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酷.匠网=唯;,一5正☆&版●,W|其v他都是EZ盗版T

  初夏,斜阳半倚之时。

  刚刚步入六月,日头还没有那么烈,更别提是傍晚时分的热度,几乎算得上是惬意了。忙了一天的人们,多聚在路口的小茶肆里,花上一两个大子儿点上一碗凉茶,享受着一日间难得的闲暇。

  人们聚在一起不外乎说上两件事,要么是天地大事,比如哪里哪里忽然刮来一阵妖风,接着那里的蜘蛛长到了人脑袋那么大;剩下的,就是说不尽道不完的,芸芸众生之事。

  只是不同以往你插一句我截一段的,今日人们谈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惊鸿楼。

  “惊鸿楼?”

  看天动一脸疑惑的样子,小二眼珠子滴溜溜直转,绘声绘色地道,“小师傅不知道,那也是应当的,只是但凡像咱们这些正常的汉子,听到惊鸿楼三个字,那都是连道儿都走不动的!这楼里的姑娘是一个赛一个的标致,腰扭得比蛇还要快,人间快活林不足为过…”

  见小二越说越起劲儿,天动微微叹了口气,念了句阿弥陀佛。

  是夜,扶余城热闹非凡,满城的花灯挂起,灯火通明。今夜街上的行人比往常要多得多,大部分都是年轻富贵的男子,一身华服,满当当的纨绔样。人们熙熙攘攘地朝着湖边走去,将两岸围得水泄不通。就见湖中央,正停着艘装饰华美的大船,满船的彩灯,宛如从湖底冉冉升起的水晶宫。

  船舱里,桃夭百无聊赖地看着精心打扮的娇娘们,恨不得首饰戴的越多越好,衣服穿得越透越好,生怕其他人压了自己的风头。托着腮,桃夭瞟了一眼镜中的自己,粉黛略施,满头的乌云鬓中只插着支流月簪,虽算不得倾国倾城貌,却也是艳如桃李,慵懒自得。

  随着一曲秦淮调奏起,大船缓缓向岸边驶来,昭示着今夜的花魁大赛将将开始。人们爆发出一阵叫好声,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要一饱眼福。只是在这一众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中,天动一身素色的缁衣布鞋,显得格外打眼。他自己倒不在乎,只顾凑着热闹。

  靠到了岸边,曲子也正好奏完,片刻间,刚刚歇下去的琴声再一次奏起,一起一伏,勾人心魄。此时,垂下的暧昧轻纱中露出一只女子的脚,让人群中不自觉响起一阵抽气声。只见这玉脚雪白细腻,细瘦的脚踝上绑着红绳,一路连到上面,绳上挂着小巧的铃铛,一动就会清脆作响。

  这第一个上场的花魁不是自己走上来的,而是被一个壮汉抱在怀中上来,一身白衣垂地,仙气逼人。白衣美人被放在了红妆中央,却没有急着站起来,而是在地上婉转起舞,带动铃铛阵阵作响。

  渐渐靠近了人群,美人将脚搭在一个客人的肩上,由上至下滑动着,如同灵蛇般钻入了客人的衣襟中,自寻出路。客人哪里把持得住,一下子握住美人的玉足,痴迷地舔吻起来。

  见周围的众人都沸腾起来,天动墨黑的眸子里满是不解,这时就听身边一道人声响起,“小伙子年纪轻轻,怕是不懂这门道吧?”

  天动转过头,就见一个中年男子笑眯眯地冲自己说着,“这风月之地,也是一处好地方,里面的深浅可是大了去了。要说这些花娘,哪个没有个宝贝在身上傍身的?”说罢,男子指了指舞台上的白衣美人,“台上的花娘,靠的就是那一双脚,这名器‘金莲’,软若无骨,巧如活物,要说嗅一嗅那缠脚的布巾,还能闻出股花香味儿呢!”

  就在二人相谈间,第二位花魁已经上台了。就见这花魁身穿烈焰般的红袍,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一圈圈转下来,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只剩下件红纱绕在身上,勉强没有露光。美人侧躺在舞台上,两个小丫鬟缓缓地将壶中的葡萄酒倾倒到她的身上,深红的美酒在雪白的肌肤上流淌,让美人如同承欢雨露后的花蕊,胜放到了极致。

  见到这一幕,天动立刻低下头,不断嘀咕着眼不见心不动,身边的男子却依旧自顾自地说,“瞧着一身好皮肉,这花娘应该是有‘玉玲珑’吧?”

  天动歪着头瞧了男子一眼,又有些不好意思,男子哈哈一笑,好心解释起来,“这‘玉玲珑’,说的是花娘一身的皮肉细腻莹白,和那上好的玉石一样,男人要是碰到了,根本是眼珠子都打转了。”

  自小在山上生活,天动哪里知道这勾栏院里还有这么多趣事,一时也觉得颇有趣味。

  等到所有的花魁都一一表演完,就到了今晚最热闹的部分了。台下的五陵年少们纷纷叫着价,一掷千金,只求和美人一夜春宵,台上的花魁也暗暗叫着劲,让整个岸边如火如荼。

  无所事事地看了几眼,天动觉得没什么有意思的,正想转身就走,眼角不自觉瞟到了一处,接着整个人就呆站在了那里。

  那垂下的轻纱后,一个身着亮粉的女子微微探出身子来,想看着前方到底多热闹。即使天动对于女子一窍不通,但也知道这人长得是好看的,就像三月时节盛开的桃花一样,娇艳欲滴。只是不知为何,这样容貌的女子没有参加这花魁大赛,只能够在帘后望着。

  没来由的,天动心里微微一动,莫名涌出一种叫做疼惜的感觉。

  这时大家都关注着舞台之上,桃夭也就不避讳许多,挑起了帘子往外瞧着。只是今年也奇了,这么些人里居然还多了个斯斯文文、面容俊朗的小和尚,难不成出家人也爱凑热闹了?见自己看着他,小和尚呆愣愣了半天,哄的一下,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不知是哪里好事的人,居然将叫价的红俏头扔到了那小和尚手里。周围的人立刻开始起哄,问他是看上了哪个姐姐,想要一亲芳泽的。小光头被调笑得耳根都红了,左顾右盼了一阵,桃夭也含笑瞧着他。咬咬牙,小和尚从口袋里掏出一两银子,指了指轻纱后的桃夭,“我,我要她!”

  讶异地看着红通通的小和尚,桃夭先是一愣,接着不住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挑去了眼角的泪花,桃夭冲一旁无措的老鸨摆摆手,风情万种地说,“小和尚,今晚我是你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沉舟侧畔说:

  新坑到,不大意地养肥吧~

  本月先来几章,下个月正式开始日更~

  二呆纯情小和尚VS身怀名器俏花魁,温馨无虐,微武侠风,对大家口味的请动动手指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