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家迎宾堂,红灯张罗,前设百花园,红毯长铺贯穿园内,堂内外每个人的面上都挂着一丝好奇,显然他们和辰炎一样都不知晓这神秘来客的身份。

  在往日这迎宾堂是不会动用的的,就算是伽罗城的城主亲临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来到堂口处,辰炎便是见到族中几乎所有人都到了,不过,能在堂内占据一席之地的都是家族的重要人物,其他人便只能在堂外分站两道。

  “这排场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辰炎见到这一幕,瞳孔一缩,心叹道。

  挤进人群,辰炎与灵儿一同步入堂内。

  辰炎发现长老院中的长老无一缺席,且从他们的脸上,辰炎甚至能够感受到一丝慌张与不安,在以往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灵儿此时也严肃了不少,来到辰越身边的座位坐下,随即辰炎便向想着去寻个位置坐下,但竟错愕的发现仅剩下辰山身边的客位,竟然没有自己的席位!

  这些家族的琐事安排一般都是由二长老掌管,显然,这是故意为之!因为,在二长老那张老脸上,辰炎已经发现了一抹嗤笑,这老货竟然想让他在宾客面前丢人!分明就是借此报半年前辰炎大败辰莫的仇!

  顿时,辰炎的面色便黑了下来,低沉道:“二长老,我的席位呢?”

  似乎早就预知到辰炎会这般问,二长老忽然一拍脑门,恍然道:“实在是老朽失算,竟然把炎少爷的座位给忘了,不过客人这就来了,老朽离不开身,要不炎少爷自己搬去?”

  闻言,辰炎的小小的身子气的微微发抖,不过下一霎,想到自己修为停滞后家族的反响,辰炎便收住怒气,似乎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面带着一丝微笑道:“现在离场乃是不敬客,哪有离去之理,且迎客也需立身。”

  二长老不曾料想到辰炎竟然能忍住这番戏弄,且反击的言论还如此犀利,完全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见到辰炎被刁难,面色带着一丝愠怒的辰山已经准备出言制止,但辰炎这样的临时反应却让已经准备了措辞的辰山一瞬间愣住了,旋即心头便一阵欣慰。

  如此年纪便有这般心性,将来定不会是个庸人,辰山原本一直对辰炎的将来感到担忧,但辰炎的机智已经在这一刻打消了辰山的疑虑。

  回过身,辰炎来到辰山身边,见到辰山眼中的赞赏之色,灵儿也在一边隐秘的竖起大拇指,而其他的长老似乎眼神中的蔑视也消失不少,多了些高看的意味,见此,辰炎心中的怒气也渐渐平息了。

  自己身无灵根,早就受到了长老院的摒弃,族中嘲笑之人近来有所收敛,七年来早已将辰炎的心性早就磨练成平静的湖面,就算是有小风小雨也能在短时间内回复平静,曾经的那份傲气更加内敛。

  稍后半刻,堂外传来一声金铭之声,客人到了!

  辰炎好奇的向脚步声看去,见到那人群前面之人瞬间神情便是一愣。

  一袭淡紫色长袍,将那娇躯裹得前凸后翘,蛾眉如画,脂玉般的肌肤胜似白雪,双眸剪水,咋一看,定是要赞叹一声:仙姿佚貌、绝代佳人!

  辰炎不禁将面前见到的少女与灵儿相比,结果却是,面前的少女更胜一筹,那种高贵傲人的气质不是灵儿那种空灵的气质可以相比的,似乎这少女站在那儿就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不仅是辰炎,在场见到少女容颜的人皆是一阵惊愣。

  更重要的是,在少女那已经初见起伏的胸口处,赫然绣着四颗银色弯月。

  四颗弯月意味着这少女与辰山一样,乃是师阶的实力!

  以这般年纪而言,这少女绝对称得上修炼天才!

  少女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目光,浑然不觉的来到堂内。

  “分支伽罗城家主辰山,紫依小姐请上座!”辰山躬身说道,神色间显得甚是拘束。

  少女微微点头,而后对着后面跟随的数人摆了摆手便径直走上主位坐下,其随从站在堂外。

  更~新{s最4+快上*酷*匠{网H

  这少女坐的是主位!而非客位!

  辰山见到这一幕,面上的敬重之色更浓了,随即便面色如常的来到客位坐下。

  辰炎微微蹙眉,从辰山的脸上,不难猜出这少女的身份地位极高。

  “不知族长此次令紫依小姐来伽罗城,有什么事呢?”辰山问道,闻言,辰炎瞳孔骤缩,不禁想到了武房二楼记载的一些事。

  伽罗城辰家乃是大夏帝国苍兰郡的第一势力,在大夏帝国也算是一顶尖势力,甚至辰家还是大夏四大家族之一,就算是皇家也需要忌惮三分,而辰家的主家在苍兰郡,其他各处也有不少分支,伽罗城便是其中不出名的一支。

  也许辰家在伽罗城称得上最强的势力,但和辰家主族相比,那等差距好比蚍蜉和大树,霸主般的存在便是苍兰郡辰家的最佳诠释。

  一般而言,主族都不会过问支脉的发展,派遣人前来支脉更是几乎不可能。

  “我父亲让我来伽罗城考察,算是一种历练,顺便看看各支脉有没有天赋出色的人才,送至主族进修。”辰紫依淡淡的道。

  “原来是族长让紫依小姐来的,可还有什么事需要吩咐?”辰山面色一惊,试探的性的问道。

  “除此之外,便是顺带看看辰峰的儿子如何,我辰宁哥哥对他很是好奇。”说道辰宁这个名字,辰紫凤眸一眯,依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莫名微笑。

  只不过,这抹笑容的意味却让辰炎心中陡然升起危险的警觉,曾经在深山中与兽相搏的辰炎十分肯定这种警觉。

  场中之人,面色皆是有些怪异起来,而他们的目光都只是在辰炎和灵儿二者间徘徊,一时间,场面有些不自在。

  感受到屋内气氛的变化,辰紫依蛾眉微皱,疑问道:“难道当年的辰家第一天才辰峰没有子嗣?”

  辰山正欲出言,二长老却率先走出道:“天才辰峰的儿子辰炎正站在你的身边,不过……”

  二长老看着辰炎,眼中隐隐流露出浓浓的嘲笑之色,但脸上却显得十分纠结。

  “不过什么?”辰紫依追问道。

  辰山盯着二长老,眼神有些发冷,谈及辰峰和辰炎的痛处,显然这是在触及他的逆鳞。

  “他并具备灵根,乃是一个废人!我辰家最好的天赋是灵儿小姐,一等灵根!”二长老面带着一抹谄媚道。

  辰紫依闻言,随即站起身子,随意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辰炎,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戏谑道:“没想到辰宁哥哥惦记的竟然是个废物,辰峰的天资卓越,击败了我辰宁哥哥的父亲,现在看来,辰宁哥哥没有必要将你放在眼里了。”

  当众赤裸裸的羞辱!

  但此刻辰炎的神色并未有多少变化,这些年,像这样的言辞他已经可以做到忽略不计。

  见到辰炎不为所动,辰紫依更加的肆无忌惮,蔑视的笑道:“也难怪,毕竟……谁让你父亲喜欢一个妖女呢!”

  刹那间,辰炎浑身气息降到冰冷,野兽一般的眼神凝视着辰紫依。

  一字一字的问道:“你、再、说、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