩些。这陈德听了天动的话,没有随他那弟弟去京中做生意,只是送了些银子给他当盘缠,让他回了京城。后来派人一打听,这人根本不是陈德的弟弟,不过是从前住在陈家的邻居,只因在京中欠了一屁股债,才想着用这一招瞒天过海,卷走陈德的家产。

  再说那花娘,顺从心意为自己赎了身,一心一意服侍着心上人。自从入了夫家后,花娘以婢女自居,孝顺公婆,敬爱姑嫂,对待未婚夫更是礼待有加,还劝说他娶妻。周围的人开始还怀疑她,到后来都被她的真心打动,完全接纳了她。最终,花娘嫁给了如意郎君,还生下了一儿一女,幸福美满。

  要说最让人吃惊的,还是那被唤作傻童的小孩。到了年满十周岁的时候,那小孩儿和脱胎换骨一般,看书过目不忘,并且喜爱读书,不过几年就声名大振。后来参加会考,连中三元,官拜尚书。人人说起这贤官,都要夸一句大器晚成,明珠蒙尘。

  张天师见众人对天动和桃夭赞不绝口,不禁冷冷地说,“原来你这妖妇也会算卦,偷师学艺算什么本事!”

  桃夭讥讽地瞧着他,眼里充满不屑,“这所谓的道破天命,不过是《易经》中的六十四卦象演变而来,你收着少年做徒弟,想来也是看他背得熟稔而已。老道,你这骗术真是不到家啊!”

  众人听桃夭这么说,恍然大悟,明白自己是被这骗子骗的团团转。想到这张天师骗走了他们好多银子,众人不禁勃然大怒,冲他谩骂起来。张天师见势头不对,拉了拉少年的手就想跑,哪知道被少年一把挣脱,游鱼一般溜到了人群中。

  见徒弟追也追不得,银子也长翅膀飞了,张天师恨桃夭二人恨得牙痒痒,张口说道,“你们等着,他们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没等二人反应过来,那张天师就脚底下抹油,一溜烟跑走了。

  天动和桃夭哪里会放过他,正要来个前后围堵,岂料桃夭的发尾被人一拽,身形也顿了下来。回过身,就见少年黑亮亮的眼睛看着二人,傻乎乎地道,“我饿了。”

  这一闪神间,那张天师已然不见。

  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年,桃夭和天动无奈相视一眼,随他吃着。等到风卷残云后,少年和小兔子似的缩回了椅子里,打量着二人,顺便打了个饱嗝。

  为他添了碗清汤,桃夭递到他手边,边问,“吃饱了吗,不够再去给你要点。”

  少年摇摇头,开口的声音却有些不合年纪的稚气,“我吃饱了。”

  两人也不再多委婉,直接问起那个张天师的事情。先不说这人出现的时机微妙,想想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就知道其中另有隐情。

  只是不论两人怎么问,少年都一直摇头,只说自己是捡来的,每天背些算书,帮助他配合演戏而已。

  像是想到什么,少年眨眨眼,一字一句地说,“师傅,嗯,从前不在这里。”

  “那你们是临时搬来的吗,你记得从前住在何处吗?”桃夭追问。

  少年摇头,不再开口。再问他在哪里落脚,也只知道说和大佛一起住。

  天动耐心地问着些蛛丝马迹,所有东西归纳到一起,应该是在个破庙中,并且很是荒芜。

  桃夭柳眉深锁,看向天动,“扶余城里的山野破庙,没有二十也有十几,这样一座座找下来,那人肯定早就跑没影了。”

  B酷f匠3k网-首☆发

  少年自顾自地捧着碗,小口地喝着,看上去很有教养。天动发现他有个习惯,吃东西前都喜欢嗅上几口,然后才送到嘴里。

  桃夭正在细细想着符合的荒庙,却被一声拍掌声吓了一跳,就见天动冲自己兴奋一笑,“有了!”

  一溜烟跑到了楼下,等天动再回来,手里抱回了一个小包袱。打开一看,就见里面全是些焚香和纸钱,还有些香油之类的祭祀用品。接着,他又向桃夭讨来了盒胭脂,还要那种最普通最常用的那种,一切准备好,这才开始揭开了主意。

  将胭脂和香油放到一列,又将清香和纸钱放到一列,天动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同时点燃。

  青烟袅袅升起,天动将少年拉到了正中间,柔声道,“你来闻闻,哪个味道你闻得多了?”

  像小狗似的用力嗅了嗅,少年想都没想,就指向了胭脂那一边。

  揉了揉少年的脑袋,天动将桌上的糕点递给他,接着扭过头向桃夭说,“咱们先去查查月老祠和姻缘观吧,他们之前应该在那里。”

  桃夭看他弄了半天,不一会就得出了结论,不禁一头雾水,“小和尚,你怎么这么确定,不怕弄错来吗?”

