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紫依神色一怔,旋即面色便陡然一冷,那般凌厉的眼神之下,屋中的空气在此刻都有些停滞流动的迹象。

  “小姐,这毕竟是分家,大庭广众下,方才你这说辞可是有些过了。”辰紫依耳边忽的传来一句提醒。

  若是有人眼细必然能够发现,辰紫依的随行中,一名看似普通的老者嘴唇微微的蠕了蠕却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逼音成线,这老者最少也是王阶的修为!

  闻言,辰紫依的面色忽然微微收敛,随即缓缓道:“方才那句话是紫依失言了,不过,若是你能击败我,我便收回方才那句话,否则,以你对我的冒犯,逐出辰家!”

  说完,少女便取出一枚令牌,令牌漆黑如墨,一种古朴的气息在其上缓缓散开,震人心神,其上刻画着一个“辰”字。

  见到令牌,辰山以及众长老纷纷单膝跪地,“拜见族长!”

  “见族长令如见家主,以此令牌我有着分家逐出任一人的权利,方才我的话你是否同意呢?辰峰之子——辰炎!”辰紫依眼含一抹戏谑的笑意。

  若是辰炎不同意,那么辰炎就必须默认辰紫依方才对他母亲的不敬!若是同意,那么以少女的实力,他绝无可能赢!等待他的便只剩下逐出家门。

  摆在辰炎面前的,进,不得,退,亦是不得。

  闻言,辰山已经管不上顾忌辰紫依的身份,转过头急切的向着辰炎说道:“炎儿,还不赶紧向紫依小姐致歉!”

  “紫依小姐,方才辰炎只是一时糊涂,这比试定然是比不得啊!”此刻的辰山完全不顾分家家主的面子,心中唯怕此时辰炎一时冲动。

  “爷爷!”辰炎当即打断道,面色有些深沉。

  来到辰山身边,扶起跪地的辰山,看着辰山半头白发却在此时为了自己向着辰紫依求情,辰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痛,然而,这抹心痛转眼即逝,随之而至的便是愤怒和无力。

  “果然,没有实力就不能得到尊重啊,若是我能够突破先天……”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辰炎望着辰山坚定地说道,“爷爷,有些事情就算做不到也不得不做……我同意!”

  “好!我只用半成实力,你若是能让我挪动半步,便算是你赢。”辰紫依眼中的不屑之色稍稍收敛,可即便是收敛也难以掩盖其目光中的轻视。

  实力的巨大差距令这位天之娇女生不起一丝情绪上的巨大波动,准确的说,辰炎根本不具备这个资格!

  “这场比试,我是代替我辰宁哥哥比的,若是你输了,我辰宁哥哥也就不必再对你有半分顾虑。”辰紫依淡淡的说道,眼中只有在提及辰宁才会出现些许波澜。

  辰炎此时还未见过辰紫依口中的辰宁,但这一刻,他已经将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心间!

  辰山一脸复杂的看着辰炎,作为家主,作为爷爷,此时的他是那么无力,方才的那声爷爷让辰山此刻的心依旧隐隐作痛。

  同时,一旁的辰灵儿正被辰越强行捂着嘴,辰炎望着一脸冰冷的辰越,点了点头。

  “若是我有足够的实力,今日就不会让爷爷大伯受到这般侮辱啊!”强烈的恨意在辰炎的心中酝酿,十指紧握,略显尖锐的指甲在此刻悄然扎入掌心,但这一切,辰炎都不在意了。

  ……

  练武场。

  辰炎,辰紫依,各占一边。

  辰紫依玩味的看着辰炎,相差三个阶级,就算半成实力也超过辰炎太多,后退一步?这场比试辰炎注定输,然而一切都会按照众人心中所想的那般进行么?

  “我就在这里,你尽管攻击。”说完,一股属于师阶的气势狂涌而出。

  ({更新Ys最@)快‘上酷_d匠W@网

  在这股气势下的辰炎,宛若一叶扁舟,身子险些被压弯,还未战,辰炎便几乎承受不住来自四周的磅礴元力。

  属于先天的元力在此刻涌动全身。

  “咦。”辰紫依轻声惊异,“不具灵根竟能够步入先天?真是怪事,不过就算如此,你依旧输。”

  辰炎唯一能依仗便剩下八卦掌,元力疯狂涌动。

  身如虎豹的辰炎骤然迈出一步,此间他已经将八卦掌融合为一。

  看着辰炎的攻势即将来到面前,辰紫依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一指一掌,刹那间碰撞在一起。

  一股浑厚凌厉的元力顺着辰炎的手掌流转周身,辰炎的的经脉转眼间便被这外来的元力摧枯拉朽的撕扯断裂,整个人一瞬间呆立当场。

  而后,这股元力更是在辰炎的内府四处摧毁,一击之下,辰炎便受了重伤!

  下一刹,辰炎的身子一斜便缓缓倒地,辰炎的眼中震惊中夹杂着无力,还有一股强烈的不甘心。

  辰炎的心在这一刻用一个词来形容——复杂。

  辰紫依居高临下的扫视了辰炎一眼,淡淡道:“你输了。”

  “辰炎,逐出辰家!”辰紫依看了辰山一眼,朗声道。

  闻言,辰山的身子明显的一颤,一脸漠然的躬身向着辰紫依道:“大长老,请你替我好好的接待紫依小姐,辰山先告退了。”

  而后来到辰炎身边,叹了一口气,在一片喧哗中将辰炎扶着离开了。

  ……

  辰山书房中。

  翻开抽屉,辰山取出一个檀香木镜盒,打开后,一枚香气四溢的淡白色丹药正置于其中。

  丹药之上流转着一波波光泽,仅是嗅到那散发出的淡淡丹香便令人的精神为之一震,可以推断这丹药的价值绝对高昂!

  辰山回望着躺在床上的辰炎,无奈的摇了摇头。

  “炎儿,这枚丹药是爷爷珍藏多年的四品丹药,应该能够将你方才所受的伤势治好。”说完,便将丹药放入辰炎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温和的元力瞬间便在辰炎的身子中弥漫开来,下一刹,辰炎的身子竟是恢复的七七八八。

  如此神奇的丹药,辰炎不难猜出其的价值,恢复了行动能力的他连忙爬下床,双膝跪地,神色有些黯然:“对不起,爷爷,明日我便离开家族。”

  “唉!你啊!”辰山这一刻宛若沧桑数十年。

  “现在后悔么?”辰山平淡的问道。

  “我不悔!”辰炎的口吻无比坚定。

  闻言,辰山的身子一震,片刻后朗声笑道:“好一个不悔啊!对!是爷爷错了,大丈夫若是一直隐忍又能有什么作为?!爷爷现在问你,你是否愿意在今后做一个平凡之人?”

  辰炎目光湛湛,沉声道:“今日之辱,我永生难忘,离开家族之后,我一定要努力提高修为,甘于平凡能得到尊重么?若是可能,他日我定要到苍兰郡,将今日一切双倍奉还!”

  辰炎心中的恨意丝毫不加掩饰,也只有在辰山这般至亲的面前,辰炎才能毫无保留的流露真心。

  “炎儿,你父亲生前曾嘱托我让你做一个平凡之人,现在你既然已经有所决断,那么也该将你的身世告诉你了。”

  说完,辰山便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简。

  “身世……母亲……”辰炎的脑海这时忽的浮现出一道朦胧身影,那是他每个夜晚的梦中苦苦寻觅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