  “我之前在寺里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一般的香客祈福求安的时候,都会焚香烧纸,但是一些年轻的女子还愿时,则会送些香油和瓜果。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来求姻缘的习俗,所以和普通的拜佛不太一样。”天动笑着道。

  看着吃得开心的少年,天动继续说,“这法子能不能奏效,就看他鼻子灵不灵了。”

  事不宜迟,两人换上了夜行衣,桃夭也扮作了男子的装扮,两人带着少年就出了门。

  说来也巧,那么多寺庙中,符合天动说的,也只有两处,分别是城北的月老祠,以及郊外的红线堂。惊鸿楼居于城中,距离城外距离尚远,几人便从城北开始。

  少年一点武功都不会,桃夭只得用鞭子将他系在自己身边,用轻功带他飞身。天动本来不想让桃夭一介弱女子来负重,哪知道桃夭一双桃花眼当即一眯,你一个人尚且跑得够呛,你确定两个人不会拖我后腿?

  话说完,天动就和霜打的茄子似的,焉下去不再争辩了。

  等到赶到了月老祠时,二人发现这里已经被拆的七七八八,盘与了别人做客栈去了。这时已经接快要接近亥时,时间刻不容缓,桃夭和天动同时加快了脚步,全力将城郊赶去。

  人影唰的略过,却连枝叶都没有扫动,脚尖一前一后落在地上,几人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少年一被放到地上,立刻搂住了一颗大树,双眼发直,说什么都不愿意走,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太快了,太快了。

  被他弄得没办法,天动只得向他指了指前方的寺庙,问他是不是这里。少年看了一眼,忙不迭地点点头。

  吩咐少年在这里不要乱跑,二人隐去了声息,靠近了破庙。刚刚到了门边,两人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光光是里面漆黑一片,而且一点声响都没有,即使是里面的人已经熟睡,也不至于连呼吸都听不见。

  桃夭心里已经有了定断,如果能够如此杳无声息,除了对方是绝世高人,有意隐藏外,就是房里已经没有活人。

  一脚踹开庙门,身后的月光也随着两人一同照进了里屋,就见肉眼所见之处,凝结着诡异的黑红色,一看就知道是血迹。

  天动点燃了门口的提灯,举着昏黄的光向前一照,看得二人一惊。

  小小的破庙,几乎是被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几只绿头苍蝇正享受着晚餐,光照下被惊得四处乱飞。他们此行要找的张天师,这时正静静躺在中间,双目欲裂,早已失去了呼吸。

  饶是桃夭这样的胆量,乍看之下,也是心跳狂蹦,差点跳出嘴巴。这张天师的死相实在难看,浑身都是刀伤,划得血肉模糊,而且脸上的表情惊恐不已,整张脸僵掉后就变成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样子。

  天动不忍地看了一眼,说,“我们来晚了一步。”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不过几个时辰,就能够轻松地杀人灭口,看来和那个幕后人脱不开干系。

  天动动手检查尸体,桃夭则开始四下搜查起来。庙后还有几间小屋,都很破旧,桃夭挑了看上去最完整都走了进去。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目了然。握着火折子,桃夭见窗口上还放着碗剩面,估计是主人没吃到一半就被喊了出去。

  走到床边,桃夭翻了翻上面几件衣服,其中就有张天师今天穿的那件,看来这确实是他的房间。继续翻找着,桃夭发现枕头下藏着什么东西,硬棒棒的。

  桃夭用力扯开,里面的东西一下子掉了出来。捡起来一看,却是一封信和张百两的银票。

  回到了庙中,天动已经做完了检查,面色凝重地冲桃夭说,“我大概知道凶手是谁了。”

  桃夭冷艳一笑,“巧了,我也是。”

  两人带少年回了楼里,单独找了间空房让他住下。擦净了脸上的污渍,正正经经看起来,这少年长得还挺不错,眉清目秀,只是带了几分阴柔。

  给少年递上了两套新衣服,桃夭笑着问,“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怎么会跟着那人了,家里没有亲人吗?”

  少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我叫馒头,这是师傅给我取的。师傅说捡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和野狗抢馒头来着。”

  看他瘦削的身影,流露出的小心翼翼,天动恍惚间像是看到了自己。但是自己比他幸福太多,至少曾有过幸福的幼年,有那个想回又回不得的苦禅寺。

  捏了捏馒头没什么肉的腮帮子,桃夭挑着眉道,“先在这儿住着吧,保准把你养成白白嫩嫩的小馒头。”

  有些惊讶地看着桃夭,天动没想到她会收留下馒头,桃夭见状嗤笑一声,“养你一个也是养,养你们俩也是养,没什么差别。”

  直到出了门,两人还是没有将张天师已经死的事情告诉馒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